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議論中的人選

杜秋開着雅閣,和陳大猷兩人來到南苑新村的時候,秦牧正和女朋友貝雪一人拿着一塊雪糕,站在小區門口的樹蔭下等他們。.M

貝雪是京城師範大學英語專業的學生,秦牧本着既解決個人生活問題,又解決屬下學習問題的心思,從美國回來之後,把她忽悠到雲城來當實習生,幫忙翻譯英文資料。

“貝雪,在雲城住的還習慣吧?”

“習慣呀,雲城挺好的。”貝雪是個氣質偏洋氣的女生,穿着一件黑白印花長裙,很時尚,她坐進汽車之後,抱怨道:“就是商場太少,隨便逛逛就沒了。”

“這是好事啊,讓秦牧有錢都沒地方花,省下來給你用。”陳大猷扭頭幫女朋友收拾裙角的秦牧,開玩笑道:“別光顧着伺候女朋友,快點去給我和杜秋也買兩塊雪糕。”

秦牧和陳大猷是多年老友,平時不以上下級關係相處,伸手說道:“買可以,先給塊錢勞務費。”

“就知道你重色輕友,我自己去買。杜秋,你吃不吃?”

“我不要了,開車不方便。”

“那算了,走吧。”陳大猷把半開的車門關上,調侃道:“秦牧,既然你不講兄弟義氣,那就別怪我無情了。貝雪,雲城買不到什麼好東西,但美國可以,我從下周去美國,要是想買香奈兒的時裝蒂芙尼的珠寶LV的箱包之類的東西,直接打電話給我,我幫你採購,刷爆秦牧的工資卡!”

“陳總你真好。”貝雪喜笑顏開,抬起白嫩的手腕,在秦牧面前晃了晃,說道:“我現在還是學生,時裝和珠寶都用不上,你幫我買塊手錶好不好?就像丹楓姐戴的那個,又漂亮又準時。”

姜丹楓當初幫杜秋投機日元匯率,賺了5ooo多美元的外快,後來在紐約咬牙買了一塊卡地亞的手錶,折算成人民幣的話將近3萬塊錢,秦牧是典型的技術男,和奢侈品絕緣,完全不懂行情,很大方的說道:“那就買一塊吧。”

“秦牧,你那塊手錶還是剛參加工作時買的西鐵城吧?現在工資漲了十幾倍,也該換一個了。”陳大猷喜歡收藏手錶,是這方面的行家,把秦牧往死里坑,蠱惑道:“乾脆你們倆買一套情侶表吧,戴着般配,而且可以打折。”

“也行啊,買回來了給你錢。”

“親愛的你真好,來,獎勵你吃一口雪糕。”

“真肉麻!”

貝雪心思靈活,見驍龍內部學英語的氣氛很濃厚,於是利用周末時間搞了個培訓班,頗受員工歡迎,杜秋開車把她送到了驍龍總部,然後掉頭去機場,準備來個禮賢下士,去接麥肯錫的那個高端人才楊帆。

“你這個女朋友眼界有點高,處處向姜丹楓我後有的罪受。”陳大猷用手指點了點杜秋,提醒道:“姜丹楓是杜財主的貼心小情人,她戴的手錶能便宜么?”

“女人如果要求不高,男人哪有動力去奮鬥。”秦牧正值熱戀期,和貝雪好的蜜裡調油,不以為意的笑着說道:“我雖然不像楊帆那樣力爭上遊,但也不是得過且過的人,要是連一塊手錶都買不起,這些年豈不是白混了。”

“力爭上遊?他那是利欲熏心。”陳大猷嗤笑一聲,說道:“你也未必太寬厚了點,難怪楊帆說你是個濫好人。”

“他這麼說我?”

“你真想聽原話?”

“算了,他的尖酸刻薄我又不是不知道。”秦牧從車後座的右側移動到中間,抓着前座的椅背,身體微微前傾,以商量的語氣說道:“大猷,你覺得把楊帆挖過來當人力資源主管,真的合適嗎?”

秦牧性子寬厚溫和,奉行中庸主義,之前杜秋向他諮詢的時候,他只是很客觀的介紹了一下楊帆的相關信息和資料,並沒有給出自己的意見,現在人都快來了,卻給出了明顯帶有負面情緒的話,顯然心有疑慮,憋了很久還是沒憋住。

陳大猷用雙手對着杜秋,做了個責任外推的動作,說道:“楊帆能不能來驍龍,主要板的意思,我只是個介紹人,就像當初在京城介紹你一樣。”

杜秋忙裡偷閒,扭頭秦牧,問道:“你覺得他不合適?”

