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8章 男人不要插嘴

李美嘉正想翻書么內容,體會一下宋保軍的日常生活,突然,宿舍門口被人一腳踹開,一個清亮的聲音喝道:「宋保軍!你這感情騙子!給我出來!」

眾人齊齊嚇了一跳,回頭竟是個大家既熟悉又陌生的大美女。. .

說熟悉,是因為幾乎每天都能在學校電視台的新聞欄目里說陌生,是大家都沒和這位美女有過任何交集,連話也沒說過。

大美女氣勢洶洶掃了宿舍里眾人一眼,又提高音量再次問道:「宋保軍呢?」

感情騙子?譚慶凱和郭俊心裡湧起不妙的感覺,暗道這莫非又是軍哥眾多的紅顏知己之一?

「小癟三躲哪裡了?不敢出來對質嗎?」

顏洛寒粗俗的言語和平時在電視屏幕上優雅淡然的形象大相徑庭,叫人大跌眼鏡。

譚慶凱硬著頭皮說:「軍哥出門找洗頭小妹聊天了,你找他有什麼事么?」

「找洗頭小妹?他還有臉?」顏洛寒幾乎氣破肚皮,為好姐妹的遭遇感到一萬個不值,叫道:「宋保軍睡哪張床?老娘拆了他的狗窩!」

譚慶凱郭俊馬國棟不約而同美嘉所在的位置。

顏洛寒美嘉眼睛瞪得好比銅鈴,又叫:「你誰?怎麼在宋保軍的狗窩裡?莫非是他的姘頭?」

如果來者是個男的,恐怕譚慶凱早就掄啤酒瓶過去,可是在他們面前究竟誰人?茶州大學十大美女之一,無數男性的夢中情人,電視台的著名節目支持人。

任誰見了顏主播這副正室捉拿小三的形象,恐怕都作聲不得。

李美嘉也不是省油的燈,聞言冷笑道:「哦?你也被宋保軍玩過了?打了幾次胎?來這裡大吵大鬧是想要錢吧?」

顏洛寒差點沒氣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叫道:「要玩也是我玩他而不是他玩我!你這臭婊子嚷什麼?」

譚慶凱幾個見她們吵得厲害,人人頭皮麻,不敢吭聲。性格內向的倩倩索性後退了一步,躲到譚慶凱身後。

「說誰臭婊子呢?」李美嘉毫不示弱,隨手抓起床頭一本書直扔過去,道:「別以為你是電視台主播我就不敢打你,再羅里吧嗦的,老子撕了你這張臭嘴!」

這兩個兇悍潑辣的女人一個自稱老娘,一個自稱老子,只叫郭俊他們瞠目結舌。

顏洛寒接住差點被砸到臉上的書,雙手一分,撕做兩半扔在地上,道:「臭不要臉的,來啊!誰怕誰?」

譚慶凱忙道:「喂,你們吵歸吵,可千萬別動軍哥的東西。」

「怕什麼,大不了老子賠他十本!」李美嘉急怒攻心,哪管得了太多,繼續第二第三第四本書摔向顏洛寒。

顏洛寒一邊躲一邊撿起地上書,反扔回去,嘴裡同時不忘回擊:「小賤人上了宋保軍的床得意什麼?照樣被他吃完就甩!」

李美嘉越來勁,索性雙手開動,扔書扔得不亦樂乎。

一時間紙張和書籍漫天飛舞,馬國棟等人抱頭鼠竄,唯恐城門失火殃及池魚。

兩人打出了真火,越罵越是難聽,我說你勾引宋保軍搶別人的老公,你說我人品賤格不知懷了誰的孩子非要栽贓給宋保軍。

不知不覺,612宿舍門外聚集了一堆的男生,半層樓的人圍聚於此,將並不寬敞的走廊擠得水泄不通。

後面幾個矮小的男生擠不進來,在人群後面一跳一跳的,拚命伸長脖子,一邊叫道:「喂,出什麼事了?我怎麼好像聽到妹子的聲音?有沒有我的份?」

「滾犢子。」有人說道:「中文系宋保軍的兩個馬子在吵架呢。」

「兩個馬子?天啊,還讓不讓人活了?」

一個本來漠不關心的傻大個聽到這話就拚命往前擠,焦急無比的喊道:「柳大班長,月亮女神!不要緊張,我榮川麟來助你一臂之力!」

另有人說:「喊什麼喊,柳班長不在這裡,是另外的馬子。」

「我的心臟!」眾人紛紛倒抽涼氣,這宋保軍,到底惹下多少情債?

