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謀!夕大師的危機! 第二十六章 魚人哇嗚那

這隻被杜瑜琦淋了滿頭尿的魚人顯然十分憤怒,重新舉起了手中的銀鉤怒喝道:

「罪犯,受死!你要記住,你是死在銀鉤菲力盜賊團的哇嗚那手裡面!」

說完了之後,這廝便再次舞動了手中的銀鉤劈了下來,哪怕是在這深夜裡面,也能見到銀色的光芒若簾一般的飛掠而下,看起來還真的是威勢十足!

杜瑜琦依然只是十分謹慎的一擋,倒是有大部分的精力都放在了不遠處艙房裡面的動向上,聽到了夕那邊居然也是傳來了打鬥聲,不過這打鬥聲並不激烈,立即就明白了是怎麼回事。

很顯然,驟然出現的這魚人哇嗚那和襲擊夕的人,都只是派遣出來的先頭部隊,簡單的來說,就是哨兵。林和杰特兩人的努力顯然是有成效的,追兵並不能確定他們逃走的方向,而只能選擇了幾條他們可能前往的路線,然後派遣出相應的人手來進行查看。

比如說這魚人哇嗚那,就是很具有針對性的派遣出來的探子!

若不是他魚人的特殊身份,也沒可能這麼快就攆上這一艘蒸汽輪船來,但是這也就意味著探子與主要部隊必然會脫節得十分厲害,因為大部隊肯定跟不上它們的速度,這就像是人沒可能在水下和魚比游泳是一個道理。

自己和夕兩人應該是被高額懸賞了,所以一旦真的是還有其餘人前來的話,那麼必然會像狗見到了骨頭那樣瘋狂的攆上來,既然他們沒有出現,那就只能說明只有這些人。

於是,杜瑜琦確定了這件事以後,也是鬆了一口氣,然後微笑了起來,徐徐的舉起了手中的太刀。

可以見到這把看起來本來是平淡無奇的太刀上面,忽然閃耀起來了奇特的光芒!

首先是一點看起來頗為鋒利的光芒,這是杜瑜琦從神秘的銀湖水仙武士刀當中提取出來的武器種子,能令附帶的武器鋒利度輕度提升,

緊接著出現的是絲絲縷縷繚繞的電光,不消說,這是杜瑜琦從天之驅逐者的騎士光劍當中提取出來的武器種子,能令附帶的武器額外獲得光系傷害,

最後出現的,便有一團火紅色的光芒迅速的朝著劍刃上蔓延了開去,不消說,這是杜瑜琦吸收到的最強大的一把武器的種子了,那便是之前發揮出來了巨大作用的庫蘭的焰影劍遺留下來的武器種子,能令附帶的武器額外獲得火系傷害!、

有這三枚武器種子加持,杜瑜琦手中握持的這把太刀縱是凡鐵,也是在瞬間脫胎換骨,化成絕對不遜色於神器一般的可怕存在!!

然後杜瑜琦就悍然發動了反擊,此時敵情不明,自然就要速戰速決,所以直接就是一招「我斬.影挑劍」發了出去,這一招對於杜瑜琦來說,可以說是百發百中,猝不及防之下,也不知道有多少人中了他的道兒,這其中還有小丑之類的強悍人物。

可是,杜瑜琦這一招發出去之後,居然見到面前的這魚人哇嗚那一閃身就躲開了,這無疑令他感覺到異常的驚奇,因為這一招的正面出招被人閃過並不稀奇,本來就是用於麻痹對手的,可是在背後閃出來的影分身一斬,卻是從後腦勺這樣的視覺盲區出現的,這魚人看起來也不是什麼多厲害的人物,怎麼就能成功閃過呢?

帶著這樣的疑惑,杜瑜琦繼續與這魚人交戰,發覺這廝的出招雖然十分凌厲,可是速度還未達到變態的程度,杜瑜琦大可以跟得上,同時它的力量卻是比自己遜色很多,因此杜瑜琦也不打算施展什麼厲害的招數了,畢竟對方也是籠罩在一片神秘當中,就實打實的與之硬碰硬。

對方一鉤劈過來,自己一劍斬回去,追求的就是每一招都要硬碰,簡單的說就是正面剛不要慫。

結果杜瑜琦這種打法最初這魚人哇嗚那似乎還能接受,但是多來幾次之後,這廝握住鉤柄的那隻手已經是劇烈哆嗦了起來,然後就連那銀鉤上被鮮血染紅了,這就是雙方力量差距太大的緣故。

緊接著這魚人哇嗚那就怪叫了一聲,然後從脖子上面掏出了一個製作十分粗陋的掛飾親吻了一下,他身上就忽然出現了一縷水藍色的光芒波動了一下,緊接著又舉起武器砍向了杜瑜琦。

很明顯的,他的動作變得更加敏捷了,雖然增幅不大,也是肉眼可以清晰分辨出來的程度!

