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謀!夕大師的危機! 第十四章 堅持

杜瑜琦感激的笑了笑道:

「我這一次過來,停留的時間也是有限,不知道你有沒有什麼辦法能讓我在這邊多停留一會兒的?比如說,我給你自己的一件信物,然後你找個人點對點的指定召喚我過來?」

林聽了杜瑜琦的話,搖搖頭道:

「這件事很難辦,除非是專職的強大召喚師將你契約成了固定的召喚生物還行,否則的話,契約之神這裡很難通過,因為這樣的行為一旦變成了常態,就相當於變相的刷信徒的許可權。」

「這麼說吧,倘若你在儀式當中直接指出:召喚的目的是要讓你在阿拉德大陸停留下來辦事,那麼召喚你的這個人就要做出很大的犧牲,比如信徒的位階降等,又比如消耗雙倍的神聖克朗。倘若表面上告訴契約之神要召喚你來做護衛,實際上的目的卻是讓你停留在阿拉德大陸辦事,那麼這性質就非常嚴重了,一旦被契約之神認定,那麼就是瀆神。」

聽了林的話,杜瑜琦想想也覺得是這個道理,倘若能輕易的矇混過關,那麼很顯然,自己之前千辛萬苦弄來的位面遁走能力就是一個笑話了,那麼搞不好神聖克朗的整個貨幣體系都要受到莫大的衝擊和挑戰。

所以一時間杜瑜琦也是沒有辦法,只能老老實實的繼續揮霍自己的位面遁走和神聖克朗,這一夜,林書房裡面的燈沒有滅,兩人已經開始緊鑼密鼓的制訂起一系列的計劃來。

***

清晨,

天邊已經是多了一抹燦爛的朝霞,將天空點綴得分外的絢麗,

鳥兒已經是開始在樹上啾啾的叫著,樹上的新芽綴著露水,顯得格外的清新透明,生機勃勃。

這是一個乾淨而美麗的世界,

可是,夕此時與這個世界之間,卻多出來了好幾根鐵柵欄!

這幾根鐵柵欄牢牢的鑲嵌在了窗戶上,看起來就給人以堅不可摧的感覺,上面還刻著能夠封禁「氣」的銘文,而夕身上的鎖鏈也是多出來了一根,綁縛在了她的腰間,看起來彷彿像是裝飾品一樣。

這根鎖鏈乃是封魔鎖鏈的主鏈,沒有這根主鏈的話,那麼封魔鎖鏈便是一件無時不刻都在鞭策穿戴者,使其勇猛精進的聖物,但是有了這根主鏈的話,那麼封魔鎖鏈便搖身一變成了最可怕的刑具,禁錮住氣功師念氣的可怕魔物。

此時封魔鎖鏈鏈的外形也是發生了蛻變,由銀色轉變成了彷彿是黃金剛剛被熔煉的顏色一般,並且灼灼生輝,出現了這種狀況,便說明夕體內產生的所有念氣都是被它全部吸收,所以此時夕完全就和普通人沒有任何的區別,看起來就是一個雙十年華的少女,手無縛雞之力,只是額外的沉默。

從被指證為兇手,一直到被抓進來,夕一共也就只說了兩句話,第一句話是對著質詢自己的刑法官,另外一句話,則是對著滿臉難以置信之色的道場長老說的。

夕的話很簡單,也很乾脆,也很冷漠:

「不是我。」

簡單幹脆是夕素來的風格,而冷漠,則是為了掩蓋心底的痛楚。

被朝夕相處十幾年的人徹底出賣的痛楚!

她心中始終都有一絲希冀,一絲眷戀,所以面對旁人的捉拿也並不反抗,任由門中的長老給自己戴上封魔鎖鏈的主鏈,任由旁人將自己帶入牢房,任由路上千人唾棄,萬人鄙夷,為的就是要留住心中的這一絲難得的溫暖。

只為這一絲眷戀,一點溫暖,哪怕是被天底下所有的人都背叛,捨棄,辱罵,夕也根本就不會在意,她的心中除了武道之外,這就是唯一剩餘下來的東西了。

雖然被關押了這麼久,但是因為夕修鍊念力體質變異的緣故,所以依然顯得十分整潔,甚至帶著淡淡的蓮花芬芳的體香。

忽然,囚房的鐵門「噹啷」的一聲打開了,緊接著就是「噹啷」的一聲,似乎有什麼東西被丟在了地上,然後就是一個鄙夷的聲音響起來:

「吃飯了,趕快吃,吃了就要去公審了。」

說話的是一個面相看起來有些刻薄的女看守,有著水桶一般粗的腰,她已經是收了錢要與夕為難的,冷冷著看了一眼夕,然後轉身就走,嘴巴裡面已經是在低聲道:

「還真看不出來,現在做得一副冰清玉潔的樣子,背地裡卻凈做些見不得人的事,天老爺啊,還殺了人,真是造孽!虧得以前還尊她一聲大師。嘖!」

這女人自以為說的話旁人聽不到,卻早就傳到了夕的耳里,她彷彿沒有聽到似的,回過身之後發覺地上乃是一個小鐵盆,裡面裝著兩個干硬的饅頭,還因為那女人的隨意一拋掉落在了地上。

