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閹伶

夕遽然抬頭,眼中閃耀著倔強的火焰,以她為中心,猛的又綻放出來了燦爛的光芒,然後一個巨型氣泡狀的淡金色護罩就將她包裹住,頑固的抵抗著蓋達爾的下按。┡.『M

念氣罩!

她豁盡全身上下最後的力量,出來了這麼一記念氣罩,然後就直接栽倒昏迷了下去。

蓋達爾冷哼一聲道:

「雕蟲小技。」

在他的眼裡面,素盞夕的這個念氣罩完全就是垂死掙扎而已,相當於是負犬的悲鳴,事實上也是這樣,蓋達爾輕輕一握,念氣罩便煙消雲散,他冷笑著一腳踩向了夕:

「你以為你暈過去就沒事了嗎?罪人!讓我先在你臉上把鞋底搽乾淨再說,等你醒了以後,你就會覺自己的衣服已經被全部扒光,然後綁在船隻的桅杆上,你什麼時候求饒,我就什麼時候放你下來,你越是倔強我越無所謂,反正丟的不是我的臉。」

可是,就在蓋達爾的腳即將碰到夕的頭的時候,旁邊忽然傳來了一聲悠悠的嘆息:

「是啊,確實很丟臉啊。」

這一聲嘆息過後,旁邊的白色岩石後方,徐徐的走了出來一個人。

一個老者。

這老者面相愁苦,身上的打扮穿著卻是一絲不苟,見到了這個人,杜瑜琦頓時吃驚得幾乎要叫出聲來,因為他不是別人,正是風拳流一脈的當代主人風林。

***

風拳流一脈誕生的時間也很長了,擁有幾百年的歷史,卻一直都和虛祖國內的大部分道場一樣,處於勉強能夠維持的狀態。直到門中出現了一位驚才艷艷的人物:風振以後,自此便揚名天下。

風振少年成名,在年輕的時候就在虛祖國內幾無敵手,威名遠揚了。但他擔心安定的生活會讓自己產生墮性,便果斷的離開了虛祖,在瑪爾的都-赫頓瑪爾開設了自己的道場。

之後他就一直低調的生活著,直到有一天,風拳流的一位弟子被人陷害,風振堅持要還他清白,可是陷害這弟子的人來頭極大,於是風振幾乎舉世皆敵,面對眾多前來挑戰的強者,依然是咬牙堅持絕不屈服。

這時候,風振的強大之處才暴露在了眾人的面前,隨著一個個強敵倒在了他的手下,眾人對他的實力評估才不斷的上升著:

「不對,他竟然已經是四階了,就連埃尼歐也敗了。」

「……啊啊啊,爆頭狂人巴迪斯坦號稱覺醒之下第一人啊,也被風振打敗了。」

「不對!風振其實早就覺醒了,希蘇拉被人請去和他切磋,最後也是黯然而退!」

「你沒聽說嗎?兩位覺醒強者聯手去找風振最後也被他趕了出來,這傢伙到底是什麼實力?」

「風振原來已經二次覺醒了!史莫克將軍也不是他的對手!」

「風振的真正實力,竟然達到了觸碰法則的邊緣的地步啊,須要傳說當中的四劍聖才能直面他了!」

「…….」

當力量達到了一定程度之後,所謂的陰謀詭計就完全沒有用處了,風振成功為弟子洗刷乾淨了罪名,他的強大也是為世人所知,風拳流從此一舉成為了虛祖國第一道場。

那一座天下極道的牌坊怎麼來的?每一個前來風拳流挑戰的敵人倘若輸了的話,就得在旁邊的山上親手鑿一塊磚下來,放在路邊,日積月累之下,這些磚頭多了,就修了這麼一座天下極道的牌坊。

不過,百餘年之前,風振忽然神秘失蹤,有人說他死了,有人說他還活著,風振的後人為了維繫他留下來的榮光,也是咬牙支撐,苦苦維繫,但是風拳流極盛而衰,轉而走下坡路卻是事實。

風振的後代也都是十分要強的人,性格剛猛暴烈,堅決要維護先祖的榮光,為此嘔心瀝血,不惜代價,連續好幾任風拳流的道場主人都是橫死,要麼因為追求進境走火入魔,要麼就是進階無望覺得愧對先祖而自殺。

直到這一脈出現了一個面相愁苦的小孩子,名字叫做風林,這孩子的父親,就是修鍊了十三年,被卡在了覺醒的門檻上,鬱鬱寡歡,最後酗酒而死。因此這孩子性格孤僻,外號叫做受氣包,性格在外人分軟弱,受到了欺負也只會默默承受,

可是後來人們才知道,這小孩子反應出來的只是表面,他只是想要將一切的時間都不浪費在無意義的事情上,他貌似彷彿是一團棉花,可是裡面包裹的,卻是一塊鋼鐵!!

