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破釜沉舟

準確的說,她是通過火焰異能激潛能,全面提升身體的素質,而度無疑是刺客非常重要的一環。.M

突然提升的度顯然打亂了趙占城的箭幕節奏,兩波以封鎖為目的的拋物線箭道完全丟失了目標,兩人之間的距離在短短一秒多時間內就拉近了二十米左右!且距離還在持續拉近中!

突然的反轉瞬間讓天京的支持者們瞬間有點激動起來,不少人都面帶紅潮的張大了嘴巴,只等靠近的那一瞬間就要歡呼出聲!而場邊的馬東等人更是已經捏緊拳頭,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台上。

異能,強大的異能,是一個強者必須具備的!

靠近!只要能靠近,就能創造奇迹!

可,突然逼近的距離卻嘎然停止在了三十米的範圍內。

趙占城的度竟然也在這瞬間變快了!

只見他雙腿移動間竟有著一陣陣白色的疾風閃現,並非是因為移動迅而產生的視覺,而是實實在在的疾風。

疾風異能!

腳步所過之處,肉眼可見的捲起了地上的灰塵,在他身後拖出一條條長長的灰塵『尾巴』,而與此同時,箭矢也瞬間變得更加密集!

距離越短,彈道越密集,這不僅只是熱武器的規律,也是屬於弓箭的!

相峙再次形成,無法拉近也無法避遠,兩道風一般的身影在場中飛快縱橫,這次,卻連人影都已經了。

焦急的情緒在天京的支持者們身上醞釀,有時候,希望未必是好東西,因為一旦人開始期待開始有希望,也就意味著,失望會來得更強烈。

焦灼的距離戰再次持續了大約一兩分鐘之後,原本因為緊張而安靜的現場,已經開始慢慢的嗡嗡雜亂了起來。

「這他媽什麼遠程啊?度這麼快,居然還能同時做彈道封鎖!豈不是說他要是全力度的話,比艾蜜莉爾這個刺客還快?」

「哈,你以為我們城哥刺客殺手的名頭是白叫的?當初城哥玩兒刺客的時候,這小丫頭片子還在吃奶呢!」

「大局已定!這就是那小丫頭的極限了,風箏到死!」

賽場上,艾蜜莉爾極為認真,她想盡一切辦法要靠近,因為只要靠近她就可以使用火舞蓮華,她更加熟練更加強大的殺招,全新的理解,可火舞蓮華一定要近身,而對手,趙占城完全是一種……戲弄的心情,給對手一點希望,然後迅拉開距離,想要靠近他的刺客還沒出生呢!

風異能到了他這裡已經把度揮到極致,這是以前刺客的選擇,但是每個人的性格不同,他覺得遠程更合適他,他喜歡先立於不敗之地,而該行遠程之後,他的實力也是突飛猛進,才能進入偉大的神龍戰隊,坦白說,這就這種刺客,他可以打三個。

簡直像是雜耍的疾風步不斷挑逗著艾蜜莉爾,人們赫然現,刺客竟然跟不上遠程的節奏。

馬東重,王重微微搖搖頭,沒有機會,這個趙占城的實力在艾蜜莉爾之上,雖然是遠程,但顯然一個熟悉刺客的極遠程,很克制艾蜜莉爾,而且此人也是s級遠程,但凡敢用弓箭的遠程戰士都是佼佼者。

馬東張了張嘴,他第一次感覺到了王重的無奈,就算王重有通天之能,他也不能破壞規則,如果艾蜜莉爾不行……

那就只剩下巴倫了……當初搞奇葩社的時候,馬東做夢都沒想到有今天,可是既然到了今天……想想倒下的格萊渾身是傷的斯嘉麗……或許,是時候用這一招了。

事實上,艾蜜莉爾的進步已經相當大了,此時在場中的度,比起她曾經在天京時甚至比起她在預選賽上的揮,都要強出不止一個階段的水準!水準的揮,瘋狂的表現,可,對手卻仍舊比她更快!

