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0章 不願意嗎?

「經理,幫忙沒有合適我家妹子的服裝。.ΔM」宋保軍在一列列的服裝展示架前瀏覽,時不時伸手試試衣服的質地。

經理使勁抬頭打量了一番凌安琪的身高體型,面露為難之色,問道:「先生是要正裝還是休閑裝?」

「無論什麼風格型號的,只要合適就拿出來試試。」

經理遲疑著,湊到宋保軍耳邊悄聲道:「女裝的話沒有,我女士英姿颯爽,恐怕更能駕馭男裝的中性風。」

「那行,先試試再說。」

一名店員在經理的交代下很快拿出六件特特特大號xxxxL的羽絨服,分為薄款和厚款兩種,有黑色紅色黃色綠色,有修身型也有寬鬆型。

「去,一件一件的試。」宋保軍吩咐凌安琪。

凌安琪越忐忑,見有外人在場不好推辭,拿著衣服進了試衣間。

宋保軍又讓經理去找西裝夾克羊毛衫褲子鞋子,反正有合適的通通拿來。

凌安琪扭扭捏捏的拉開試衣間門口,輕聲問道:「先生,我這樣穿行嗎?」

宋保軍回頭一她穿上新衣服,別有一番容光煥的氣質,說道:「當然行了,挺好」

經理賠笑道:「這位女士穿起來非常漂亮出挑,完全模身材,簡直美得冒泡。」

「真的嗎?」凌安琪喜滋滋的目光落在宋保軍身上。

宋保軍拿起一件中華空軍款夾克裝遞過去:「再來試試這件。」

「還還要試?」凌安琪方站立著四名店員,每人分別手持數套服裝,彷彿服飾皇后更衣的太監,明顯嚇得不輕。

宋保軍表:「還早呢,慢慢試不急,總之下午把這些服裝試完我們再去吃飯。對了,還有這條牛仔褲,搭配試試

凌安琪只得把疑問塞回肚子里,又鑽進試衣間。

折騰一番,又試了幾件外套,還是那件中性風的軍綠色飛行員夾克最為好別是左臂綉有空軍的徽章以及一排小字「中華空軍所至之處,既是中華之領空」,穿在凌安琪身上簡直帥氣到爆炸。

配上一條緊繃繃的牛仔褲和軍靴,十頭身的身材和級大長腿顯露出來,那叫一個英氣勃勃,令人難以移開目光。

宋保軍指指那些先前試過的羽絨服和夾克鞋子以及七八條褲子:「都包起來。」

「好的。」經理趕緊答應。

凌安琪對著穿衣鏡照了半天,簡直不敢相信鏡中人是自己,遲疑著問道:「先生,我這樣穿會不會太時尚了?」

宋保軍見她屁股包裹在牛仔褲里,形成圓滾滾的弧線,實在控制不住癢的手,上前捏了一把,笑道:「不錯么。」

「哎呀!」凌安琪遭遇突如其來的怪手襲擊,猛的一回身,胸前巨型球狀物狠狠拍在宋保軍臉上。

宋保軍便如受到火車衝撞一般,倒栽進遠處的牆角,連帶撞翻了一列衣架。

「先生,先生!」凌安琪連忙奔過去把他扶起。

「**打擊,太可怕了。」宋保軍心裡只有一個念頭,昏昏沉沉的站起,又想:「如果能減輕百分之八十的力道,那觸感一定特別好。」

經理和幾個店員憋笑不已。

凌安琪紅著臉說:「先生,你下次要摸我時提前說一聲,不然我一受到驚嚇就容易生意外。」

「這個……好吧……」宋保軍還能說什麼,只好苦笑著搖頭。

店員把總共二十多件服裝鞋子打包,幫忙放進車裡,堆得後座滿滿當當的,花了差不多十萬塊。

第三站去古奇店買了四個款式不同的包包,分別是粉紅色大號的牛皮手提包紅色斜跨貝殼包鱷魚皮暗紋手抓包經典gg鏈條印花信封包。

第四站去飾品店買等飾,分別有鑲鑽蝴蝶結夾水晶玫瑰夾黃金心形耳環雙面珍珠耳釘鉑金天使耳環白金天鵝項鏈。

第五站去手錶專賣店買了一塊女表,卡地亞藍氣球鑽石手錶。

第六站去化妝品店,這次宋保軍璃櫃檯里琳琅滿目的瓶瓶罐罐,當真瞠目以對,不管導購小姐推薦什麼就買什麼。

第七站去做頭,花了兩個多小時,在宋保軍打著呵欠不耐煩的聲音中才勉強做好。

走出門口,凌安琪感受到許多不一樣的目光,甚至能從這些目光中讀出不一樣的信息。以前無論去哪,別人不外乎「哎呀媽呀,這女的好高好壯。」「額滴神,國家籃球隊吧?」

現在呢,除了以上信息之外,則多出了一種驚艷之意。

所謂佛靠金裝人靠衣裝,女人更需要打扮。尋常五分的女孩,拾掇拾掇就有七分的效果。像凌安琪底子本來就好,一打扮起來越不得了,妥妥的女王范,顧盼生姿,儀態萬千。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凌安琪長期的自卑心理,習慣性含胸駝背,顯得有些畏縮,這個一時半會改不過來。

