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黑鱗莫貝尼一族血脈

魚人哇嗚那並不怕死,並且他也來面前這肥胖商人也是一隻弱小的蟲子,倘若沒有被綁住,自己哪怕是現在也能用一隻手對付他,甚至在缺乏糧食的時候,他並不會拒絕將這類富含脂肪的傢伙當成食物,因為被烤得滋滋冒油的肉永遠都是一種美味,無論這是人肉還是別的什麼肉。.』.

但是,哇嗚那在接觸到了這商人的目光之後,卻不知道為什麼身體都在隱隱的顫慄著,彷彿有什麼比死還恐怖的事情即將生!

這名商人其實也沒做什麼多餘的事情,只是靠近戰死的哇庫庫,掰開了他的嘴巴他的牙齒,然後蘸著流淌出來的鮮血嘗了嘗,最後扒拉開鱗片聞了聞。

然後這名胖商人就滿臉笑容的伸出了一個巴掌道:

「請不要把它們吊到桅杆上,因為這樣做除了泄憤之外,對各位沒有任何好處啊,我願意用五個魔法金幣的價格來購買它們哦,請注意,是魔法金幣這樣的硬通貨哦。」

對於這胖商人開出來的價格,旁邊的商船護衛也是有些吃驚外加眼熱,不過他們還是很誠實的道:

「先生,我很願意讓我的錢袋不那麼乾癟,但是這三頭該死的魚人並不是我們抓住的,而是這兩位乘船的客人,所以我並不能答應你這個請求。」

胖商人立即就轉向了杜瑜琦,笑吟吟的正要說話,從旁邊忽然又走出來了一個留著上翹鬍鬚的中年人,他的目光十分銳利,然後道:

「五個魔法金幣你也開得出來,這位先生,我出七個魔法金幣!」

胖商人一見到了那中年人,立即就彷彿屁股上被刺了一刀似的跳起來叫嚷道:

「該死的蓋達爾,你怎麼陰魂不散!」

蓋達爾冷笑道:

「大家都在一起搭船,我為什麼就不能在?這位先生,七個魔法金幣賣不賣?」

胖商人咬了咬牙道:

「十個魔法金幣,這是最後的報價!!你出得更高的話那就歸你了!我不相信你的門路比我的還好。」

杜瑜琦沉吟了一下道:

「我只要五個魔法金幣,但附加條件是買家要將購買這三具屍體的原因告訴我。」

聽到了杜瑜琦的報價,胖商人眼中頓時露出來了一抹不樂意的神色,然後道:

「先生,十個魔法金幣的價格一點兒都不少了。」

蓋達爾卻呵呵的笑了起來道:

「我總算是遇到了一位格外精明的主顧,對於知識的於金錢,你要知道這背後的原因可以,但是我就只肯出一個魔法金幣了哦。」

杜瑜琦毫不猶疑的道:

「成交。」

在杜瑜琦的示意下,哥布林杰特便去進行善後,然後杜瑜琦將蓋達爾請到了自己的艙室當中,沒過多久杰特就將三個魚人給拖拽了進來,這時候他很不幸的覺,那一隻被他敲暈的魚人已經是嘴角流血斷氣了。

蓋達爾進屋以後,聞到了杜瑜琦之前泡的茉莉龍珠,頓時大加讚歎,杜瑜琦給他斟上了一杯之後更是喝得意猶未盡,反覆追問來源,是覺得裡面應該是有大好商機,遺憾的是他除非能夠去到地球,否則的話這門生意是不要想成功的了。

寒暄過後,杜瑜琦便請求蓋達爾指點迷津,蓋達爾這時候也是點點頭,站起來就將一具屍體踹了開去:

「這傢伙一文不值。」

接著他又踹開了一具屍體:

「這頭魚人唯一的價值就是埋在地里做肥料用!」

然後他指著已經變得有些驚恐的「哇嗚那」道:

「所有的價值,都是在這傢伙身上—–請原諒,我們應該是成交了吧?也就是說,它現在是我的貨物了?」

杜瑜琦笑笑道:

「沒錯。」

蓋達爾便吹了一聲口哨,叫來了一名壯漢,這傢伙上身**,光頭,可是體毛十分茂盛,壯碩的身體上油津津的,下身穿著一條犢鼻褲,鼻子上面有著鼻環,被打造成了甲蟲的形狀,嘴巴裡面咬著一把牛耳彎刀,刃口磨得鋒快,露出了一抹慘慘的亮白色。

蓋達爾對這壯漢道:

「蘭姆斯,活著的半純血哦!所以活兒做得麻利點兒,回頭給你加十個銀幣。」

蘭姆斯走上前去,又叫了一名幫手將哇嗚那綁住,從背後一把抓住了哇嗚那的頭鰭,將他的腦袋往後拉,脖子頓時就露出來,然後一刀就對準了這頭魚人的咽喉抹了上去,頓時,大量的墨綠色血液就汩汩流淌而出,卻被蘭姆斯不知道從什麼地方取出來的盆子接住。

蓋達爾此時才對著杜瑜琦道:

