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突圍

聽到了中尉這句話,其餘的人都只能黯然散去。』』『. .

與這邊的狼狽相比起來,杜瑜琦一干人的情況卻是要好得多,畢竟人在大樹下面好乘涼,他們三人遇到了襲擊以後,都是全力防守只守不攻,同時都是往鋼熊騎士團這邊逃竄,並且杜瑜琦的胸口還別著那一枚三等帝國勳章,鋼熊騎士團的人自然就會保護他們這群「無辜市民」。

同時,對於零(ZeRo)組織來說,這一次出擊也早就是預料到了不會輕易得手,帝**必然是他們邁不過去的一個坎兒,因此布置作戰計劃時候的假想敵也是鋼熊騎士團。這一次他們對整個末日之都坎特溫動用了大量的力量,圍捕夕和林等人也只是個引子而已,其實也是有極重要的戰略目的想要實現,那就是挖掘出末日之都坎特溫當中埋藏了千年的秘密,獲得大神官吉格封印已久的恐怖力量!

對於他們來說,林,夕等人已經被死死封鎖在了這裡,相當於是瓮中之鱉,難以逃走,那麼抓住他們並不是很著急了,對他們的方針是圍剿,簡單的來說,那就是圍在前,剿在後。

相反,抓住這個反覆布局出來的絕佳機會,仔細的考量一下帝國精銳鋼熊騎士團的戰力,更重要的是找到他們的弱點,收集到足夠寶貴的數據,這才是最為要緊的。

覺了留下來的鋼熊騎士團士兵開始分散突圍之後,杜瑜琦一干人也是意識到最後圖窮匕見的時刻即將來臨,留在這裡的下場就是為那名斷後的中尉陪葬而已。

杜瑜琦此時略一沉吟,便道:

「我們現在也走!再不走就沒機會了,突圍方向是…….西方!」

「西方!」

第二個「西方」卻是林說出來的,兩人對視一眼,立即就相視一笑。

很顯然,英雄所見略同,兩人此時不約而同選擇了西方也不是沒有道理的,因為西方便正是先前羅羅諾亞.西亞少校選擇前往突擊進行斬的方向!

在這個方向上,敵人顯然布置了重兵,搞不好指揮部都設置在了那裡,甚至連強悍的帝**少校也是陷入其中,絕望的出了四散的信號,但杜瑜琦和林兩人為什麼不約而同的選定了那個地方為突破口呢?

這自然就是眼界的問題了,雖然羅羅諾亞.西亞少校出了信號表示自己的任務失敗,但是西方的爆炸轟鳴聲尤在,戰事尤烈,也就是說,這羅羅諾亞.西亞少校還在苦戰,並沒有死掉或者束手就縛,有他在的話,那麼必然就會吸引敵人絕大部分的注意力。

在這種情況下,杜瑜琦三人突入進去之後,敵人多半會認為他們的目的是來援救的,便會出手阻攔,可是一干人佯攻一陣之後,忽然掉頭而去,反而會令對方有措手不及的感覺。

同時,杜瑜琦之前也曾經特地的留意過,那便是帝**當中有部分精英士兵的戰鬥護甲乃是特製的,即是在死後會變成那種可怕的藍色靈魂大火球,這種手段乃是最後的殺招,威力卻也是最為可怕!

軍中素來崇尚強者,這名羅羅諾亞.西亞少校能夠獨當一面的坐到中隊長的位置上,並且說實話,按照帝國的軍制,中隊長的軍銜通常都應該是上尉的,而他卻做到了少校。

這種高職低配的情況若說是生在了年紀大的人的身上,那麼毋庸置疑是被貶斥,但是這少校年紀輕輕,就只有一種可能了,可見此人乃是被破格提拔,連升兩級,很被上級前途應該是一片光明,因此很可能都會知道一些鋼熊騎士團內部的秘辛了。

在這種情況下,哪怕是普通的精英士兵都會在絕境的時候,都會有靈魂大火球這種拖敵人一起去死的法子,這名深得重視的少校必然也是會有自保之法或者與敵人同歸於盡的辦法了。

所以,在杜瑜琦自己一干人甚至可以突破過去佯攻,這少校估計也是支撐不久了,他一旦動了玉石俱焚的辦法,那麼威力必然奇大無比,零(ZeRo)組織那邊勢必就會被打通出來一條缺口,屆時才是最好的難時機。

三人心念閃動當中,已經是對準了西方而去,而他們也並不是唯一前往西方的人,還有七八名面帶悲憤的帝**士兵也是同樣的在朝著這邊衝鋒。

與杜瑜琦他們的投機不同,這些帝**士兵卻也是帶著必死的決心前去的,他們乃是平時深受這羅羅諾亞.西亞少校的照顧,這時候衝過去便是要誓與少校死在一起的,因此杜瑜琦三人與這些士兵一起突進,混在其中顯得並不突兀。

