第一千四百六十一章 天羅對牧府

第一千四百六十一章

當牧塵的聲音在這座白玉廣場上響起時,整座沸騰的城市都是寂靜下來,無數道視線望著那臉龐上噙著一抹淡笑的青年,都是咽了一口口水,誰都沒想到,面對著天羅盟那五位仙品天至尊坐鎮時,這位牧府的年輕府主,竟然半點都沒有要退步的心思,反而是採取了最為強硬的態度。』. .

黃金王座上,鬼帝,丹陽老祖,紫雷尊者等五位仙品天至尊的面色也是微微的陰沉下來,眼瞳之中,有著寒光涌動。

「放肆!」

在這五位仙品天至尊面色變冷的時候,在那白玉廣場周圍,忽有冷喝聲響起,只見得三道人影閃掠而出,浩瀚靈力爆,竟是三位靈品天至尊。

這三位靈品天至尊,顯然是天羅盟內僅次於五位仙品的高層人物,而眼下牧塵如此肆無忌憚,他們自然是率先忍耐不住,不過這顯然,也是有著那鬼帝等人的暗示,想要用他們當前鋒,試探牧府。

「區區一個新興牧府,也敢與我天羅盟作對,不知天高地厚!」

三位靈品天至尊冷笑一聲,也沒半點客氣,一掌拍出,三道靈力洪流便是貫穿了虛空,毫不留情的對著牧塵他們所在的方向席捲而去。

面對著著三位靈品天至尊的出手,牧塵卻是連眼光都未曾轉移過去,漆黑雙眸,只是蘊含著淡漠的盯著鬼帝五人。

不過,在牧塵身後的九幽見狀,則是鳳目中掠過冰寒之意,旋即她檀口一張,便是有著黑色火炎暴射而出,熊熊燃燒,一個接觸間,就將那三道狂暴猶如實質般靈力洪流焚燒得乾乾淨淨。

那三位靈品天至尊見狀,面色也是忍不住的一變,顯然沒想到三人的攻勢,竟會被九幽如此輕鬆的解決掉。

三人也是感覺到了九幽的棘手,當即就要抽身而退。

但九幽哪能如此輕易的放過他們,眼下這些傢伙主動湊上來,正好用來給他們牧府立威。

於是,她嬌軀微顫,一對燃燒著黑炎的鳳翼便是出現在了其背後,雙翼一扇,嬌軀便是猶如鬼魅般的消失在了原地。

在九幽身形消失的瞬間,那三位靈品天至尊便是感覺到了不妙,當即體內靈力涌動,身軀爆出璀璨光芒,直接是催動了靈體,散萬丈靈光。

唰!

九幽的身影,猶如鬼魅般的出現在了三位靈品天至尊後方,背後燃燒著黑炎的鳳翼橫斬而出,一抹黑光掠過,那等鋒銳,直接是將空間斬裂開來。

而後方傳來的尖銳風聲,也是令得三位靈品天至尊面色大變,當即浩瀚靈力涌動,在身軀之上形成了無數重靈力防禦。

嗤啦!

然而,那抹黑光斬下,黑炎燃燒,一切的防禦都是被摧枯拉朽般的燒毀,所有都只能見到一抹黑光掠過,再然後,三道凄厲的慘叫聲便是響徹而起。

廣場周圍,無數人目瞪口呆的望著那三道狼狽從天而降的身影,只見得那三位天羅盟的靈品天至尊,此時的胸膛上出現了一道猙獰的傷痕,傷痕幾乎是要將他們開膛破肚,鮮血滾滾,而且傷口處還有著黑炎燃燒,令得他們難以恢復。

「嘶。」

周圍無數強者都是在此時吸了一口冷氣,空中九幽的目光中充滿著敬畏,顯然誰都沒想到,這天羅盟的三位靈品天至尊,竟然會在她的手中敗得如此的乾脆利落。

而在閃電般的擊傷三位靈品天至尊后,九幽並沒有就此收手,眸光一閃,便是再度化為一道黑色火光暴射而出,顯然是打算痛打落水狗。

那三位靈品天至尊瞧得九幽再度追擊而來,也是駭然失色,經過先前的交手,他們已是知道,就算是三人聯手,也不可能是九幽的對手。

「大膽!」

不過,就在九幽閃電般的出現在三位靈品天至尊之前,將要再度下狠手時,一道怒喝聲猶如驚雷般的響起。

當怒聲響起,那黃金王座上的紫雷尊者身影消失,空間扭曲時,直接出現在了九幽的前方,一拳轟出,頓時雷鳴滾滾,一道紫雷拳光呼嘯而出,前方的空間直接是被盡數的碾壓粉碎。

仙品天至尊一出手,就顯露出了遠靈品的恐怖實力。

紫雷在九幽鳳目中急的放大,而就在她打算全力抵禦時,面色淡漠的牧塵便是出現在了她的前方,他的眼瞳中,浮屠塔出現,體內的靈力奔騰,盡數的轉化為了水晶靈力。

而後他五指緊握,緩緩的揮出,水晶靈力在其拳頭上,猶如是化為了璀璨的寶石拳套。

咚!

牧塵的拳頭,轟在了那紫雷拳光之上,微微一滯,便是見到那紫雷拳光轟然碎裂而開,下一瞬間,牧塵的拳頭彷彿是洞穿了虛空,以一種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詭異的轟在了那後方紫雷尊者的胸膛之上。

轟!

