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1章 演奏得真棒

整曲子恰如其分的表現了一個人的思維,就像是人生。┡.『M

從一開始的混亂彷徨,漸漸演變為沉悶。然後從沉悶中爆,種種激動奮的思緒紛沓而來,越向上,變為激昂。而在激昂過後的,自然是沉靜。

宋保軍微微鞠躬,林貞賢當先起立帶頭鼓掌,興奮得滿臉通紅,漂亮的眼睛全是閃爍的光芒。女孩身邊的大腿時代團長徐允冪更加誇張,索性站到椅子上高聲叫道:「宋先生!我愛你啊!我不能沒有你!」

團長的身材本來就格外引人矚目,這一下通通將修長結實渾圓挺直的大腿呈現於眾人眼前,直叫韋明亮感覺呼吸不暢。

金仲基不禁搖頭嘆息,低估這小子了。也跟著不情不願的鼓掌,只是臉上表情不那麼好br />

任聾子都能聽得出,宋保軍的表演比金仲基高出那麼一個層次。

當金仲基還在拚命賣弄琴藝和技巧時,宋保軍早已上升到靈魂程度。

就拿文章來比喻,金仲基的表演像是一大堆華麗的辭藻優美的句子堆砌起來的段落,美則美矣,缺少中心思想。

而宋保軍的表演就像一篇散文,藉助想象與聯想,由此及彼,由淺入深,由實而虛,融情於景寄情於事寓情於物托物言志,表達了作者的真情實感。

試問,哪一篇文章更能打動讀者心靈?連金仲基自己也不敢昧著良心說謊!

塗芬笑得臉上開了花,連聲說道:「真好,真好,一開始我有點想象不到,但很快他連續十次的征服了我。」

在這群人裡面,最為驚訝的恐怕就是林貞賢。

塗芬等音樂教授早知宋保軍的音樂底子,媒體記者以為宋保軍是茶州大學派出來製造話題的音樂高材生,郭郁煙早就對宋保軍充滿靈魂穿透力的表現五體投地,金仲基則認為這是校方安排好的一次考驗。

只有林貞賢,第一次在中文系書法課上目睹宋保軍笨拙無比的書法作品,第二次就被凡入聖的書法折服。第三次在溪花禪居,宋保軍出手修改了楚潤田的畫作《溪花禪居行樂圖》,端的是大師手筆,令林貞賢對他的觀感由尊敬變為崇敬。

此前林貞賢對宋保軍的印象一直保持在中國文化方面,覺得他年紀輕輕卻滿腹經綸,相貌平平無奇卻才華橫溢,一時心生嚮往意圖結交之。

而小提琴演奏乃是藝術跨界演出,直接從中國書畫跨越到西方音樂,其中的差別之大,好像是一個會計師突然搞起了工程設計,不能不叫人為之瞠目結舌。

中國書畫和西方音樂是藝術,實則是兩個不同的藝術體系,天差地別,溝壑大得無法填補。只要學了其中一項,必然耗盡全部心血,再無餘力在其他方面有所精通。

宋保軍一驚才絕艷的《沉思變奏曲》完全突破林貞賢想象力的天際,隨之湧起的是無限驚喜。

總算她還顧忌到自己的公眾形象,沒有立即衝上台去向宋保軍獻吻,只是鼓著掌,身體因為激動過度而輕輕顫抖。

但徐允冪可管不了那麼多,跳下椅子蹬著高跟鞋幾步就上了舞台,遠遠的張開雙手抱向宋保軍。

這位大腿時代的團長身高一米七五,再加上十五厘米的防水台高跟鞋,足足達到一米九的高度,雙手擁著矮小的宋保軍,直接將他整個臉龐壓進了高聳的胸脯。

「好傢夥!」宋保軍差點窒息死在驚人的柔軟之中,鼻端沖盪甜膩膩的香氣,暗道:「按照臉被壓迫的弧度,兩邊擠壓的力道,有點棉的觸感是罩罩,嗯……製造商維密。由凸起物推斷**的位置,π=3.1415926,ap:aB=1:1.618,d罩杯,簡直是黃金比例,比小葉子要大上不少。」

徐允冪哪裡知道對方差不多把自己的身材數據推斷得七七八八了,興奮的叫道:「宋先生,演奏得真棒!我喜歡你!」

大腿團長有百分之十是認為宋保軍真的演奏得好,百分之二十是出於自身的熱情和一貫的作秀,另有百分之七十卻是故意做給金仲基

總之,只要是金仲基的對手,她就一定要表現出特別的興趣,從而達到噁心金仲基的目的。

以一種極其曖昧的姿勢緊緊擁抱著宋保軍,不管身邊閃光燈大作,徐允冪得意的面金仲基緊咬牙關,腮幫子的肌肉高高墳起。

感覺到懷裡的男人被壓得只有出氣沒有進氣,徐允冪鬆開雙手,胸前留下一大灘口水的痕迹。

「非常精彩的演出。」孟素蘭款款走上舞台,露出迷人的笑容說道:「十分意外欣賞到一場高水平的琴藝對決,我先聲明一下,這場對決並非出自主辦方的安排,而是金仲基先生和宋保軍同學的較量,因此也更為難得。各位來賓朋友,你們更希望誰來點評他們兩個人的優劣差異?」