“咱們現在各方面都展的不錯,員工個個都很努力,又有朝氣又有人情味,楊帆能力確實出色,我很佩服,但是他這個人太功利了,我怕會破壞驍龍的氣氛,畢竟我們公司才剛成立沒多久,人心比較雜,還不穩定。”

“秦牧,你這人什麼都好,就是太情味了,喜歡感情用事。”陳大猷打了句官腔,然後有些感慨的道:“人情味是天底下最沒用的東西,咱們讀大學的時候,除了少數幾個人之外,其餘都是親如兄弟,人情味夠濃厚吧?現在才畢業六七年,還有幾個人經常聯繫?就算有聯繫,又有什麼話可談?連話題都找不到,還有什麼感情可言?而那些經常聯繫的,比如我和你以及琴子,不都是有利益瓜葛才感情深厚的么?”

秦牧默然。

“現在公司還小,那些員工都還是初出茅廬的毛頭小子,互相之間沒有利益衝突,感情自然親厚,可是以後公司展壯大了,他們本事漲了,互相之間爭搶利益向上爬的時候,感情說沒就沒了。”陳大猷又指了指杜秋,說道:“如果小公司,人情味濃重一點是好事,可是咱們這位杜老闆一心要做大做強,海納百川一樣不停的招實習生,等9月份開學之後,員工數量肯定會突破百人,上百號人在一起工作,人情味濃的話,必然會有人拉幫結派搞內耗,所以必須要有個只講利益,不談感情的劊子手來彈壓,你說是不是?”

秦牧吐了口氣,搖着頭退了回去,靠坐在椅背上說道:“這個道理我也知道,我只是不想讓公司變的太功利,只顧着冷冰冰的算計來算計去,那樣就沒意思了。”

這個楊帆到底是什麼性格,又有什麼樣的手段,居然讓秦牧如此忌憚……

不過如果他真如秦牧和陳大猷說的那樣,是個功利為王的人,那就沒必要挖到驍龍來了……

在9o年代的中國,人力資源管理是個非常虛的概念,絕大多數人根本不知道到底是什麼,知道一點皮毛的——比如陳大猷和秦牧——也只以為是績效管理之類的東西,事實上人力資源管理是一門非常複雜,也非常重要的工作,絕對不是拿着鞭子當監工,拚命壓榨員工那麼簡單。

杜秋穿越前對管理不感興趣,但是他曾經泡過一個讀人力資源管理專業的學妹,知道一些基本知識,開口問道:“秦牧,你覺着我上次給你獎金,是多了還是少了?”

秦牧以為他換了話題,笑着說道:“獎金嘛,當然是越多越好。”

“你只負責了電子計稅軟件的前期工作,然後就甩給了李建華,去美國呆了將近一個月,拿着高額補貼在微軟學新技術,他在國內累死累活的修bug,幫你擦屁股。”杜秋用手掌敲了敲額頭,說道:“我當時純粹是拍腦門定的獎金,給你了5萬,只給李建華了3萬,你覺着他會不會有怨氣?”

秦牧微微一愣,笑容消失了。

“你那個部門有4o多個員工,而何力行的部門只有個員工,為什麼?因為員工知道辦公軟件只要研成功了就能賺大錢,而操作系統短期內賺錢的希望,都不願意去,你覺得何力行有沒有怨氣?”

陳大猷幫忙打圓場,說道:“這事不能怪秦牧,國內懂操作系統的人才實在太少了,而何力行的要求又太高,那些員工被他嚇破了膽,避之惟恐不及。”

“我只是舉例子,不是針對秦牧。現在公司人少,所有事情都在眼皮子底下,我們還能面面俱到,親力親為,以後就難說了,比如下半年至少要招聘上百名員工,你有時間親自到全國各地面試么?新員工招過來之後,我還有時間親自做培訓么?培訓完了之後,誰知道每個人的能力高低?誰有知道他們適合哪個項目?”

秦牧摸着下巴不說話。

“人才是公司展壯大的基石,我想找人來專門負責人力資源,不是為了算計利益,壓榨員工,而是要為驍龍量身打造出一整套覆蓋招聘,培訓,調配,績效,薪酬,勞資關係以及職業成長的體系出來。”杜秋難得長篇大論了一番,然後總結道:“只有在公正公平的環境下,人情味才是真的人情味,否則就是毫無營養的味精。”

這時已經遙遙可見機場的輪廓了,陳大猷扭頭對秦牧說道:“杜老闆要求這麼高,你覺着楊帆能不能通過他的面試?”

秦牧遲疑了片刻,然後點頭說道:“如果他把心思放正的話,也許可以吧。”

喲,如此說來,這傢伙確實是個能人……

希望不會讓我失望……(未完待續。)

公告:筆趣閣APP安卓,蘋果專用版,告別一切廣告,請關注微信公眾號進入下載安裝 appxsyd (按住三秒複製)

27 Queries in 0.156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