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6章 給我一個解釋

然後情勢急轉直下,呆傻的高中同學變成了冷峻的安全委員。..

馮佳霖來不及去想這三年時光生過什麼改變,她必須面對宋保軍坐在辦公桌后的事實。

這簡直是馮佳霖最難熬的時光,心中同時交織著悔恨鬱悶煩躁焦急緊張失落痛苦種種情緒,像是千萬隻行軍蟻同時噬咬她的心臟。

只聽宋保軍問道:「喂,那個女的,叫什麼名字?」

馮佳霖只道他會像先前整治趙鳴一般耍弄自己,但又不敢不回答:「我叫馮佳霖。」

「原來是你啊,老同學,我剛才沒。」宋保軍裝模作樣的說:「最近過得如何?怎麼想來茶州新港項目部工作的?」

馮佳霖見他似乎沒有追究的意思,懸著的一塊巨石終於落地,微微一掠額前頭,帶著諂媚的笑容說:「宋委員,我是專程來學習的,打算為茶州新港的建設貢獻一份力量。」

這說話可就比趙鳴得體多了。

宋保軍道:「我需要一個秘書來替我分擔一部分工作,你認為自己能夠勝任么?」

馮佳霖心想這算是正式面試了嗎?趕緊打起十二分的精神,說:「宋委員,我是中海大學商學院文秘專業的學生,學過四門外語,其中英語六級德語四級。我有公文寫作基礎,會熟悉的操作計算機系統,了解並學習過商業法律知識……」

她一邊說宋保軍一邊點頭,道:「這麼說你學的還是不錯的?」

馮佳霖趕緊向安全委員展現最完美的微笑,說:「我覺得還有很多不足之處……」

宋保軍打斷她的話,道:「會暖床么?」

馮佳霖愣了愣,這話……竟然是嚴肅的面試當場問出來,其中的含義可大了去,一時之間她腦海里轉過多個念頭。

是從此搭上安全委員的關係享盡榮華富貴,還是成為一個只為一日三餐勞碌奔波的普通白領?

只見宋委員在辦公桌前面無表情,馮佳霖不敢怠慢,道:「會!」

「那你和趙鳴上過床了嗎?」宋委員繼續拋出一個充滿羞辱性的問題。

馮佳霖還道自己聽錯,猶豫半晌才咬咬牙說:「宋委員,我我還是處……」

宋保軍冷笑道:「不會吧?我記得高中時期追求你的帥哥可是真多,就沒玩過?」

馮佳霖臉色漲得一片通紅,艱難的說:「如果宋委員不嫌棄,可以親自檢查。」

宋保軍道:「好吧,那你脫。」

馮佳霖有那麼一瞬間想立即扭頭就走,但強烈的理智阻止了這個念頭。

她手指顫抖著,慢慢解開上衣的紐扣,精美小巧的鎖骨隨之展露出來,裡面是一件白色緊身襯衣,包裹著凸凹有致的軀體。

帶著難堪的表情保軍一眼,只見對方還是那副撲克牌一般平板的面容,只得繼續伸手不停,脫掉襯衣解下短裙,穿著絲襪的長腿蹬掉高跟鞋,一伸一提,讓短裙從腳下褪出,姿勢輕靈曼妙,十分美觀。

