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5章 你定下重點

「證據還不是很充足,不過也差不多了。.ㄟM」宋保軍抖抖手裡的紙張,道:「這裡頗有一些因為賭球負債纍纍的學生,可以組織起來。」

譚慶凱探頭張上的名字,說:「哎,這個潘廣宏我認識,計算機系的,上個學期天天在食堂吃剩飯,我還以為他當真貧困,沒想到竟然捲入賭球裡面。」

只見紙上潘廣宏的名字寫著「¥-2oooo」,意思是欠了王燕文兩萬塊。

龍涯也同樣熟人:「喲,蔣克迅,我還道他是什麼好學生呢,上個月四處借錢,原來就是為了賭球,連女朋友也分手了,還賣了電腦手機,賭球害人不淺。」

然後眾人在名單內熟悉的名字:李軍,收入五百元。

李軍是中文系二年級二班的學生,在籃球隊里屢次和宋保軍唱反調,也不配合教練的工作,在比賽中宋保軍就沒安排他上場,連大名單也沒進。

從那時起,李軍就一直對宋保軍耿耿於懷,多次在公開場合中表態籃球隊被宋保軍害得很慘。

這個五百元,很可能是他向王燕文通風報信球隊內幕消息獲得的報酬。

「狗崽子!這個李軍!」龍涯從前一直就是中文系說話算數的班霸,根本沒把別人放在眼裡,冷笑道:「我現在就讓他過來,老子搞不死他。」

譚慶凱這狗腿子也跟著摩拳擦掌,說:「我的大雕早已饑渴難耐。」

「你不是玩魔鬼野獸世界的?怎麼也學會了狗熊聯盟的台詞?」

「我偶爾玩玩,不要糾結這個。」

宋保軍道:「關於李軍,容后再說吧,反正他跑不了的。龍涯,阿凱,你們幫忙聯繫這什麼潘廣宏和蔣克迅,探探他們的底細,如果勇於站出來揭露王燕文的賭球內幕就更好了。」

「小意思。」譚慶凱胸有成竹的說:「潘廣宏還欠我兩百塊呢,讓他做什麼不行?」

龍涯嗤笑道:「你真當你的兩百塊大過天了?」

「那那總歸是人情。」

「至於翁家昆,可以讓顧老師幫幫手,他的老仇人了,總不至於讓機會白白溜走。」

屈景森說:「其實證據嘛,我認為不用費那麼大工夫到處找人,黃詩棉說王燕文自己有一本賬簿,這幾年來的大大小小賭債收入通通記著,只要拿在手裡,他一個地方也別想跑。」

「賬簿?」宋保軍等人紛紛對。

「黃詩棉只是聽李建飛提過,誰也不知道王燕文藏在什麼地方。現在網路達,說不定藏在雲端,藏在郵箱都有可能,那樣更不好找。」

宋保軍點頭稱是:「確實很難,但是如果找到,那就輕鬆了。」

譚慶凱突然說道:「軍哥,我認識一個計算機系的天才,讓他幫忙攻破王燕文的電腦或許可行。」

「你天天不是睡覺就是打遊戲,什麼時候認識了這樣的人物?」

「上學期他吃飯忘記打錢,我替他結了賬的,這個人情如此之重,讓他幫幫忙不為過吧?」

龍涯以手扶額,道:「譚慶凱,你什麼時候才能成熟起來?一頓飯錢而已,或許人家早就忘了。」

「我試試總可以吧!?」譚慶凱說干就干,掏出手機翻了半天通訊錄,找到一個號碼撥過去問道:「喂,小朋嗎?我中文系譚慶凱啊?怎麼?不記得了?我上學期請你吃飯……喂?怎麼掛了?喂!下次再見你死定了!」

