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狡詐詭謀

夕在房間裡面的時候,自信別人決計沒有可能拿走那張紙條,那麼就很明顯了,她赴約前去的時候,有人潛入了其房間偷走了這張紙條。』. .

夕拿不出那一張約戰書,私下裡頓時就產生了許多輿論,緊接著在南慎遺物當中,竟是找到了一本日記,這本日記上說他無意覺了一件事,那就是素盞夕似乎在修鍊十分恐怖的邪術,所以實力才會突飛猛進到如此程度。

頓時,這件事就一下子傳得沸沸揚揚的,開始有人認為夕是在滅口了,同時,夕自身年紀輕輕,名氣又這麼大,肯定也是有大量暗中敵對的人,這些反對的聲音結合在一起,也是很不小的力量。

但是畢竟「夕大師」這三個字還是深入人心,加上風拳流內部也是大部分力挺夕的,所以漸漸的,主張夕無辜的人佔了主流,將那些反對聲音壓制了下去。

對於這些事情,夕完全都沒有放在心上,世間的一切對她來說彷彿都是清泉從石頭上面流淌而過,根本就不會留下來任何的痕迹,她孜孜不倦的目標都是武道。

接下來,主張夕無辜的這些人和主張夕有罪的這些人還生了激烈的衝突,甚至到了雙方大打出手的地步,最為積極支持夕的師妹素盞鏡甚至都因此付出了很大代價,與幾位好友反目,更是不惜與一名道場教頭生衝突。

這件事甚至驚動了虛祖國內的皇室,最後派出了一位經驗豐富的檢察官,快刀斬亂麻迅的得出了結論,認為夕是無罪的,這樣才將風浪平息下去。

夕在這時候也被這些事情反覆折騰得有些累了,但好歹事情塵埃落定,便繼續開始了修鍊,而她卻不知道,這根本就不是結束,卻是真正的開始!!

在宣判夕無罪的當日,大家就都簇擁著說是要去慶祝吃飯,夕哪怕是再性格冷漠,也不能不去,於是當天回去自然就很晚,並且也喝了點虛祖本地的特產佳釀,因此睡得很熟。

可是到了半夜,夕忽然被半夜驚醒,覺外面涌了一大群人進來,並且還有大量的虛祖國的警衛,一個個面色都十分凝重,一直到了審訊堂當中夕才知道,原來道場當中竟然又死了三個人,還有一個人重傷垂死。

死的這三個人赫然是當天晚上還在為自己慶功的師弟明昊和他的兩個僕人!而被重傷的那個人正是先前到處奔走,支持自己的師妹素盞鏡,她身上的傷勢呈現出詭異的蓮花狀烙痕,正是風拳流夕這一脈的獨門秘技傷人後出現的痕迹。

素盞鏡被緊急搶救之後終於活了過來,淚流滿面,說自己和師弟無意當中覺了她的秘密,因此被殺人滅口!!若不是自己隨身攜帶一件寶物,估計也是慘遭毒手。

同時,夕更是知曉,自己在被帶走以後,住處還被搜出來了大量的證據!

人證,物證具全!

鐵證如山!!

出來指證的更是關係最為密切的師妹,並且這師妹不久之前還站出來力挺維護師姐,不惜與人爭鬥與好友反目。

這樣一來的話,劇情完全反轉,就算是這其中有什麼疑點也是被國內洶湧的輿論徹底引爆,完全忽略,一時間各種傳言甚囂塵上,無數的人由粉轉黑,甚至連帶之前判素盞夕無罪的檢察官也是受到了極大的壓力,門口被砸上了臭雞蛋,同時被一起牽連,引咎隱退!

聲名卓著的夕大師,不世出的天才少女素盞夕,在瞬間名聲跌至谷底,從萬人景仰交口稱讚,此時卻變成了人見人踩,人見人罵的臭狗屎。同時,更是眾叛親離,此時成為仇敵的,全部都是昔日生活在一起的最親的人,這樣巨大的反差,估計對於任何人來說,都應該是會徹底崩潰了吧!

這一招可以說真的是極狠了,從**上消滅你,從精神上徹底摧毀你,而素盞夕雖然之前被尊稱為大師,可是畢竟也只是個雙十年華的少女啊,她在此時這樣兇險的毒計之下,所受到的落差折磨和打擊可想而知!

***

此時的杜瑜琦,已經是回到了地球上。

從月光酒館的酒客口中獲得了夕的消息以後,杜瑜琦立即就意識到了她的現在的處境可以說極度兇險,若非杜瑜琦剛好獲得了位面遁走的這個能力,否則的話估計都只能眼睜睜的出事。

饒是如此,杜瑜琦依然覺得此時棘手至極,此事背後內情複雜無比,很大可能乃是神秘組織在幕後操控,這本來就是個十分驚人的龐然大物,正面與之碰撞的下場就是粉身碎骨,更變態的是這一次神秘組織很可能動用了虛祖國連同風拳流內部的關係,三管齊下,聯手製造出來了這麼一個恐怖殺局!

