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9章 何必當真呢

「剛才表現得不錯。.*M」宋保軍揉了揉麥軒琳的腦袋。

林貞賢沒聽出麥軒琳的表現好在哪裡,為了禮貌便笑道:「確實挺好的。」

她有點猜不出宋保軍的意圖,那天寒山社聚會明明對自己很冷淡,話也不願多說幾句,怎麼就突然變得這麼熱情。但宋先生能改變態度,她還是覺得十分高興。

金仲基先是心頭好一陣氣惱,接著馬上冷靜下來,怎麼隨隨便便一個小角色也能來討好林貞賢?這明顯太不合常理了。

他現貞賢扭頭瞅了一眼自己,才跟著宋保軍搭話。好像有點意思啊!

莫非是貞賢小姐故意安排來考驗自己的不成?好像只有這樣才能解釋得通。不然一介莫名其妙的學生就能闖進來大喇喇的陪伴貞賢小姐為她全程講解,根本不合常理。

娛樂圈本來就存在各種各樣的人物,有德藝雙馨的藝術家,也有混吃等死的小人物,有至情至性的真君子,自然也有道貌岸然的偽君子。有的人在銀幕中智勇雙全,現實生活中可能過得小心翼翼,有的人在宣傳炒作中是個感情專一的情聖,實際上卻離了五次婚,傳出數不清的緋聞。

換句話說,他們在公眾面前所塑造的形象並非真實的自己。

金仲基不外如是,從出道之初就由公司安排,成為粉絲眼中深情款款的貴公子,舉手投足間似乎無所不能,出演的角色充滿魅力,睿智理性沉穩老練。

實際上金仲基長期被公司隔絕外界,人際關係簡單,又受到深層次保護,極少經歷風雨,性格遠比想象的莽撞,甚至頗為幼稚,把什麼事情都所當然。

既然貞賢小姐設下難題,那就把這個難題一腳踢開!

想到這裡,金仲基死死盯著宋保軍,沉聲說道:「你也懂樂器?都會些什麼?」

「我什麼都略通一二,怎麼?」宋保軍隨口敷衍,好像在應付無關緊要的煩人蒼蠅。

「我問你!你都會些什麼!?」金仲基毫不示弱,上前一步攔住宋保軍,臉上表情彷彿抓住妻子在外頭鬼混的綠帽丈夫。

宋保軍哦了一聲,道:「你小子打哪冒出來的?無緣無故問,我就有必要告訴你?那我問你的資產多少,銀行密碼多少,在外麵包養了幾個情婦,你肯不肯回答?」

金仲基渾沒注意到對方邏輯上的偷換概念,一下給愣住了,隨即惡狠狠的道:「我的小提琴是韓國音樂協會考級十級,也就是最頂級,你呢?」

他不等宋保軍回答,向孟素蘭說道:「孟女士,能安排一下嗎?我想為大家表演表演。」

「啊?金先生,您確定?」

金仲基大聲說:「剛才我批評茶州大學音樂學院時,有人質疑我的音樂水準,現在我希望能站出來回應一下。也希望某人能學會閉嘴。」

孟素蘭眼身後的韋明亮和塗芬,後者微微頷。

塗芬自從收下宋保軍這位所謂的天才學生后,彼此的交流很少,塗芬感覺宋保軍還有很多潛力可以挖掘,自然想更出彩的一面。這個不知好歹的韓國明星既然出來挑戰,正合吾意。

本來是以林貞賢為主的音化交流活動,一下變成金仲基的個人秀。好在林貞賢性格低調,不會多說什麼,相反還隱隱有些期待。

幾位領導低聲商量了幾句,由孟素蘭拿著麥克風面對在場眾人說道:「各位尊敬的女士先生,各位來賓,各位同學,各位媒體朋友,剛才金仲基先生提出為大家表演一拿手曲目,以助文化活動的雅興,希望大家歡迎。」

這個不曾出現在行程表內的小插曲令所有人驚訝之餘大感興奮,馬上爆出熱烈的掌聲。

不光是參加活動的領導,還有台上的樂團,最為激動的恐怕是同來的媒體。

今天來的媒體不少,大部分是娛樂新聞的記者,茶州本地的媒體就有七八家,其他各大媒體趕來的不在少數,連同韓國一起的媒體也有不少。

有幾個站得較近的記者聽到他們的對話,很快腦補出一幅畫面:韓國明星遭無知學生質疑,憤而登場表演,展現精妙琴藝。

目前國內娛樂圈韓流當道,無論電影電視,銀幕上不出現那麼幾個韓國明星的面孔似乎就賣不出去。直接請韓國明星當主角,國內一線演員為他們搭戲做配角的電視節目數不勝數。

包括綜藝節目在內,別的明星來參加了被主持人好一頓踩,韓國明星來了就瘋狂追捧。如此風潮,媒體不僅是迎合者,更是始作俑者。

今天來的這幾十家媒體,就有一大半把韓流當做了信仰,習慣性跪舔韓國明星。見到金仲基因為一個無名學生的挑釁怒而表演,紛紛行動起來。

「金歐巴的表演一定轟動全場,進而影響整個娛樂圈,那個不知所謂的學生只有五體投地的份。」一個女記者死死盯著金仲基俊秀的面容,信誓旦旦的說,眼中流出的意味充滿愛慕與崇敬。

