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1章 道德經

「王阿姨,你在工地幹了多久?」

王梅連忙端正身姿,應道:「差不多二十年了,小俊出生后家裡開支很大,我又不會別的,就去工地幹活,這幾年跟著丁老闆的亞昆工程隊,前兩個月才來港口的。.』.」

「那你什麼學歷?」

「我我職校畢業,裁縫專業的。」王梅顯得格外不好意思。

**十年代的一些技校職校中專還開辦有裁縫班鐘錶班鋼筆班等等,在工業2.o的大潮來臨后,這些專業慢慢的失去了競爭力。

全國遍地都是服裝廠,一件成衣比做的便宜不知多少倍,裁縫也就越來越少。修鋼筆鐘錶的也是一樣。

宋保軍表示理解,說:「既然在工地做了二十年,想必對工地的各個方面也有所了解。」

王梅連忙點頭:「是是是,什麼流程什麼工序我都懂一些,雖然……嗯,那個,不太系統。」

「那你在工程隊的待遇怎麼樣?」

「做零工一天兩百,滿打滿算一個月能有六千塊,其實每個月不一定都能做得滿,有時做幾天歇幾天,就不能拿到那麼多,平均下來一個月四千是有的。」

宋保軍道:「王阿姨,我想讓你去參加安全崗位的培訓,合格後上崗,以你豐富的工地知識為我們的安全員提供參考和建議,工資按照正式安全員算,底薪六千,正常能拿到手的有一萬,你覺得怎麼樣?」

「那那當然好了!」王梅大喜過望,滿布皺紋的臉上溢出亮閃閃的紅光。

宋保軍道:「小馮,你幫王阿姨辦個手續,今後就不用去亞昆工程隊了,把工作關係轉到安監部去掛靠著。」

「宋委員,我我真不知道該怎麼謝你。」王梅頓時語無倫次起來,帶上了哽咽的語氣,說:「我我這些年過得……真是太苦了。孩子這幾年上大學,到處都是用錢的地方,我……」

「不要緊,以後生活會好起來的。」

馮佳霖走到邊上輕聲提醒道:「行了,遲些時候再哭,千萬別影響宋委員的工作,我和你去辦手續。呃,宋委員,亞昆工程隊的負責人丁勇強還在接待室等著,您要見見嗎?」

「讓他等到六點鐘下班就回去,寫一份安全自查三天內交上來,要手寫的,一萬字以上,仔細核對筆跡,如果是別人代寫的,就加倍處罰。」

「好的。」

……

交代好所有事情,宋保軍還得趕回市區,柳細月已經在等著了,昨天約好一起去她家裡治療柳青林的。

宋保軍至今還想好應該怎麼幫助柳青林,兩個人的人格能在虛數空間里生交互,實在具有其突性和不確定性。

就好像物理學中的一個粒子的「不確定原理」,你不可能同時知道一個粒子的位置和它的度,只要你進行測量,它必然會生改變。你得重新測量,但它又再次改變,如此循環反覆,永無定論。

柳青林新生的人格也充滿了這種不確定性,只要稍有不慎,就會將他導入不可知的結局。

所以必須非常慎重。

經過宋保軍昨天擺足的姿勢之後,柳細月的態度明顯改善了許多。

也許是怕自己尷尬,何淑蘭說今晚加班不回家吃飯,倒也省去許多麻煩。

吃了一頓對柳細月來說簡單無比在宋保軍是十分豐盛的晚餐后,他開始試探與柳青林重新接觸。

柳青林依舊那麼天真爛漫,稚氣未脫的在房間地毯上打滾玩鬧,見宋保軍進門,居然扭頭叫了聲姐夫。

這讓柳細月十分驚訝,柳青林的記憶力很不穩定,今天學過的東西明天就忘了,今天認識的人明天就不記得了,他能牢牢記住宋保軍,說明印象深刻,也說明宋保軍確實與常人不一般。

