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3章 不成體統

「宋宋保軍先生……」個名字,顏洛寒明顯愣了愣。Δ┡.ㄟM其他評委名單都是事先做好周密安排,已經列印好的,只有這個是手寫上去,臨時添加進來的。

幸好顏洛寒主持過很多場大型晚會,颱風穩健,揮出色,很快壓下心頭驚訝,繼續念道:「宋保軍先生,我校學生代表。好,讓我們來期待今晚的演出。」

七位評委在觀眾席的最前方,每個人的桌子上都有一塊寫著姓名的銘牌。坐得很近,彼此相距只有七十厘米間隔,方便私下交流談論。

金仲基一直以冷酷帥氣的明星形象示人,在主持人介紹到自己時也總是冷著臉緊抿嘴唇,這時忍不住湊到宋保軍邊上,低聲說道:「如果是茶州大學安排你來阻撓我和貞賢小姐的好事,那麼你們會現錯得很厲害。」

「還請金先生賜教。」宋保軍頭也不回。

「不管怎麼樣,你會現你和我的差距,大得好像螺旋槳飛機和宇宙飛船的距離。」金仲基冷笑。

「哦,很好的比喻。」

這時第一位選手入場,是個女生,個頭嬌小,穿著一雙恨天高的級高跟鞋,彷彿踩在五塊磚頭上。

「各位評委老師,各位觀眾,大家晚上好。」女生深吸一口氣,語氣帶著緊張過度的顫音,用力擠出虛假的笑容,說:「我是藝術學院聲樂演唱專業通俗唱法四年級的學生馮藝菲。」

「馮藝菲同學你好。」塗芬教授先問:「我見過你,三年前你曾經報考中海音樂學院,但是在面試階段被刷下來了。」

現場又是一陣掌聲,可以想象得到,每年報考中海音樂學院的學生不知幾何,塗芬竟能記得住其中一名落選的學生,記憶力當真了不起。

馮藝菲尷尬的笑著,主持人及時解圍,笑道:「請問塗老師,馮藝菲同學是什麼原因被刷下來的?」

塗芬說:「馮藝菲同學咬字不太清楚,可能因為你習慣性使用左腮咀嚼食物,臉部肌肉會不自覺的向左傾斜,當演唱時,吐氣有一種失衡感。嗯,我希望你在茶州音樂學院學藝的這些年,把壞習慣糾正過來了。」

主持人顏洛寒又插了一句:「不愧是塗老師,非常專業的點評!」掌聲再次響起。

馮藝菲誠懇的說:「謝謝塗老師的指導。」

「那好,開始你的表演吧。」塗芬端正坐姿。

馮藝菲換了一副姿態,靜靜等待音樂響起,唱道:「我愛誰,跨不過,從來也不覺得錯。自以為,抓著痛,就能往回憶里躲。偏執相信著,受詛咒的水晶球,阻擋可能心動的理由。而你卻,靠近了,逼我們視線交錯……」

聲音清亮,帶著倔強敢愛敢恨的情緒。

台下評委老師們表情不一,有的投入有的若有所思有的專註——大多數是裝出來的,包括宋保軍在內,同樣一臉認真聆聽無比欣慰萬分享受的神色。

這是一很受年輕男女歡迎的流行歌《身騎白馬》,當馮藝菲唱到「我身騎白馬,走三關……」時,台下掌聲陣陣,很多學生跟著低聲吟唱。

在大家沉浸於美好表演的時候,金仲基又湊過來說道:「喂,等一會評論選手時,如果你能附和我的言,我給你一些額外的好處。」

「好處是什麼?」宋保軍一臉的不在意。

金仲基得意的說:「中國人不都喜歡錢嗎?你的穿著品味非常糟糕,生活條件可能不太好吧?我給你一些錢,足夠你揮霍一兩年。」

宋保軍皺眉道:「一些錢?到底是多少?十個億?」

金仲基差點沒滑到桌下,怒道:「我不是在開玩笑!」

「我一個月零花錢兌換起來,差不多是一個月十億韓元,如果少於這個數,你就別提了,我也不太好意思的。」宋保軍臉色淡漠無比。

十億韓元約等於五百八十萬華元,放在一些富二代身上,倒也不算離譜。

但明顯不會有哪位傻瓜為了他一句附和的話就付出這麼大代價。

「走著瞧。」金仲基冷笑不止:「你會變成演藝圈小丑的,我不是在嚇你。」

很快,馮藝菲的演唱結束,進入討論評分環節。

先是塗芬的言:「馮藝菲同學的嗓子獨具特色,乾淨,透亮,天賦十足,令人驚艷,而且她在吐字方面的問題也得到了明顯改善。各位,你們的什麼?」

an副總裁安旭俊插嘴說道:「馮藝菲同學在唱到『身騎白馬走三關』時的唱腔有一個轉圜,突然變得十分深情,我想她是用了一番苦功的。」

「謝謝老師。」馮藝菲感激的說。

接著林貞賢和徐允冪也都表了一番不咸不淡的評論。

金仲基說:「我有不同的馮藝菲同學的演唱技巧性很好,但我想,在演藝圈立足不是基本功過關就能算是成功的。外形同樣特別重要,我不認為你有當紅的潛質,對不起,在我這裡,你不通過。」