坐進車裡,凌安琪滿後座的各類奢侈品,又駛汽車神色專註的宋保軍,幾度欲言又止。

宋保軍頭也不回,突然開口問道:「你想說什麼?」

凌安琪嚇了一跳,好一會兒才小心翼翼的說:「先生,你是不是想包養我?」

「是啊,怎麼樣?不願意嗎?」

凌安琪臉蛋刷的一下就紅了,把腦袋深深埋進胸里,久久說不出一句話。

宋保軍駕駛汽車來到金茶花大酒店前停下,把鑰匙扔給泊車小弟,向大堂經理報出杜隱廊的名字,說要在二樓餐廳吃飯。

表哥的名頭實在好使,漂亮的大堂經理領著他們走進二樓餐廳,沒多久,酒店總經理畢恭畢敬的出現在兩人眼前。

「請問是宋三少嗎?」總經理半弓著身子問道。

五星級大酒店除了裝飾豪華收費昂貴之外,最為緊要的是服務。客人只要來一次,酒店方便會建立專門檔案,為顧客提供符合其喜好性格特點的服務,保證令其賓至如歸,達到至高享受。

宋保軍只來過兩次,可是酒店已經從其他方面打聽到,這位就是茶港委員會主席杜隱廊的表弟,新近負責茶港的安全事務,身份非常重要。

酒店的幾位大股東已決定在新港位置投資興建一座新的連鎖酒店,正是求著他們的時候,萬萬大意不得。

在對面的女伴,長相靚麗甜美,身材火爆出色,莫不是新泡上的級模特吧?

見宋保軍微微點頭,總經理不敢怠慢,笑道:「三少,我來為你介紹一下本店的特色,法餐有巴黎克萊蒙之家以及河馬餐廳過來的幾位大廚,海鮮鵝肝醬和甜點都很拿手。意餐有卡蘭德雷餐廳來的名廚,專攻海鮮和面點。日料是江戶大酒店的廚子工藤臼二,刺身和壽司是他的強項。至於中餐,則有有粵川魯淮揚浙閩湘徽以及宮廷菜系。」

宋保軍說:「我有點餓,每個菜系各來一份套餐,如何?」

總經理有心想解釋一份套餐可供一個四口之家食用,你每樣都要一份,卻只有兩個人,到底能吃多少?不過念及大多數「二代」都有這樣那樣的怪癖,或許人家點餐上來就只想拍照朋友圈而已,這話還是少說為妙。

「那就祝您用餐愉快。」

這時凌安琪才有心情打量周圍景色。

五星級大酒店的餐廳,自然奢華之極。

面積寬敞開闊,中間由六根羅馬柱支撐,起碼在四百平米以上,卻只擺有二十張圓桌,為顧客提供足夠富餘的空間。

高達六米的天花板花紋繁複複雜,水晶大吊燈璀璨奪目,充滿洛可可風格的華麗與無度的浮誇。

大理石地板光潔明亮,每隔十來米距離擺放一盆常綠植物。前方又有個金碧眼西裝革履的外國人手持一把小提琴,正在為其中一桌的客人演奏《美麗的羅絲瑪琳》,曲風歡快活潑。

宋保軍的這一桌是餐廳里最好的位置,靠著一道巨大的玻璃幕牆,窗外是酒店特意留出的小天台,種植了不少名貴花草,以供客人用餐時欣賞。

這時太陽剛剛落山,金黃的餘暉,連同街外車水馬龍與街燈,隱隱映現在窗玻璃上,十分迷人。

在這裡,凌安琪就像午夜十二點后坐上南瓜車的灰姑娘,不知何時就會變回原形,不禁嘆了一口氣,道:「先生,這裡太美了,一定很貴吧?」

她戰戰兢兢的端坐,雙手搭在膝上不動不敢多動,生怕碰到其他地方引起不必要的麻煩,一副膽怯小媳婦的模樣。

宋保軍不覺失笑,從兜里掏出六塊錢一盒的河水煙,旁邊等候多時的侍者一個箭步上前,快捷利索掏出打火機為他點上。

「說貴,也不貴;說不貴,也貴,關鍵。」

宋保軍吸了一口煙,很是裝逼的說道:「我不願區分有錢人和窮人,那沒太大意思。重要的是對待生活的心態和方式,有的人家財萬貫,在大排檔吃兩塊五一串的烤肉照樣吃得不亦樂乎,有的人明明窮得很,卻偏要借錢裝大款,打腫臉充胖子。」

凌安琪搗蒜一般點頭,感覺先生說的很有道理。

公告:筆趣閣APP安卓,蘋果專用版,告別一切廣告,請關注微信公眾號進入下載安裝:appxsyd (按住三秒複製)

27 Queries in 0.079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