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2章 我最近比較忙

宋保軍說:「你有晚睡的習慣,每天深夜兩點前一直睡不著,有時藉助藥物,有時藉助酒精,才能讓自己過上安穩的一夜。.『.大概是內分泌失調,再加上事業不順利導致壓力過大,時間久了就越來越嚴重……」

在宋教授的說話過程中,穆秋光眼睛越來越大,瞪得好比銅鈴似的。

「其實要解決容易得很,給自己定個入睡的時間段,睡前給我打半小時電話,我講故事哄你入睡。保證穆總墮入甜蜜的夢鄉,不再被糟糕的壓力折磨,第二天醒來精神百倍。」

宋教授的聲音輕柔溫和,節奏平穩,敘事娓娓道來,聽著就令人舒服之極。她忍不住想如果對方在耳邊輕聲述說睡前故事,那應該會讓自己很平靜吧!

但穆秋光終於撲哧一笑,自失的搖搖頭,說:「不可否認宋教授確實有能打動女孩子的地方,我不想再試探,就直說好了,我想給你介紹一個人。」

「穆總請講。」

穆秋光道:「瑜歌傳媒集團的劉曉萱劉總,相信宋教授也聽說過,瑜歌傳媒是我市知名企業,劉總在資本市場上手腕驚人,也是我的重要合作對象。」

宋保軍說:「穆總是想讓我給這位所謂的劉總當小白臉嗎?不好意思,我最近比較忙。」

穆秋光吃了一驚,道:「我不得不佩服你的洞察力,太可怕了。不過請等我把話說完好嗎?」

「好吧,你說。」

穆秋光感覺在對方銳利的眼神之下,自己的謊言都是徒勞的,說:「劉總今年三十六了,一直在商界奔波勞碌,沒交過男朋友,偶爾也吐露過寂寞的心聲。我呢,給她介紹了幾位商場里的成功男士,以及演藝圈裡的二線男星,但劉總眼高於頂,都不是很滿意。」

宋保軍笑道:「原來你是拉皮條的。」

上次穆秋光也是幫雲青霓牽線拉投資,上流社會錯綜複雜,還是關係網最為重要。

「別胡說,僅僅是各取所需罷了。」穆秋光輕輕啐了一口,說:「宋教授,我想你撩妹這麼厲害,能不能和劉總試試?好處嘛,肯定會有的。」

「我的好處已經夠多了,不再需要額外的好處。」宋保軍沒那種打算。

穆秋光道:「哦,忘了還有一件事,劉曉萱在商業上和波利集團的張雪媛是死敵,如果你能打動劉總,說不定能說服她幫忙對付張雪媛呢。」

生日宴會上,宋保軍和張雪媛韓維武夫婦的衝突,大家都里,還聽說了事情緣由。韓維武逼死宋保軍的小姨,仇怨之深,雙方之間的矛盾基本不可調和。

而韓維武如此囂張的根源,就在張雪媛身上。只要把張雪媛踩翻在地,何愁韓維武不跪地求饒?而且老頭子不願他藉助杜隱廊的關係直接對雅閣公司下手,曉萱不失為另一條路線。

想到這裡,宋保軍問:「那麼,我的好處是什麼?」

穆秋光笑道:「不知多少人盼著能夠成為劉總的入幕之賓,甚至主動送錢托我幫忙介紹。宋教授還想什麼好處?」

言下之意,是說為你牽線搭橋,已經是你了。

宋保軍不理她這個茬,淡淡的道:「若說收拾張雪媛,我手段多得很,犯不著專門去求劉曉萱。你以為老子好端端去舔別人屁股,很爽快么?三十六歲的老女人,咳!我還是處男!」

「你是處男?別開玩笑好嗎。」穆秋光根本不肯相信。

宋保軍道:「一個純情專一的男人有錯嗎?」

「算了算了,怕了你了。」

穆秋光說:「其實呢,這劉曉萱有個電動車的銷售渠道,對我的公司有很大幫助,能和她搭上關係,對我有莫大好處。若是你能討劉總歡心,幫我居中說幾句好話,總不會忘了你的。」

「不會忘了我?具體是什麼?」宋保軍非要說個清楚明白不可。

「該渠道的銷售利潤,宋教授拿百分之五的分成,怎麼樣?」穆秋光信誓旦旦的說。

確實已經夠大方了,心源公司估算過,劉曉萱這邊至少能打開五十萬台兩輪電動車的銷路,按照每台車三百元的毛利潤計算,起碼一億五千萬。而宋保軍拿到的百分之五,足足七百五十萬元。

當然,只是粗略一算,實際操作過程還要考慮經銷商渠道售後廣告費等更多問題。

但只要幫忙打通關係就有那麼多好處,這就是「關係網」在資本市場的厲害之處。

宋保軍說:「只要你們的產品質量過硬,符合國家生產安全規範,我可以幫這個忙。」

「那就這麼定了。」穆秋光道:「明天晚上八點在月季號郵輪有個酒會,屆時劉曉萱也會參加,我把你介紹給她。」

宋保軍點點頭。

穆秋光又說:「我知道你泡妞手段了得,不過劉曉萱不是普通人,她打小錦衣玉食,受人追捧慣了,心高氣傲的,尋常男人入不了她的法眼。就算你有多大本事,也得提前做好準備。」

