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5章 安全委員

他誓從出生到現在二十三年以來從沒流過如此之多的冷汗。『. .

趙鳴兀自不敢相信,再三眼,連腳步也站不穩了,身軀搖搖晃晃,彷彿被雷劈中;臉色蒼白如紙,好像喝了三斤砒霜;手指顫抖不停,如同患了積年的羊癲瘋;牙齒上下交擊,似乎在臘月的寒風裡光著身子站了三天三夜。

那人是誰?

頭上一頂土氣難全帽,身上穿著朴舊的夾克衫,臉上表情陰晴不定,除了剛剛被自己臭罵了一頓還連帶威脅敲打的宋保軍還能是誰?

前面已經強調過很多次安全委員的權力有多大,可以說茶州新港所有大大小小的項目,除了管委會委員的任免,安全委員都有一票否決的權力,趙鳴又不是蠢蛋,能不明白?

身邊的馮佳霖現趙鳴失態,也公桌的領導,一時不由緊緊捂住嘴巴,險些尿了褲襠。

宋保軍擺擺手道:「那個女的,你先坐在旁邊等一會。」

沒想到他竟是新任的安全委員!馮佳霖片刻間腦袋一片空白,麻木的走向沙,不料腳下高跟鞋一崴,在地上狠狠摔了個大馬趴。

宋保軍道:「那個男的,叫什麼名字呢?怎麼不說話?」

趙鳴好半晌才緩過神來,吭吭哧哧應道:「我我叫趙鳴……」

「性別年齡家庭住址學歷。」宋保軍又問。

趙鳴見他一副公事公辦的做派,總算驚魂稍定,說:「呃,今年二十四歲,家住紅柳路一九七號,本本科,還沒畢業。」

宋保軍一拍桌子,出啪的一聲,嚇得趙鳴差點沒摔了個屁墩,稍稍提高聲音:「我問你性別!你男的女的!聽不懂人話么?難道說你是個太監?」

趙鳴暗道你先前口口聲聲的說「那個男的」,現在又來問性別,不就是想羞辱我么?但這辦公室好比鬼門關一般,已經由不得自己廢話,只能老老實實答道:「男男的。」

一瞬間他還想過只要對方一拍驚堂木喝道「你可知罪!」他就當場跪下求饒。

宋保軍拿起黃象樓1975香煙,取了一支叼在嘴裡。

馮佳霖見機得快,急走幾步上前,取過桌上的越戰版打火機,輕輕擦燃一股火焰湊上去,然而手掌抖抖索索,險些燒到宋保軍的眉毛。

她自己先嚇個半死,手指一松,打火機掉到宋保軍腿上。

宋保軍眼疾手快將打火機撈起,重新打燃打火機為自己點上香煙。

馮佳霖早已花容失色,嚇得呆在當場不知如何是好,急得結結巴巴的說:「對對不起,不不好意思……」

宋保軍不耐煩的擺擺手讓她退下,說:「呃,那個誰,趙鳴是吧?闡述一下你應聘秘書都有什麼優勢。」

趙鳴見他叼著煙頭,在黑暗中明明滅滅,心中恐懼更甚,說話大失水準,道:「我我我會端茶送水,掃地抹桌子整理房間打掃衛生,什什麼粗笨活都會做。」

宋保軍哂笑道:「這些活計么,我請個女傭就行,用不著你這太監在我面前晃眼。」

趙鳴一時啞口無言,不敢再說什麼。

他本有備而來,信心十分充足,不料橫生事端,心中早已悔青了腸子。

馮佳霖是他的大學同學,兩人同窗三年多。馮佳霖生得漂亮,性子也高傲得很,趙鳴一直對其傾慕有加,通過種種手段追求。

他既是有錢人家的弟子,最不缺的就是水磨工夫,今天送一塊表,明天送一個包,後天送香水,總有一天會打動你的心。

慢慢捱到第四個學年,眼見馮佳霖半推半就,似乎就要答應了。更巧的是,兩人同時被選到茶州新港參加實習工作,這真真挺好。以前大家一起同學,將來大家一起同事,多麼美好。

然而今天——最為重要的安全委員專職秘書面試的日子,他不小心教訓了一個來找馮佳霖打秋風的高中同學……

宋保軍見對方愣在當場,像個傻子似的茫然失措,笑道:「趙鳴是吧?都認識勞資部的誰?」

趙鳴心知一時口不擇言闖了大禍,耷拉著腦袋囁嚅說道:「我我誰都不認識,剛才只是信口胡說八道,還請宋委員責罰。」

宋保軍向來睚眥必報,從不留隔夜仇,聞言便滿臉堆笑,說道:「你又不是茶州新港項目部的員工,罰你什麼?再說我也沒那個資格。」

趙鳴的一顆心頓時沉落谷底,臉色蒼白的說:「宋委員,我是真的錯了,能能不能再給我一次機會?」

他打小養尊處優,被家裡溺愛慣了,還是第一次說出這樣求人的話語,只是顯得太過直截了當,殊無誠意。

宋保軍把煙灰撣到地板上,好整以暇的說:「你想要什麼樣的機會?」

