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4章 坑了大姐夫

巷子口停著兩輛車,一左一右站著兩個抽煙的男人,在清早的寒風裡不停的跺著腳,分別是田默山和座山雕。.『.

「大姐夫這麼早啊!」兩人現宋保軍的身影,緊著上前打招呼。

宋保軍很是奇怪,說:「你們有事不打電話,專程在家門口堵我不成?」

座山雕和田默山對,笑道:「大姐夫,這事還非得專程跑一趟不可。呃,那個嘛,白樺樹公司已經漸漸進入正軌,訓練和各項活動都在有條不紊的展開,公司上下風氣為之一整,主要是得益於大姐夫的英明領導和各位同事的精誠合作。」

宋保軍把兩人拉到車后躲避冷風,點了一支煙道:「有什麼話直說吧,拐彎抹角的做什麼?我一會還得趕去上課,沒時間陪你們啰嗦。對了,順路帶我一程也好,擠早班地鐵太辛苦了。」

田默山早已知道了他不是什麼正經的教授,說:「大姐夫,你可拉倒吧,什麼課能比港口建設的安全還重要?」

座山雕拍拍他們身邊的嶄新汽車,說:「大姐夫,這就是我們專程過來一趟的原因。大姐知道你生活艱苦樸素,不講究吃穿住行,風格為我們所欽佩。不過這樣下去也不太好,你是管委會的安全委員,身負重大責任,肩膀上扛著幾百號兄弟的飯碗,沒輛車太不方便了。」

宋保軍皺眉道:「怎麼回事?」

座山雕笑道:「大姐說了,你工作繁忙,這輛宣德甲寅是特意送給你,方便上下班的。」

宣德汽車是象京宣德工業集團自主研生產的高檔汽車,經過數十年努力經營,成功躋身全球豪車一線品牌,與賓利賓士法拉利保時捷寶馬等汽車公司齊名。其中又分為丙辰豪車甲寅越野車庚亥商務車辛卯迷你車等幾個著名系列。(詳見前作《極品學生》)

座山雕身邊這輛宣德甲寅,幾乎是有史以來最精緻最強悍的越野車之一。

採用最新的車身和底盤技術,無論是其越野能力的廣度和可通過性,還是公路的操控和舒適性,車輛的全地形性能都被提升到另一個層面。

整體造型是經典的方正外觀,最大的優點是空間寬敞操控出色。市面上裸車售價兩百萬左右,加上車內配置,差不多達到了兩百四十萬。

宋保軍臉色馬上變得不好,圍著車子繞了一圈,說:「是不是我給白樺樹公司安排了出路,你們就給我送了這輛車?」

敏銳的座山雕很快意識到了大姐夫語氣里的不對勁,忙說:「這不是大姐作不方便嘛!」

宋保軍道:「我工作方不方便,那是我的事,用不著你們操心。你們突然給我送車,究竟是什麼意思?想讓我在安全事務更照顧你們?還是給你們開更大的許可權?」

田默山忙說:「不是不是,大姐夫,您誤會了……」

宋保軍道:「大家都是兄弟,我也不妨直說,港口建設需要人手和專業人才,而白樺樹公司需要更大更多的業務,雙方一起合作乃是雙贏的好事。但我在安全委員位子上幹活,你們給我送車,這就成了另外一種性質的東西!」

「這個這個……」

「如果公司內有人作姦犯科,破壞港口建設,那我拿了公司送的車子,你們又過來求求我網開一面,我要不要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呢?你們有不學無術的親戚想弄進來混碗飯吃,我要不要點頭答應呢?你們掌握安全責任,若是一時疏忽導致事故生,我要不要幫你們把事情壓下去呢?」

座山雕聽他說得嚴重,一時口乾舌燥,趕緊賠笑道:「大姐夫言重了,私事是私事,公事是公事。我們在工作上出了紕漏,就請大請委員會根據規章制度進行處罰,絕無二話。但這車子是大姐私人送給你的……」

宋保軍搖搖頭:「私人送的也不行,我不能和你們有任何經濟上的來往,以免被人抓住把柄。至於你們以前在老白樺樹公司的那一套江湖習氣,千萬不能再出現在港口了。在港口就得好好做事才有出路,搞什麼歪門邪道!?我缺你們這麼一輛破車嗎?」

座山雕兩人喜滋滋的送車過來,本以為必定會討大姐夫歡心,沒想到反被訓斥了一頓,頓時頗為鬱悶。

田默山到底是混慣了江湖的老油子,轉念又笑道:「大姐夫教訓得是,確實是我們莽撞了。不過呢,這車是大姐買的,記在公司名下,也沒多少人使用,留著積灰塵有點太浪費了。我們就琢磨著,借給大姐夫使用一段時間,產權還是在公司。」

