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277章 不是什麼好人

麗閣公司主要承擔茶州新港新建的四棟辦公大樓、十棟員工住宅大樓的室內裝潢,還包括水管、電路、供暖、照明、網線的鋪設,初步報價的費用達到五千五百萬元。

「我沒有意見。」宋保軍提起筆把意向書內關於要求預付百分之三十工程款的條目劃掉,說:「讓他們繳納一百萬的質量保證金和一百萬的安全保證金,施工驗收合格后予以退還,工程款等工程結束再結,如果不願意我們另外請別的公司。」

「是。」丁秘書用筆記本記下。

宋保軍在意向書最後署名的「韓維武」三個字畫上圈圈,轉手把文件交給馮佳霖,說:「讓他們儘快過來簽署正式合同,你替我好好跟著這個項目。」

馮佳霖到底是初出茅廬的實習生,一下沒明白宋保軍的意思,問道:「宋委員,是要照顧他們嗎?」

宋保軍笑道:「怎麼會?我秉公辦事,一切都是為了茶州新港的建設,當然要越嚴苛越好,保證麗閣公司不出任何紕漏。」

「哦!我明白了!」馮佳霖恍然大悟,宋委員這是要針對麗閣公司啊!

丁秘書生怕馮佳霖不懂,刻意點醒她,說道:「是,等他們簽好合同,一定要嚴查麗閣公司的資質。」

馮佳霖連連點頭。

宋保軍又說:「你也給小馮擬一份合同,從此就安心工作,不要把精力用在別的地方。」

馮佳霖心頭一顫,總算成為安全委員的專職秘書了,不由眼泛淚花連聲謝道:「宋委員,我一定好好工作,絕不辜負您的期望。」

丁秘書只是暗中撇了撇嘴:「你光著身子在辦公室里晃悠,也配叫好好工作?看來這宋委員也不是什麼好人。」

……

……

辦好手續,宋保軍讓丁秘書把工作移交給馮佳霖,自己則趕回家裡。

雖然茶州新港管委會安全委員的頭銜著實威風,但茶州大學的學業才是主要任務。哲學人格甚至明確指出在茶大校園這個複雜的環境才能培養更強大的幽能。

臨到小巷口,先在附近的燒鹵店買了一隻廣式燒鴨,又去蛋糕店買了兩盒點心,這才施施然回到自家。

韓若依正在客廳補習功課,一大堆小學六年級的課本在面前攤開,好幾個本子寫滿了字跡,愁眉苦臉的咬著筆頭苦苦思索一道數學題的解法。

看見哥哥在玄關處換鞋,小丫頭登時歡喜無限,扔下鋼筆就直撲過來,雙手抱住他的脖子,半邊身子索性就吊上去,晃晃悠悠的。

宋保軍雙手提著點心和燒鴨,鼻端嗅著小丫頭身子的幽香,笑道:「若若在家乖不乖?」

小丫頭嘟著嘴說:「當然乖啦,作業都已經做了兩本。哥,你能不能誇誇我?」

宋保軍道:「你先下來,哥給你買了好吃的。」

小丫頭抱著他不肯鬆手,嬌憨的笑道:「哥!你還沒誇我呢!」

「好好好。」小丫頭幾乎就是宋保軍生命中最重要的三個女性之一了,無可奈何的說:「若若很聽話很聰明,哥哥很高興。」

「哥真好!」韓若依這才放開,接過宋保軍手裡的東西,先把燒鴨放到廚房,再把兩盒點心拿到客廳餐桌上放著。

「放著幹嘛,拿來吃啊。」

「我想等姨媽姨父和姐姐回來再一起吃。」韓若依對點心不多看一眼,老老實實坐在沙發上回答。

宋保軍不禁汗顏,暗想自己十二歲時蠢得像豬,哪有小丫頭這麼懂事?

「那也行。」他坐進沙發,拿起遙控器打開電視,收看新一季的美女泳裝表演節目。

韓若依挪著屁股過來抱住他的手,滿臉儘是討好之色:「哥,你陪我一起做作業好不好?」

「怎麼?哪裡不會做?」

「哎,我當初落了好多功課,哥哥就教教人家嘛。」韓若依居然學會了撒嬌,抓著宋保軍的胳膊來回搖晃,眼睛像是夏夜最亮的那顆星星,眨巴眨巴的看著哥哥的臉龐。

宋保軍根本無法抵敵超萌小蘿莉可憐巴巴的眼神,讓小丫頭坐到左邊位置,用手摟著她稚嫩的肩頭,一手拿著鋼筆開始講解數學題。

這種小學六年級程度的數學題對大學的宋保軍不是什麼難事,再加上哲學人格梳理邏輯關係,把幾個難題講得深入淺出,通俗易懂。

小丫頭依偎在哥哥懷裡,小腦袋靠在胸膛,聽得津津有味。

連續講了很多題,宋保軍興緻勃勃直接把一本練習冊的題目講完。

看著妹妹那專註又可愛的眼神,宋保軍不禁在想宋靜桐小時候也是對自己這般嬌痴依戀,他又想韓若依四五年以後會不會也到了叛逆期,和自己生疏起來。

那圓溜溜水靈靈的眼珠有一種夢一般的韻味,像兩汪清純的水波。濕潤的兩片小嘴唇因為忍住笑意而緊閉。黑雲那樣蓬鬆的髮辮,玫瑰似的小臉,臉頰邊上還長著一些細細短短的絨毛,午後的光線透進客廳,讓她感覺像是染上了金光,就好像是天使!