並且這魚人還特地留了心眼,他的武器是在中途驟然加速的,這就意味著一件事,他想要陰杜瑜琦一把,倘若杜瑜琦之前已經習慣了他的速度,結果遇到了這突如其來的變速,搞不好就會出現相當致命的破綻啊。

問題就在於,杜瑜琦不僅僅是力量可以對它全面壓制,就連敏捷也是有留力原因就是這傢伙居然能識破「我斬.影挑劍」,所以讓杜瑜琦頗為忌憚。

可是這傢伙卻想要用速度來陰杜瑜琦,那就真是天真了,實際上杜瑜琦發覺了他的小算盤以後,立即也是中途驟然加速斬出,並且這速度明顯比哇嗚那全力出手還要快!!

哇嗚那於是很不甘心的發覺,在自己的鉤子劈到杜瑜琦身上之前,對方的太刀只怕已經率先斬掉自己的腦袋了,所以他只能狼狽倒退,可是杜瑜琦這一刀依然斜斜的從他的胸口斬了過去,只聽到「嗤」的一聲輕響,已經是劃出來了一條傷口。

這條傷口非常平滑,但也是異常的深,甚至可以見到傷口處先是呈現出發白的狀態,骨骼的剖面都清晰可見,然後骨髓才混合魚人特有的墨綠色鮮血噴涌而出,將傷口染得一團模糊。

不過,這一刀劈下去之後,反而激發了這魚人的凶性,兩腮一鼓,居然噴射出來了一團墨綠色的粘液,杜瑜琦立即閃避,但是那團粘液依然是有少部分沾在了他的右手上,立即就是一陣火灼也似的刺痛,並且鼻孔裡面聞到了刺鼻的魚腥氣息。

這時候,哇嗚那這魚人才回頭,怨毒的看了杜瑜琦一眼,準備跳下船去。可是杜瑜琦又怎麼可能在這樣關鍵的時候將他放走,當下便是施展出來了全力,身形一閃便來到了哇嗚那這魚人的身邊,舉起了太刀劈下。

刀光閃耀,哇嗚那居然還怪叫著想要迎擊敵人,可以說是鬥志昂揚,但是接下來面對杜瑜琦的全力一刀,他使用的銀鉤被削斷了大半截,末端呈現出來了一條拋物線,噹啷一聲的釘在了旁邊的船板上。

這時候正有一名船員攆過來看看究竟發生什麼事情,結果這寒光閃閃的斷刃就貼著他的臉飛了過去,然後釘入了船板以後還在顫巍巍的響著,這名船員雙腳一軟立即就幾乎癱軟了下去,只覺得褲襠裡面熱熱的,沒說的尿褲子了。

杜瑜琦一刀削斷了對方的武器,接下來手下也是毫不容情,繼續一刀豎劈一刀橫斬,都是基礎劍術的攻擊,卻是迅捷無倫,全力以赴,第一刀便是將這魚怪的手臂生生斬斷,潑灑著墨綠色的鮮血落到了船板上,然後第二刀則是將這傢伙斬得旋飛了出去,令他想要逃走的夢想化為泡影。

此時兩人所住的房間當中也是傳來了一連串的巨響聲,然後兩頭魚人冒著煙撞破門摔飛了出來,有一頭在劇烈掙扎抽搐著,脖子扭曲顯然已經是活不下去了,另外一頭則被打斷了一條腿,對準了旁邊的河水猛撲了下去,只要成功入水,那麼這頭魚人還真的就能逃出生天了。

遺憾的是,從旁邊的岸上居然飛射出來了一塊磚頭,啪啦的一聲就狠狠砸在了他的腦袋上!

磚襲!!

這塊磚頭直接就將這傢伙砸得暈厥了過去,雖然成功落入到了水裡面,最後卻是翻著肚皮重新漂浮了上來,搞得之前的跳水根本就做了無用功,而看它的模樣,就像是一隻死掉了的大青蛙似的。

見到了那塊神準的磚頭,杜瑜琦就知道應該是杰特來了,果然,這黑肌**子很快的就從岸邊現身,然後跳進了水裡面,拉著旁邊的帆索呼哧呼哧的爬了上來,笑眯眯的道:

「怎麼樣,我這一磚頭砸得不錯吧。」

杜瑜琦微笑道:

「非常及時。」

這邊折騰得如此厲害,船隻上的也不是死人,很快的就有護衛紛紛的攆了上來,見到了這三頭魚人頓時都十分憤怒,因為在這條河上,魚人這些傢伙幾乎都是盜匪一般的存在,劫船殺人的事情都沒有少做。

甚至哪怕蒸汽輪船這樣的大船上具有很強的防護力量,也經常是被搞得焦頭爛額,上一次航行的時候都被缺乏武器的魚人將船錨給偷走,因此自然對魚人沒有什麼好感了,紛紛叫嚷著要將眼前的這三頭魚人都吊在桅杆上示眾,直到風乾了才會取下來。

不過這時候有一名商人卻站了出來,搓著手用一種很有興趣的詭異眼光打量著這三個魚人,準確的說,是一具魚人的屍體,一個昏迷過去的魚人,一個重傷但是清醒的魚人。。

a

本站推薦絲襪美腿,童顏**,豐滿肥臀圖片視頻在線看!!快速關注微信公眾號:meinvtao1(長按三秒複製)在線觀看!

27 Queries in 0.133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