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我信

風林這老人的眼神依舊是古井不波,只是若仔細,他的雙手卻也是緊握成拳,在微微顫抖,顯然很不平靜,忽然之間,便轉身頭也不回的走掉了。.』.

不過,這兩人的交流並沒有被外人注意道,反而是那名審判員聽到了夕連續說出了兩句「不是我」,連連冷笑了起來:

「呵呵,呵呵呵!你說不是你就不是你?你的意思是說我不公了,我抓到過的罪犯沒有一千也又八百,就沒有一個不在審判的時候喊冤的,你這個案子人證物證具在,鐵證如山,你說不是你誰信?難道天底下的所有人都在冤枉你?」

說到這裡,這審判員也是激動了起來,抓起了旁邊的魔法喇叭就大聲道:

「犯人素盞夕說她不是兇手,你們信不信?」

他的聲音在這廣場上浩浩蕩蕩的鋪了開去,甚至撞擊到了遠處的建築物又反彈了回來,出現了回聲,而下方的人山人海當中,回饋過來的則像是海嘯一樣的聲音:

「不~~~~~~信~~~~~~」

「放屁!」

「抵賴~~~~~~」

千夫所指!!

萬人認定!!

舉世皆敵!!

眼前的茫茫人海,竟全部都站在了夕的對立面上,潮水一般的惡意和喊叫聲洶湧著要將她吞沒。

而夕只是冷著臉,她身周的鎖鏈次第墜落,叮噹冷然響動,上面的色澤璀璨若黃金。

可是,就在這時候,下方忽然有一個聲音響起:

「我信!!!」

這個聲音夾雜在了潮水一般的呼聲當中,簡直極不和諧刺耳。

然而夕此時聽到了這個聲音以後,卻一下子抬頭她身前豎著的鎖鏈只剩餘下來了最後半條耷拉著,象徵她最後的一點情感還未徹底消亡著,帝王斬已經是在迅生效了,可是聽到了這聲音以後,渾身上下都是一顫,不知道為什麼,一下子就覺得喉嚨都哽住了,本來冰冷枯死的心中也是湧出來了一道難以形容的熱流。

本來都已經走出了十幾米外的風林聽到了這聲音之後,猛然呆了一呆,竟彷彿是中了一槍似的,整個人都一下子蒼老了十年,身軀也是搖搖欲墜,似乎張口想要說什麼,可是一張嘴之後就「噗」的一聲噴出了一股鮮血!

這一股鮮血星星點點,噴得面前的地面上都是淅淅瀝瀝的到處都是,顯然受傷極重,而風林挺拔的身軀也是一下子變得佝僂了起來,彷彿陡的蒼老了二十歲。

緊接著,這個聲音的主人彷彿唯恐別人聽不到似的,一下子就竄到了台上來,先是順手拋出來了一個奇特的圓球,然後劈手就搶過了目瞪口呆的審判員手中的魔法擴音器道:

「我信!!!」

「夕大師說的每一個字,我都相信!!」

「你,你,你,你們都在胡說八道,你們都在放屁,夕大師是無辜的!」

全場嘩然,十分嘈雜。

不用說,驟然出現的這個人不是別人,正是杜瑜琦。

他說完了這一句,便順手將魔法擴音器拋了出去,砸翻了一個想要上前來逮捕他的警衛,緊接著就沖了上來,拳打腳踢三下五除二就將夕身邊的警衛踹開,對著夕歉意的笑了笑道:

「不好意思,來晚了,主要路太遠。」

夕凝視了一會兒杜瑜琦,聽了他的話以後,居然淡淡的道:

「哦,下次記得早點來。」

杜瑜琦:

「囧……..這話沒辦法接了,還能愉快的做朋友嗎?」

就在這時候,整個豐收廣場上驟然有幾個點都冒出了劇烈的濃煙,這些濃密的煙霧呈現出紫色,藍色,紅色,十分鮮艷奪目,並且迅貼地擴散,吸到的人頓時劇烈嗆咳,眼淚鼻涕橫流,紛紛尖叫逃走,廣場上立即就陷入到了一片混亂的狀態當中。

此時高台上同樣也不例外,杜瑜琦順手拋出那個奇特的圓球落地以後就爆炸,然後飛射出了數百個小球,這些小球直接就開始噴射類似的煙霧,頃刻之間就將整個高台上籠罩住。

杜瑜琦順手遞給了夕一個防毒面具,很自然的就去牽她的手:

「咱們趕快走人,對方肯定知道我們會跑來救人,還有後手的。」

夕的眼光下移,右手微動,似乎想要縮回去,但最後嘴角微翹,還是任由杜瑜琦牽住被他拉著前行,跳下了高台之後此時廣場當中幾萬人都惶恐逃走,散亂成了一鍋粥。

兩人迅的混入人群,一面跑動一面開始改扮外貌,杜瑜琦將自己的外套除下給夕披上,然後給她戴上一頂帽子將頭束了起來,頓時就很難與之前在高台上的夕大師掛上勾了,緊接著杜瑜琦便帶著她朝著東面跑,同時低聲道:

