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七章 大公的隱憂

與房屋中介約好的時間到點,杜瑜琦也只能選擇按時赴約,作為一個單身男生,杜瑜琦是屬於房屋中介最喜歡的客戶,沒有之一,在說了自己的要求以後,對於領著去源就不怎麼挑剔,最後來到了第二處就覺得過了自己的要求。.ㄟM

原來這一處房源雖然是合租房,這房子的總面積卻是足足有一百八十個平米,空出來的這一處房間乃是主卧室,面積達到了四十個平米,並且主卧裡面居然還有衣帽間和主衛生間,隔音效果也非常好,正因為如此,要價也是非常貴,雖然是合租房,卻比普通的一套一的屋子還貴,很難出手。

杜瑜琦卻是乾脆的拍板了,連價格也不怎麼講,爽快得令帶他前去的租房妹臉上的笑容都沒有那麼職業化了。

搞定了房子以後,杜瑜琦就下來打算吃飯,他回歸地球以後只是吃了一包速食麵,然後倒頭就睡,醒來了以後又忙著租房,這時候早就餓得前心貼後背了,當然就順理成章的來到了學校後面的美食街——其實就是一條街道兩邊有著數百輛手推餐車和臨時鋪面組成的食物市而已。

說實話這個地方對於選擇困難的人真的是一件很折磨的事情,不說那些琳琅滿目的招牌,就是隨著晚風飄來的各類混合食物香氣就足以令人飢腸轆轆了。

杜瑜琦擺擺手謝絕了生煎包老闆的推銷,然後擠進人群給二嫂煎餅攤子上的夥計打了個招呼:火腿加蛋來一份,記得我要加兩個蛋哦!

說完了以後已經旁邊的米線攤上有兩個妹子抬屁股走人挪出了兩個位置,急忙眼疾手快的搶了上去坐下來,自己一面撕掉衛生紙擦面前桌子上的油,一面大聲喊道:

「三兩羊肉米線清紅湯,多加菜葉!」

這家的米線十分正宗,製作過程也相當獨特,拿一個花灑放在熱氣騰騰的大面鍋上,然後把酵好的米粉漿投入花灑上的漏斗當中,用手下壓,米線就從花灑下方密密麻麻的小孔裡面流出來,直接落到滾水裡面開煮,吃起來不要太新鮮。

而所謂的清紅湯就是指清湯米線加少量辣椒提味的意思,主要是因為這家米線攤子上的辣椒油又香又辣,要多了的話雖然好吃,就會嘴巴享福菊花遭殃,第二天上廁所的時候痛不欲生,而清紅湯這種只放一小勺油辣椒的方法就既能解饞,又可以避免大部分的副作用了。

米線的澆頭種類也很繁多,燜肉脆哨三鮮腸旺炸醬鱔魚豆花,牛肉,羊肉,杜瑜琦最喜歡的是鱔魚,但是這澆頭早上肯定就賣完了,所以只能退而求其次點羊肉了。

至於為什麼要用喊的,則是這周圍人聲鼎沸,「老闆收錢」「老闆來一份」「吃完了走了」的話此起彼伏,不用喊的老闆根本就聽不見。

經過了這麼一番打仗也似的點餐之後,杜瑜琦總算是可以坐下來喘口氣了,他為什麼要吃米線,當然是因為太餓米線燙得快了,很快的,一大碗羊肉米線就端到了他的面前來,甚至「蓬」的一聲帶著點扔的感覺,甚至老闆的手指頭都按在了米線的湯汁裡面,當然,這種地方環境是這樣,老闆兩口子就要收錢打掃衛生洗碗煮食,做的事情不要太多,太講究的話就別想吃東西了。

拋開這些來說,這一碗米線的賣相還是相當不錯的,潔白的米線浸泡在紅紅的辣椒油裡面,旁邊是碧綠的燙豌豆尖,最上面的則是切得細細的羊肚絲,燉得爛爛的羊肉,還撒上了黃彤彤的榨菜丁,嫩白翠綠的蔥段,香氣撲鼻,胃口大開。

杜瑜琦立即就端著西里呼嚕的吃了起來,吃得熱氣騰騰渾身上下都暖和透了,吃完了以後再端起碗來喝一口又酸又辣的湯水,只覺得疲乏都是為之一空。

不過現在杜瑜琦的飯量很大,三兩羊肉米線也就混個半飽而已,好在旁邊的煎餅也做好了,咬下去以後包在裡面的生菜是咯吱咯吱響,脆油條是咔嚓咔嚓響,配合上裡面夾著的雞蛋和火腿,也是三下五除二就咽了下去。

吃飽以後杜瑜琦又找老闆要了一碗米線湯慢慢的喝著,這就是講究的原湯化原食了,前的潔白瓷碗,杜瑜琦忍不住就想到了另外一件同樣擁有潔白顏色的東西,那就是羊子拿出來送給自己的道具:契約之神的聖物。

這件聖物在落到了自己的手裡面以後,也是呈現象牙一般的白色,不過上面已經是密布裂痕。

當時杜瑜琦在鋼鐵要塞上是相當匆忙的,將這東西拿到了手中以後,也只確定了真偽來不及細到了地球上則是忙著休息,這時候心中一動,便是拿出來查心中一動,頓時就覺得其效果也是相當實在的了,就是使用條件有些苛刻了。