「不知所謂?那個男生何止不知所謂?簡直是螳臂當車!」另一人高叫道:「不行,我一定要讓他身敗名裂,連茶州大學也不再敢招收這等敗類學生,免得污染校園。」

還有善於觀察的記者叫道:「你們個男的長得獐頭鼠目,尖嘴猴腮,五短身材,站在歐巴邊上就像……呃,就像武大郎和武松!我維信工種zhangjunbao1981。」

「哈哈哈哈!」眾記者們笑得前仰後合。

有人補充道:「林小姐就是潘金蓮了?」立即有同行捂住他的嘴巴低聲喝道:「你不想在這行混了?」

那人冷汗淋漓,不過又有其他聲音轉移了眾人的注意力:「我查到了,這個無知男生是茶州大學中文系的,叫做宋保軍!」

「好好好,一定把他的祖宗十八代全都扒出來!小小的螻蟻竟敢挑戰雄獅!」

當然也有反對的聲音:「這個宋保軍應該是茶州大學派來當槍的吧,故意製造話題引討論而已,網路上這招早就見怪不怪了,不用特別理會。」

「那好,你們茶州新報別登這則新聞了,就留給我們獨家吧。」

「說說而已,何必當真呢。」

台上的樂團已經退下,只留下金仲基所選擇的一部分伴奏樂手。

孟素蘭送來一把橘紅色的小提琴,笑道:「金先生,這是義大利威尼斯貝肖李柴工坊製作的手工工藝小提琴,應該能滿足您的要求。」

金仲基眼睛一亮,說:「貝肖李柴工坊的小提琴工藝全球獨一無二,想不到你們學校也有。」

「是的,這是院長的珍藏。」

貝肖李柴工坊是全球聞名的小提琴製作公司,全部手工打造,最好的琴費時三年之久,選用頂級的雲杉楓木紅木烏木,各種材質結合為不同的部件,音質出色準確,質量上乘,價格也是貴得驚人,往往有價無市,一把小提琴起碼售價五萬歐元以上。

金仲基家裡足足收藏有十把貝肖李柴工坊製作的小提琴,並將其中一把帶到舞台上演奏了自己的成名曲。

他拿起琴放置在左肩,用下顎夾住,拿住琴弓輕輕一拉,出嗚的一聲,現場便漸漸安靜下來。

「音色還可以。」金仲基花了五分鐘把小提琴調整到自己最滿意的狀態,靜靜的站在舞台中間。

周圍燈光相繼熄滅,一道光柱從天而降,傾灑在臉上。

金仲基臉龐那大理石雕塑一般的線條,高大健壯的身材,就像天使一樣令人迷醉。

能成為韓國席男星,單是這外形就足以加滿分,其他條件都是附帶。

金仲基微微鞠躬致意,用比教科書還標準的姿勢拿持琴弓,正當大家以為將要聆聽仙樂綸音時,金仲基卻說道:「大家好,剛才這位宋保軍同學認為我的藝術修養不夠,為了證明他的話是錯的,我決定為大家演奏一曲,請在場各位評判。」

眾人哄的一聲,均興緻勃勃,快樂得好像過年,金仲基的話太有炒作性話題了!

驚嘆完了,大家又轉移目光,四處尋找那位敢於質疑金仲基的少年。

只見宋保軍大模大樣坐在觀眾席上金仲基原來的位置,身邊正是林貞賢,兩人低頭親密交談,時不時眼神接觸,壓根沒聽到台上的金仲基在說些什麼。

「你妹!」金仲基心中只有兩個字表達此刻心情。

強摁下怒火,手腕輕抖,琴弓劃過琴弦,一道美妙的音符便透過空氣震蕩到達全場所有人的耳膜。

那是羅馬尼亞作曲家迪尼庫獨具特色的作品《雲雀》。

聽眾們稍微沉靜,待第一個音符落下后便迫不及待拚命鼓掌,特別是現場的女生,差點把手拍爛,站起來用吃奶的力氣呼喊叫嚷痛哭流涕,彷彿台上的韓國歐巴馬上就要死了。

隨著金仲基左手手指的顫動,右手的擺動,琴弦盪出的聲音高低起伏,錯綜交雜,宛若明快歡騰的雲雀在雲間扇動翅膀。

亞洲第一美女,**翹臀,火辣身材完美身材比例!!關注微信公眾號:meinvlian1(長按三秒複製)在線觀看!

27 Queries in 0.069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