夕走了過去,將那干硬的饅頭揀起來,拂去上面的沙塵,然後一點一點的撕開,張開嘴唇慢慢的咀嚼著,看起來就彷彿是在品味什麼美味珍饈一般,她吃得很是珍惜,很是緩慢,這卻也是最大化的吸收掉食物內部能量的吃法。

而對於夕來說,只要能提供活下去能量的東西都是食物,味道並不重要。

隔了一會兒,那名女看守又來了,一看空空的盆子也頓時一愣,然後拿起來就走了,最後傳來了一陣咕噥:

「饒你是什麼大師呢,落到我這裡餓上一天,還不是餿了的臟饅頭也吃得乾乾淨淨的?瞧瞧,現在還端著大師的樣子呢,難怪能騙得世人團團轉。」

夕聽著她的話,連眉頭都沒有挑上一挑,只是繼續安靜的站在了那裡,看著鐵窗外面的天空,風,還有嫩芽,感受著那嫩芽上面的露水被一點一點的蒸發。

又隔了一會兒,有四名臉色凝重的男子走了進來,身穿制服,其中一人拿出了一份文件:

「茲查明嫌疑人素盞夕有極大嫌疑涉及7月24日的謀殺案,8月4日的謀殺案,今日當庭宣判,因關注度極高,故將審判庭移至豐收廣場進行萬人公審。」

這個人念誦的時候,夕也只是眺望著窗外而已,直接當這四個人是空氣,這種行為顯然是在拉仇恨,

四個押送者當中為首那人看起來也是心中有了幾分怒氣,暗道你一個聲名狼藉的罪犯,欺世盜名的妖女現在還傲什麼傲啊,還真當自己是大師?

他能夠被派來押送夕,很顯然手底下也是有幾把刷子,頓時就很強硬的直接伸手去按夕的肩頭,想要粗暴的將她帶走,然後粗聲道:

「還在發什麼呆,該上路了!」

夕忽然轉身,就這麼冷冷的看著他拍過來的手!不知道為什麼,這名押送者一看到了夕的眼神,頓時就不由自主的將那隻手縮了回去,心中更是浮現出來了一股難以形容的寒意,甚至脊背上面都隱然起了一層雞皮疙瘩!!!

「這,這是怎麼回事,我為什麼要縮手?」

就在這人發獃的時候,已經是見到了夕輕輕的轉身,然後朝著囚房外面走了出去,在經過了看守室的時候,那個胖女人看守還在眉飛色舞的說著她的發現:

「啊呀呀,我告訴你,那個什麼夕大師,餓了一天就顯了原形,你是沒看見,她捧著餿了的饅頭吃的那叫一個香,見了我又端出一副大師的樣子,給誰看呢……哎,你聽說了沒?聽說她練的那個什麼邪術,哎喲那些腌臢事我都說不出口……」

夕面無表情的轉過頭,看著這個胖女人看守,她身上佩戴著的封魔鎖鏈上的亮金色閃耀得更加厲害了,那個胖女人看守背對著窗戶,也沒留意到夕的經過,反倒是她的同事見到了這一幕,急忙搖手讓她不要說了。

這胖女人頓時心虛的回頭看了一眼,發覺夕已經被押送出了門,頓時在心中鬆了一口氣,嘴巴裡面還不饒人地繼續道:

「哼,我又沒說錯,外面好多人都這麼說呢……她自己沒做污糟事怎會被關到這裡?許她做還不許我說么,我就就啊啊」

她說到了這裡之後,忽然張大了嘴巴,喉嚨裡面發出了「咯咯」的聲音,雙手瘋狂舞動,看起來居然想要去掰自己的嘴似的,可是又根本抬不起來,緊接著,她的面容開始扭曲了起來,眼裡面露出了極度恐懼之色,而嘴巴猛然一合一咬,狠狠的咬上了自己的舌頭!!

「啊啊啊啊!!」這胖女人瘋狂的尖叫呻吟哭泣了起來,痛得在地上打滾,她這一咬幾乎將舌頭都咬穿透了,舌頭幾乎都斷掉了一半,鮮血瘋狂的涌了出來,止都止不住。

這女人本來就是依靠裙帶關係上位,平時還愛嚼舌根,生是非,共事的人但凡惹她一點不痛快,她都能指桑罵槐擠兌上個半天,所以聽說她出了這樣的邪門事,倒是有一大半人心裡都道是報應。

唯獨有那名胖女人的同事心中隱隱約約覺得,這件事與夕大師有很大的關聯,但他本來也很厭惡胖女人,心中更是毫無憑據的猜測,當然就不方便說出來了。

***

新年大吉,祝大家身體健康,早日拆遷!!

從今天起到年初二,阿土會給大家發紅包拜年了,今天發1200,祝大家月月紅火,明天後天發888,具體玩法大家可以看我的公眾號哦。

今天的口令密碼的關鍵詞是88888888哦!另外一半關鍵詞在公眾號上哦,規則請看阿土公眾號的內容。

直接點選微信公眾號,搜索卷土就可以了。(未完待續。、,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17-01-2706:05:38

公告:筆趣閣APP安卓,蘋果專用版,告別一切廣告,請關注微信公眾號進入下載安裝:appxsyd (按住三秒複製)

27 Queries in 0.123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