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謀!夕大師的危機! 第六十八章 龍王膏

而獲得了天帷巨獸貝希摩斯基因的這些罕見的怪物當中,有一種怪物形似抹香鯨,偏偏身體上面還生長了八條粗大的觸手,叫做艾倫巴斯,體格龐大猶如軍艦,力大無窮,甚至可以將船隻生生拖入水中。

它更是喜歡在烈日最盛的時候浮出水面,吸收日光當中的能量,從其鼻孔噴射出來的水柱高達數公里,化成蒸汽裊裊紛飛,蔚為壯觀。

不過,艾倫巴斯也渾身是寶,其脊背部的皮革當中,寄存了被它獵殺的生物的破碎魂魄,用來打造成刀鞘或者劍鞘,在上面設置特定的煉金陣法,可以讓這些破碎魂魄時時刻刻都幫忙磨礪刀鋒。

艾倫巴斯的血液當中含有劇烈無比的腐蝕性,乃是一種絕佳的煉金材料,素來都是有價無市。

同時,艾倫巴斯體內的脂肪熬煉出來以後,被稱為是龍王膏,這東西用來保養武器不僅能讓武器光潔如新,更是能滋養其中的器魂。

不僅如此,艾倫巴斯的肉,骨等等材料也都是價值連城,於是一旦它出現,會惹來大量的人進行捕殺。只是這怪物的凶威也是極盛,通常情況下,十次捕獵能夠有四次成功就不錯了,並且哪怕是捕獵成功之後,因為其血液當中的強烈腐蝕性,所以往往用來捕捉它的武器都是要廢掉的,比如魚槍,箭簇,煉金弩等等都必須要重新更換。

正是因為捕獵艾倫巴斯的成本如此之高,所以它身上的材料之昂貴可以想象!往往都是按照「克」為單位來進行計價的,而杜瑜琦面前這塊龍王膏足足有磨盤大小,至少也有幾十斤,不說別的,單是這玩意兒都是一筆驚人的財富了。

林也算是博聞強記,並且身份尊貴,才能對此如數家珍。

聽到了這龍王膏價值不菲,而且還是保養武器的絕佳東西,杜瑜琦便是見者有份,招呼林和杰特動手,一人剜了一大塊下來拿走,而就在杰特動手的時候,臉上露出了疑惑之色道:

「不對,這龍王膏裡面似乎還藏著東西呢。」

杜瑜琦急忙從杰特挖出來的那個口子處看了過去,發覺果然是有東西凝固在了裡面。從他現在的角度來說還看不出來,但是很快的三人就將這東西從龍王膏當中給取了出來,頓時都是大吃一驚,原來這赫然是一把看起來很是怪異的劍鞘!

這劍鞘的材質看起來非金非木非鐵,看起來很是有些原始,杜瑜琦對著它端詳了一會兒,忽然發覺這東西很像是半截大腿骨,準確的來說,倘若有身高在三米左右的巨人存在,其大腿骨被切割下大半就是這劍鞘的造型。

不過仔細看去的話,就能發覺這劍鞘呈現出了牙白色,其表面居然密密麻麻的刻滿了奇特的小字,這些字大概只有螞蟻大小,看起來有些類似於印度的梵文,密密麻麻的排列在了上面,給人的感覺是詭異,莊嚴,肅穆,還隱隱透出一絲邪氣。

雖然這劍鞘存在的時間應該是相當久遠了,扶手處上面被磨得十分光滑,但在龍王膏長年累月的保養滋潤之下,賣相可以說是相當不錯的,不能說是宛然如新,但和剛剛放入龍王膏的時候絕對沒有太大的區別。

同時,還能見到這劍鞘上有不少深痕,看起來彷彿是被刀砍斧鑿過似的,看這些痕迹都能感覺到裡面似乎蘊藏著一種凌厲的殺意,杜瑜琦此時也算是使劍的行家了,多端詳了一會兒便看了出來,這劍鞘的用處只怕不僅僅是用來收納劍刃用的。

其上一任主人應該是有特殊使劍手段,右手劍主攻,左手卻是握住了這把劍鞘主守,在關鍵的時候用劍鞘來進行格架,因此才在劍鞘上留下了這樣的累累傷痕。

這時候,噗噗噗的吐著瓜子皮的杰特也是湊了過來,甚至好奇的朝著劍鞘內部望去,林見到了他的舉動以後,立即大驚,出手抓住了這劍鞘肅聲道:

「小心了!這劍鞘都如此奇特,只怕之前被容納在裡面的武器都是一把難以形容的神兵,長年累月之下,其中的鋒銳氣息也會停留在了其中,在這種情況下,最好還是不要靠近劍鞘的口子處張望,一旦將裡面內斂的劍氣引發,輕則是要重傷,重則當場斃命,我當年曾經親見這樣的慘劇。」

聽到了林這麼一說,杰特也是冷汗直冒,倘若真的像是林所說的那樣,自己拿眼睛去張望,下場豈不是劍氣直貫入腦了?

