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落敗

不過,夕也根本沒有認為自己一蓄念炮就能搞定蓋達爾,她蓄念炮一出手之後,便俯身直接前沖向了對方,那種矯健敏捷的感覺,就像是一頭獵豹全奔跑,然後撲向了自己的獵物,將那種在半空當中舒展肢體,展露爪牙的輕捷,從容之美展露無遺。.ㄟM

蓋達爾伸出的左手五指收緊,握成了一個拳頭,揚起以後虛對準了夕。

不知道為什麼,他連五指收縮,然後握拳的動作都是一清一楚,彷彿是在做分解動作似的,然而度卻快得驚人,微微后縮之後,拳頭上便傳來了一種非常恐怖的壓迫感,彷彿這拳頭已經不是拳頭,而是一門大口徑重炮,用黑洞洞的炮口在瞄準你!

一旦其中的威力爆,那麼接下來就不僅僅是要你死,唯一的下場就是粉身碎骨。

同時,他這一收拳蓄勢之後,天地之間似乎都為之肅殺了片刻,隨後便是起了一陣狂風,將周圍的灌木都吹得嘩啦嘩啦的,枝葉什麼的直卷上天!

寸拳+弱點感知!!

就憑這一點,杜瑜琦就驟然間知道了蓋達爾的實力,能夠在舉手投足之間影響到大自然的強者,除了覺醒者之外還能有誰?並且還不是之前的下水道王子西西里那種剛剛突破的覺醒者,而是至少在這個境界浸淫了十年以上的強人。

手投足的模樣,應該也是格鬥家,不過卻走的是鍛煉強化自己身體之道的散打職業,經過了最近幾百年的展之後,所有的散打職業滿足了一定條件以後,可以往武神和武極這兩個方向覺醒,通常情況下,女性是走的武神路線,男性則是走的武極,此時蓋達爾應該是不走尋常路,走的武神路線。

面對覺醒強人,夕卻沒有絲毫要退卻的意思,蓋達爾的拳頭收回來蓄勢的一瞬間,她的身形也是為之變化,面容也是隨之模糊,緊接著就幻化分身出來了足足四個素盞夕,同時從幾個不同的方向沖向了蓋達爾。

這一招乃是氣功師的「幻影爆碎」技能,但是夕在這個技能上下了苦功,不僅僅自身反覆的研究探索練習,更是曾經遠去諾斯瑪爾的閃靈薩吉一族討教交流學習,因為這一族在分身術方面極有研究,因此被她施展出來以後比起其餘人施展出來的強化了太多。

可是蓋達爾絲毫都不為夕的分身所動,依然是毫不猶豫的一拳擊出,冷酷森然,一往無前,彷彿天地之間根本就沒有人能攔下他的這一拳轟擊。

夕的幾個分身在蓋達爾的這一拳轟擊下次第爆碎,然後消失,然而前三個素盞夕觸碰到拳風以後,都像是水中的漣漪那樣晃動,破碎,爆炸了,而第四個素盞夕居然也同樣爆掉。

四個素盞夕竟全部都是幻象,那麼真身在哪裡?

蓋達爾終於動容,猛然昂頭望天,卻見到了頭頂之上,夕已經驟然現身,身周飛揚的燙金色鎖鏈已是暗掉了一大半,依然彷彿翅膀一樣,而右腳腳尖彷彿巨鷹下探的爪子,對準了他的頭頂直踩了下來,攻勢凌厲,腳尖上更是透出了一點白光,有無堅不摧的感覺。

鷹踏!!

蓋達爾舉拳轟出,與素盞夕正面硬撼,二人的拳,腳卻根本沒有相交,隔著老遠的距離就產生了激烈的氣勁碰撞,緊接著夕便高高彈起,又是一腳踩下。

兩人在這瞬間交手數十合,夕竟是有來有往,與之打得有聲有色,但杜瑜琦卻見到了她身上的鎖鏈正在以極快的度褪去那金色,顯然儲存在裡面的念力消耗得奇快無比,一旦等到鎖鏈當中存儲的念力消耗殆盡,那麼素盞夕必然就很難支撐了。

這時候,夕忽然回頭,深深的瑜琦一眼。

她雖然不說話,但這眼中流露出來的未竟之意卻已經是分外明顯。

「快走!!」

杜瑜琦心中也是一陣糾結,他本來以為自己擁有「位面遁走」這個能力,就算是局面如何兇險無論如何也應該是可以成功離開的,可是萬萬沒有料到竟是遇到了這麼一個可怕的強敵,根本就沒可能給你鑽入傳送門的機會。

就在杜瑜琦遲疑的這一瞬間,蓋達爾猛然前踏一步,他腳下的石塊土壤什麼的在這一踏之下已經是碎裂成了點點塵埃,緊接著猛然腳尖一挑,頓時就是一陣狂風襲來,裡面夾雜著大量的塵土,儼然若沙塵暴一般。

這就是覺醒強者施展出來的「拋沙」,根本令人連眼睛都難以睜開半點。

緊接著蓋達爾就俯身前沖,在突進的時候甚至出現了音爆轟鳴的聲音,可見他舉手投足當中的威力之大,他在沙塵當中衝來,聲勢更是迅烈。

這時候夕身周的鎖鏈已經是光華褪盡,軟軟的垂落了下來,可是她在這一剎那,雙掌當中激烈濺射出來了可怕的光芒,生生撕裂開了一道空間裂隙。

緊接著,一頭可怕的光龍從中鑽了出來,在空中蜿蜒盤旋,扭曲逶迤,直撲向了蓋達爾。

念獸:雷龍出海!!!

