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處女座

「咳咳……任任務失敗……咳……咳……」他的中氣越來越不足,多年訓練才磨礪出來的兇狠眼神也逐漸轉化為恐懼:「我不想死救救我我的位置……」

操控台前的趙子君臉上始終掛著淡淡的微笑:「不要擔心,我們已經鎖定你的位置了,救你的人很快就會過去,在那之前,來說點讓我感興趣的事吧,你是怎麼失敗的?怎麼弄成這副樣子,我要過程。.』.」

「救……救我!少主,救我……」黑斗篷的情緒激動起來。

趙子君微笑著說道:「放輕鬆,太過激動對你身體不好,要知道你現在可是在大出血,這種時候,聊點別的事兒分散下注意力對你比較好。」

黑斗篷的眼神黯然了下去,似乎是剛才過於激動的情緒消耗了太多的體力,他的呼吸聲越來越微弱,喃喃吐出一個音節。

「……目標很強……偷襲失敗」

聲音越來越低,似乎後面還說了兩句什麼,但已經完全聽不清了,他的腦袋垂了下去,再也沒有半點聲息。

「真是沒用,事兒做不好,話也不會說,留之何用。」趙子君嘆了口氣,輕輕按下了一個紅色的按鈕。

只見屏幕那邊傳來一陣劇烈的爆炸聲,蒼涼的畫面轉變為一片雜亂的雪花。

「真是悅耳的聲音,」趙子君閉上眼睛,似乎在享受著爆炸那一瞬間的快感。

他最喜歡種迷戀於力量卻最終毀於力量的絕望所帶來的快樂。

在聯邦十大家族之一的趙家裡,趙子君剛出生的時候是很不受人待見的,作為十大家族的嫡系子弟,不要求說他有多強大的天賦了,但竟然無法覺醒為新人類,而且由於大腦構造的問題,還不能使用藥劑覺醒,這讓他很長時間內受盡了家族裡的各種白眼,可隨著年齡增長,趙子君那乎尋常近乎妖的智慧卻開始展露頭角,這些年更是用自己的智慧一步步打動著家族,趙子君如今在聯邦年輕一代中也是獨特的存在,雖不是新人類,卻一樣無人敢小覷,更是這屆chF上神龍學院的領隊。

這次的刺殺任務是鬼浩那傢伙委託的,他的情報系統得知卡洛琳和一個遠在天京學院的普通男生有過那麼一段兒模糊的交往,以這傢伙追求完美的個性顯然容不得瑕疵,然後經他稍微一挑撥,就動了幹掉對方的想法,而臟活累活自然由他來做,當然關係和友情就是這麼建立的。

上五家現在都是野心勃勃,但是下五家也沒閑著,趙家和鬼家現在就是聯盟,而鬼家則是想通過和斯圖亞特聯姻,進一步提升鬼家的地位,在年輕一代中,鬼浩也確實是配得上卡洛琳的存在,以卡洛琳高傲的性格,鬼浩是罕有的幾個不討厭的異性之一,誰能想到驕傲的卡洛琳公主偶爾也會換口味的時候,雖然這事兒本身有點捕風捉影,但是他需要和鬼浩進一步加強關係,通過這件事兒,本來對他愛答不理的鬼浩似乎也有點改變。

但讓趙子君意外的是,自己派出去的殺手居然被反殺掉,一個專業的,鑄魂期巔峰,擁有豐富經驗的刺客,竟然刺殺失敗,還被重創,簡直是……

「這個叫王重的傢伙是……呵呵,這就有點意思了,比想像中難對付得多啊。而且,如果隨隨便便死掉的話真是太可惜了,應該好好利用利用。」

趙子君好像是想通了什麼關鍵,微微一笑,連接上另一個天訊號。

這次出現在畫面中的卻是一張帥氣的臉龐,平靜中帶著由內而外的傲氣:「結束了?」

「呵呵,浩哥,真是不好意思,」趙子君笑了笑:「任務失敗了,這王重似乎有點門道。」

鬼浩微微一愣,說實在的,這並不是個好消息,王重對於他來說就是一隻癩蛤蟆,不咬人,跳到腳背上膈應人,像他這樣的身份,實在懶得計較,可是他更要半途而廢。

「不過沒事兒,我會派更強的人出手,不會讓他抵達chF,天京戰隊這樣的弱隊,也沒人會關注一個隊長的死活。」趙子君笑道。

鬼浩皺了皺眉頭,「這事兒你不要管了,他的到來對我或許是一件好事兒。」

鬼浩淡淡的說道,這個趙子君說話說一半,對方是個普通學生也就罷了,一個戰隊隊長,而且在這麼敏感的時候,他想把事兒鬧大嗎,更重要的是,他和卡洛琳的關係沒有突破,說不定這件事兒會成為一個契機,甚至有可能在未來的合作中佔得先機。

雖然趙子君這小子不太老實,但這人還是可以利用,或者說,互相利用。

趙子君笑了笑,豎起大拇指,「浩哥,高明,他來chF,肯定比不來好,順便可以洛琳公主的精彩表情,這人的水平不差,不至於很快被淘汰,這是一場好戲。」

「好戲也要好演員,你注意一點他,不過,小君啊,對你未來大嫂要客氣一點。」鬼浩淡淡的說道。

趙子君微微一愣,臉上的笑容浮現,「臭嘴,這些瑣碎的事兒就交給我吧。」

天訊關閉,兩人都各有表情,趙子君表情冷漠,甚至有點陰狠,轉而又笑了,他相信,總有一天,那些對他愛答不理,那些輕視他的人,都會被他踩在腳下,而現在只是一個過程。

鬼浩笑了笑,當然知道趙子君這小子打什麼注意,可是無所謂,鬼家也需要下五家的一個盟友,這小子沒什麼力量,想要在家族裡立足就要靠小聰明和盟友,這也是正式鬼浩所,因為這樣的人永遠也不會成為他的競爭對手,只能是他的狗腿,所以他能容忍對方的一些小聰明,畢竟狗也是要啃骨頭的,至於狗會不會咬人,那就自己的實力了。

到底是誰想要殺自己呢?

那刺客顯然是個相當專業的人士,留給王重的線索相當的少,那柄淬了毒了匕本被王重寄以了厚望,可仔細研究后就知道,刀刃上的毒素並不是什麼非常特殊的東西,而是np二型,全稱是neura1para1ysis二型藥劑,也就是所謂的神經麻痹藥劑,在任何一個大型的軍事基地或者正規醫院裡都能找到,根本無法證明什麼。而至於那柄匕本身,則更是再普通不過的刺客符紋匕,而且屬於黑產地,並非聯邦的正規軍工廠商生產,根本就查不到來源。甚至,匕的把柄上乾淨得連任何一絲的指紋都找不到。

(雙倍第三天,繼續求一張月票,謝謝!!!)(未完待續。)

公告:筆趣閣APP安卓,蘋果專用版,告別一切廣告,請關注微信公眾號進入下載安裝 appxsyd (按住三秒複製)

27 Queries in 0.068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