龍涯再也忍耐不住,哈哈大笑起來。就連屈景森也忍俊不禁,微笑道:「阿凱,你好像把人情來往簡單了。」

譚慶凱撓撓頭也不在乎大家的取笑,說:「軍哥,你定下重點,到底是找人還是找賬簿?」

「找賬簿吧,那樣簡單一些。你們不用擔心,我來搞搞就行了。」

於是尋找所謂的計算機天才又被提上日程,眾人的目光紛紛落在花美男身上。

屈景森只覺莫名其妙:「嘛?我可不認識什麼計算機系的學生。」

「咳咳!我是說,你像對付黃詩棉那樣,再去勾引幾個計算機系的學生?」

屈景森道:「利用黃詩棉來搞情報,已經有違我的做人原則,以後不會再這麼做了。更何況計算機系就沒幾個女的。」

「男的就正好了,更能體現你花美男的名聲。」譚慶凱與龍涯對視一眼,嘿嘿怪笑起來。

「行了,別開玩笑。」宋保軍屈景森的尷尬,出言解圍道:「堅持原則是好事,也許女孩子正是認為花美男是個有原則的人才喜歡他呢,你們得好好學學。」

其實宋保軍也沒太多主意,昨天在虛數空間喚醒浪漫人格的事消耗了太多幽能,今天總有精神不振的感覺。

幾個人正在出謀劃策商量奸計,門口響起奪奪奪的敲門聲。

譚慶凱急忙將一根棒球棍反手藏在背後,小心翼翼打開門口,一副地下黨接頭的姿勢。龍涯在後面哂笑道:「緊張什麼。」

譚慶凱人,臉色很快緩和下來,笑道:「楊老師,怎麼今天有空過來視察我們宿舍?」

班主任楊開明探頭進來,說:「大白天反鎖門口,還以為你們在偷偷聚餐呢,也不叫我一聲。」

「我們哪敢背著楊老師偷偷吃喝。」譚慶凱馬上搬來一張凳子請楊開明坐下。

楊開明卻不落座,在宿舍里四處,說:「衛生搞得很不錯,邊邊角角也掃得十分乾淨,衣服收得整整齊齊,比我平常所見的男生宿舍好得多了,應給給你們評優秀宿舍才是。」

他說的在理,若論天下最臟最亂的場所,男生宿舍絕對能在排行榜上佔有一席之地。別的宿舍,穿過半個月沒洗的襪子四處亂扔,衛生紙煙頭遍地皆是,上個學期吃剩的泡麵桶放在窗檯早已起了白毛,塑料桶里永遠有沒洗的衣服,桌子床鋪亂七八糟,被子從來不疊……

哪像6o1宿舍,地面整潔乾淨,桌子除了電腦沒有多餘物件,穿過的衣物已經收起,被子疊得堪比豆腐塊,和軍營差不了多少。

譚慶凱在上鋪一直不做聲的馬國棟嘿嘿笑。自從宋保軍崛起后,宿舍的衛生就落在郭俊和馬國棟兩人頭上,那可甭想偷懶了,但凡有一點怠慢之處,少不得落一頓教訓。

時間一長,這兩人居然形成習慣,不等軍哥吩咐也會主動打掃宿舍清理衛生,搞得井井有條。

見班主任嘖嘖讚歎,馬國棟只好謙遜的說:「哪裡哪裡,我們宿舍都是在軍哥的領導下取得微不足道的成就,不值一提。」

楊開明接了宋保軍遞過來的香煙,說:「哈哈,大家別緊張,我不是過來檢查衛生的,你們做什麼與我無關。」

宋保軍擦燃打火機,用手攏住上前為班主任點煙,笑道:「楊老師,我們平時課餘生活非常單調,還得靠您多多指導。」

「唉,宋保軍同學總是這麼客氣。」楊開明嘿嘿笑著,說:「其實我今天是求援來的。」

「求援?」

眾人對視一眼,譚慶凱當先拍胸脯說道:「楊老師要借多少錢儘管開口,五十還是一百?」

楊開明頗為無語,暗道我好歹也是講師兼班主任,月薪過萬的高端人士,來向你區區一介學生借小小的一百塊錢?若是宣揚出去我乾脆在中文系教學樓前上吊自盡算了。

「呵呵,譚慶凱同學真會開玩笑,老師無論如何都不會管你們借錢的,盡可以放心。如果大家在手機上接到什麼簡訊借款,千萬不要相信。」

楊開明先做了一番義正詞嚴的表態,便不再理會這傻子,說:「小宋,我知道你最近挺忙的,又是組織籃球比賽獲勝,又是參加十月晚會,連毛竹峰竹老也對你的書法作品讚不絕口,令我們班大出風頭。」

宋保軍壓根沒聽他說些什麼,叫道:「果凍,幫個小忙,去樓下小賣部提兩箱啤酒回來,我要和楊老師一醉方休。」

——果凍是馬國棟的綽號。

馬國棟正要翻身而起,楊開明連忙攔住,笑道:「我不喝酒不喝酒,就說幾句。」他還記得上次被宋保軍灌醉回家吐了一夜的糗事。

「不喝酒?」宋保軍皺眉道:「楊老師遠道而來,不辭辛勞視察我們的宿舍,不好生招待招待,成話么?果凍,提四箱啤酒!」

楊開明只覺這小子滿嘴江湖習氣,又聽說了他毆打董昌河等人的事迹,忙笑道:「我下午有課呢,真的不能喝酒,改天吧!改天我請客怎麼樣?」

「既然還有課就算了,楊老師有什麼要緊事嗎?」

楊開明說:「是這樣的,韓國三球集團在我校投資建設了一座材料實驗室,今天下午會舉辦一些活動,組織上希望你能參加。」

「材料實驗室,那不是理科生的事嗎?和我們中文系有什麼關係?」

「那個……」楊開明撓撓頭,說:「三球集團還入股了一家演藝公司,到時候也會在學校招聘藝人,呃……領導希望你全程參與。」

公告:筆趣閣APP上線了,支持安卓,蘋果。請關注微信公眾號進入下載安裝:appxsyd (按住三秒複製)

27 Queries in 0.099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