「這傢伙和其餘的魚人差不多,其實還是有很大的區別,比如它的腋下都生有蹼,比如它脖子上戴著的祖先掛飾乃是鯊魚形狀的,又比如它在耳朵後方的頭鰭這裡還多生出來了一對比目魚也似的眼睛…….」

隨著蓋達爾的指點,杜瑜琦頓時豁然開朗,明白了自己之前「我斬.影挑劍」失手的原因——這狗日的背後居然長著一對小眼睛,真的是名副其實的眼觀六路,難怪能及時閃開。

蓋達爾接著道:

「所以,這頭魚人實際上並不是本地魚人,而是體內流淌著部分黑鱗莫貝尼一族血脈的純血種!這種魚人就很少見了,往往要進入到天空之海的深處才能抓到。」

這時候哇嗚那的血已經被放得七七八八,蓋達爾便解說道:

「它的鮮血據說可以入葯,也能煉製水下呼吸藥劑,在貝亞羅煉金材料商行那裡可以賣到一個銀幣一盎司的價格呢!」

接著蘭姆斯麻利的割掉了哇嗚那的舌頭,來這傢伙經常做這件事,一刀切掉,毫不拖泥帶水,蓋達爾解說道:

「魚人之舌,優秀的施法材料,經過加工以後可以縮短部分水系法術的施法時間5%!」

「魚人腋下皮膚,有價值的就是有花紋的這一塊,用處是做成護甲片,略微提升對水系法術的抗性。」

「魚人眼球,優秀的煉金輔助材料替代品,在七種常見的魔葯藥劑當中都能起到廣泛的作用。」

「……」

在蓋達爾解說到這裡的時候,可憐的魚人已經是慘遭肢解,彷彿像是一隻即將被掛上烤架,然後被開膛剖肚洗刷得乾乾淨淨的烤鴨了!

這時候,蘭姆斯則是舉起了一隻小鎚子敲向了大腿骨,一聲悶響后,蓋達爾的臉上再次露出了微笑:

「的運氣不錯。」

他從敲碎的大腿骨裡面揀起來了一小顆暗黃色的珠子。

「這應該是一顆未成型的天界珍珠,繞是如此,也能值上五個魔法金幣,也就是說,其餘的東西都是純利潤了。」

杜瑜琦點點頭微笑道:

「恭喜你的好運氣,同時也非常感謝你的解釋,讓我在增長見聞的時候大開眼界,響叮噹的魔法金幣雖然可愛,但我還是堅信知識是無價的這句話,尤其是在這並不算太平的旅途上,豐富的知識儲備就顯得尤為珍貴。」

蓋達爾告辭離去了之後,一直都坐在了牆角的夕忽然道:

「這個人應該不是什麼商人,或者說,商人只是他平時偶爾客串的職業之一。」

杜瑜琦奇道:

「你怎麼知道?」

夕還沒有說話,杰特已經吐著瓜子皮道:

「這傢伙的身上,有著非常濃重的血腥氣味,他一定殺過很多人,就連那個動刀子的屠夫手上也肯定是凶名昭著,他手中握持的那把刀上有著絲絲縷縷的黑色氣息,應該是死後纏繞不去的怨氣。」

杜瑜琦有些難以置信的夕,他覺得杰特是不是弄錯了,但夕還是很乾脆的點了點頭。

經過了這麼一番動亂之後,杜瑜琦便打算再歇息一下就動身了,畢竟敵人的先頭探子已經死在了這裡,只要時間一長那麼必然就會覺不對攆上來。

而就在這時候,他卻覺這艘船居然都開始徐徐的停止了前行,居然就這麼停在了河流的中央,這樣詭異的事情立即令他心生疑惑,立即就讓杰特去打聽究竟生了什麼事情。

杰特很快就趕回來,然後道:

「船員說前面河流的情況十分複雜,加上最近河水的流量不大,夜航起來的話風險就相當大了,所以乾脆就在這裡停泊下來等到天亮再走。至於為什麼要停在河中央,則是為了避免附近有什麼盜匪出沒直接襲擊船隻。」

杜瑜琦皺起來了眉頭,儘管船員所說的都是有理有據,但他立即就做出了決斷,站起身來道:

「無論對方說的是真話還是假話,我們都馬上走,沒必要在這裡耽擱寶貴的時間,還有,杰特,一旦局面十分危急的話,那麼我和夕留下來斷後,你先走,我們自然有辦法離開。」

杰特「噗」的吐出了幾片瓜子皮,然後皺眉道:

「這怎麼行?」

杜瑜琦笑了笑道:

「我很像是活膩了的人嗎?沒有把握的話會說這種話出來?」

杰特道:

「那你要小心哦!」

杜瑜琦道:

「放心,我千里迢迢的跑到這邊來,可不是為了送死的。」

說話間三人已經是來到了船舷旁邊,杜瑜琦旁邊有一卷纜繩,便將之一頭綁在了魚叉的尾部,然後在手裡面顛了巔,猛然力就將魚叉對準了河岸拋射了過去,然後深深的扎入到了一株大樹上。

公告:筆趣閣APP安卓,蘋果專用版,告別一切廣告,請關注微信公眾號進入下載安裝:appxsyd (按住三秒複製)

27 Queries in 0.089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