低沉之聲響起,空間一震,那紫雷尊者身軀一顫,便是狼狽的倒射而出,腳掌在白玉般的廣場上撕裂出兩道深深的痕迹。

紫雷尊者面色鐵青的穩住身形,眼神陰沉的望著不遠處面色平淡的牧塵,心中卻是在此時升起了濃濃的忌憚,因為唯有在交手之後,他方才能夠感覺到牧塵戰鬥力的可怕之處。

雙方的交手,都是電光火石,待得廣場周圍無數強者回過神來時,已是見到紫雷尊者被牧塵一拳轟退,當即便是爆出了陣陣驚嘩之聲。

雖然如今的牧塵在大千世界中已是有著不弱的名聲,但畢竟很少人見到他與真正仙品天至尊交手的場面,如今親眼見到他憑藉著靈品中期的實力將仙品初期的紫雷尊者壓制,才能夠切實的感覺到那種震撼之感。

「若是紫雷尊者手癢的話,儘管來找我便是,何必找一個女子的麻煩。」牧塵緩緩的收回拳頭,沖著紫雷尊者淡笑道。

紫雷尊者沒有說話,只是眼神兇狠的盯著牧塵。

而此時,廣場周圍的驚嘩聲開始減弱下來,因為眾多強者都是見到,在那黃金王座上,鬼帝,丹陽老祖四位仙品天至尊,也是在此時緩緩的站了起來。

隨著他們的起身,這天地,彷彿都是開始變得暗沉下來。

鬼帝那灰白的雙目盯著牧塵,低沉的聲音,響徹起來:「牧塵府主,我等都知曉你戰力不凡,單打獨鬥,恐怕連我都在你手中討不到半點的好處。」

鬼帝的聲音傳出,也是引得不少強者暗感震駭,要知道這鬼帝,也是仙品中期的實力,比起牧塵,越了整整一個大等級,但就算是如此,他都承認無法勝過牧塵,這後者,究竟該有多強悍?

不過牧塵的神色倒是頗為的平淡,並未因為鬼帝這般極為重視的言語顯露出絲毫的得意之色。

「今日請你前來赴宴,目的也的確很明確,我們天羅盟,將要一統天羅大6,今日若是牧塵府主能夠答應帶領牧府退出天羅大6,我等定會給予補償。」

「若是牧塵府主執意要與我們爭奪這天羅大6…」

話到此處,鬼帝那灰白的眸子中,開始有著絲絲凶光浮現,低沉的聲音,蘊含著殺意的傳開,引得天地間溫度驟降:「那今日,我等五人,就只能聯手來向牧塵府主討教一下了。」

到得此時,天羅盟終是圖窮匕見。

廣場周圍,無數強者面色凝重,這天羅盟的五位仙品天至尊,竟然是打算聯手對付牧塵一人,由此可見,他們對牧塵忌憚到了何種的程度。

「你們這天羅盟,還真是一點顏面都不打算要了。」九幽站在牧塵身後,冷聲說道,聲音中有著譏諷之意。

五位仙品天至尊聯手對付一位靈品天至尊,這若是傳開,可並不是什麼好聽的事情。

不過鬼帝對此,則是淡淡一笑,道:「成王敗寇,過程如何,本座並不在乎。」

他灰白雙目盯著牧塵,笑道:「而且,這也是因為我們重視牧塵府主,方才做出這種以多欺少之事,此事傳出,牧塵府主的名聲,怕又得提升了。」

九幽聞言,鳳目微寒:「無恥!」

牧塵揮了揮手,阻攔下九幽繼續說話,抬頭沖著那鬼帝一笑,道:「那就真要謝過五位的成全了。」

紫雷尊者陰測測的道:「那也得你今日走得過這一場才是。」

牧塵平淡的道:「們覺得吃定了我?」

鬼帝灰白眼目中閃爍著陰冷光澤,他緩緩的道:「不然牧塵府主覺得呢?」

當其聲音落下時,灰白般的靈力開始自其體內暴涌而出,身軀迅的化為了寶石般的靈體,眼中閃爍的靈光,動蕩著虛空,一股恐怖無比的靈力威壓,籠罩了整座城市。

與此同時,丹陽老祖,紫雷尊者四位仙品天至尊也是化為了靈體,一時間,威壓重重,鋪天蓋地的對著牧塵籠罩而去。

五位仙品,同時出手,那等陣仗,當真是驚天動地。

廣場周圍,無數強者為之色變,面色凝重,面對著這一幕,想來就算是那戰力恐怖的牧府之主,也會感到忌憚頭疼吧?

而在那漫天無數道目光的注視下,牧塵凝視著那五道光影,俊逸的臉龐上,笑容收斂下來,取而代之的,是一股徹骨般的冷冽之色。

「既然你們喜歡以多欺少,那我就讓你們試試,什麼才叫做真正的以多欺少…」牧塵冷冽的聲音,在廣場中緩緩的響起。

鬼帝五人聞言,眉頭皆是一皺,隱隱的感覺到一些不安。

而就在他們心中不安時,牧塵伸出手掌,輕輕的抹過手指上的一枚戒指,下一瞬間,無盡的玄光自其中席捲而出。

玄光掠過,天地間瞬間寂靜無聲,無數強者眼神駭然的望著那座白玉廣場上,只見得,在那牧塵的身後,一支身披甲胄,整齊如一的玄甲軍隊,詭異的浮現出來。

當這支沉默的軍隊出現時,一股無法形容的恐怖戰意,便是沖盪在了這天地之間,引得天地動蕩。



公告:本站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告別一切廣告。請關注微信公眾號進入下載安裝:appxsyd (按住三秒複製)

27 Queries in 0.102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