宋保軍又想著她十八歲后考上大學從此離家遠去,然後交了一個帥氣有錢的男朋友,漸漸幻想她越長越漂亮,也離自己越來越遠。到二十五歲她終於出嫁,婚禮上自己哭得一塌糊塗……

「哥,哥哥,你怎麼了?」韓若依脆生生的叫聲打斷宋保軍的胡思亂想。

「呃,我在想若若以後嫁人了哥哥不知道怎麼辦才好。」

「哥,我以後嫁給你啊!」韓若依緊緊抱住他,一臉笑意。

「你這丫頭。」

韓若依索性賴在他懷裡不肯離開,直到下午五點母親吳桂芳下班返家,看見兄妹倆親熱無間的抱在一起看電視。

「姨媽!」小丫頭驕傲無比的彙報:「哥哥教我做完了作業!」

「那好啊,下次繼續努力。」吳桂芳很樂意看到兩人的關係,提著一袋蔬菜走進廚房,一邊幹活一邊提高聲音說道:「阿軍,你請假一整天都做什麼去了?大學不用上課就能有飯吃?」

宋保軍不得不抬出老頭子當擋箭牌:「老爸讓我去港口做調研,這也是大學的課程,以後實習有用的。」

吳桂芳也不懂什麼調研不調研,聽說對學習有幫助,便住口不說。

沒多久新任的專職秘書馮佳霖打來了第一個電話,宋保軍趕緊避開小丫頭,去陽台接聽。

「呃,宋委員,有個事情想彙報一下。」馮佳霖的聲音帶著一絲緊張:「那個,凱義科技總裁趙齊已經來到項目部,在會客室等了兩個小時,您、您要不要見見?」

「就說我沒空,讓他回去。」宋保軍享受著權力帶來的異樣快感,冷漠的下達命令。正所謂「召之即來揮之即去」,讓凱義科技老總趙齊過來項目部談話,趙齊心急火燎趕到,巴巴的等了兩個多鐘頭,誰知宋保軍理也不理,直接讓對方滾蛋。

「是,我這就讓他離開。」

馮佳霖靜靜等待宋委員的電話那頭傳來嘟嘟嘟的盲音,輕輕推開會客室的門口,對裡面一位中年男性輕聲說道:「趙總,對不起,宋委員還在忙,請您先回去吧,下次他再約您。」

「啊?」五十多歲的趙齊聞言茫然而失措。他上午接到丁秘書要自己過來談話的通知,措詞很是嚴厲,順便還知道了馮佳霖被選為新任安全委員專職秘書的消息——兒子已經徹底沒戲了。

兒子一直在追求本班女生馮佳霖,他也了解,但是對此不太贊成。這女同學脾性太傲,而且一副狐媚之相,長得太漂亮了,他一見就不喜歡,看起來像是為了錢才巴結兒子的。

今年暑假時,兒子邀請幾位同學到家裡聚會,其中也包括馮佳霖。趙齊本來就不高興,當面刺了她幾句。

然而如今情勢倒轉,這狐媚子成了安全委員的專職秘書,志在必得的兒子反而落選!而且她進來第一句話就是「您請回吧」讓趙齊愕然之餘,心中只覺深深憂慮。

他不愧是混慣江湖的公司老總,起身一瞬間已完成心態的改變,賠笑道:「馮小姐,我來這裡坐了半天,連宋委員的面都沒見到,您能不能幫個小忙。」

「我說了,宋委員很忙。」馮佳霖面無表情。

趙齊沒有絲毫要動身的意思,看看左右無人,用親熱的語氣笑道:「小馮,你和趙鳴的事我已經考慮過了,我這犬子沒什麼別的本事,還要你多多看顧。他對你的心意我也是了解的,如果這個周末沒別的事,我打算和趙鳴一起過去,好好拜望令尊,你們兩人年紀都不小了,最好是順便再談雙方的婚事。」

見他的作態,馮佳霖心頭更冷,道:「趙總言重了,我暫時還沒有嫁人的打算。以我這種殘花敗柳,恐怕還入不了趙家的門。」

趙齊不由苦笑一聲,「殘花敗柳」云云,正是暑假聚會時他諷刺馮佳霖的原話。「小馮,前次是叔叔不對,在這裡給你道歉。為了表示誠意,我會彌補因自己錯誤對你造成的損害。」

「彌補?怎麼彌補?」馮佳霖冷笑反問。(未完待續。)

公告:筆趣閣APP安卓,蘋果專用版,告別一切廣告,請關注微信公眾號進入下載安裝 appxsyd (按住三秒複製)

27 Queries in 0.072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