宋保軍道:「名義上是白樺樹公司的車,實際上隨我怎麼用都行?」

田默山座山雕兩人猛一陣點頭,笑道:「是是是。這樣就不算送車了。」

宋保軍道:「那還不是一樣?很多官員以合作單位的名義拿房拿車拿好處,以為這樣就不是行賄受賄。事實上很多案例都有,照樣逃不過辦案人員的法眼。」

座山雕急了,說:「大姐夫,你這樣我們回去不好交差啊。」

「不如我出錢把這車買下來,你們花了多少,我照原價給你們支付。」宋保軍說。

「不行不行,車子是我們公司借給你用的,怎麼還要付錢?」田默山立即大搖其頭。

座山雕卻說道:「大姐夫親兄弟明算賬,我佩服!這車子呢,表面挺好的,實際已經破得不行了,能不能開還是一回事,我價五萬塊如何?」

宋保軍哈哈大笑:「雕哥,你太會開玩笑了。」

座山雕面不改色的道:「是啊,這車子確實破得不行,怎麼也不能坑了大姐夫。說實話管你要五萬塊我心裡還虛得很呢。」

宋保軍並不表態,拉開車門一面而來是充滿土豪氣息的駝絨地毯珠光寶氣的金屬裝潢淡雅大氣的真皮沙。

儀錶台的中間和兩側為上等黑胡桃木製作,形狀簡潔,線條筆直剛硬,充滿越野車的硬漢風度。

米色真皮沙出自象京的著名品牌風之谷頂級設計師之手,座椅有黑色細線捆邊,手工獨到,觀感和觸感均為一流。在真皮和木料之間,點綴著反光度恰到好處的銀質金屬裝飾,使車廂增加幾分奢華大氣,陽光灑進車廂時更是光彩耀人。

內部空間十分寬敞,五座的設計,但是後排靠背有著巨大的儲物空間,達到16oo升的行李箱容積,無論長途旅行還是短途跋涉,都極為方便。

至於外觀,長度為四點八米,寬二點二米,外形狂野中有帶著沉穩,遠的輪廓儘是野獸般強壯的形象,近覺多了幾分霸氣。

宋保軍很是喜歡,說:「這車大概兩百萬左右吧,過一段時間我就把錢轉到公司賬戶去,不能占這個便宜。」

座山雕連忙擺手,道:「大姐夫,你這樣搞,不就變成我們逼你買車了嗎?說出去要笑死人的。說真的,這車很舊很破了,值不了幾個錢。」

田默山索性說道:「那行,既然大姐夫連我們公司淘汰下來的爛車都不肯要,那我們也不好意思開回去了,就直接在這巷口砸了,也給大傢伙瞧瞧。」

「那就砸了!」座山雕動作更利索,從另一輛車裡取出消防斧,作勢欲劈,同時眼巴巴姐夫。

宋保軍無可奈何,說:「既然如此,這車我先開一段時間,使用費按照正常租車公司的費用計算,該多少錢就多少錢。另外,白樺樹公司所有人等無論觸犯委員會紀律還是做了什麼壞事,我處罰起來會比別人更嚴格,絕不跟你們講什麼情面。」

「好說好說。」座山雕鬆了一口氣,心想總算可以回去向大姐交差,說:「至於費用什麼的,還是你親自給大姐打電話吧,車子是她的,我們不方便定價。」

宋保軍哪能不知道他們的心思,見自己若是不肯收車,只怕這關係就要當場搞僵,只好說道:「嗯,我一會就給大姐打個電話。」

座山雕把車鑰匙拍進宋保軍手裡,笑道:「證件全在車裡副駕的儲物格,大姐夫儘管開,什麼開膩了我再給你換一輛。」

近半米的離地間隙,通常情況下普通小車都是採取很輕鬆的姿勢坐入車內,而這一次,幾乎是向上爬進車內。

宋保軍顯得稍微吃力,關上門口,道:「行了,別廢話,以後努力在港口乾活才是真的,好好督促弟兄們的訓練,誰不合格的,一律清除出安全員隊伍,包括你們在內。」

「得令!」

宋保軍試了試車子,性能委實過硬,寬大的空間比悍馬h2亦不遑多讓,內部讓人感受到的是大氣和陽剛。

由於整體屬於大型車的緣故,宣德甲寅車內各操作部分都被設計得很大,包括空調出風口飛航式排擋把以及座椅等。對普通人來說,感覺真真是一雙小腳穿進了大鞋,得讓大個頭入座才覺得合適。

公告:筆趣閣APP安卓,蘋果專用版,告別一切廣告,請關注微信公眾號進入下載安裝:appxsyd (按住三秒複製)

27 Queries in 0.097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