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1章 腦子重啟

「哎,真是不好意思,讓你匆忙趕來,肯定是沒吃東西餓壞了吧?也怪我著急,都沒想得起問一聲。. .」

秦蓉很快把事情吩咐下去,陪同宋保軍一起進了餐廳,把柳青林留給女僕

廚師還特意問了柳細月對方的口味是什麼,有沒有忌口。柳細月答不上來,聯想以前的幾次接觸,說:「別的不要緊,肉越多越好,份量要足,別搞西餐的那套,一個比臉盆還大的盤子裝兩片肉就端上桌。」

柳細月的父親偶爾會帶合作夥伴到家裡吃飯,五湖四海的人,口味千奇百怪,廚師早已見怪不怪,立即動手操作起來。

柳重山秦蓉夫婦陪在邊上,面前擺一杯熱騰騰的極品老紅袍茶。何淑蘭則是推說身體不舒服,回房歇息去了,一方面不想太尷尬,另一方面也不願保軍那神氣活現的模樣。

「宋同學,能說說小犬怎麼樣了嗎?」柳重山認真的保軍,生怕從他嘴裡說出「你兒子治不好了」之類的話。

宋保軍換掉了礙眼的解放鞋,腳上穿的是柳細月遞過來的棉拖鞋,鞋面紋有可愛的小熊圖案,鬆鬆軟軟的,想是柳細月平常所穿。

「相信之前給青林治療過的周醫師也有過診斷。」宋保軍擺弄著手裡的茶杯,說:「這是複雜的精神損傷,如果要把青林『怎麼樣了』說個清楚透徹,可能需要十萬字醫學論文的篇幅。我簡單介紹一下我目前所了解的情況,可好?」

柳重山沉默的點點頭。

宋保軍道:「根據青林平時的行為語言理解能力認知水平等各方面的指標來判斷,我想接近於重度弱智。」

秦蓉不禁揉揉了太陽穴,她雖然早已接受兒子智商育不足的事實,但聽到「弱智」這個詞還是覺得心裡難受。

「這個起因是源於青林十二歲時的一場交通事故,導致他的腦部受損嚴重。」宋保軍注意到她的神色,很小心的修改了措詞,道:「鑒於腦器官的複雜程度,至今醫學尚未全部了解原理,腦子受損后基本是不可逆的。這不同於普通的可以用藥物抑制的精神類疾病。」

「宋同學也沒有辦法嗎?」柳重山皺眉問道。

「我還想說一下人類思維的產生。」宋保軍沒有回答,而是指指自己的腦袋:「人類思維是怎麼產生的,恐怕迄今為止誰也說不上來,科學界尚且沒有定論。人類從嬰兒時期怎麼意識自我的存在,又怎麼對這個世界產生認知。」

柳重山隱隱猜到他想說些什麼,嗯了一聲。

宋保軍道:「一個非常簡單的科學實驗,在大部分動物面前擺一面足夠大的鏡子,很少有動物能意識到面前那個一模一樣的傢伙就是自己,這便是自我意識的不足。而有些聰明的寵物狗寵物貓卻能從鏡子中認出自己,不得不說很奇妙。」

柳重山唯有扮演著忠實聽眾,應道:「有點道理。」

宋保軍又說:「計算機擁有非常強大的功能,處理圖形數值計算邏輯計算,它的核心由大規模集成電路組成,包括晶體管電阻電容和電感等元件。其實腦器官也有類似構成部分,主要是神經元。」

「嗯嗯。」柳重山不咸不淡的應和著。

宋保軍說:「大腦是由很多神經元和神經膠質細胞構成,神經元有很多突起,互相進行信息傳遞,大量的信息交換,因此導致思維的產生。計算機在工作時,是進行有序的信息處理和交換,電流的移動都是定向的。而人腦中的神經傳遞和處理也是存在一定規律的。如果這種規律被打亂,就會導致思維的混亂,嚴重的就會變成人們常說的『神經病』『精神病』。」

「哦?」柳重山終於來了興趣,稍稍向著宋保軍的方向俯過身子。他在工作中聽取下屬的彙報,聽到重要的內容通常也是這副表現。

宋保軍道:「據估計,人類中樞神經系統中約含一千億個神經元,僅大腦皮層中就約有一百四十億,它們的組合極其複雜,遠遠過迄今為止人類所創造出來的級計算機。理論上,我們只需把青林被打亂的神經元組合系統重新進行恢復,就能讓他完好如初。」