這是一個遠程,可竟然擁有著s級刺客的度!刺客殺手,簡簡單單的四個字一個名號,所蘊涵的卻是一支頂尖強隊的恐怖底蘊!

馬東的臉上咬了咬牙,突然,像是下了某個決心,他站起身來:「巴倫,扶我去趟廁所,我……我腿軟!」

廁所距離賽場並不遠,即便關上門,也還能聽到賽場上那嗡嗡嗡的雜議聲。

「社長,我在門口等你嗎?」巴倫有點焦急,可是又幫不上忙,當然可不是幫馬東上廁所,而是場上的局面沒有半點辦法,不是他不敢上場,而是上了也沒用,雙方實力相差太懸殊了。

「跟我進來。」馬東的腿突然就不軟了。

走進廁所,確定了一下裡面沒有外人之後,把門一關,馬東才轉過身來,臉上已然是一片肅穆。

馬東的手裡已經多出一個散著蒙蒙的黃色光芒的瓶子,一張白色的標籤則在瓶子上貼著一個『禁』的梵文。

「這是?」巴倫一呆。

「天堂四號,聽說過嗎,阿薩辛家族的秘葯。」馬東淡淡的說道。

「潛能藥劑嗎?!」巴倫微微一愣,有一點興奮,「我好像聽說過一點。」

刺客家族一般都擅長用毒,也擅長藥劑,對阿薩辛家族這大名鼎鼎的潛力藥劑,聯邦可謂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上次阿薩辛家族在天京搞拍賣會的時候,就包括很多藥劑,一般調整身體的藥劑都要花很長時間,也需要不少步驟來降低副作用,但有一類藥劑是應急的,瞬間提升力量,而這種天堂四號更是極品。

「先不要急著高興。」馬東並沒有急著將藥瓶遞過去:「但凡這種短時間激類的藥劑都有問題,效果越好越是如此,之所以叫天堂,因為這個藥劑只能救命,會臨時獲得極強的力量,但後果就是嚴重透支潛力,極為可能失去作為戰士的能力,甚至死亡。」

巴倫愣了愣,對別人來說,這樣的後果或許只是一句話,並不會在瞬間就形成一個清晰的概念。

是的,為了學院為了榮譽為了朋友們,腦子一熱,一時的衝動,是個男人恐怕就已經吞了下去。

可巴倫不同。

因為卑微,所以心細。

因為曾經失去,所以才更加珍惜!

曾經崩潰的魂海就是最真實的寫照和回憶,那失去的不只是自我,甚至還有父母原本已經逐漸變好的生活,以及其他太多太多比生命還更重要的東西!

而且,這是馬東主動交給他的,他在學院交的第一個朋友,平時最照顧他,也是他最信任的社長。

原本興奮的臉色變得有點蒼白,手也有點顫抖,這或許是一場勝利,但也是毒藥。

「給你這樣的東西,是件很自私的事兒,讓你失望了,你一直信任的馬東其實並不是個好人,還有這東西用了也不一定能獲得勝利,或許你的潛力已經沒那麼大了,或許你的對手更強大。」馬東將藥劑瓶輕輕的放到窗台上:「其實這只是一場比賽,無論你喝還是不喝,都是對的。」

馬東沒有回頭,默默的走了出去,這個選擇必須巴倫自己做,靠在外面的牆上,馬東下意識的摸了摸口袋想點一根煙,這才現因為米拉米不喜歡,他已經很久不抽了。

…………

賽場上的噪雜聲已經越來越大了,神龍學院粉絲的興奮和天京學院粉絲的焦慮形成了最強烈的反差。

艾蜜莉爾一直想要掌握場上的主動,可,對方的壓制實在是太滴水不漏了!

別說艾蜜莉爾,就算是王重也不得不承認這一個真正專封走位的頂尖高手!無論是他自身的度和步法還是弓箭的封鎖壓制,已經完美到了無可挑剔的地步!