當杜瑜琦確定龍王膏裡面沒有藏別的東西以後,便將這把劍鞘收起來帶在了身上,當然,龍王膏也是絕對要帶走的,這玩意兒可是按照克來賣的呢?哪怕是在繁華的坎特溫,能夠有拳頭這麼大一塊的龍王膏對武器店來說都是鎮店之寶了,杜瑜琦當然不能錯過。

此時一干人雖然不算缺錢,但是經濟也不算富裕,多出來了這麼一筆額外收入,那麼接下來的日子就要寬鬆得多了,不說別的,要辦什麼事情無非也就是權錢開道兩件事,杜瑜琦他們有了充裕的資金經營得越好,那麼神秘組織要想動他們就要付出額外好多倍的代價。

將所有的東西都收拾起來了以後,杜瑜琦並不急著離開,小丑莫里亞蒂被自己虎口奪食,想必恨不得對自己食肉寢皮,在這皇家銀行內部都能派人做手腳,何況是銀行的外面?現在貿然出去的話,豈不是讓他正中下懷?

所以杜瑜琦早就未雨綢繆,有所安排,搖鈴將外面的銀行職員叫了進來:

「請問我們可以使用這間會客室多久?」

這名銀行職員頓時就愕然了,但凡來到了銀行當中的客戶,都是取得了東西以後就馬上走人,這裡又不是酒吧又不是辦沙龍的地方,老是呆著幹什麼?

他愣了愣之後才道:

「這個…….先生,我要去請示一下。」

杜瑜琦點點頭,沒過多久這裡的主管再次來了,他此時見到了杜瑜琦就覺得很是有些頭大,但還是只能保持著禮節道:

「請問先生有什麼需求?」

杜瑜琦道:

「我這一次在貴行當中取到的東西十分貴重,所以必須要在皇家銀行裡面等待一段時間,直到我雇請的護衛前來才能離開。」

這名主管一聽,覺得確實是這個道理,他也是知道今天已經是有人暗算過杜瑜琦一次的,便沉吟道:

「皇家銀行是在每天下午四點鐘結束營業,在結束營業后一個小時內關門,你們可以在這呆到五點,屆時銀行內部會進行肅清,有所不便之處,還請諒解。」

聽到了他的話,杜瑜琦滿意的點了點頭,既然是這樣的話,那麼預備計劃就用不上了,便寬心在這裡坐下來,餓了就讓銀行的僱員送上糕點,渴了讓他們拿來飲料,軟綿綿的沙發坐著,倒也是十分逍遙。

在這裡休息的時候,杰特已經是直接躺在了地毯上,呼呼睡去了,右手裡面還抓著半把瓜子殼呢,林則是雙目似閉非閉,斜靠在了沙發上似乎睡去了,但實際上仔細聽去的話,他的呼吸卻是很輕,並且十分綿長,差不多一分鐘才會完成一次呼吸,應該是在調息了。

杜瑜琦這些日子則是一直都在琢磨我斬流的變招,他上次無意施展出來了一次格擋的變招之後,已經覺得這中間只是隔著一層窗戶紙,近日摸索了覺得突破就在咫尺,偏偏就是不得門而其入,這時候杜瑜琦琢磨良久,嘆了一口氣,知道這不是堆時間就能解決的問題了,必須要機緣巧合。

這時候杜瑜琦也是有些無聊,喝了一杯果汁之後,便乾脆將那一柄劍鞘拿出來仔細研究,他這時候將之拿出來了以後,忽然發覺這一柄奇特的骨質劍鞘上面居然閃耀著奇特的微光,居然像是磷火似的,緊接著一個冰冷的意識就開始與杜瑜琦進行溝通:

「收集甘藍石,方解石,無重力碎片,皓石,波羅丁的印章,然後將劍鞘與之一起浸泡。」

杜瑜琦大奇之下,反覆追問,發覺這冰冷意識就在一直重複著上面的這句話,不會對自己的提問做出任何的回應,這時候杜瑜琦便明白了歸來,這所謂的冰冷意識應該是在劍鞘當中留下來的一團精神烙印,當自己將劍鞘從龍王膏裡面取出來以後就自動激發,除非自己達成了接下來的後續條件,不然的話它應該只會重複這句話。

很快的,當銀行當中的時鐘指向了下午四點的時候,杜瑜琦便叫醒了杰特,然後與林一起走到了銀行的大門口,這時候可以見到,遠處皇家銀行廣場上面正有一排整齊的軍隊跑步過來交接班,杜瑜琦他們等待的就是這個時候。

因為前來接班的這一支帝**小隊乃是鋼熊騎士團的帕納斯上尉率領的,而這位帕納斯上尉則是和幫忙召喚杜瑜琦的沃特麗小姐關係非常不錯,加上杜瑜琦和夕兩人都擁有帝國勳章,所以要請他徇私什麼的有點難度,但是在巡邏的時候順帶保護一下卻是毫無問題的,何況還能拿到一筆豐厚的財物呢?

公告:本站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告別一切廣告。請關注微信公眾號進入下載安裝:appxsyd (按住三秒複製)

27 Queries in 0.071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