此時戰場上依然白霧瀰漫,這是由於零(ZeRo)組織此次派遣出來的人手大多數都是擅長近戰的緣故,無論是強勢的機械半人馬,還是陰毒的鼠頭人刺客,其主要攻擊方式都是傾向於近身,真正有效的遠程攻擊方式還是投擲屠戮之矛。

驟然之間,一名鼠頭人刺客就從旁邊的白霧當中閃現了出來,雙手當中握持的是兩把奇特的長勾,形似彎曲的獠牙,對準了杜瑜琦的腹部就刺了過來,倘若被它刺實了的話,那接下來就是一攪一拖,連肚皮裡面的腸子都被要拽出來五六米長,腹部更是會被撕扯出來一條巨大的上流,十分慘烈。

不過,有的人性格凶蠻的,能夠激傷痛為力量,中了這樣不能立即殺人傷勢之後反而會爆出更恐怖的力量,那麼近身的這鼠頭人刺客就反而有被擊殺的危險了,所以這一刺實際上是掩人耳目的虛招而已。

這傢伙真正的殺招,還是在於已經在身後充血揚起的尾巴!

這條尾巴的盡頭已經是徹底骨質化,白慘慘的尾椎極其尖銳,甚至能高旋轉輕易破甲,上面淬著劇毒!同時,大部分尾巴上面覆蓋著的剛毛都尖銳若刺蝟,豪豬的長刺,在必要的時候還能噴射出去,有不少帝**訓練有素的士兵都死在了鼠頭人刺客的這一刺之下。

面對這名鼠頭人刺客的襲擊,杜瑜琦並不與之硬碰硬,直接腳下一點就後退了開去,這鼠頭人刺客蓄勢一擊后的諸多變化完全就落了空,彷彿一拳用力打出卻落入到了棉花裡面,好不難受。

本來按照之前灌輸的刺客守則,這鼠頭人刺客一擊不中,已經是暴露了自己的位置,缺乏了突然性,那就必須要立即退走,脫離敵人的視線后再行刺殺。

可是這鼠頭人刺客就要退走的時候,旁邊卻噗的吐了一片帶著唾沫的瓜子皮過來,卻是一個黑炭頭也似的哥布林肌**子,鄙夷的對著它道:

「老鼠,別跑。」

鼠頭人刺客渾身上下一顫,頓時暴怒,怨毒的特一眼,還是想要迅退走,但他這麼一耽擱,退走的度已經是慢了那麼一絲,明明已經是重新退入到了白霧當中,斜刺里卻已經響起來了一聲沉響,就彷彿是大旗吃滿了勁風以後在空中舞動的獵獵聲。

緊接著,鼠頭人刺客就覺自己一頭撞在了什麼柔韌的東西上面,被彈了回來。

原來林已經是在刻不容緩之際,一指點出,在前方形成了一隻長筆的虛像,將這傢伙飛撞了回來,這一招並沒有太大的殺傷力,可是卻能讓範圍內的敵人都立足不穩被推送開去。

抓住了這個機會,杰特已經是一網灑出,正是街霸的招牌技能天羅地網,這一招範圍廣,更是具有群攻和控場的效果,唯一的缺點就是起手時候需要有一個明顯的預備期,鼠頭人刺客被林一指點飛,身不由己的踉蹌彈回,有非常短的一段時間失去控制。

杰特卻是和林兩人之前配合習慣了的,自然就把握住了這個機會,一網灑出成功的將這傢伙撈到了面前來,緊接著就是迅雷不及掩耳之勢一擊磚襲敲了上去。

這鼠頭人刺客本來還心存僥倖心理,因為刺客講究的就是來去如風,不能被負面狀態拖累,它在接受基因調製的時候就特別加強了對各種異常狀況的抗性,失明,眩暈,中毒,流血等等的負面狀態天生就能加成5o,也就是說,換成其餘的街霸來敲上這一磚,這鼠頭人刺客至少都有百分**十的幾率只傷不暈。

可是它卻不知道,杰特這黑肌**子哥布林也是個變態的存在啊,他和夕都是提前一步領悟到了覺醒奧義的怪物,這一磚頭敲下去,鼠頭人刺客血流滿面頭上鼓起來了一個大包,同時還陷入了長達四秒的暈眩狀態,非但如此,這傢伙還中了猛毒效果,流淌下來的鮮血都呈現出紫黑色,嘩嘩的往下淌。

厲害的屁股豐滿迷人的身材!微信公眾:meinvmeng22 (長按三秒複製)你懂我也懂!

27 Queries in 0.075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