想要破他當然有最簡單直接的辦法,那就是力量!而如果想靠度,即便是王重自己恐怕也很難做到。這是趙占城的專精,也是他甘願從一名原本已經十分優秀的刺客轉職為遠程弓箭的原因!

從頭到尾,除了之前爆的那一瞬間將距離拉近到三十米左右之外,艾蜜莉爾就再沒有得到過第二次機會。

不搞花哨的玩意,完全就是教科書級的遠程教程,交給所有人,一名遠程如何碾壓一名刺客。

徹底的風箏完全的碾壓絕對的s級風範!

「神龍御甲萬兵朝宗!霸王出世誰與爭鋒!」

「神龍學院無敵!橫掃天京,碾壓王者!」

神龍學院區域已經是浪聲一片,天京的支持者們則大多數都已經站了起來,揪心而焦急的盯著場中。

敗象已成。

艾蜜莉爾的度已經減緩了下來,就像王重所預估的一樣,她的爆已經到極限了,無論是魂力還是異能,每次全力的突進,都被半路攔下來,這樣反覆對心神和魂力都是極大的消耗。

毫無疑問,對手是個戰術高手,把艾蜜莉爾最後的一點威脅也扼殺在搖籃之中,或許他擁有近戰實力,可憑什麼要和你近戰?

艾蜜莉爾的步法已經漸漸跟不上對方的節奏了,兩人的距離卻在慢慢的接近,這是因為趙占城在控制距離,讓弓箭的威力變得更恐怖。

艾蜜莉爾咬著牙,在她身後,是上一場面對拜拉迪恩的重裝時毫無反抗之力的巴倫,如果她也倒下,那天京就真的完了!

再堅持一下再堅持一下!

艾蜜莉爾還在咬著牙堅持,渴望著自己也能像斯嘉麗那樣在絕境中爆在絕境中突破!

可,不是每個人都可以做到這一點的。

除了心靈的渴望和靈魂的述求,突破的基本條件還需要積累。

七八道寒光毫不留情的疾射而來,已經是如同『趕鴨子』一樣在逼著艾蜜莉爾做出一切對方想要的動作了。

艾蜜莉爾避無可避高高跳起,可也就在此時,一道耀眼的光芒在正前方凝聚!

「拜拜!」

趙占城已經停止了移動,嘴角帶著絲絲上翹的笑意,鬆開了扣緊弓弦的手指,如同給這場貓戲老鼠的戲劇落下了帷幕。

追風貫日!

轟!

白光耀眼,剎那間席捲一切!

晃眼的白光讓現場幾乎大半的人都不自禁的閉上了眼睛,等在睜開眼時,那個小蘿莉刺客已經雙手撐地跪倒在了地上。

火焰匕失去了它原本應有的光澤,散落在主人的身邊,幾口鮮血接連從她嘴裡噴了出來,在地上聚成了一灘觸目驚心的色彩。

艾蜜莉爾似乎還強撐著想要站起來,可墊著的腳連顫了幾次之後,終於一滑,整個人都撲到自己吐出的那灘血跡里,昏死過去。

讀秒都省了,場邊的醫療隊也迅跟上。

第三場,神龍學院勝!

完勝!

充分展現了s級對於對手支配一般的恐懼!

「很無奈,但天京已經展現了自己的風采。」若智都有點不知道該怎麼形容自己內心的感受了,能讓兩個女孩子為了榮譽堅持到這樣的地步,天京學院的實力未必有多強,但在教育德行上,確實無愧一所百年名校的風範:「天京學院是曾經在聯邦輝煌一時赫赫有名的名校,培育過無數著名的科學家思想家教育家,當然,也有無數出色的戰士!雖然最近這些年在聯邦最大舞台chF的成績一路下滑,但仍舊不愧為聯邦名校之一!這一屆的天京戰隊,非但湧現出如王重格萊這樣優秀的全明星級頂尖戰士,也有像斯嘉麗艾蜜莉爾巴倫等等為了學院榮譽積極拼搏不計個人得失的血性戰士!」

說的是很好聽,但落到外人的耳朵里,其實言下之意就是天京已經輸了,最後給失敗者一點面子而已。

風神嘴角抽了抽,這是想做好人啊,「神龍戰隊的實力真是嘆為觀止,我覺得趙占城大概也就揮了一半的實力,希望後面天京能夠有好的表現吧,否則就太對不起大老遠來的支持者了。」

風神這一刀補的可謂是犀利,除了天京的人,有很多人是沖著奇迹和嘴強王者來的,好嘛,大老遠敢來,就讓我們?