觀眾席出一陣遺憾的嘆息。

馮藝菲眼眶突然就紅了,哽咽著說道:「可是,金老師,我已經非常努力了……」

「誰都可以努力。」金仲基嚴肅的說:「天才是百分之九十九的汗水加上百分之一的天賦,但往往這百分之一的天賦比百分之九十九的汗水更重要,我想你能明白。」

「我不同意你的說法,金先生。」

宋保軍適時說道:「眾所周知,演藝圈分為兩種藝人。對於偶像派明星來說,外形當然重要,可是實力派明星還是得說話。金先生,你身為偶像派,理所當然以為能夠靠臉吃飯,可是我認為馮藝菲可以靠才華突出重圍。」

台下爆出激烈的掌聲,眾多長相平平的學生們接受金仲基的說法,但是對宋保軍的話更為感同身受。

記者們馬上寫出了新聞標題《獲獎無數的金仲基被指靠臉吃飯》。

無疑,這是個時代,各種媒體充斥數之不盡的帥哥美女。任何人只要長得還不錯,就可以擁有比普通人更多的優越感。這讓長相平凡的人們無可奈何,宋保軍的話道出了他們的心聲。

金仲基眉頭一皺準備反駁,他紅了好幾年,儘管出演了好幾部獲獎影片和電視劇,仍然被媒體認為是奶油小生小鮮肉,演技實力一直沒得到太多承認。

自己想方設法改變這種局面,怎容得宋保軍空口污衊?

不料林貞賢搶著笑道:「我很同意宋先生的說法,一名演員,不能總是靠臉,更多的應該靠實力靠演技,才能在演藝圈走得更遠。」

「謝謝林小姐,謝謝宋保軍同學。」馮藝菲含著淚花說。

這便把金仲基反駁的話全部攔住了,跟著第二位選手走上舞台。

「各位評委老師好,我是藝術學院聲樂演唱專業民族唱法的王露露。」比起來,二號選手長相非常出挑,臉蛋柔潤,高鼻樑,櫻桃小嘴,具有古典的美感。

台下叫聲四起,顯然這位選手在學生群里有著較高的人氣。

她自稱民族唱法,唱的卻是英文流行金曲《ro11inginthedeep》。歌曲原唱阿黛爾的高音突破了自己以往的極限,歌曲中描寫因為戀人的背叛而內心掙扎糾結的情緒恰到好處,滄桑跟沙啞的嗓音讓人難忘,讓人為之執著感動。

在王露露的演唱中,歌曲作了重新編曲,使得阿黛爾原唱中的強大爆力變為婉轉輕柔,別有一番情趣,對觀眾來說是一種新鮮的體驗。

唱到副歌部分,一名熱情的男生手捧鮮花衝上舞台。由於太過興奮,奔上台階時狠狠絆了一下,全身壓在九十九朵嬌艷的玫瑰上。

等他磕磕絆絆捧到王露露面前時,大家在大屏幕中花被擠得花瓣分離,不成形狀,王露露一臉尷尬的接過。

那男生自己也覺丟臉無比,返回觀眾席時就打算換個步子意圖挽回顏面,從五六級的台階瀟洒帥氣一躍而下,咚的摔了個屁墩,痛得眼冒金星,周圍噓聲四起。

「這是哪個院系的學生,如此輕佻!不成體統!」韋明亮怒哼一聲。

王露露很明顯被那位男生引起的鬨笑聲帶亂了節奏。

演唱結束后,塗芬評論道:「編曲很好,很有特色,阿黛爾的原曲,隱約帶有一絲中國風,而且這並非不倫不類的改編,相反流行與民族結合得相當巧妙,如果不是你有兩個地方出現原本不應該的顫音,我覺得表演是完美的,很遺憾,你的颱風還得多練練。」

「塗老師,可是……」

「沒有可是。」塗芬道:「演員在舞台不會總是一帆風順,事實上也不會出現完美的舞台。總有一些意外生,表演者應該怎麼應對,比較考驗你的心態。你比較容易受到干擾,是不太合格的。」

其他評委紛紛表示贊同。

金仲基再次表達不同的意見,說道:「我覺得王露露的表現情有可原,那不是她的錯。已經唱得很好了……」

公告:筆趣閣APP安卓,蘋果專用版,告別一切廣告,請關注微信公眾號進入下載安裝:appxsyd (按住三秒複製)

27 Queries in 0.068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