八歲,這孩子就成為了職業者,

十六歲,這孩子已經一步邁入四階。

二十一歲,將無數驚才艷艷的天才卡住的覺醒障壁被這孩子衝破,他也成為了大6上最年輕的覺醒強者。

依靠他的努力,風拳流下滑的頹勢終於止住。風林則是一如既往的低調,深居簡出,不過三十年前,虛祖另外三大道場實在忍不住被風拳流壓制,聯合起來請出兩名覺醒強者出手,風林卻是一戰成名,一舉將兩人格殺,從此威震虛祖,鋒芒畢露。

從此,再也沒有人敢於小面相愁苦的老人,甚至有傳聞說,他已經是突破了二次覺醒的門檻,開始朝著世界的大道本源,力量法則進軍。

***

風林一現身,蓋達爾那隻腳明明距離素盞夕的面頰只有半寸不到,可是他就是踩不下去,腳下彷彿被詭異的墊上了一塊鋼鐵,傳來了龐大無比的反震之力。

這咫尺的距離,完全就彷彿像是天涯一般!

風林咳嗽著徐徐走來,達爾慢吞吞的道:

「你要將素盞夕脫光了衣服綁在船桅上,這丟的當然不是你的臉,那丟的……是誰的臉呢?」

蓋達爾臉上的肌肉一陣抽搐,素盞夕乃是風林一手栽培出來的天才弟子,夕大師在很多人的心目當中,就是風拳流的新生代代表,他這麼干倒是泄憤痛快了,可是最後還是風拳流大失顏面啊。

他只能強笑道:

「大師你說笑了,素盞夕不是已經被逐出了風拳流嗎?丟的當然是她自己的臉。」

風林徐徐搖頭,輕咳著道:

「她是被逐出了風拳流,卻沒有被逐出我的門下,你這個閹伶這麼干,丟的是我的臉啊。我還記得傳授你散打體術的應該是葵吧?當年我曾經和她一起討伐過赫頓瑪爾的盜賊團,一份情面上,你自己把踩她的右腳打斷,然後走吧!」

蓋達爾的臉色一下子變得難,他乃是覺醒強者,哪怕是虛祖國的皇室見了也是要客客氣氣的,風林一張口竟是要他自斷右腳,這樣的條件怎麼可能接受?

何況拋開自身的尊嚴不談,蓋達爾覺醒後身為武神,有許多招式都要靠右腿強大的爆力,一旦右腿斷掉以後,哪怕日後癒合了也可能留下來隱患,所以於公於私,於情於理他都絕對不會答應這個條件,便是倒退了一步,冷冷的道:

「我若是不答應呢?」

風林對他做出來的選擇毫不奇怪,忽然道:

「這一次前來圍攻素盞夕的人雖然多,領頭的也就只有一個剛剛覺醒不久的西西里,你知道為什麼嗎?」

蓋達爾一怔,也不知道為什麼這老傢伙忽然要提起這件完全是風馬牛不相及的事情來,搖搖頭道:

「不知道……」

風林忽然道:

「上一次見到你的時候,你還是那個瘦弱,膽怯的小閹人,就像是一隻小雞雛一樣蜷縮在角落裡面,沒想到三十年以後,你居然能在我面前站得這麼穩了,嘿!」

聽到了風林的話,蓋達爾的眼睛當中一下子就冒出了火焰,這是他最慘痛的傷疤,這也是他的逆鱗啊!!

原來,在當時的宮廷當中很流行歌劇,閹伶歌手就順勢而生,這是一種非常畸形的職業。被認為可以充當閹伶歌手的男童從嬰兒的時候就要面對殘酷的命運,被人每天大力的揉搓***造成輕度的傷害,等到青春期到來的時候**就已經是遭受到了無法修復的傷害徹底萎縮。

這樣被畸形毀滅培養出來的男童有著女性的身材女性的心態,同時女高音般的清亮柔美以及較高的音域,加之成年後男性的大肺活量,他們獲得了不同尋常的歌唱條件,其中的佼佼者被世人譽為「最接近上帝的聲音」。

蓋達爾就是一個從小就被父母賣掉,成為了閹伶歌手的人,也正是因為這樣,他機緣巧合成為了職業者,最後在一次覺醒的時候反而成為了女性格鬥家的覺醒職業武神而不是大部分男性格鬥家選擇的武極。

往事被無情撕扯開,蓋達爾徹底暴怒,他的掌心當中出了點點光芒,一顆早已被握住的靈魂晶石隨風飄散,裡面的能量已經是被吸走,緊接著蓋達爾便縱身就對準了風林直衝了過去!

而此時風林便對準了他伸手一指,動作十分隨意,並且也不怎麼麻利,彷彿像是在街頭買菜的時候隨隨便便見到了老友招呼了一下。

唯一的區別是:這老頭子的指尖上頓時就出現了一點白色的光團,和夕出來的蓄念炮類似,卻是蓄而不,彷彿是粘在了指尖上的一點光芒。

可是就這麼簡簡單單的一指,蓋達爾已經本能的感覺到了一種莫大的危險直襲而來,他也是聽說過當年風林這老頭子的戰績,一人大戰兩名覺醒強者並且將之悍然殺死—–因此早就嚴加戒備,頓時大叫了一聲,已經是果斷出腿!

他這一腿乃是在半空中旋轉後用力下劈,明明是腿法,卻就像是大刀重斧那樣,產生了逼人的壓迫力,甚至空中響起的聲音都彷彿是音飛機起飛時候的轟鳴聲一般。

秘奧義:紛影連環踢!

本站推薦絲襪美腿,童顏**,豐滿肥臀圖片視頻在線看!!快速關注微信公眾號:meinvtao1(長按三秒複製)在線觀看!

27 Queries in 0.065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