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1章 宋教授

第一份法餐流水價送了上來,有香煎鵝肝奶油蘑菇湯紅酒燉牛肉香煎龍利魚香檳汁法式燴土豆。..

侍者也細心的擺好銀質餐具,送上潔白柔軟的餐巾。

「先生,可以吃了嗎?」

「隨便怎麼吃都行,不必在意別人的眼光。」

「嗯!那我吃咯!」

宋保軍無霸妹子,心道:「身材那麼霸道,臉蛋卻長得那麼好格那麼內向,一生氣起來卻無可匹敵,反差之大,當真是個矛盾綜合體。」

「矛盾?」想到這裡,宋保軍心中一動。

妹子平時謹小慎微,膽小怕事,一到人多的地方就緊張,別人一大聲說話就想著退讓。然而憤怒的時候,爆出無窮無盡的力量,威猛至極,如同遠古的女武神,沒有人能阻擋在她面前。

這種反差太大了,很少同時出現在同一個普通人身上,除非妹子不是普通人。

按照這種表現,宋保軍不禁提出一個大膽的假設:難道妹子身上也隱藏著人格力量?

怎麼才能了解她身上存在的可能性呢?宋保軍想起最近碰到的柳青林,靠的是身體接觸把對方獨立產生的單純人格拉進虛數空間。

對凌安琪是不是也能這麼做?

既然動了念頭,宋保軍立即伸手過去蓋在凌安琪的手背上,同時閉起眼睛,想方設法進入虛數空間。

也不知過了多久,始終沒能如願,那虛數空間不是說進就能進的,需要大量幽能支撐。

幽能在昨天晚上揮霍一空,今天吃了些東西勉強恢復,但不足以保證打開虛數空間的通道。

宋保軍一時焦躁起來,在凌安琪的玉手上捏來揉去。

哲學人格的分析方式展開:關節粗大肌肉緊緻手指纖長指甲修剪整齊,皮膚細膩,還能隱隱摸到一兩根青筋。蒲扇大的巨掌若是拍在人的臉上,恐怕會將對方拍成麻花。

宋保軍探指過去,摸到凌安琪的脈搏,脈象平穩有力,如同奔涌的河流一般,表面的平靜下蘊含著絕大的力量。或許只有等她化身狂暴女武神的時候,才能通過身體接觸產生新的效果。

「先先生,怎怎麼了……」凌安琪結結巴巴的輕聲提醒。

宋保軍驀然驚醒,嘆道:「摸不出感覺啊!」

凌安琪越的傻了,低聲道:「要怎麼摸才有感覺?」

宋保軍正沉浸在哲學人格的思維里,一時沒轉彎來,隨口應道:「等有空我再摸摸你身體別的地方,應該會有感覺。」

「啊?」凌安琪保軍,又神使鬼差似的,低下頭己的胸部和大腿等敏感部位,勉強說道:「好好吧!不過不過不能在人多的地方摸。」

宋保軍也感到自己說話的尷尬之處,忙道:「呃呃,先吃東西吧。」

「宋教授,這麼巧。」身後一個冷冷的聲音笑道。

宋保軍回頭一個二十五六歲的女人,面容柔美,身上一件白色貂絨坎肩,下面是黑色長裙和高跟鞋,手裡拎著鱷魚皮小坤包,本來足夠青春的年紀,硬是給她穿出三十五歲貴婦人的氣息。

能有誰會管我叫教授?宋保軍馬上想起來了,這女的不就是上次陪同雲青霓去參加生日宴會的女主人嗎,心源科技公司茶州分部總經理穆秋光,雲青霓的閨中好友。

「穆總,你好,能見到你很高興。」宋保軍禮貌的微微躬身,又說:「穆總是一個人嗎?要不一起吃個便飯如何?」

穆秋光的眼珠移到凌安琪身上轉了一圈,笑容中有幾分戲謔之意:「宋教授艷福不淺,我可不敢打攪你們的幸福時光。」

一瞬間,她有替雲青霓感到不值,這什麼大學教授?分明是情場騙子才對!

前些日子明明和雲青霓郎情妾意,好得彷彿蜜裡調油,連穆秋光也為她高興。

可是就在昨天晚上,穆秋光機新聞app里的一條推送「三球集團副總裁千金大腿時代前任成員林貞賢疑似緋聞男友曝光」。

幾組不甚清晰的照片上,林貞賢緊緊摟著一個年輕男人的胳膊,滿臉幸福愜意的表情,背景是茶州大學校園的一輛大巴車。

那年輕男人的眉目,不正是上次生日宴會雲青霓帶來見過的宋保軍宋教授么!?

這也就罷了,關鍵是現在,又和一位新的漂亮女士在一起吃飯,前面她還保軍在對方手裡摸來摸去的,不知搞什麼名堂!

女的,身材高大不必多說,穿的是夢之熊高檔飛行員夾克,左手一塊卡地亞藍氣球鑽石腕錶,市面售價起碼六萬以上。脖子上掛的項鏈耳朵上的耳環都是名貴飾。旁邊的椅子上放著一隻古奇的手包,怎麼說也得是茶州市中等以上階層的穿戴。

最重要的是,桌子角一串保時捷911的鑰匙,完全足以說明問題。

再保軍什麼模樣?還是那件經典的鄉鎮幹部灰色土夾克,皺巴巴的西褲和髒兮兮的皮鞋,兩人對比太過鮮明。說宋保軍不是吃軟飯沒人願意相信。

而且那個高大健碩的女孩正在含情脈脈保軍!