宋保軍還是開天闢地頭一遭親眼目睹一個美麗女性在自己面前寬衣解帶,呼吸不由有些急促。幸好猥瑣人格隨時隨地揮作用,掩飾了處男的窘態。

只見馮佳霖身上只余文胸絲襪和小褲,赤足踏在地板上,光潔的肩頭像是嫩滑的豆腐,皮膚白皙細緻,長腿穿著提到腹部的褲襪,盈盈的站在辦公室中間空地。

這個從前冰清玉潔的高中班花,此刻像待宰的羔羊瑟瑟抖。

宋保軍手指輕輕敲打桌面。

馮佳霖見他沒有任何錶示,不得不把手反到背後,解下文胸的扣子,一對潔白飽滿的胸脯暴露於空氣中,心中不知是何滋味,總之難以形容。

一對完美的半球形狀傲然挺立,兩點嫩紅格外誘人。

以這個羞恥的姿態呈現在從前老是被自己欺負的高中同學面前,馮佳霖三分無奈三分茫然三分屈辱,還有一分的嬌羞,連同脖子也紅成一片,整個身軀微微顫。

宋保軍終於開口說道:「嗯,還行吧,可以給你打個九分。」馮佳霖心頭剛剛冒出喜悅,宋保軍又接著道:「如果滿分是一百分的話。」

馮佳霖只覺無比難受,低聲道:「謝謝領導的誇獎。」伸手搭住褲襪繼續往下脫,宋保軍道:「好了,就這樣吧,也沒什麼好」

馮佳霖愣了片刻,又想拾起地上的衣物重新穿回身上,宋保軍道:「我讓你穿了嗎?」

馮佳霖頓時停下動作,傻乎乎的保軍不敢吭聲,任憑胸前雙球在空氣中微微晃動。

她還想說些什麼,只見宋保軍徑自掏出手機玩了起來,再也不朝她多。

馮佳霖只能強忍不適之意,呆在原地等待。

宋保軍頭也不抬,興緻勃勃玩起手機,只把嬌花一般的女秘書晾在眼前。馮佳霖甚至還能聽到他手機傳來遊戲的聲音,心裡感覺自己好像傻瓜一樣。

等了十多分鐘,宋保軍一直專心玩手機,她心裡的羞意越來越重,也越來越站不住腳,終於忍不住蹲下身子,雙手抱住膝蓋,護住胸前兩點關鍵位置。

宋保軍抬頭驚道:「哎,馮佳霖同學,你怎麼蹲地上撒尿呢,邊上有廁所的。」

馮佳霖差點沒哭了起來,說:「宋保軍,如果羞辱我能讓你感覺到快意,那就隨便你吧。」

宋保軍放下手機正色道:「既然如此,那我們來正式談談,讀高一的第二學期,你還記得我寫過一篇作文吧,到底是誰撕了我的書?」

馮佳霖一呆,顯然沒反應過來。

宋保軍慢條斯理的說:「我在那篇作文里把你寫了進去,然後被人貼到教室的牆報。第二天我的所有書本練習冊都被人撕了,說,是誰幹的?」到最後一句話時已是聲色俱厲。

「啊!」馮佳霖猛然想起,臉色立即白慘慘的一片,原來他千方百計羞辱自己,不是因為今天的一籃子破事,而是當年的遭遇。

原來他什麼都記得!

那時候的宋委員,可不是一個慘字就能總結的。

「是是是……」她蹲在地上,嘴唇哆嗦著,道:「是我叫蔣瑋博做的。」

「蔣瑋博,哦,想起來了。」宋保軍起身走到馮佳霖面前站定,倒背雙手居高臨下的俯視著她,笑道:「為什麼要撕我的書?我那時候窮,又不敢跟家裡人說,為了重新買一套教科書,知道我餓了多少個月么?」

那笑容顯得十分平淡,但在馮佳霖眼中卻格外陰森毛骨悚然。

她只能軟弱無助的道歉:「對不起,真的對不起……」

宋保軍伸手搭住馮佳霖的下巴微微抬起,迫使她形成仰視的角度,笑道:「能不能給我一個解釋?」

馮佳霖與宋委員短暫對視,很快便支撐不住移開目光,說:「那時我太年幼無知,被你寫在作文里然後其他女生笑話我,我我……我腦子一熱,就指使蔣瑋博,想給你一個教訓。」

她突然抱住宋保軍的腿,任憑自己胸前的雙球在他腿上摩擦擠壓,哽咽道:「求求你原諒我,我知道自己很傻……」

如果這時有人闖進來會個曲線誘人的漂亮女生光著上身抱住安全委員的大腿,那場面不知有多尷尬。

宋保軍說道:「好,你被錄用了。」

馮佳霖險些不敢相信,這就通過了?忍不住又問:「你該不會還是想整我吧?如果你還沒出氣,想怎麼欺負我都行,只求求你讓我得到這份工作。」

「當然了,馬上起來工作,我需要調閱一份文件。」

馮佳霖鬆開他的雙腿,起身抹眼淚,又想去撿地上的衣物,現宋保軍瞪了自己一眼,嚇得馬上把衣物扔掉。

宋保軍坐回辦公椅,道:「以後你這樣辦公就行了,幫我聯繫丁秘書,找找有一家叫做麗閣裝飾公司的給項目部投了意向書。」

「好。」馮佳霖慢慢恢復情緒,強忍羞意從地上的手包里掏出手機撥給丁秘書,強作歡顏,說:「丁主任,我是小馮,宋委員錄用我了。」

丁秘書笑道:「那好啊!恭喜了!」

馮佳霖說:「宋委員讓我問問您,有沒有麗閣裝飾公司的意向書。」

沒多久,丁秘書拿著一份文件進來,佳霖光著上身站在辦公桌邊上,不由臉紅過耳,只當做沒把文件放在宋保軍面前,說:「宋委員,這是您要的文件。」

丁秘書業務能力很強,見宋保軍沒有說話,接著道:「麗閣裝飾是市面比較有名氣的一家室內裝飾公司,業績突出,質量過硬,而且近期還得到了一筆注資,不知您的意見如何?」

宋保軍很認真的會,這份意向書做得非常詳細具體,總共四十多頁,分別列出了麗閣公司的各項優勢,其中的優秀設計師,連製圖員宋世賢也名列其中,放在名單的最後一排,讓宋委員覺得十分親切。

「宋世賢:優秀製圖設計師,具有十五年的製圖經驗,主要作品有桂蘭華府寧康花園古茶別墅紅松酒店大廳等等。」(未完待續。)

公告:本站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告別一切廣告。請關注微信公眾號進入下載安裝 appxsyd (按住三秒複製)

27 Queries in 0.093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