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有得有失

“杜秋,我想喝酒。』.』M”

“嗯。”

杜秋把車子停在錦桂花園小區南門附近的一顆梧桐樹下,去路邊小市裡買了兩瓶冰鎮啤酒和一盒紙巾,然後回到車裡,對紅着眼睛抽泣的姜丹楓說道:“別哭了,眼睛都要腫了。”

姜丹楓不理他,扭頭面對另外一邊的車窗,聳動着肩膀,繼續無聲的哭泣。

在穿越前杜秋談過好幾次戀愛,掌握的泡妞套路不少,但沒有一套適用安慰流淚的妹子,有些手足無措,不知道說什麼好,只好把紙巾遞過去,然後把一瓶啤酒放在杯架上,拿着另外一瓶沉默着喝了起來。

難怪陳大猷和秦牧都對楊帆敬而遠之了……

這傢伙與其說唯利是圖,不如說是個控制欲極強的偏執狂……

楊帆要杜秋親自擔任ceo,有兩個理由,第一個是杜秋作為驍龍的創始人和技術核心,在公司內部擁有至高無上的權威,任何人都無法取代,他以外來戶的身份空降當ceo,沒有根基,無人信服,只會被當傀儡法開展工作。

第二個理由是國內了解並重視人力資源的人很少,也沒有與之配套的社會氛圍,建立一套完整而又適用的體系是長期工程,需要公司高層強力而又持久的支持,如果任命其他人當ceo,會幹擾他的工作,所以必須要杜秋親自擔任ceo,全力支持他去施行。

要姜丹楓離職的理由也有兩個,第一個是認為姜丹楓和杜秋關係曖昧,而人力資源部門和行政管理部門權責重疊,會嚴重影響他的權威,第二個是認為姜丹楓的薪酬遠遠高過她所表現出來的能力,破壞了公平公正的原則,不利於公司管理體系的實施。

在陳述完理由之後,楊帆也沒有掩飾野心,直截了當的挑明了提這兩個條件的目的:“在麥肯錫,我把工作當工作,在驍龍,我把工作當事業,杜先生只需要為我保駕護航兩年,兩年之後如果累了,可以把ceo的職務交給我,到時候哪怕驍龍員工過萬,我也完全能勝任。”

這種**裸別人當梯子利用的做派,任誰都覺得討厭,但是楊帆說的清清楚楚,做的堂堂正正,願打願挨,任君選擇,所以陳大猷和秦牧都不認為他不擇手段,只認為他唯利是圖。

杜秋雖然平時冷着臉,近人情,然而他只是情感閥值比較高而已,對陌生人不怎麼在意,一旦認可了某人,就重情不重利了,而楊帆這種人是真的不講情面,只講利益,就像一把鋒利的雙刃劍,既能殺敵,也能傷己,這不,第一次出手,就把姜丹楓給傷了。

姜丹楓哭了幾分鐘之後,抽出紙巾擦了擦眼淚,仍舊不肯面對杜秋,側身對着車窗,哽咽道:“杜總,我是不是下崗了?”

在原來的時空中,9o年代大下崗時杜秋還是個小屁孩,而且家裡經濟條件比較好,對這事並無感觸,現在則不同了,經常在媒體和現實中者聽到各種下崗的悲劇,聽姜丹楓如此說,莫名的有些心酸,勉強笑了笑,說道:“還沒呢,別忘了你有兩個工作,除了行政經理之外還是我的私人秘書,現在只辭退了一個,還有一個。”

姜丹楓輕輕嘆了口氣,搖下車窗,把用過的紙巾扔了出去。

杜秋抿了一口啤酒,沒話找話的安慰道:“幾個月前,我和陳大猷都認為你的工作只值2ooo塊錢,現在楊帆認為你的工作值4ooo塊,進步了很多,你應該感到高興才對。”

姜丹楓抽了抽鼻子,似哭又似笑的哼哼了兩聲,然後關上車窗,扭身拿起啤酒,仰頭喝了一大口,滿腹委屈的抱怨道:“楊帆說他把驍龍的工作當事業,我難道就不是?他不過是個來摘桃子的,我可是一個人一個人的伺候,才把驍龍搞成現在這個樣子,居然敢說我的工作不重要,工資對不起貢獻,對不起他個頭!”

杜秋默然。

楊帆列舉的理由不能說不對,但姜丹楓的抱怨同樣有道理,因為她不是普通員工,而是創業元老,這幾個月所做的工作不是最核心的,也不是最艱苦的,但卻是最繁瑣的,既要管理公司的工作秩序,又要解決員工的衣食住行,事無巨細,勞苦功高,如果把驍龍比作嬰兒的話,她就是個盡職盡責的保姆,把天南海北的員工黏合起來,形成一個初具團隊意識的集體,貢獻完全對得起薪酬。

只不過現在公司從嗷嗷待哺的嬰兒成長為能跑會跳的少年,保姆的工作重要性自然降低了,楊帆要趕走姜丹楓,除了他所說的那兩個理由之外,還有拿她祭旗,樹立的威信的意思,杜秋對此無可奈何,因為形勢比人強,驍龍想要做大做強,更需要楊帆這樣的專業人才,而姜丹楓未來可以另外安排更好的工作,只好暫時犧牲一下。

“就知道欺負女人,算什麼高端人才。”姜丹楓又喝了一口啤酒,然而冰涼的液體無法澆滅心中的怒火,於是握拳捶了一下中控台旁邊的塑料,像陳大猷當初在機場時一樣,隔空罵了一句英語髒話:“Fxxk!”

“可別。”杜秋姣好的側顏,以不合時宜的調侃強行緩和氣氛道:“這話男人說出來是辱罵,美女說出來就是獎勵了,人家求之不得。”

姜丹楓余怒未消,嫌他不解風情,扭頭瞪了一眼,微紅的大眼睛不僅沒有表達出憤怒,反而透着楚楚動人的風情,整個人彷彿沾着露珠的新鮮草莓,水靈而又甜美,誘惑人前去品嘗。

杜秋忽然感覺自己心裡多了一根琴弦,在輕輕的顫動,出柔和優美的音符,充盈了胸膛,蔓延出身體,無聲無息的彌散在空氣中,姜丹楓似乎聽到了樂聲,眉頭舒展了,眼神柔和了,表情平靜了,在昏黃的路燈和隱約的霓虹映照下,宛如無暇的玉雕,彷彿絕世的名畫。

兩人無聲的對視了片刻之後,杜秋感覺車裡的空氣似乎凝固了,渾身燥熱,於是舉起酒瓶喝了一口啤酒,說道:“按照好萊塢電影里的套路,我們此時應該相擁接吻。”

姜丹楓嫣然一笑,也喝了一口啤酒,然後抿了抿紅唇,輕聲問道:“那你等什麼?”

“電影里女生都是閉上眼睛的。”

姜丹楓還真閉上了眼睛,微仰着頭,彷彿《大話西遊》里的紫霞仙子,杜秋動了動喉結,揉了揉汗的掌心,然後探身湊了過去,在氣息交錯,雙唇相隔只有幾厘米的時候,姜丹楓忽然睜開了如同陽光下的湖水一樣閃耀着光芒的眼睛。

“你犯規……”

然後雙唇觸碰,珠聯璧合,融為一體。(未完待續。)

公告:筆趣閣APP上線了,支持安卓,蘋果。請關注微信公眾號進入下載安裝 appxsyd (按住三秒複製)

27 Queries in 0.096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