「契約之神的聖物:使用后可以對異位面開闢出一條臨時時空通道,該時空通道將會持續存在24小時。」

「剩餘使用次數:1次。」

「使用前提條件:契約之神信徒的等級達到青銅以上。」

「注意:使用本聖物將會消耗你所擁有的神聖克朗兩枚,同時,你前往的異位面必須是你曾經前往過的世界。」

「注意:使用本聖物將會消耗相關的施法媒介,具體的來說,施法媒介指的就是你想要前往的異位面的物品。」

說實話,這玩意兒確實不錯,但是需要消耗兩枚神聖克朗的特性就令心疼得直嘬牙花子了,下定決心要好好使用它,一定是要將這筆錢花在刀刃上。

就在杜瑜琦出神的時候,他對面忽然坐下來了一個人,很熱情的招呼道:

「杜瑜琦?好久不見,在這裡吃飯啊?」

杜瑜琦抬頭,見到了一個身材彷彿瘦竹竿似的眼睛男,他回憶了一下,頓時就想了起來,這傢伙應該是隔壁物熱系的,叫做顏晨,兩人為什麼會認識呢?則是因為杜瑜琦在武道館裡面做兼職沙包的時候,這眼鏡男則是在對面的酒吧裡面做一個見習的酒保,因此下班的時候兩人一同坐過幾次公交車。

寒暄了幾句后,顏晨就掏出了一包煙來讓,杜瑜琦擺手說不抽,顏晨就道:

「你最近也沒去道館啊?你們的老闆到處找你呢,說是有什麼急事電話也打不通,你中華就是他們送我的,說是見到你一定要通知你一聲。」

杜瑜琦聽了以後心中也是有些好奇,自己也沒有欠道館老闆什麼,反而他還差三天工資沒給,這老闆著急找自己幹什麼呢?便點點頭說聲謝了,徑直回了寢室,然後再去找自己的手機,找了半天才覺這玩意兒掉在了床下面,隨便怎麼按開機鍵都沒有用。

對床的哥們說怕是沒電了吧?然後就從門背後的熱得快旁邊拔了個萬能充電器出來,給杜瑜琦這老爺手機充上,結果沒過兩分鐘居然見到冒煙兒了,滿屋子的膠皮臭味,得了得了,這下子本來還有一線搶救希望的也是徹底破滅掉。

杜瑜琦己用了五年的老爺機,只能遺憾的嘆了口氣,小心翼翼的提著滾燙的尾巴將之丟進了垃圾桶。接下來自然是去換新卡,買了一台新手機來用,然後就朝著道場趕了過去。

***

地球上的都市永遠都是那麼熱鬧繁華,但是夏特利城當中卻依然是一片愁雲慘霧,甚至隨著鋼鐵要塞的墜落出現了大量的污染情況,大量的居民都在紛紛逃走。

與居民逃走的情況相反的是,軍方的人卻迅趕來,然後將墜毀處牢牢的警戒封鎖了起來,更是到處張貼危險勿入的標語。

在這個時候,一名身材高大的貴族卻來到了拉特尼斯伯爵府外,這名貴族滿頭銀,不怒而威,令人凜然敬畏,乃是貴族當中的領袖人物,哈里斯大公,他以公正,威嚴,鐵血著稱於世,既曾經為了一名被欺辱的賣花女怒抽皇室當中的敗類三十鞭,又在十七年之前的討伐當中冷然下令,屠戮降敵八萬七千人!

在哈里斯大公的懷中,摟著一名小小的嬰兒,這嬰兒應該是生了大病,氣若遊絲,滿臉都是彷彿蚯蚓爬行過似的瘢痕,痘印,不是別人,正是小保羅,拉特尼斯家族留下來的唯一血裔。

這孩子真的是命大!在這樣的情況下居然都還能頑強的活下來,撐到了詛咒接觸的那一刻!不過,他也是為此付出了極大的代價,一個小小嬰兒的眼角旁邊,已經出現了詭異的細密魚尾紋,一生命力透支過度,未老先衰的類型。若是想要未來長命百歲身體康健,那就必須要成為職業者不停的開生命潛能不可。

此時哈里斯大公帶著小保羅來到了拉特尼斯伯爵府外,顯然是要告慰一下死掉的老拉特尼斯伯爵了,兩人生前乃是摯友,並且還是年輕時候一起從軍,在死人堆裡面一起爬出來的交情。

而哈里斯大公身體康健,再活上二十年問題不大,此時小保羅在哈里斯大公的身邊,定能順利繼承家族的爵位,也能讓拉特尼斯家族死掉的先祖不至於絕嗣,當能瞑目九泉之下了。

哈里斯大公在拉特尼斯伯爵府外矗立良久,這才抱著小保羅登上摩伽陀離開,等到他進入到了自己富麗堂皇的會客室當中的時候,臉色已經是變得鐵青,坐在了椅子上拿起來了自己的玳瑁煙斗,慢條斯理的朝著裡面填充著煙絲。

此時站在了旁邊的那些守衛全部都是連大氣都不敢出,屏住了呼吸,因為他們都是跟隨了哈里斯大公二十年以上的老人,很清楚的知道此時的大公貌似平靜,其實已經是怒不可遏,難以自制,在這種情況下,最好還是不要去嘗試撞到他老人家的槍口上去,否則的話下場一定不會太好。

隔了好一會兒,哈里斯大公才呼出了一口長氣,慢慢的道:

「夏特利之亂的背後到底有什麼隱情?」(未完待續。)

公告:本站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告別一切廣告。請關注微信公眾號進入下載安裝 appxsyd (按住三秒複製)

27 Queries in 0.078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