「說說劉曉萱的性格。」宋保軍道。

「呵呵,若不是她太過高傲,目無餘子,脾氣醜惡,我怎麼會束手無策,求到你的頭上來呢?」穆秋光苦笑著說:「總之劉曉萱是個非常難打交道的人,偏偏她手裡握有無數資源,每個人都得求著她捧著她。」

宋保軍揉捏著下巴沉吟道:「是比較難搞。」

「你想想最近的幾波娛樂圈緋聞,著名影星邱彬戀上女富豪劉曉萱,在其門外苦等一夜未獲接見。那邱彬比你帥多了吧,成熟又有風度,可劉曉萱根本上。」

「嗯嗯,邱彬的帥氣程度幾乎與我不相上下。」宋保軍厚著臉皮說。

穆秋光接著說道:「還有那什麼留洋歸來的生物學博士6泰恆,身上四個學位,又是晨風科技公司的高管,猛烈追求劉曉萱,結果劉曉萱嫌他太書獃子了。」

「這個6泰恆還不是教授呢,差遠了。」

穆秋光白了他一眼,繼續說道:「至於其他在劉曉萱面前碰得頭破血流的帥哥猛男,多不勝數。我就是見你會討好女孩子,讓你去試試而已,根本不抱什麼希望。」

「好吧,我盡量努力。」兩人交換電話號碼,宋保軍重新返回餐廳。

法餐和意餐的套餐已經被凌安琪一個人全部吃光,現在侍者正在上日本料理。

保軍過來,凌安琪一萬分不好意思的說:「先生,我一下控制不住自己,就全吃光了,你不會怪我吧?」

「怪你幹嘛?本來就是特意請你吃飯的,吃多點,以後才有力氣為我幹活。」

凌安琪略微覺得心安,問道:「先生剛才和那女的見面去了?」

「喲?你也不笨啊,怎麼猜到的?」宋保軍驚問。

凌安琪笑笑,說道:「我對其他事情不怎麼上心,確實挺笨的,學什麼都很難學會。但是有件事挺奇怪,只要和先生有關,我的思路就變得比較清晰。剛才那女的特意來和先生打招呼就走,先生也跟著過去,不是和她會面還能是什麼呢?」

「我有點小瞧你了。」宋保軍一邊隨口答應,心裡一邊琢磨:「只要和我有關,思路就清晰,這很明顯不就是人格力量互相吸引產生的共鳴么?」

凌安琪頓時高興起來,笑道:「先生不要老是以為我胸大無腦,其實我聰明得很。」

「好好好,琪琪同學既有**也有腦子,來來來,吃東西。」

宋保軍今天頗為勞累,和凌安琪一起逛了小半個茶州城,買的東西堆滿保時捷911的後座和尾箱,亟需食物補充能量。

當下兩人一起埋頭痛吃,風捲殘雲將日本料理套餐消滅得乾乾淨淨,又上來各式中餐菜系,同樣吃了個不亦樂乎。

宋保軍胃口好,凌安琪也不遑多讓,簡直是個特大號的飯桶。滿滿一盤子的牛排,往嘴裡一啪啦,喉嚨蠕動數下,盤子為之一空。

等所有套餐全部吃光,宋保軍吩咐侍者結賬,凌安琪扶著肚皮一臉的滿足,長長吐出一口氣說道:「哎呀,總算吃了個八成飽。」

酒店方面給宋保軍打的是七折的最低折扣,總經理原想著直接免單,但宋保軍不同意。

以前家窮人丑是一回事,現在有錢在身,自然不能和從前一樣混吃混喝。再不濟也不能丟了表哥的面子。

酒足飯飽,驅車送凌安琪回宿舍,再把方向盤一轉,趕去柳細月家裡,探視柳青林最近幾天的情況。

……

秀秀和阿茵一整天沒出過門,當52o宿舍第四名成員小馨結束與男朋友的約會回來時,三人立即開啟新一輪的八卦大會。

小馨換上拖鞋,把小皮鞋隨意扔到一邊,又脫下外套,周皺眉道:「巨無霸呢?怎麼還沒回來?我這裡一桶衣服等她洗呢。」

秀秀和阿茵對,說:「小馨,不是有洗衣機嗎?幹嘛要叫別人?」

「你們兩個問得好奇怪啊,洗衣機哪有手洗乾淨?」小馨去打了一盆熱水,慢悠悠的卸妝洗臉。

秀秀說:「那你的衣服不能自己洗嗎?」

巨臀妖艷女星曝大尺度床照"!微信公眾:meinvgu123 (長按三秒複製)你懂我也懂!

27 Queries in 0.100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