「我們這一次的計劃是聲東擊西,此時要前往的不是別處,便是風拳流的道場,即便是我們等下失散了你也要記得過去。」

夕愣了愣道:

「去那裡做什麼?」

杜瑜琦胸有成竹的道:

「一來你對那邊熟悉,二來也是有足夠的理由讓人覺得你會去那裡,因為這一次的陷害事件當中,最關鍵的人物就是你的師妹素盞鏡,你脫困之後尋她報復也是理所當然!」

「接下來等到你出現在道場的消息傳開了以後,應該就會吸引住大部分人的目光,當他們開始朝著道場聚集的時候,我們實際上已經早就離開了,前往旁邊的工坊碼頭!這裡水路並進,四通八達,屆時對方想要調查我們的去向就相當之難了!」

夕輕輕的哦了一聲道:

「臨走之前能那裡也好。」

杜瑜琦道:

「你有沒有什麼一定想要帶的東西,這一次回去就可以抽空拿上,風拳流道場裡面想必也是藏龍卧虎,我的布置頂多也就只能給我們爭取三分鐘的安全時間,所以現在就要想好。」

「還有,這一次對方做得十分周密,巧妙的和官方集合起來演了這麼一場戲,你的名聲想要恢復起來的話估計會很難,所以……你要做好這一次離開以後,很長時間都沒有再回來的心理準備。」

夕淡淡的道:

「不能回來就不能回來吧,反正這裡也沒有什麼好留戀的了。」

杜瑜琦聽她淡然的口氣,忍不住奇道:

「在見到你之前,我本來以為你的狀況應該會是很不好的,說實話,從人人景仰的夕大師被人陷害成階下囚,這樣的心理落差絕對不是普通人能接受的,按理說,你應該對背叛你的素盞鏡痛恨不已,但聽你的口氣,簡直淡然得彷彿一切都沒有生過似的。」

夕瑜琦一眼道:

「在你的心裏面,我是那麼膚淺的女人么?」

(杜瑜琦:「囧……姐姐啊,能好好的聊天嗎?這話又沒辦法接啊!」)

他默然了一會兒,忍不住道:

「怎麼這一次我見到你,覺得你變了很多似的?」

夕道:

「一個人經歷的事情多了,就總該成熟了。」

杜瑜琦這時候目視著夕身上的封魔鎖鏈,臉有憂色道:

「你身上的這鎖鏈太邪門了,居然可以源源不斷汲取你體內的念力,我找來了鋸子,不如我們來試試能將它弄開?」

夕搖搖頭,她不允可杜瑜琦也是沒辦法用強,只能嘆息一聲將之放下。

兩人一面聊一面奔跑到了廣場的邊緣,這時候杰特已經是在這裡等得不耐煩了,他早就搞到了一輛四輪馬車等候在這裡,直接就將兩人拽到了車廂當中,然後迅奔行了起來。

在車廂裡面杜瑜琦將已經準備好的醫療箱和設備重新收了起來,笑了笑道:

「真是慶幸這些東西沒有派上用場,在我的構想裡面,你的遭遇會比現在糟糕一百倍的。」

他一面說一面就拿出來了不少高熱量的零食,比如牛肉乾啊,巧克力之類的,還有各種運動飲料,琳琅滿目的擺了一桌子:

「不過我想監獄裡面的伙食一定好不到哪去,來吧,抓緊時間吃點,我們即將開啟的逃亡之路乃是很消耗體力的呢,得趕快補充點體力呢,我想,神秘組織那幫該死的混蛋是不會讓我們有太多空閑時間的。」

夕自然也不會客氣,她這些日子雖然受到的折磨只是精神上的,但在吃的這方面也是很受折辱,就連餿饅頭也沒吃飽過,便開始撥開了紙張吃了起來。

杜瑜琦很快就覺,夕擁有一種奇妙的能力,總是可以從眾多的吃食當中找到熱量最大的那一份,然後吃下去,對於她來說,貌似挑選食物的標準根本就不是味道和喜好,而是裡面蘊藏的熱量多少。

這時候,外面放風的杰特聞到了香味,也是忍不住溜了進來蹭吃蹭喝,這輛四輪馬車乃是用魔法減重,雖然利用馬匹來拖動,卻又安裝了自動定向的魔法車轅,所以就算是沒有人駕馭也是可以的。

杰特和夕兩人並沒有見過面,杜瑜琦少不得要介紹一下,值得一提的是,杰特也是開始迷戀上了東方文化,給自己起了個東方名字叫做杰特.李。

夕眼杰特道:

「除了你們之外,還有人來救我嗎?」

***

各位新年大吉,今天書中的口令是1oo,大家把這個數字加上公眾號的數字提示,答案就是正確口令,大家得到之後度去支付寶領取就行哦。祝大家新春快樂。

公告:本站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告別一切廣告。請關注微信公眾號進入下載安裝:appxsyd (按住三秒複製)

27 Queries in 0.075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