忽然之間,有人敲了敲杜瑜琦面前的桌子,一個女老師用溫和的口氣道:

「這位同學,圖書館要關門了,請明天再來吧,天底下沒有什麼過不去的坎兒,一切都會好起來的。」

杜瑜琦這時候才從沉思當中一下子回過神來,原來他從回到了地球上以後,就一直在這圖書館裡面呆坐了足足四五個小時了,這時候已經是晚上十點多,進來的時候還是陽光燦爛,出去的時候卻已繁星滿天。

估計這點陣圖書館的老師也是見他一直呆,以為受到了什麼打擊,所以特地出聲寬慰他呢,畢竟現在學生心理素質不好,提起刀砍同學的比比皆是,更不要說是跳樓之類的了。

杜瑜琦站了起來,感謝的點點頭道:

「我沒事兒,老師,您說得對,天底下沒有什麼過不去的坎兒。」

走出了圖書館,杜瑜琦摩挲著手指上黑色的次元戒,深吸了一口新鮮空氣,精神也是為之一振:

「是了,神秘組織這一次大費周章,其實對我來說也是有利有弊,他們弄了這麼多的幺蛾子出來,絕對不是只想算計夕一個人而已!而是要拿她當餌料,同時佔據主場地利的優勢,將我等一一誘殺。」

「所以,我最擔心的夕的生命危險短時間是絕對不會生了,至於弄殘廢這種事情無所謂了,反正我這裡還有一瓶雷米的援助,這就給了我足夠的時間來謀划!」

最關鍵的這個節點被杜瑜琦想通了,頓時他的心就放了下來,抓住了這麼一個要點,對於杜瑜琦來說,就彷彿像是從一團亂麻當中抓住了線頭,雖然接下來的各種謀划也會十分艱難,但也是有跡可循了。

這時候杜瑜琦才感覺到了餓,去叫了一碗刀削麵大口大口的吃了起來,雪白的麵條,鮮紅的辣椒,搭配上深綠色的香菜,令他胃口大開,一面大口大口的吃著,一面開始徹底的整理自己的頭緒。

最後,杜瑜琦的咀嚼慢慢的停了下來,他的雙眼開始亮,蘸著麵湯在桌子上寫下了三個字!!

「要想救出素盞夕的話,普通的手段是絕對不可能的,那麼關鍵就要落在了他們的身上了!不過,這一次我就又要大出血了啊…….」

找到了頭緒之後,杜瑜琦就回到了自己租住的地方,然後從次元戒里朝著外面掏東西。那些記憶著地球上dnF遊戲資料的電子產品去異界逛了一圈,此時就是見分曉的時候了,雖然已經有著心理準備,但是杜瑜琦還是沒想到這一次帶去的這些通訊工具損毀得如此嚴重。

「我靠,水果的產品全軍覆沒啊,沒有一例能成功活下來的。」

杜瑜琦鬱悶的丟開了一塊Ipad道。

這塊Ipad被帶去了異界以後,回來按亮開機鍵居然還能啟動,但偏偏就是沒有任何的圖像!緊接著溫度就開始直線上升,還有一股焦味兒,杜瑜琦也不去管,覺得這玩意兒最好爆炸或者自燃,那麼自己還能去專賣店索賠一筆錢的。

然而問題就來了,他的溫度高到了一定程度以後就變得非常穩定,沒有半點兒要自燃或者爆的意思,最後杜瑜琦總算是搞明白了,給它套上了一個棉線外殼讓它徹底變成了暖手寶。

接下來所有星星的產品也是沒能撐過去,有一隻手機不知道觸動了阿拉德大6的什麼法則,杜瑜琦一掏出來就直接散成了細沙,風一吹就什麼都不見了,還有一個手機摸起來麻酥酥的,感情變成了充電寶。

不過,杜瑜琦最後還是有所收穫的,一隻國產手機居然倖存了下來,搞笑的是它開機的時候乃是水果的開機畫面,安卓的系統,最後出現的圖標居然是xp圖標,並且還有一個電腦滑鼠也似的箭頭!杜瑜琦痛苦的摸索了半天,才總算是將其操作方式弄明白過來……

拿著這玩意兒,杜瑜琦就點開了上面的相關資料,仔細的搜尋著與虛祖國相關的一系列資料,但是這些資料當中,能夠屬於被遊戲官方承認的很少,相反倒是玩家杜撰的很多,在這些魚龍混雜的資料當中,杜瑜琦嘗試性的找到了幾處要點,遺憾的是也未必知道能不能用得上。

接下來時間緊迫,杜瑜琦也是不能再耽擱下去,好在這時候總算和杰特簽了契約,有一個絕對可以信賴的人,之前在離開的時候已經重新回到了克里克部族,外加拜託他做了些事情,接著又不惜耗費高額資金讓他重回赫頓瑪爾,乘坐摩伽陀前往虛祖國都素喃。

公告:筆趣閣APP安卓,蘋果專用版,告別一切廣告,請關注微信公眾號進入下載安裝:appxsyd (按住三秒複製)

24 Queries in 0.036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