這不是杜瑜琦第一次見到夕施展這個技能,但上一次她出手的時候身上有傷,十分勉強,唯獨這一次卻是蓄謀已久,順勢而為。因此召喚出來的雷龍格外強大,甚至須鱗宛然,不怒而威,兇猛無比。

蓋達爾整個人動,彷彿被打了個措手不及,但雷龍撲到了他面前的時候,才一下子詭異的后閃了四五米!

秘術:閃步!!

這一招閃步說就,用得絲毫都沒有煙火氣息,緊接著他竟然是一記膝撞就頂了出去,可以見到膝蓋上面赫然有光芒閃耀,凌厲無比,頂出去的時候連帶周圍的灌木,石頭都被捲起的狂風吹動,形成了一股蓬勃雜亂的氣流直轟涌而上。

秘術:沖膝!!

二者正面硬撼,立即就是光芒亂閃,更是產生了一連串的劇烈大爆炸,激烈的氣浪四處散開,失控的電光也是噼里啪啦的四溢,在這種情況下杜瑜琦根本連眼睛都睜不開,整個人也只好滾入到了旁邊的岩石避風處蜷縮了起來。

也是虧得這時候蘭姆斯變身時間也差不多了,同樣也受到了極大的衝擊,否則的話,此時杜瑜琦就有得受了,非得被這怪物抓起來當成保齡球拿來撞岩石不可。

足足過了十幾秒鐘,杜瑜琦才了眼前的情況,夕斜靠在了旁邊的岩石上,依然是那副風輕雲淡的模樣,卻有一抹殷紅的鮮血從她的口角流淌了下來,滑入到了領口當中,越烘襯得她的肌膚潔白細膩。

不過,杜瑜琦已經留意到:她垂落在了身體兩側的雙手都在微微的顫抖,並且手腕處都有輕微的不正常,很顯然要麼就脫臼,甚至嚴重到了骨折的地步,傷勢顯然比都要重得多。

而蓋達爾則是足足距離兩人正面硬撼的地方退出去了十來米,地上可以見到被他踏下了深深的五六個腳印,深達尺余!在泥地上踩出這樣的腳印倒也罷了,可是在這堅硬的白色岩石上留下這樣的腳印,覺醒強者的實力可見一斑。

非但如此,蓋達爾的胸口衣服上,都有一道月牙形狀的焦痕,露出了裡面黑的肌膚,居然都還裊裊的冒著縷縷青煙。就在蓋達爾自以為將念獸:雷龍擊潰的時候,夕卻操控著這頭念獸驟然爆,揮出了凌厲無比的一爪!

這一爪瞬間爆出來的威力,已經突破了氣功師的極限,觸碰到了覺醒的門檻,強悍到了哪怕是覺醒強者也要被重創的地步!!

若不是蓋達爾身上佩戴著一件強大的煉金道具:米歇爾的仁慈,具備在佩戴者遇到危難的瞬間形成一個防護罩吸收傷害的能力,否則的話就要吃不了兜著走了。

繞是如此,他也依然受了傷,雖然這傷勢並不重,可是以他覺醒者的身份來說,已經是相當的丟臉,畢竟面前的對手實力只有四階啊,這就彷彿像是被人狠狠的在臉上抽了一巴掌一樣!

蓋達爾徹底的怒了,他猛然抬頭,就見到了有一條身影以極快的度奔向素盞夕,正是杜瑜琦知道夕的情況不妙,直接衝出去想要開啟位面遁走帶走她,可是蓋達爾隔著二十幾米的距離,直接就做出了一個足球當中的猛烈抽射動作,帶起了一股勁風!

就在剎那之間,杜瑜琦根本就沒靠近到夕五米之內,就驟然被一股巨力撞中,噴血直飛了出去,落地以後眼前直冒金花,連續嘔了好幾口血,渾身上下似乎都要散架了。

這時候杜瑜琦才知道,蓋達爾這一腳貌似踹了個空,其實巨大的力量已經產生成了類似於「壓縮空氣炮」這樣的攻擊方式,隔著二十幾米的距離就重創了自己。

緊接著,蓋達爾面色鐵青,一步步的走向了夕,一字一句的道:

「真沒想到,你竟然可以傷到我,這是你的榮幸,但這也是你的不幸,因為凡是傷到了我的人,都要在我的面前跪下,求饒,痛哭流涕的乞求我的寬恕,你也不例外!」

蓋達爾一面說,一面已經走到了夕的面前,然後一掌就按了下去。

公告:筆趣閣APP上線了,支持安卓,蘋果。請關注微信公眾號進入下載安裝:appxsyd (按住三秒複製)

27 Queries in 0.092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