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之戰 第五十四章 刺客之戰

第二輪選拔,已經在緊鑼密鼓的布置當中,這一輪測評將更加全面的檢驗各大戰隊的成色,選出最終優秀的戰隊參加正賽,因為人類走出黑暗時代之後,作為人類燈塔的聯邦,第一次「面向全世界」。

王重恢復得很快,不管是手背上的傷口還是精神上的疲憊,一晚上的睡眠就已經補足,斯嘉麗就難了,精神鬆懈下來后,昨天晚上大半夜的時候開始發起高燒。這幾天風吹雪淋對她身體的損耗極大,又不是肉身強悍的戰士類型,如果不是她自身也擁有寒冰異能,能抵禦一部分嚴寒,恐怕現在就不止是疲憊、生病這麼簡單了。

還好,也只是疲憊加一點感冒而已,新人類一般不會生病,特別像感冒這種,正常情況幾乎不可能。可一旦生病,那肯定就是大病一場。

昨天晚上她突發時也是把戰隊上上下下都給嚇了一跳,幸好雷帝城這邊的醫療條件相當不錯,打了幾劑特效藥后,高燒已經完全控制住,問題不大,只是藥性問題大概會虛弱上好幾天。

這就沒辦法了,這樣的特效藥後遺症幾乎不可消除,雖然只是幾天的虛弱期,但只要想到兩天之後的遠程戰士場,相互僅隔一天,斯嘉麗看來是趕不上的,讓王重上遠程戰士場當然沒問題,但作為隊長,他卻必須參加最後一輪的隊長賽,按照規則,同一個人不能出賽兩場。

而戰隊中的另一個遠程米拉米,重炮火力當然是很足,實力其實不算差,但就算用腳趾頭想也知道,那樣的考驗對遠程戰士各方面的要求肯定都極高,而且要求肯定很全面,米拉米的特點是火力足,懂搭配,但要說遠程戰士的細節技巧,比如細膩的控制、比如走位、彈道封鎖等等各方面,斯嘉麗是一流的話,米拉米最多就只算是二流了,如果真讓米拉米上,她自己都沒有信心。

「不要想那麼多,先把今天的斥候場拿下吧,」王重倒是想得開,每天都有變化,他對天京戰隊的實力還是相當有信心。

「放心吧!」艾蜜莉爾一開口,所有人就立刻都察覺到了她狀態上的變化,不同於這段時間的死氣沉沉,彷彿又活了過來,雖然沒有像剛開始的那樣,但至少更像艾蜜莉爾了,她的口氣也是真正的擁有了信心。

大家也都高興她有這樣的變化,紛紛打氣,趟在病床上的斯嘉麗也笑著沖她豎起大拇指:「加油!」

「安啦安啦,好好休息,等我的好消息吧!」

一大早,伊凡雷帝學院的三號訓練場,會館的正門外早早的就已經聚集了大量的參賽者,絕大多數戰隊都是全隊一起過來,給自己的隊友加油打氣,現場鬧哄哄的一片,相當熱鬧。

天京戰隊這邊,除了海曼和米拉米留在酒店裡照顧斯嘉麗外,其他人也全都過來了,在這諾大的訓練場外也看到很多熟人,巨神峰學院最近和天京走得比較近,加上他們自來熟的隊長,大家現在想不熟悉都不行,對於巨神峰的隊員來說,大概也只有天京戰隊能夠忍受他們不吹會死星的隊長了。

許多人都在討論著關於考核的內容,基本屬於瞎猜,更多的,也在留意著來自各方的刺客高手,闖過第一輪,眾人的信心都有點爆棚,有實力的人,對這樣的測驗可不覺得是什麼難度,反而是展現的舞台,台上三分鐘,台下十年功,顯然,是時候秀一波了。

雷帝賽區能稱得上高手的,明面上就只有一位,奈皮爾·墨,其他戰隊的人都是一大幫呼前擁后,加油的打氣的,重視得不得了,可墨家的天極學院卻是一個人都沒來,直到臨近比賽前幾分鐘,才看到一身花里胡哨的奈皮爾·墨一個人姍姍來遲。

這傢伙的性格真有點不太像墨家的人,墨家的風格一向是低調沉穩,氣質優雅,無論男女都會給人一種竹林的感覺,只有奈皮爾,大概也是因為混血的關係,這哥們如果不是後面的姓氏,實在無法跟墨家聯繫起來

許多人立刻就注意到了他,那身裝束太奇特了,即便沒有墨榜高手的名頭,也是相當惹眼的。

「平時也是這身打扮嗎?我還以為上次他是因為視頻效果才特意那樣扮小丑的。」

「聽說這傢伙出身不怎麼樣,以前在馬戲團呆過,是被墨家發掘出來培養成才的……」

「不是吧,我怎麼聽說他們家是墨家的家臣?」

天訊的資訊雖然便捷,但謠言難免也會多一些,特別是這些第一次上墨榜的人,身世八卦基本都有好幾個版本,傳得相當複雜,但是因為他的姓氏,大家也只是私下議論議論。

議論紛紛的人群中,也有一些沉默者,眼中閃動著戰意,不是每個人都會對墨榜信服,即便信服,真正的高手也都有著一顆挑戰強者的心,毫無疑問,奈皮爾·墨現在就是雷帝賽區所有刺客的一個標杆。

恰在此時,三號訓練場一直緊閉的館門打開。

幾個穿著制服,看起來相當幹練的工作人員走到訓練館的門口:「斥候場考核開始,所有出戰者進入大廳,其他隊友留在原地等候消息,可以通過天訊關注分區比賽的實時轉播,但禁止在外面高聲喧嘩!」

&nbp;nbsphf官方在天訊上也建立有專門的官網系統,各分區考核比賽這部分的視頻是可以直接在上面搜索觀看的。

「艾蜜莉爾,我們會在外面給你加油的!」

「好好發揮哦!」

「恩、恩!」

「看你的了!表妹你是最棒的!拿個第一名回來,表哥愛你一萬年!」馬東完全是旁若無人的揮著手,惹得周圍一片鄙視的眼神。

「馬東東,死一邊去吧你!」

跟著一眾參賽者進入會場大廳,艾蜜莉爾的臉上也是浮現著笑意,夥伴的鼓勵,哪怕是馬東的油嘴滑舌,讓她感受到的都是重生的美好。

奇怪的是,心情的放鬆,反倒讓自己越發的戰意高昂,甚至帶著一點點興奮,到今天,她才是真正的蛻變了,從身體和精神上,她要認真的走下去,家族血脈,家族傳承?

很沉重,真的,可是裡面所蘊含的確實不是幾個字的意思,這裡面承載了太多。

公告:筆趣閣APP上線了,支持安卓,蘋果。請關注微信公眾號進入下載安裝:appxsyd (按住三秒複製)

27 Queries in 0.069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