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王者榮耀 第七章 強者的心

場邊的的亞當·萊文只是微微一笑,真正的戰鬥在賽前就已經開始,拜拉迪恩從不會給對手任何的機會,從一開始他就沒有輕視天京的想法,任何一支能擁有兩個疑似墨榜實力的隊伍都足夠值得所有戰隊重視,亞當·萊文也是做了充分的賽前準備和了解。

那個叫王重的隊長看似豪放,但其實排兵布陣是相當謹慎的,而一但謹慎,就必然有跡可尋,他早已猜到對方不會上格萊,也不會上王重,所以他和戈登也不會上。王牌對王牌,亞當要將比賽掐死在團戰之前!

所以,杜雷就是最好的選擇,天京除了格萊和王重,沒人會是他的對手,而對上一個替補,連時間都省了。

考爾比站了出來。

他知道自己的作用,已經知道了結果,所以反而坦然,上場之後,明顯能感覺到考爾比非但沒有像之前那樣緊張,反倒是鎮定了下來。

這是自己的舞台,哪怕輸也要輸的有尊嚴一點,手中的匕首已經就位,看著對面那個長相奇特的刺客杜雷,考爾比能感受到對方眼神中那種如同刀芒的鋒銳和殺意。

這不是和自己一個級別的對手,即便只是看到那個眼神已經能感覺出來。

有的花這輩子或許只能綻放一次,但只要綻放得足夠鮮艷,也算是無怨無悔。

考爾比暗暗凝聚起了全身的魂力,至少,要在這CHF的舞台上放出一個絢麗的大招!

叮!

比賽鈴聲響起,兩道身影瞬間同時啟動,沒有避讓的打算,對杜雷來說,這是一場碾壓,而對於考爾比來說,這則是一次榮譽。

曾經無數次練習時熟悉的節奏和感覺,四獄影殺陣!

噌!

絢麗的獄影並沒能閃耀起來,一切隨著匕首的寒光戛然而止!

杜雷反手勒住考爾比的脖子直接放到在地,匕首在他的脖子上掃來掃去,「真不知道你這樣的廢物是怎麼混過來的!」

現場,拜拉迪恩的觀眾就像是在看電影一樣,就差沒吃點爆米花嗑瓜子了,大家繼續談笑風生,因為勝負不是問題,只是想欣賞一下隊伍的碾壓過程罷了,勝利的杜雷嬉鬧的扔著匕首,看也不看地上的考爾比。

尊敬?

那也要有實力才行,這樣的垃圾,在拜拉迪恩一抓一大把,什麼狗屁黑馬!

顯然拜拉迪恩戰隊也有些失望,他們希望一個不錯的對手熱熱身,就算對方想用戰術,但好歹也有一些基本的水準,這水準差的離譜,簡單說,根本不夠CHF的級別。

戰鬥顯然不是一加一等於二,所以才會有冷門和黑馬,可是賽程是密集的,公開的,沒有足夠的實力黑馬立刻會被打回原形,顯然對於天京來說,他們遇到了真正的考驗。

一場乾脆利落的降服,用時僅只不過五秒而已。

考爾比是被抬下來的,已經失去意識,對手顯然是故意的,這樣大的實力差,完全是降服,可是考爾比卻被打昏,看樣子還受了傷,十有**要修養一段時間,天京這邊肯定很憤怒,拜拉迪恩作為S級戰隊一點風度都沒有。

「考爾比只是戰術安排而已,贏了就行了,欺負一個替補也算本事?拜拉迪恩的人太過分了!」

「友誼第一、比賽第二,缺乏基本的尊重和職業道德!」

只可惜,這樣的呼聲有點空洞,拜拉迪恩的支持者可不僅僅只是人多,很多東西都是口號,對手的做法完全在規則範圍之內,無論考爾比強還是弱,為什麼不把戰果最大化?

「比賽就是比賽,有什麼欺負不欺負的?天京的參賽隊員都是三歲小孩嗎?」

「弱隊就是弱隊,輸了總有各種理由,這還指望別人尊重?」

「呵呵,鄉巴佬戰隊就是這樣,大家多多理解,讓他們叫好了,也少不了塊肉,不要對噴跌了自己檔次。」

天訊上、包括現場,已經開始瀰漫著一股火藥味兒了,坦白說,天京的粉絲有點憋屈,這直接就讓對方給擠對得啞口無言。

出來混,錯了就要認、挨打要立正,你特么輸了還能有咒念?

拜拉迪恩的粉絲迅速就在天訊上佔據了壓倒性的優勢,現場就更不用說了,金色的海洋已經開始起浪,天京那邊臨時趕來的兩百來號學生坐在場邊簡直就像是游淌在汪洋大海中的一葉扁舟,儘管也非常賣力的在大喊大叫,可他們的喊聲直接被整齊的口號聲淹沒:「拜拉迪恩,王者無敵!」

「現場開始有點火藥味兒了,」這樣的場面瘋嬸絕對是樂見其成,又不是開派對,比賽嘛,當然要打出點火藥味兒來才有意思:「拜拉迪恩用一個降服告訴了天京什麼是王者,坦白說,剛才那一場的差距確實有點太大,雙方只是一個簡單的戰術心理博弈,可巧婦難為無米之炊!所有人都承認天京的王重隊長以及他們的格萊有著頂尖的實力,但僅只靠個人實力顯然是在CHF走不長遠的,你有王牌人家也有,可將對將、兵對兵時,你卻沒有可用之兵!這就是天京被評為C級的原因!面對音魂學院他們可以碾壓,讓人驚嘆,可在真正的強者面前,只需稍微一針對就會原型畢露!」

「現在就看天京的應對了,可是他們的底牌在上一場就已經暴露了,王重是遠程、格萊是戰士這樣的煙霧彈也不會再起到任何作用!兩人的戰鬥風格想必已經被拜拉迪恩無數次的研究過,再想取得像第一場那樣出奇不易的效果已經不可能。可以想像,無論他們上王重還是格萊,都會遭遇拜拉迪恩最強勢的針對性狙擊!」

現場一片噪雜,戰隊的人都有點沉默,看向王重。

放棄先手的戰術並沒有獲得成功,對方對天京的判斷很準確,甚至可以說相當了解。真正的強隊都是被對手無數次研究后還能屹立不倒的,天京,還是太嫩,而且這板凳深度確實是太淺薄了。

擁有格萊和自己這雙重保險,是王重敢用考爾比賭對方第一個人的保障。

(第二更送到,夥伴們,月末了,麻煩大家看一下還有沒有,求一張支持,謝謝,明天前往帝都接受霧霾的洗禮。)(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閱讀。)

公告:筆趣閣APP安卓,蘋果專用版,告別一切廣告,請關注微信公眾號進入下載安裝:appxsyd (按住三秒複製)

27 Queries in 0.091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