這傢伙明明其貌不揚,為何卻有一個接一個的漂亮女孩喜歡向他投懷送抱?這些女孩子還一個賽一個的有錢?

明顯不對勁啊!

莫非這宋教授是隱藏的天生情聖不成?例如段正淳那樣的?那麼雲青霓栽在他手裡根本不足為奇。

穆秋光原打算給他一點臉色瞧瞧,想到這裡,突然從心裡冒出一個念頭。

宋保軍笑道:「穆總真的不一起坐坐嗎?還是約了人?」

穆秋光眼珠一轉,說:「哦,不了,我正在陪客人,你要不要上下衛生間?」

這話來的甚是莫名其妙,宋保軍秋光正在朝自己擠眉弄眼,心頭會意,說:「嗯,一下就去。」

「那我不打擾了,祝你們用餐愉快。」穆秋光轉身就走。

隔了一陣子,宋保軍向凌安琪說:「我去趟廁所。」

穿過大廳,拐進通往衛生間的走廊,穆秋光果然站在那裡等著,臉上掛著嘲弄的冷笑。

「我還以為你不敢過來呢。」

「穆總有話但說無妨。」宋保軍點起一根香煙,毫不在意的說道。

穆秋光上前搶過他的香煙扔在地上一腳踏滅,冷笑道:「我們的大學教授還是個大眾情人啊,說吧,到底騙了我們青霓多長時間?」

宋保軍道:「男人在外面應酬,總會遭遇這樣那樣的情況,有時逢場作戲,有時言不由衷,穆總到底也是商界女強人,類似場面恐怕見過比我還多,又何必大驚小怪?」

穆秋光見他弔兒郎當的神氣,明白這男人不好交易,便換了一副臉色笑道:「宋教授,恕我唐突,你的『撩妹技能』是怎麼點滿的?」

宋保軍聳聳肩:「個人魅力罷了,有什麼好說的?」

穆秋光勉強壓住火氣,說:「宋教授一定不希望我把你周旋在數位美女之間的好事告訴青霓吧?」

「穆總到底想表達什麼意思呢?」

穆秋光道:「沒什麼,只是好奇。我,要錢沒錢,要相貌沒相貌,可能就有那麼一點才華,問題是,才華能當飯吃嗎?憑什麼那麼多有錢有身份的美女和你來往?」

這時宋保軍想起電影《夏洛特煩惱》里秋雅對夏洛說的台詞:「雖然你又老又丑,可是你有才華啊!」不禁哭笑不得。

「如果我說我能讓你在三天之內對我死心塌地,你信不信?」

穆秋光火氣立即起來了,冷冷道:「宋教授真有這個能耐?那儘管試試好了!」

宋保軍不答,先是上上下下打量穆秋光,眼神照例肆無忌憚,充滿侵略性。

穆秋光沒想到他的目光如此凌厲,簡直像是x光一樣。在他面前,自己彷彿沒穿衣服似的,光溜溜的,全身里裡外外無所遁形。

穆總縮縮脖子,不禁後退一步,問道:「你瞎呢!」

先是穿著打扮,秀經過精心打理盤起在腦後,露出光潔的額頭。臉上化著細緻的妝容,風格偏向成熟,眉毛眼線和口紅的搭配組合讓她顯得更加高貴典雅,但也把僅有的青春氣息掩蓋得無影無蹤。

身材不錯,前凸后翹,經過函數圖形拋物線數學球體模型人體比例結構的大致推測,三圍應該是34-25-33,不敢說比擬凌安琪,起碼在平均線以上。

宋保軍嘖嘖笑道:「穆總,我猜你很喜歡旅遊,前幾年去過蘇黎世,在聖彼得大教堂呆了半天。」

穆秋光一愣,隨即皺起眉頭,冷冷的說:「你跟蹤我?還是調查我多久了?」

「呵呵,這不難猜,我是撩妹高手嘛。」

對宋保軍來說很簡單,穆秋光脖子上戴的白金繁星項鏈是大明星慕容冰雨在二〇一一年的電影《千年之癢》里的同款。該片早已在慕容冰雨退役前拍攝完畢,兩年後才打著慕容冰雨息影之作的旗號上線攬金。

該片在瑞士蘇黎世拍攝,作為主要場景之一的聖彼得大教堂出現過幾次,是女主角和男主角相遇的地方。慕容冰雨佩戴的這款項鏈做為電影的宣傳,只在蘇黎世售。很顯然,穆秋光正是慕容冰雨的粉絲。她去蘇黎世購買項鏈,能不順道去聖彼得大教堂轉悠一圈?

穆秋光咬牙道:「那你說,還能猜到什麼?」

公告:本站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告別一切廣告。請關注微信公眾號進入下載安裝:appxsyd (按住三秒複製)

27 Queries in 0.098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