台下有的喊塗芬,有的喊徐允冪,有的叫韋明亮,但更多的集中在一個人身上。

「林貞賢!」

林貞賢微笑著接過麥克風,上站在一起的兩個人,高大俊朗的金仲基神秘孤獨的宋保軍,似乎各擅勝場,一個外形出色,一個深具內涵。

「這個問題突然拋給我,很為難哦。」林貞賢帶著韓國女生特有的嗲音:「金仲基先生的表演,帶給我一股新奇的風,像是青春浪漫的氣息撲面而來,令人感動。」

金仲基一臉笑意,朝林貞賢充滿紳士風度的微微鞠躬。

「還有呢?」記者們連忙追問。

林貞賢說:「宋保軍先生的表演,彷彿觸及靈魂深處的思索,不能忘記,無法比擬,帶給我強烈的震撼。」

表面上兩邊都有照顧,各自說了不同的好話,但仔細一聽,林貞賢的語氣還是略微偏重於宋保軍。對金仲基用的評價是「感動」,對宋保軍用的卻是「震撼」。

貞賢小姐對誰的評價更高,已經不用爭辯了。

金仲基一副提攜晚輩的表情,帶著和善的笑容向宋保軍伸手,用韓語低聲笑道:「混蛋,我不知道你是誰,但你接下來肯定會死得很慘。」

宋保軍不解其意,但見對方皮笑肉不笑的臉色,同樣用茶州本地方言說道:「如果你還參加接下來的活動,請做好被繼續打臉的準備。」

兩人同時冷笑,轉身攜手面對鏡頭又瞬間變成了陽光燦爛的笑容。

孟素蘭言表示音樂會結束,活動團準備前往三號禮堂開見面會,各路媒體湧上來想要採訪宋保軍。無數的話筒錄音筆和手機在他面前揮舞,閃光燈噼里啪啦,晃得金色小廳白慘慘一片。

「宋保軍同學,請問你對和金仲基先生同台競技有什麼感想?」

「喂喂,我是《中海時報》的記者,你覺得林貞賢小姐漂亮還是徐允冪更美麗?」

「回答我的問題可以嗎?請問你得到這次表演的機會感到榮幸嗎?」

「宋保軍同學,對於茶州大學安排的這次活動你怎麼

亂七八糟的聲音同時問,金色小廳一時間亂得好像菜市場。

宋保軍接過其中一支印有《茶州生活網》Logo的麥克風,笑道:「很感謝大家,我是茶州大學中文系的學生宋保軍,對於這次與金仲基先生的同台競技,確實是個意外,我本人是林貞賢小姐的忠實粉絲,能為林貞賢表演,獻上我的心聲,是一次奇妙的體驗,好的,謝謝大家,就是這樣。」

「宋保軍同學!宋保軍!我還有問題!」

保安們趕過來維持秩序,把還想提問的記者攔住。

在工作人員的引領下,眾人從後門魚貫走出,登上一輛準備好的中巴,前往三號禮堂。

林貞賢坐在車廂前部一個靠窗的位置,旁邊還有個空位,沒其他人好意思敢與三球集團千金小姐共坐。

金仲基見狀心頭大喜,一個箭步趕過去,低聲道:「貞賢小姐,失禮了……」就欲坐下。

林貞賢對金仲基視而不見,朝後面一個身影輕輕招手,笑道:「宋先生,快來,我給你留了個位子。」

金仲基正屈著膝蓋,屁股往座位落下的過程中,聞言頓時站也不是坐也不是,一臉便秘的表情,想拉又拉不出來,想憋又憋不回去,尷尬到了極點。

宋保軍大喇喇走過來,面無表情一抬下巴:「起開!」

金仲基險些吐血,說:「貞賢小姐,那個……能不能……」

林貞賢微笑道:「不好意思,你能給宋先生讓一下嗎?後面還有很多空位。」

金仲基訕訕的起身,一步三回頭往後走去,緊緊攥住拳頭,心中不停說道:「考驗,一定是考驗,我必須撐住。」

而坐在林貞賢後座的徐允冪剛剛抬起手準備向宋保軍打招呼,見狀又坐回原處。

所有星計劃人員全部上車后,司機動汽車,駛過校園的水泥路,周圍樹木飛向後移動。

在這初冬季節里,茶州大學的校園景色另有一番美感。溫暖的陽光在遠處女生宿舍邊的池塘上閃爍,波光粼粼。

夾道的銀杏樹和香樟樹最後一批葉子還傲然挺立在枝頭上,鮮紅的和金黃的,組成了別具一格的冬景。

公告:筆趣閣APP安卓,蘋果專用版,告別一切廣告,請關注微信公眾號進入下載安裝:appxsyd (按住三秒複製)

27 Queries in 0.073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