什麼狗屁的意志,什麼堅持?但凡來到這個舞台上的,誰沒意志?誰沒堅持?

這不是扯淡嗎!

沒有人再高喊著天京萬歲王者無敵的口號,現場已經有一小部分粉絲失望的離開,而神龍戰隊的支持者則是談笑風生,不過如此,天京戰隊也泯然眾人了,黑馬的成色就是不行。

三比零,格萊輸了艾蜜莉爾輸了,連同奇迹般突破爆的斯嘉麗也輸了,剩下一個嘴強王者能做什麼?刺激神龍學院,讓他們頭腦熱答應你一挑五嗎?不好意思,就算真答應了你也打不贏!至於巴倫,上一場面對拜拉迪恩那個被王重秒掉的重裝時,都已經被打成狗,各種弱點各種缺陷在行家的眼裡早已破綻百出。什麼s級攻擊型重裝的包裝也早就成了個笑話。

指望他?倒不如指望母豬能上樹更靠譜些!

如果不是相當一部分人還在等待著想王者的最後一戰,恐怕離場的人會更多!

而且已經不止一個戰隊說已經找到了十字輪的破解方式,大家不要神話十字輪,那只是一種遠程武器,任何武器都有弱點,都可以被針對,可問題是,現在的王重還有機會使用嗎?

「三比零,天京現在的選擇已經很少了,這一場,上王重或許是他們唯一的選擇。面對的肯定會是趙一龍,如果王重隊長能贏,那天京也還有一場后選優勢的決勝局。而王重輸,那至少也算是給一直傳聞中的嘴強王者畫上一個完美的句號,落幕之戰!」

所有人都在等待著天京的安排,似乎,若智的話確實已經是天京唯一的選擇。

「隊長。」

「王重。」大家都重。

王重~王重~王重~王重……

不知道誰喊了一句,很多人都跟著喊了起來,不光是支持天京的,還有支持神龍的,要知道很多人無論立場在哪兒,但都渴望見識一場嘴強王者的戰鬥,王者碰撞!

哪怕最後天京輸了,若是能王重對陣趙一龍,這樣火爆的場面也是值得紀念的,而且就算團隊輸了,王重如何可以獲勝,至少對他的個人名譽沒有損失。

然而無論別人怎麼叫,王重似乎還糾結什麼?

「大哥,都什麼時候了,你還在等什麼,先打一場再說啊!」

「就是啊,先拿下一場,再說後面的!」

………………

甚至連天京學院的人不少也是這麼想,總不能一場不打被人剃禿子吧,連上場都上不了豈不是更窩囊?

這個時候還在等什麼?!

王重心中也在糾結,他太清楚了,一旦他上場,這場戰鬥就算輸了,無論輸贏,哪怕贏了,一個勝利似乎也算是有點面子,但這並不是他想要的,也對不起斯嘉麗她們的堅持。

可,到了這一步,似乎也沒有其他的選擇。

正當王重準備起身上場的時候,巴倫回來了,臉上帶著不太一樣的自信和坦然,「學長,這一場可以交給我嗎?」

所有人都愣了一下,這還是巴倫嗎?

這傢伙還有這麼自信,男人味的一面???

可是,這不是在搞笑嗎?

(大章求月票,夥伴們,三月份最後一天,麻煩大家有沒有月票剩下,求一張月票支持,謝謝!!!)

公告:本站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告別一切廣告。請關注微信公眾號進入下載安裝:appxsyd (按住三秒複製)

27 Queries in 0.101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