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身世

杜瑜琦在心中哀嚎了起來,但也只能老老實實的從地上爬起來,從鼻子處抹些血在臉上,再加上些灰塵,儘可能的將自己弄得狼狽一些。.%M

風林老爺子此時又恢復成了那種衰弱而愁苦著臉的模樣,搖搖頭道:

「年輕人還是要實在一些,不要老是喜歡用這些旁門左道來彌補實力的不足,自身的能力才是根本。」

杜瑜琦不停的點頭道是是是,腦袋就和雞啄米似的。

風林如何來他口是心非?他是最不喜歡杜瑜琦這種人的,認為只有小聰明沒有大智慧。可是無奈之下造化弄人,偏偏要和他打交道,只能岔開話題道:

「你可知道,我之前那一句話其實是對你說的嗎?」

杜瑜琦沉吟了一下道:

「老師說的是為什麼只有西西里來追殺夕的那句話嗎?」

風林的養氣功夫也算是爐火純青了,可是不知道為什麼,一把年紀了聽了杜瑜琦的稱呼就覺得上火——面前這小子也真的是油滑,居然連老師這兩個字都叫上了!

虛祖國當中素來都講究尊師重道,和儒家的天地君親師差不多,一日為師終身為父也不是說著玩的,真的很想反問一句你這小王八蛋誰是你的老師,但又想到了他挺身而出冒死來救素盞夕的行為卻做不了假,只能嘆息道:

「沒錯。」

杜瑜琦沉吟道:

「既然老師這麼說,那麼我就大膽揣測一下,莫非這件事和老師有關?」

「是啊。」杜瑜琦都沒料到,風林居然承認得如此爽快,他愣了愣道:「這,這又怎麼說?」

風林先回頭眼昏迷不醒的夕,然後嘆息一聲道:

「這件事情說來話長了,不過你必須要聽,因為若不是你跳出來橫插這麼一杠子,老夫的計劃應該就相當完美了!」

杜瑜琦忍不住擦了擦自己的冷汗,急忙點頭道:

「好的好的。」

風林眯縫著眼睛望了一會兒朝陽,似乎在回憶著舊事,好一會兒才徐徐的道:

「我們家族當中每個男丁,都背負著十分沉重的義務和榮耀,我的父親就是因此一輩子都毀掉了,我也是為之孜孜不倦的努力了一輩子,為的就是不墮祖先風振的榮光。」

「我被稱為是家族當中最可能越他的人,最初的幾十年,就連我自己也是這麼認為的,當年我以一己之力斬殺兩大覺醒強者的時候,更是藉此邁過了第二次覺醒的那道關卡!真的是志得意滿,只覺得越先祖也就是時間的問題…….」

「然而,並不是這樣的。」說到了這裡,風林長長的嘆息了一聲,似乎要將心中的酸楚落寞都要在這一口氣當中吐盡似的,接著才徐徐的道:

「邁過二覺,也僅僅只是個開始而已,接下來就是感應世界的法則,然後嘗試改變,利用!步入天人合一的境界,我的問題,就出在了這裡,我能夠感應到法則的存在,但是順應法則的力量對身體來說已經形成了根深蒂固的習慣,所以,要想嘗試挑戰改變法則,那就相當於要挑戰我自身的習慣,這就對於我來說彷彿天塹…..」

杜瑜琦苦笑道:

「然而對於絕大多數人來說,他們都在覺醒的門前望洋興嘆,你又是何其的幸運?」

風林搖搖頭道:

「古老的智者說,知道得越多,煩惱就越多,倘若我此生都只能止步在這裡,那麼我寧願一輩子都沒有辦法踏入覺醒的道路上——閑話不提,自從我覺自己被卡在了這裡之後,便嘗試從外界來尋找破局的方法,當然,對於我們風家的子弟來說,有一個最好的例子是可以參考的。」

杜瑜琦聽了以後便道:

「應該就是風振前輩吧,他是一個人在前面披荊斬棘的開路,你們作為他的子孫,當然是可以參考一下先祖的行為。」

風林微微頷道:

「沒錯,我回家仔細研究了當年祖先的相關記載,手札,來往信件以後才現,當年他實際上有一個非常重要的人生轉折點,就是遇到了當時帝國的強者撒勒,先祖最初時竟是一名氣功師,結果在決鬥當中被撒勒一記寸拳擊破念氣罩,感觸極深,所以,他最後又修鍊了體術,進軍散打…..他最後竟然是將格鬥家的技能幾乎都涉獵過,最後我很懷疑,他是多個職業都達到了二覺的條件!」

「什麼!這不是阿拉德大6上的職業守則完全相悖嗎?」杜瑜琦聽到了以後忍不住驚呼出聲。

阿拉德大6上的主流觀點就是要專精一門,切記廣散網,種種技能都去涉獵一點,這樣的話多半都是一事無成,只能認準了一個方向求清修苦練,最後才能取得成功,哪怕是本職職業的技能都是要遵循這樣的原則,更不要說是跨職業行事了。

