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精靈的隱靈布甲長靴

獅子吼一旦出來中招的話,可不僅僅是被傷害那麼簡單,更是會被吼入到了暈眩狀態當中,同時,這獅子吼乃是以本體為核心呈現出來的三百六十度無死角範圍攻擊,只要你在範圍內,那就根本避無可避。ΔΔ『.M

虛羅爾繞是身手敏捷,也是被生生的從半空當中吼了下來,狼狽無比的砸到了地上,竟然還渾身僵硬一動也不能動!可是夕已經是沖了上來,一掌就對準了他的胸口按了上來,而夕白生生的手掌上,縈繞的卻是幻化成了龍虎猛獸一樣兇猛無比,張口咆哮的可怕電光!!

念獸.龍虎嘯!!

在被佔盡先機的狀況下,虛羅爾面對夕就凶多吉少了,何況還有一個彷彿毒蛇一樣隱匿在暗處,隨時準備拾漏補缺的杜瑜琦?

更要命的是,虛羅爾引以為傲的逃命度,卻是被杜瑜琦完爆啊!!他在絕境的時候瘋狂反撲,總算抓住了夕回氣的間隙狼狽無比的翻滾逃開,可是迎面而來的就是一記樸實無華的上挑斬。

—–杜瑜琦早就在這裡等著他了,甚至就像是虛羅爾迎面撞上了他上撩起來的劍鋒似的。

等到杜瑜琦輕描淡寫的一套連招打完,夕卻已經是默默的站在旁邊等了好久了。

在這種情況下,被打得半死的虛羅爾只能大叫求饒,投降,

杜瑜琦微笑著道:

「好!只要你交出佩戴的墨竹手鐲,就饒你一命。」

虛羅爾雖然肉痛,但也覺這個條件比自己預期的要好得多了,便點頭答應了下來,順帶在心中幹了夕大師一萬次,艹了杜瑜琦全家的女性十萬次,同時怨毒的誓自己必然有一天要弄死杜瑜琦。

可是,就在他將墨竹手鐲取下來的那一瞬間,右手就離開了武器,杜瑜琦便是一刀劈斷了他的右手!然後又是順勢一記橫斬切開了他的脖子,刀光凄厲,在空中卷出來了明顯的L形狀,順帶遠遠的將虛羅爾整個人都劈飛出去七八米遠!

「原來…….原來他一直都在麻痹我,根本就沒想要放過我!之前的做派都是為了讓我放棄反抗而已,可惡啊,我還可以啟動雲爆彈的啊,雖然未必能炸死他們,卻至少讓這幫混蛋拿不到我身上的財物…..」

虛羅爾的身體在地上連續翻滾了幾圈,腦子裡面閃現過了這麼幾個念頭,然後就失去了意識,杜瑜琦等了一等,覺他捂著的脖子處流淌出來的鮮血都足足積滿了臉盆大小的凹坑,便放心的走了過去,然後第一件事就將虛羅爾戴著的手鐲取了下來扔給了夕:

「墨竹手鐲,對於改善我們的現狀很有幫助。」

接下來杜瑜琦又找了找,竟是覺虛羅爾穿著的靴子上居然有著奇特的紋理,頗有精靈的風格,夕仔細以後道:

「這雙靴子也不錯,叫做精靈的隱靈布甲長靴,上面附帶有高等精靈的祝福,既可以提升跳躍力,也可以提升移動度,不過現在市面上的類似複製品也不少,不算太值錢,但也挺適合現在的局面。」

杜瑜琦便讓夕穿上,夕卻搖搖頭,讓他穿上。

兩人在這裡只是耽擱了寥寥數分鐘,就覺遠處傳來了嗡嗡嗡的聲音,緊接著便聽到了空中有刺耳的呼嘯聲席捲而至,竟是有一架機械師放出來的空戰機械:風暴覺這裡異常找到了他們,在出了警報的同時還射出來了好幾枚的風暴導彈!

這種一尺長的微型導彈具備追蹤功能,並且還具有相當可觀的殺傷力,更重要的是爆炸的時候會出驚人的巨響,這就可以更容易的讓追兵知道戰鬥生的方位。

夕微微皺眉道:

「這傢伙真討厭。」

杜瑜琦笑笑道:

「狗來了,主人還會遠嗎,我們不如直接去收拾主人吧?」

夕搖搖頭道:

「機械師是打陣地戰的好手,在他們選擇的戰場裡面戰鬥,最後往往都會被炸得焦頭爛額的,所以有一項禁忌就是:不要與機械師與他們在預設好的戰場當中作戰。」

杜瑜琦道:

「既然是這樣的話,那麼還真的是拿這玩意兒沒辦法了,我們缺乏有效的遠程攻擊手段,你的蓄念炮需要太長的時間.....被這傢伙綴上了的話,那麼我們接下來的計劃就沒辦法實施了哦。」

夕轉身過去,注視著旁邊的滔滔河水:

「若說沒有辦法的話,那也並不盡然,我現在只希望你不是個旱鴨子。」

***

於是,在短短的五分鐘之後,前來追捕的這些傢伙就收到了一個好消息和一個壞消息。

好消息是,杜教士和素盞夕兩人已經被追上了。

壞消息是,他們現在已經是覺了被追蹤,跳河逃走,失去了蹤跡,並且倒霉的虛羅爾已經是慘遭毒手。

一群人聽說到了這件事以後,便紛紛嗷嗷叫著拚命往前沖,因為跳河逃走就意味著一件事,對方逃不快了,便難以甩掉自己這幫人的攻擊,並且人不是魚,不能總呆在河裡面不出來。

有不少人都開始樂觀的認為,整個追捕活動將會在半個小時內結束,素盞夕的這一次逃亡必將以失敗而告終,甚至有一些后趕來的人都在悲觀的哀嘆覺得自己遲到了。

問題就在於,半個小時以後,這幫追捕者收到的消息卻都是壞消息,甚至是.......噩耗!!

因為在這半個小時內,這幫追捕者就足足死了七個人,這七個人都是屬於法師,槍手這類攻強守弱的職業,幾乎都是在短時間內被電光石火的突襲,然後遭受到了一連串凌厲無比的傷害,最後致命。

這樣的殺戮效率,無由的令人想起了素盞夕當年一戰成名的經歷,在短短的半個月內,橫掃虛祖國內的六十七座道場,全部在切磋中勝出,敗者卻都只傷不死,這樣雷厲風行的效率,可以說令人為之咋舌,也是這樣一戰,才奠定了夕大師之名。

而現在眾人回憶起這件往事以後,忽然就覺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那就是當年輸給素盞夕的名家和高手,足足有一百零四個人,可是這些人都只傷不死,可見夕依然是舉重若輕,能能收,尚有餘力!

這一次,夕卻已經被逼到了絕路上,剛剛出手七次殺七人就是最好的證明,這樣的一個徹底解開了心中鎖鏈的夕,又要拿多少條命去填才能將其抓住?

這樣的想法無疑給大多數人的心中都蒙上了一層陰影,緊接著遠處又傳來了大聲的叫嚷:

「讓開讓開,傷員來了,誰有煉金藥水的或者是聖騎士的,趕快救人!!」

很快的,一名只剩下了右腿的劍士就被抬到了火堆旁邊,他臉色慘白,呼吸急促,渾身上下染滿了鮮血,都是奄奄一息了。這時候有一名聖騎士對他連續施展了兩個神術:「緩慢癒合」,「快治療」,這才讓他迅的從死神的鐮刀下被搶救了過來。

大口灌下了幾口科菲多酒以後,這名劍士總算是緩過了勁,顫聲道:

「我們隊伍裡面的三個人全都死了,拉里的腦袋被一蓄念炮打中,直接就蒸氣化,他沒有腦袋的屍體一直都還站在了原地!!魯斯則是被挑飛到了空中,然後連續中拳,最後整個胸部都被打塌陷了,我幸好見狀不妙丟出了兩轟雷樹的果實轉身就逃,可是還是被杜教士攔截到,若不是遇上了後面前來支援的人,想必我也死了…….」

這時候,忽然有一個低沉的聲音道:

「現在雖然是夜間,可是也不是一點兒光都沒有的,你們與素盞夕的實力有差距是正常的,但也不至於被對方壓制到這種程度啊,連防備都沒有就遭受突襲!」

聽到了這個聲音以後,其餘的人頓時轉過頭去,然後同時站起來彎下腰表示尊敬:

「西西里大師!」

所有的覺醒者,都當得起大師的稱號,而這一次前來的人,則正是主持本次追捕的覺醒者:千手羅漢西西里!

那名劍士的臉上露出了茫然之色道:

「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他們真的彷彿是突然從黑暗當中冒出來似的,對了!他們兩人的身上都披著黑色的斗篷,同時頭部雙眼的位置還戴著奇特的風鏡……咳咳咳,就像是爬到摩伽陀頂部的維修工戴著的防風眼鏡一樣……那種感覺,就像是上一次在黑暗的山洞裡面與蝙蝠怪戰鬥,對方可以很清楚的知道我們的位置,而我們卻只能被動挨揍。」

西西里聽了以後冷哼一聲道:

「不用說,他們一定擁有了夜視能力了,據說在天空之海的城主宮殿當中,曾經有一名叫做卡格的哥布林在無意當中掌握了一門技巧,可以製作出效果非常好,並且十分小巧的夜視鏡,估計素盞夕就是從那一處遺迹當中獲得的吧?」

就在這時候,從黑暗當中卻徐徐走出來了兩個身影,西西里也只是微微鞠躬,倨傲的西西里冷哼一聲,正要說話,卻了來人的模樣,到嘴邊的話居然都縮了回去。

公告:本站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告別一切廣告。請關注微信公眾號進入下載安裝:appxsyd (按住三秒複製)

27 Queries in 0.079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