還有不認識宋保軍的人艷羨不已,道:「莫非你們班的宋保軍是情聖不成?哎哎,那兩個姑娘分別是誰?」

前方靠近門口的鄧彥林踮著腳使勁向里張望,大聲道:「一個是外語學院的『小玫瑰』李美嘉,坐在宋保軍的床里。」

「哇哦……」其他男生們通通一副鮮花插在牛糞上的表情,繼續問道:「還有一個是誰?」

還有一個窈窕的身影背對著門口,鄧彥林等那女的偶然轉臉,這才失聲叫道:「還有一個是廣播學院雙姝的顏洛寒!」

「哇哦……」眾人換做一副「真愛喂狗」的表情。

「老天!讓我去死好了!小玫瑰和廣院雙姝搶男人!」人群外圍情況的男生聽聞此言,紛紛驚呼,表示不能置信。

顏洛寒美名在外就不必多說了,李美嘉也是男生們愛慕的對象,帶刺的小玫瑰云云,不知多少人想拜入其石榴裙下而不可得。

一米七三的身高,身材十分標準,眉目清朗,眼神乾淨,有一種女生之中非常少見的英氣,更顯得美貌出眾,不光是對男人,對女人也有相當大的殺傷力。

她沒有入選茶校十大美女,其主要原因就是氣質太帥,一部分男生認為不相當,另一部分女生則認為她不能與那些庸脂俗粉相提並論。

又有人問:「那麼她們誰是正室,誰是小三?」

鄧彥林登時連連冷笑,說:「她們兩個都是小三!」

「啊!?」其他人臉上寫滿震驚,眼中儘是獃滯。

鄧彥林擲地有聲的說:「軍哥真正的正室……是我們班的大班長柳細月!」

「哇哦……」眾人的情緒從驚訝變成嫉妒,再變為悲憤。

「鄧彥林你放屁!」榮川麟怒道:「宋保軍的對象明明是葉凈淳,跟月亮女神有什麼干係呢?」

什麼時候連可望不可即的長腿高妹也牽涉進了宋保軍的感情漩渦?

「哇哦……」眾人的腦子彷彿被中子彈轟擊,只會重複重複再重複的驚嘆,已經不能思考。

鄧彥林說:「你們忘了幾個月之前轟轟烈烈的愛情遊戲了?到底是校花袁霜玩弄我們軍哥,還是我們軍哥玩弄校花,這可說不準。」

校花袁霜?

「如來佛祖!元始天尊!太上老君!齊天大聖!」眾人彷彿親眼目睹宇宙大爆炸的奇點在眼前誕生。

龍涯見兩個女人吵得不成樣子,只怕宣揚出去對本班級造成惡劣影響,擠開眾人攔在顏洛寒身前,說:「顏主播,這裡是男生宿舍,請你們兩位自重,不如大家坐下來心平氣和談一談,我打電話給宋保軍讓他馬上過來……」

冷不防一本厚厚的《唐詩精選》從後面飛來,堅硬的書脊打在他的後腦。

龍涯腦子嗡的一聲,只覺疼痛異常,顏洛寒又是一腳過去,尖利的高跟鞋鞋尖狠狠踹中他膝蓋。

「不用啰嗦,我見過你!就是宋保軍的狗腿子,有什麼好談的?」顏洛寒道。

「滾開!」李美嘉說:「女人吵架,男人不要插嘴!」

龍涯趕緊蹲下身子揉搓被踢腫的地方,一時哭笑不得。

以他冷傲的性格,又受過感情的傷害,換做別的女人早就上去掄耳光了,這會兒卻是不好計較什麼。畢竟那是軍哥的女人。

龍涯朝譚慶凱使個眼光,上前驅趕不嫌事大的圍觀群眾,啪的把門關緊,外面響起一陣巨大的嘆息聲。

李美嘉扔書也扔得累了,乾脆一屁股坐下,道:「小賤人,上來,老子陪你玩個夠!」

「臭婊子你有本事下來!老娘一巴掌扇死你!」顏洛寒坐進旁邊的一張板凳,翹起二郎腿,一副好整以暇的樣子。

譚慶凱連打宋保軍五個電話沒打通,只是欲哭無淚。

……

這時的宋保軍站在路邊百無聊賴了好一陣子,想找個地方度過清凈的周末的時候,電話再次不合時宜響起。

是老頭子打來的。

宋世賢已經不把兒子當普通少年,最近有很多事情都願意同他商量。

但能讓老頭子親自打電話過問的都不是小事。

「兒子,我聽你妹說你去聽什麼殺馬特樂隊的演唱會了,玩得還算愉快么?」老頭子一邊走到陽台一邊說道:「有個事想問問你的意思。」

「爸,有話你直說。」

宋世賢道:「是這樣的,韓維武代表雅閣公司已經向茶州新港建設管理委員會遞交了投標意向書,你問問你表哥這事情況怎麼樣?」

「哦,明顯小事一樁。」宋保軍大大咧咧的道。

宋世賢立即提高音量:「嚴肅一點,這不是什麼小事!你上次說杜隱廊在茶州新港主持工作,讓韓維武去投標,設下圈套給他。我希望你沒有說謊!」

宋家全家人都希望儘快弄死人渣韓維武,難怪父親不像往常,沒有半句廢話就直入正題。

宋保軍不敢怠慢,忙笑道:「好,我這就問問表哥,早點把事情落實下來,免得時間長了又生出什麼風波。」(未完待續。)/+本站官方手機最新閱讀器APP上架了!每日更新新品海量小說內容,體積小省流量,無廣告,查找小說更方便,快來關注微信公眾號 jiakonglishi(按住三秒複製)下載手機客戶端】

27 Queries in 0.085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