但是,杜瑜琦沉吟了一下就微微點頭道:

「是了,到了老師你們這樣的境界,目標就是嘗試挑戰世界法則,使之為自己所用了,倘若風振前輩不是從一階的時候就開始樹立挑戰權威和準則的決心,後面又怎麼可能鼓起勇氣來挑戰整個位面的法則呢?」

「咦?」風林深深的瑜琦一眼:「沒想到你居然都有這樣的見識?」

杜瑜琦笑了笑道:

「那麼既然老師找到了原因,為什麼還沒能突破呢?」

風林微微的搖頭道:

「因為缺乏了那種感覺了,我現在去研究其餘職業的技能,和一階的時候去研究其餘職業的技能,那是截然不同的兩件事,就像你小時候撒把尿玩泥巴玩得津津有味,廢寢忘食,現在也有泥巴給你玩,你能找到小時候的那種樂趣嗎?」

(杜瑜琦:啊喂喂喂!我小時候不玩撒尿玩泥巴啊,我玩小霸王…………)

「先祖乃是從底層帶著這樣挑戰的心念,一點一點的攀升上來的,這樣持之以恆,堅持不懈的行為,才讓他走出了屬於自己獨特的道路,可惜這條路並不適合我,除非我能夠返老還童,從頭再來。」

被風林這麼一問,杜瑜琦也只能表示他說得很有道理。

風林此時忽然轉頭望向了昏迷不醒的夕,眼神複雜,既像是父親己的女兒,又像是守財奴己的珍寶,他徐徐的道:

「而夕……就是我苦思十七年之後,找出來的突破道路,也是我的女兒。」

杜瑜琦聽了風林的話以後,頓時被震得說不出話了,怎的話題一變,居然來了這麼一個神轉折?而素盞夕和他突破的道路又有什麼關係?而風林這老傢伙也深有說書人的潛質,前面這一句話已經是讓杜瑜琦目瞪口呆,後面放出來的那個消息更是讓他大吃一驚!半晌才忍不住道:

「老師你今年多少歲了?」

風林淡淡的道:

「一百一十八歲。」

杜瑜琦知道,在阿拉德大6上因為職業者的存在,所以人體的潛力往往都會被開得很徹底,雖然平均壽命和地球差不多,但是高齡人士的比例就相當驚人了,尤其是覺醒強者只要不是非正常死亡,往往都能活得比普通人長久許多,所以老傢伙年紀這麼大不足為奇。

「……夕還沒有二十吧?」

風林道:

「我是九十一歲的時候,才想出來的突破之道,然後又耗費了好幾年的時間來進行綢繆布置,期間又失敗了許多次…..也許是老天有眼,總算是成功了!」

接下來杜瑜琦便聽風林講述他的故事,繞是他也算是智計百出的人,也忍不住為風林為了謀求突破施展出來的手段而感覺到了震撼!

當年,風林覺了自己的問題以後,立即就覺了自己很難解決它,原因就是人生無法重頭再來,已經尋找不到少年時的那種初生牛犢不怕虎,敢於質疑一切,挑戰一切的感覺了。

而感覺這種東西,是根本很難用語言確切描述的啊,如人飲水,冷暖自知,只可意會,不能言傳。

在這個時候,風林無奈之下,考慮得更多的,已經是準備開始培養傳人,將希望寄托在自己的弟子身上了。

當他有一天,兩個小孩子相互幫助,最後抓到了一隻蟬對望而笑,露出來了燦爛的笑容的時候,風林忽然覺得,這兩個小孩子應該是可以感覺到對方心中的那種喜悅吧?

這個念頭一生出之後,他立即就覺,擺放在自己面前的難題似乎出現了一絲轉機!

然後他就開始進行多方面的研究,恰好此時在風拳流道場當中,也是有著一對孿生兄弟前來就學,他們兩人的實力並不強,然而兩人聯手起來,卻可以擊敗其餘的師兄弟聯手,並且勝出得還比較輕鬆。

風林一問之下,便知道了這對孿生兄弟之間,存在著某種神秘的感應能力,旁人也證實了這一點,他們父親去世的時候,哥哥明明是在道場當中,只有弟弟回家了,某一日哥哥忽然在練拳的時候莫名痛哭了起來,別人問他為什麼,他只能說不知道為什麼,只是莫名其妙的覺自己心裏面堵得慌…….而後來弟弟一回來才知道,哥哥痛哭的時候,恰好也是父親去世,弟弟在床前嚎啕大哭的時候!!!

風林聽說了這件事以後,震撼不已,立即就開始深入調查其中的緣由,於是便找到了煉金大師羅蒙,這傢伙翻閱了祖先遺留下來的各種資料以後,最後肯定這種心靈感應的現象是與血緣有非常大的關聯的。

亞洲第一美女,**翹臀,火辣身材完美身材比例!!關注微信公眾號:meinvlian1(長按三秒複製)在線觀看!

27 Queries in 0.058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