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謀!夕大師的危機! 第三十八章 強敵

杜瑜琦皺眉道:

「什麼人竟然能這麼快就咬上了我們?」

夕搖搖頭道:

「不知道,但是來者不善,善者不來,我們要做好心理準備。天籟『小說Ww『W.⒉3TXT.COM」

杜瑜琦點點頭,四周張望了一下道:

「那種遠遠吊著我們攻擊的敵人是目前最頭疼的類型,不遠處有一片灌木丘陵地形,我們到那邊去。」

夕點頭道:

「好。」

杜瑜琦所說的灌木丘陵地形,乃是在虛祖國當中最為常見的地形了,丘陵上面還有大量嶙峋的白色亂石,小的約莫有凳子大小,大的約莫有桌面大小,其縫隙當中生長著合歡木,梔子樹,黃連從等等齊胸高的灌木。

這樣的地形,對遠程攻擊的職業就並不算友好了,因為若是不慎的話,搞不好被人摸到了身邊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同時,杜瑜琦已經是拿出來了自己之前調配的見血封喉混合毒液,朝著武器上塗抹,夕早就見過這玩意兒,她是不屑於做這些事情,不過同伴要這麼干卻也並不反對。

來到了這個區域之後,杜瑜琦心中已定,便站在了旁邊的白石上遠遠眺望,然後他就微微的「咦」了一聲,因為見到了遠方有兩個人徐步走來。

這兩個人雖然看起來似乎是徐緩而行,其實前行度奇快,而這兩個人還與杜瑜琦在船上有過一面之交,正是商人蓋達爾和他的那個貌似是屠夫的手下:蘭姆斯!

蓋達爾此時身上還披著一件斗篷,斗篷上面居然還有絲絲縷縷的黑氣縈繞。

很快的,蓋達爾和蘭姆斯就來到了杜瑜琦兩人的面前,中年商人蓋達爾依然是那一副看起來彬彬有禮的模樣,撫弄了一下上翹的鬍鬚以後微笑道:

「我們又見面了。」

杜瑜琦笑笑,點點頭道:

「我想這一次並不是巧合吧?」

蓋達爾道:

「事實上並不是,我來到這裡,其實是想要證明一件事的。」

杜瑜琦道:

「什麼事情?」

蓋達爾悠然道:

「這一次追捕你們的領袖人物乃是西西里大人,他不僅僅是一位覺醒者,並且還是虛祖地下世界的四位領路人之一,我是個生意人,而生意人追求的就是最大的利潤,倘若能夠與虛祖國的地下世界掛上勾,進入到那充滿血腥,黑暗和暴利的地下銷售網路當中,那麼每年的利潤自然就會像潮水一樣的落入到我的錢袋裡面,這條路線一旦走通,甚至可以讓整個家族都受益幾十年啊…….」

杜瑜琦揚揚眉毛:

「所以?」

蓋達爾很直接的道:

「所以我在猜出了你的真實身份之後,就立即將你的下落告訴了西西里大人。」

杜瑜琦這時候伸出了一根手指:

「請原諒打斷你的話,你怎麼可以知道我的下落的?」

蓋達爾嘴角露出了一抹詭秘的笑意,然後才道:

「那一頭被你殺死的混血種魚人哇嗚那還記得嗎?」

杜瑜琦道:

「有點兒印象。」

蓋達爾道:

「它在受傷以後,嘔出了一口本命粘液,你沒有閃避過去,右手被粘到了少許,我們將這種粘液稱之為河流詛咒,你自己不會感覺得到,但是其餘的魚人卻可以在很遠的距離感應到你的存在,同時,因為這種粘液的味道十分特殊,所以一些嗅覺靈敏的野獸也是可以循著味道找到你的蹤跡。」

杜瑜琦點點頭道:

「原來是這樣。」

蓋達爾道:

「我當時信誓旦旦的告訴西西里大人,說一定可以用我的方法找到你的下落,然而你還是成功的逃脫了,所以這直接導致了一件很遺憾的事情,西西里大人對我的信用產生了懷疑。可是對於一名成功的商人來說,信用卻是比金子還要寶貴的東西。」

杜瑜琦聽到了這裡,然後便恍然道:

「所以,要恢復西西里大人對你的信任,那麼最好的辦法就是你親手把我和夕抓到他的面前。」

蓋達爾道:

「說得一點兒都沒有錯。」

杜瑜琦平靜的道:

「那麼最後一個問題,現在過去了這麼久,並且我也洗過澡,身上應該沒有河流詛咒的味道了啊?你又是怎麼找到我的?」

蓋達爾拍拍手,旁邊木然站著的蘭姆斯從腰間取下來了一個袋子,然後將之打開,可以見到袋子裡面居然是一顆魚人的腦袋,奇特的是這魚人的腦袋看起來居然還有生機,眼皮都在不停的眨著。

「現在你身上的這種河流詛咒味道雖然很淡了,但是魚人並不是依靠嗅覺來感應河流詛咒的呢,那是族群內部擁有的神秘感應,所以我只需要抓到一隻魚人,然後用死靈法術對這腦袋進行簡單的加工,它就是最好的嚮導了。」

「了解了。」杜瑜琦點點頭道:「非常感謝能告訴我這麼多寶貴的知識,但是我並不打算束手就擒,所以蓋達爾先生,你現在可以過來抓住我了。」

蓋達爾笑了笑道:

「你真是想太多,呵呵,要抓住你和素盞夕,還用不著我動手……蘭姆斯,去將他們抓住,如果覺得有困難的話,那麼可以動刀子,不弄死就好了。」

蘭姆斯默默的踏前一步,然後將他背著的大包拋在了地上,地面頓時都震蕩了一下,彷彿有壓路機開過似的!緊接著,蘭姆斯就跨前一步,一伸手就對準了杜瑜琦抓了過來!