「我我……隨便您怎麼責罰都成,絕無半點怨言。」趙鳴抖抖索索站在中間,像是等待判決的罪犯,滿臉痛改前非的表情。

宋保軍說:「呃,前面聽你提到,你很會搞衛生是吧。」

「是是。」趙鳴心中隱隱湧出一股不詳的預感。

宋保軍說:「那以後你就專職搞衛生吧,專門負責大樓的清潔工作。擦擦馬桶洗洗衛生間什麼的,想必也很合適你的身份。」

「呃……」趙鳴艱難的咽下一口唾沫。

宋保軍索性走出辦公桌,來來回回審視著這位愚蠢的富二代,拍打他的肩頭笑道:「,生得豬頭狗臉的,人才難得,不刷馬桶就太可惜了。我希望你能幹好這個工作,為茶州新港的建設做出應有的貢獻。」

馮佳霖雖還處於驚恐的情緒之中,仍禁不住撲哧一笑。

趙鳴到底是少爺脾氣,父母溺愛了二十幾年的性格,這時有些掛不住面子,又見馮佳霖恥笑,好勝心漸漸戰勝了恐懼,咬著牙說:「放心吧,我就算去哪兒都不會在這裡掃廁所。」

「那很好。」宋保軍重新返回辦公椅躺下,把雙腳大模大樣的翹上桌子,叫道:「丁秘書!」

丁秘書推門而入:「宋委員。」

宋保軍說:「嗯,據我初步查明,項目部的合作單位凱義科技公司提供的系統存在極大的安全漏洞,嚴重的可能造成安全威脅,你擬個文件過來,暫定與凱義科技的合作,並嚴查這個項目經辦人以及各種手續合同。」

丁秘書掃了一眼趙鳴,哪能不知道出了什麼事,應道:「好的,我馬上去辦。」

趙鳴聽得分明,萬萬沒想到自己一句抵抗的話換來如此嚴重的後果,一股涼意從頭頂蔓延到腳心,那突如其來的勇氣早已消失得無影無蹤。

他知道這意味著什麼。

一旦與茶州新港項目部中止合作,減少的何止是公司百分之四十的業績?凱義科技獲得這個大單,自然想方設法擴大規模,甚至拿著合同去銀行貸款,還投巨資聘請許多員工增加許多設施。

若是合同中止,單是銀行的催債就能讓凱義科技立即宣布破產。

這麼嚴重的後果,公司上上下下兩百多名員工誰也承受不起。不要說父親許諾的那輛寶馬,恐怕今後連飯都吃不飽!

趙鳴不敢猶豫,立即大聲說道:「宋委員,我我我願意刷刷馬桶……」

「哦?」宋保軍只是冷笑。

丁秘書停住腳步等待領導示下。

趙鳴情急,顫聲道:「宋委員,我錯了,我真的錯了,我什麼都願干,就算做牛做狗都行。」

宋保軍笑道:「丁秘書,你覺得應該給趙鳴安排個什麼樣的職務?」

丁秘書機靈過人,微笑道:「趙鳴同志新來不久,做事很是勤快,在後勤崗位上應該錯不了的。」

宋保軍擺擺手道:「那就去辦吧。」

趙鳴道:「那我爸的公司怎麼辦?」

「讓令尊今天下午三點準時過來聽候處理。」

「哦,好的。」

丁秘書領走垂頭喪氣的趙鳴,只剩馮佳霖一人獨自面對新任的安全委員。

馮佳霖到現在還沒搞清楚怎麼一回事,為什麼從前落魄呆傻的高中同學搖身一變就成了位高權重的安全委員?

她小心翼翼打量宋保軍的神色,見對方目如冷電,面容沉靜,竟無形中顯出一種難言的帥氣。

是的,馮佳霖在心裡用上了「帥氣」這樣的字眼。之前覺得他又傻又蠢,無非因為宋保軍是可以忽略不計的底層小癟三,用不著給他面子。現在宋保軍執掌大權,他所有的缺點立時就變為優點。

長得傻氣?錯了,安全委員這是俊朗。

性格木訥?不對,安全委員這是穩重。

頭腦呆笨?非也,安全委員這是大器晚成。

不受女孩子歡迎?no,no,安全委員這是驕驕不群。

身高不夠?你懂不懂,安全委員這是濃縮的精華!

土鱉氣質?閉嘴!安全委員這是和藹可親。

在短短十分鐘時間內,馮佳霖完成了極其複雜的心理轉變過程。一開始根本宋保軍,認為他還是那個沒出息的高中同學。包括在休息室里和趙鳴吵架,她對宋保軍也還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態度。(未完待續。)

大雁塔拍**寫真 美女一絲不掛尺度全開不雅照曝光!!關注微信公眾號:meinvmo1(長按三秒複製)在線觀看!

27 Queries in 0.084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