柳重山知道這不是件容易的事,但還是抱著萬分之一的希望,嘆口氣道:「僅僅只是理論上嗎?」

「有青林的腦電圖和cT圖嗎?我想的腦部有沒有物理損害。」

柳重山做個手勢,兩份圖很快就搬來了,厚厚的兩疊擺在宋保軍的面前,足有半米多高——包括柳青林從十二歲到現在所有的拍片。

宋保軍只,一張是最開始受傷時的,一張是最近的,情況。

「單從腦子上說,只是受到劇烈撞擊,沒有其他創傷。」柳重山沉聲道:「但青林變成這樣,醫學無法解釋,不得不說人腦的構造真是複雜。」

宋保軍不覺點起一支香煙,陷入深深的思索,說:「從脊椎動物的進化到現在,已經過去了四點五億年,我確信腦子也會和計算機一樣,擁有『重啟』的功能,當受到創傷時,腦子就會進行重啟,視受創的程度不同,重啟的效果也不同。有的重啟不了,有的受創過後幾十年仍處於漫長的重啟過程,某些植物人沉睡了數十年突然蘇醒,這也是重啟的一種,算得上是醫學的奇迹。」

宋保軍本想解釋柳青林新人格的產生,但是又覺得這個理論太過驚世駭俗,於是換了個說法。

「你是說……」柳重山的眼睛果然亮了。

宋保軍道:「我懷疑青林的腦子正在試圖重啟,他是十二歲那年遇到事故的,當時腦子育還未完全,所以不如成年人那麼有效。但也正是因為他當時還沒成年,所以擁有非常強大的恢復能力。」

「嗯。」柳重山換了個姿勢,道:「我還有個疑問,昨天青林和你接觸之後,表現十分異常,有那麼幾分鐘就和普通人一樣,無論說話動作,還是情感的流露,我能感覺得到。」

「我覺得他需要一些外界的刺激。」宋保軍道:「我的猜想可能沒什麼科學論據,人腦的活動會產生腦電波,有的人的腦電波的頻率是一致的,有的人的腦電波是互相排斥的。這也許可以解釋為什麼有些人傾蓋如故,有些人白頭如新。」

柳重山長長吐出一口氣,道:「你是說,你的腦電波和青林頻率接近,所以激活了他?」

秦蓉也在旁邊聽著,像個認真專註的小學生。她本來就是著名大學研究生畢業的高材生,不像尋常的家庭主婦,對很多事情有著自己的見解。這回聽宋保軍說的東西,還是平生所聞,又覺得挺有道理。

她忍不住插嘴道:「小宋,我家林林有救了?」

「我不敢打包票,但幾率還是很大的。」宋保軍說著,暗忖只能把希望寄托在虛數空間之上。

秦蓉這八年來擔驚受怕,日思夜想,只是盼著兒子完好如初,一時自動忽略了宋保軍話里的其他意思,含著眼花上前,激動的說道:「小宋,你一定要救救林林,什麼要求我都答應你。」

「阿姨這麼說太見外了,細細是我的同學,她的事就是我的事。」宋保軍非常識趣的把柳細月抬出來。

秦蓉果然又朝柳細月投去求助的目光。

柳細月早已忘了宋保軍剛來時的矯情,一時十分高興,嬌聲笑道:「宋保軍,你就幫幫忙咯,一定要把我弟弟治好,知道么。」

如果何淑蘭還在場,就能聽到女兒充滿撒嬌的語氣。

宋保軍也不敢拍胸脯擔保,道:「我全力以赴。」

柳重山鬆了一口氣,說:「小軍,先前你所提的理論,我是比較認可的,關鍵是後續的治療,你有完備的計劃嗎?」

最開始稱他為十分正式的「宋保軍同學」,然後改成較為普通的「小宋」,現在是比較親切的「小軍」,三個稱呼完全體現了柳省長不同的心路歷程。

宋保軍道:「我希望以穩妥為主,先花費一段時間與青林接觸,觀察他的思想動態,再做出準確的判斷。」

秦蓉心想這艱苦的八年都過來了,再花點時間也算不了什麼,點點頭說:「我」

柳重山沉吟著說:「我下午便得返回湘湖主持一個會議,時間比較緊迫,我你和青林留在這裡,配合小軍。至於工作上的事,可以請一段時間的假。」

秦蓉的工作隨丈夫升遷而調動,目前在湘湖省教育廳掛職,算不上什麼重要崗位,請假一段時間是可以的。

柳重山又問:「小軍,你家住在哪兒?離這裡遠么?」

其實他昨晚已經讓人去查了,宋保軍的籍貫家庭住址政治面貌家屬情況學業成績人際關係無不清清楚楚,這時明知故問,只是要打開話題而已。

本站推薦絲襪美腿,童顏**,豐滿肥臀圖片視頻在線看!!快速關注微信公眾號:meinvtao1(長按三秒複製)在線觀看!

27 Queries in 0.066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