杜瑜琦此時已經是抽出了另外一把備用的太刀,然後光芒一閃就對準了蘭姆斯斬了過去,蘭姆斯不閃不避,伸手一擋,居然是用自己的左肘進行硬格,看起來他對自己用血肉之軀來硬撼金屬很有信心似的。

杜瑜琦微微皺眉,但還是一刀劈了上去,緊接著就現這一刀他雖然使出了六七分力量,估計就算是旁邊的岩石也能一劈兩段,可是落在這蘭姆斯身上之後,竟彷彿斬到了什麼極其柔韌的橡膠上似的,深深的斬入了至少三四寸,可是杜瑜琦的太刀一抽離,那麼就見到蘭姆斯粗糙的肌膚上只有一道白痕,並且迅的反彈了回來。

這時候,蘭姆斯的右手已經抓到了杜瑜琦的肩頭,杜瑜琦沉肩一讓,順勢橫肘一掃,撞在了蘭姆斯的右掌上,頓時就感覺到了一股巨大的力量傳來,使得杜瑜琦踉蹌倒退了四五步,而蘭姆斯卻是紋絲不動,只有甲蟲形狀的鼻環一陣搖晃。

很顯然,杜瑜琦雖然力量很大,可是在這蘭姆斯的面前也是處於下風。

「倘若我的+11庫蘭的焰影劍還在,我就不信你還敢來拿肉身硬撼我的武器!」

杜瑜琦在心中忍不住恨恨的道,不過,面對再次逼近的蘭姆斯,他的眼中冷光閃了閃,重新又是一刀對準了蘭姆斯劈了上去,蘭姆斯嘴巴裡面出了呵呵的聲音,彷彿像是在譏笑,又彷彿像是在喘息,再次不閃不避,一把就對準了杜瑜琦撲了過來。

蓋達爾搖了搖頭:

「真是不見棺材不掉淚…..蘭姆斯的防禦,讓你用這把藍色二階武器劈一百次也破不開……恩??!」

原來杜瑜琦這一刀劈到了蘭姆斯的肩頭上之後,蘭姆斯遽然出了一聲痛苦的吼叫聲,緊接著就見到藍色的電光繚繞,從劍刃處千絲萬縷的卷了出來,波及到了他的全身上下,於是蘭姆斯的這一撲雖然沖勢難制,卻被杜瑜琦輕鬆閃開,蘭姆斯收勢不住,一頭就撞在了旁邊的白色巨石上,竟是連這巨石都撞開了半米左右!!

蓋達爾忽然看了夕一看,嘆息道:

「沒想到你居然把光之兵刃這項秘術都修鍊到這樣的程度上了,但這又是何苦呢?一切都不過是在浪費時間而已。」

夕微微搖頭道:

「你錯了。」

蓋達爾顯然是自重身份,不屑與夕爭辯,只是冷哼了一聲,伸手壓了壓自己的鬍鬚。

先前杜瑜琦的那一刀劈得雷電光芒四射,當然是因為在上面加持了「天之守護者的騎士光劍種子」的緣故,蘭姆斯的防禦力雖然強橫,可是對於元素傷害來說就沒可能無視了。

吃了個不大不小的虧以後,蘭姆斯怒吼了一聲,猛然屈膝,然後高高抬起,猛力一腳踩踏了下去,他踩踏的地方地面立即崩裂了開來,同時更是有無數碎石以高激射向了杜瑜琦,瘋狂襲來。

這些碎石乃是以極高的度飈射出去的,一旦打到了人身上的話,也必然會傷筋動骨,頭破血流。

好在論力量杜瑜琦不及蘭姆斯,但是論度的話,有著諸多強悍裝備加持的杜瑜琦卻是要完爆他的,杜瑜琦就地一滾,已經是藏在了旁邊岩石的後面,只聽得旁邊岩石上噼里啪啦似大雨落下一般的密集連響,自身卻並沒有被打中一下。

不過,緊接著杜瑜琦就覺得眼前的光芒一暗,原來蘭姆斯已經是高高的跳躍了起來,然後似一重磅炸彈似的對著他砸落而來,甚至擋住了初生的朝陽,雙腳上有著奇特的光芒閃耀。

杜瑜琦當然不會與對方正面硬撼,立即又朝著旁邊撲出成功閃開。

只聽得「砰」的一聲巨響,蘭姆斯已經是重重的砸到了先前杜瑜琦呆著的位置,落地的時候更是激起來了巨大的衝擊波,最奇特的是,這衝擊波並不朝著外圍擴散,而是彷彿漩渦那樣產生了巨大的吸引力,要將杜瑜琦強行吸附到他的身邊去。

本站推薦絲襪美腿,童顏**,豐滿肥臀圖片視頻在線看!!快速關注微信公眾號:meinvtao1(長按三秒複製)在線觀看!

27 Queries in 0.086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