秦蓉也陪在房間里,眼中充滿期待。

「青林,在玩什麼呢?」宋保軍上前在柳青林身邊蹲下,想打開話題。

「我想吃冰淇淋。」柳青林滾到宋保軍腳邊,答非所問。

柳細月忙道:「林林,老是吃冰淇淋對胃不好。」

宋保軍擺擺手道:「細細,你在旁邊行,不要插嘴。」

「呃,好的。」

宋保軍又問:「林林,冰淇淋很好吃嗎?」

「姐夫,你什麼時候和姐姐生個小寶寶?」柳青林第二句莫名其妙的話讓柳細月鬧了個大紅臉。

「你想要個小寶寶一起玩嗎?」宋保軍伸手摸摸他的腦袋。

「我想要個挖掘機。」柳青林說。

宋保軍不解的細月。

秦蓉在邊上解釋道:「上個月帶他去公園,有那種供小孩玩的玩具挖掘機,可以在沙地里開著挖東西,他那次玩了一個下午。」

宋保軍又連續問了柳青林一些問題,這小子均是答非所問,有時還會拋出更多無厘頭的問題,思維趨向混亂化碎片化,無法與人正常溝通。

柳細月坐在旁邊的沙上們問答,時而感到有趣,時而皺起眉頭。

當聽到宋保軍問:「小夥子,你很愛你姐姐嗎?」柳青林回答:「愛!」她便打心底湧起微笑。當宋保軍問道:「臭小子,你為什麼這麼笨!」她只有無奈的搖頭。

而秦蓉隱隱覺得宋保軍的問話隱含深意,不敢胡亂插嘴。

在柳細月眼中,他似乎在用無情的話語逗弄一個智力受損的弱智青年,然而宋保軍卻無時不刻感受到柳青林微妙情緒帶來的變化。

漸漸的,宋保軍柳青林眼珠子里隱藏極深的愁緒,那是一種無法言說的悲哀與憂傷。那被禁錮在小黑屋裡的新生人格,如同溺水的人現一根救命稻草,在拼盡全力向他出求救信號。

而自己卻無能為力,眼睜睜在水裡越溺越深。

宋保軍突然用柔軟低微的聲音念道:「道沖,而用之或不盈。淵兮,似萬物之宗。挫其銳,解其紛,和其光,同其塵。湛兮,似或存。吾不知誰之子,象帝之先。」

這是《道德經》的第四章,意思是:道,空虛無形,其大能卻無窮無盡,淵遠深奧像是萬物的祖宗。放棄自以為是的銳氣,擺脫紛紜萬象的迷惑,和於你生命的光中,認同你塵土的本相,你便能在幽幽之中,那似有似無的存在。我不知道有誰產生他,他先於一切有形之帝。

宋保軍調用積聚的幽能,哲學人格隨之覺醒,以特殊頻率的語調念出道德經原文。

柔軟低沉而重複的聲調帶著極高的暗示性,輕輕的震蕩柳青林的耳膜。如果柳細月誓自己眼睛沒出問題的話,她宋保軍嘴裡吐出的氣流有如實質。

幾乎是道德經念完的同時,柳青林就閉上眼睛陷入了深睡眠,呼吸變得悠長平緩,心跳和脈搏下降。

「怎麼?剛才那是催眠?」柳細月驚奇無比,兩隻眼睛亮得好似夜空中的星子,道:「你念的是道德經吧?有這麼好的效果?」

古文專業的學生,道德經也是學過的,一聽開頭幾個字就知道了。

宋保軍臨時融合哲學人格耗去大半的幽能,累得眼冒金星,勉強應道:「我平時讀這個就犯困,三個字就打瞌睡,正想著沒事隨便念念,哪知道青林就睡著了。」

「還有這種事?」柳細月眼睛一瞪,說:「好啊,你又糊弄我!快說,到底怎麼催眠的?會不會對青林有傷害?」

「出去,不要干擾我的治療。」宋保軍說,順手搭起柳青林想抱到床上,一用力現還真抱不動。這小子個頭高,營養好,起碼一百四五十斤。「來,搭把手。」

「弱雞!」柳細月白了他一眼,上前幫忙把柳青林搬到床上,又問:「接下來怎麼著?」

「你在旁邊呆著,不要說話。」

「好啊,你敢嫌我啰嗦!」柳細月嬌嗔起來。

宋保軍不再理她,伸手以食指中指無名指併攏,搭在柳青林額頭上,幽能流淌過去。

柳細月見他呆坐不動,只道是在沉吟思考,實則宋保軍已經進入到了虛數空間。

腳踏著鬆軟的草地,耳邊拂過溫暖的輕風,像是在春天的季節里踏青。

宋保軍現空間比原來更大了,他所身處的這塊地方像是一處山谷,延綿幾公里,兩邊山石嶙峋,長滿花草樹木,兩隻蝴蝶繞著一叢野生的紅玫瑰翩翩起舞。

遠處溪流淙淙,天上白雲飄飄,美得冒泡。

他隨手一招,三十多米外一朵嬌艷欲滴的紅玫瑰瞬間出現在手掌上。蝴蝶似乎受到驚擾,扇動翅膀飛走了。

宋保軍將玫瑰花朵掂在手裡細色充滿濃郁的層次感,香氣襲人。

張嘴一吹,玫瑰花瓣紛紛飄散,落在前方兩米的範圍。花瓣消失在土壤里,接著以肉眼可見的度冒出花苗,再急生長育,眨眼間長出十數蓬鮮艷的玫瑰。

宋保軍喜不自勝,正要施展手段,在虛數空間里感受身為「神」的爽快感,威信公眾號zhangjunbao1981,記得去關注哦。

哲學人格化作的光團飄蕩在身後,說:「主體,不能再浪費幽能了,正事要緊。我們剛剛接通柳青林單純人格的小黑屋與虛數空間的通道,可能不是很穩定,必須儘快行事。

——

元宵節快樂。

本站推薦絲襪美腿,童顏**,豐滿肥臀圖片視頻在線看!!快速關注微信公眾號:meinvtao1(長按三秒複製)在線觀看!

27 Queries in 0.081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