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痴纏

錦桂花園2號樓,4o1室,晚上11點。..

杜秋穿着長褲,**着上身走出浴室,來到客廳里的布藝沙前,撫平凌亂的痕迹,擦掉可疑的液體,把裝着某種用品殘骸的垃圾袋紮起來,然後拿起丟在茶几上的無袖女士襯衫和灰色及膝鉛筆裙,回到浴室前說道:“我把衣服放在門口了。”

“直接拿進來嘛,順便再幫我按摩一下。”

“別作怪,洗好了自己出來拿。”

“真討厭!”

杜秋回到客廳,套上微微有些汗味的poLo衫,站在客廳中間分鐘電視之後,隨着一聲推門的輕響,姜丹楓披着長從浴室里走了出來,面若桃花,眼波蕩漾,嬌艷欲滴,風情萬種,再無一絲消沉惱恨的樣子。

“在?”

“沒什麼。”

姜丹楓左右,在地板上找到了自己的卡,於是靠着扶手在沙上坐了下來,用雙手梳攏長盤了起來,然後抬起左腳,膩聲說道:“杜秋,幫我穿鞋好不好。”

“自己穿。”

“嗯呀,人家現在不舒服嘛……”

此情此景,旖旎曖昧,哪怕郎心似鐵也熬不住,杜秋彎腰撿起丟在沙旁邊的高跟鞋,半跪下來,套在了姜丹楓塗著紅色指甲油的玉足上。

“哎,終於讓你這個冷麵神伺候了我一回,真是大!快!人!心!”姜丹楓心滿意足的輕笑,慵懶而又性感的抬起另外一隻腳,說道:“這隻也穿上。”

她穿着簡練雅緻的職業套裝,透着一股冰清玉潔,凜然不可侵犯的女強人范兒,然而杜秋在穿好鞋子之後,抬頭起身的瞬間,驚鴻一瞥,現裙底空空如也,不可描述的風情若隱若現,令他血脈賁張,差點就撲上去再來一回降妖大戰。

“你的內衣呢?”

“我剛才洗澡的時候順手洗了。”姜丹楓把雙腳架在茶几上,肆無忌憚的展示自己修長白皙的小腿,魅惑道:“要不你去幫我拿條內褲過來?或者我們今晚就在這睡,好不好?”

“這裡只有床,沒有床單和被子,沙上又睡不下兩個人。”杜秋伸出手去拉她起來,說道:“你的襯衫扣子掉了一個,明天早上一樣要回去換衣服。”

“還不是都怪你,我都主動投降了,你可以慢慢脫,卻非要用力扯。”姜丹楓似怨似嗔的橫了他一眼,然後不情不願的站了起來,問道:“這間房子你什麼時候租的?為什麼不告訴我?偷偷摸摸的是不是另外養了小情人?”

“5月份租的,我有時候需要有個私人空間思考事情。”

“思考問題哪裡不可以?何必要租個這麼漂亮的房子。”姜丹楓走到門口的時候,扭頭環視了一圈器具齊全,雅緻整潔的房間,忽然腦洞大開,說道:“你這個大色狼是想守株待兔,專門為了讓我加班而準備的,對不對?”

杜秋有些嘀笑皆非,卻又沒法反駁。

他當初租房子主要是想有個安全隱秘的私人空間使用金手指,不過現在家裡裝了兩個保險柜,公司里也有了單獨的辦公室,這套房子的利用價值大幅下降,已經很少使用了,本來打算8月底退租的,沒想到今晚情難自禁,無巧不巧的成了和姜丹楓臨時浪漫的地方。

在下樓的時候,姜丹楓像只考拉一樣,把杜秋當樹榦,整個人軟綿綿的緊貼在他身上,問道:“你以前在日本是不是談過很多女朋友?”

“沒有。”

“騙人,我才不信,你做那個很有經驗,一個花花公子。”

“你怎麼知道我很有經驗?”

“小薇她們都說第一次的時候很痛很難受,可是我剛才很舒服,很快活,一點都不痛。”姜丹楓很不老實的把手伸進poLo衫,在杜秋的腹肌上摸了兩下,嬌嗔道:“色狼,你剛才花樣百出,討厭死了,說,到底談過多少個女朋友?”

杜秋被這妖女一撩撥,又有點蠢蠢欲動了,於是在樓梯口停下腳步,左手攬住纖腰,右手捉住雙腿,以公主抱的形式把她抱了起來,大步流星的走下了最後兩層樓的台階。

姜丹楓身高腿長,並非小鳥依人型的美女,不過此時卻表現的很依人,她把頭埋在他寬厚的胸膛間,出時有時無的呢喃聲,像個乖巧溫順的波斯貓。

“到樓下了,下來。”

“你抱我去車裡嘛,我沒穿內衣,怕走光。”

此時已經午夜11點多了,夜闌人靜,小區里的道路上空無一人,就算走光了也無關緊要,然而軟語繞耳,溫香滿懷,任誰也沒法拒絕,杜秋只好又抱着手感極佳的火熱嬌軀走了幾十米,來到停在住宅樓角落裡的雅閣邊。

“下來,我要鬆手了。”

姜丹楓很順從的下來了,但沒有離開杜秋的懷抱,而是用雙臂勾着他的脖子,從橫躺的公主抱變成了面對面的騎腰抱,仰着頭撒嬌道:“親我。”

“剛才不是親過好多次了嗎?”

“你不是常說熟能生巧嗎?我要多練練,以後才好加班。”

“平時怎麼沒見你這麼積極的主動加班……”

在朦朧的月色和和煦的夜風中,兩人又墨跡了好一會才鑽進汽車,準備各回各家。

姜丹楓租的房子就在錦桂花園斜對面,是一個由三棟住宅樓圍起來的半封閉小區,杜秋把她送到大門口之後,問道:“你們是三人合租的?”

“嗯,我現在跟鄭薇還有何曉梅一起合住。”姜丹楓眯着眼睛靠坐在椅背上,似乎不想下車,懶洋洋的介紹道:“鄭薇薇是我大學同一個宿舍的同學,7月份幫春華姐拐過來的,現在在記事本公司里那邊上班。何曉梅家裡人多,弟弟妹妹四五個,住的又偏遠,上下班非常不方便,所以我就讓她過來合住了。”

何曉梅以前是高明達招聘的前台小姐,因為頭腦靈活,做事勤快,姜丹楓當了行政經理之後,就要過去當助手,杜秋前陣子回國時在倉庫門口獻花的就是她,對其印象頗深,嗯了一聲,說道:“三個人住太擠了,要不你明天去把那間房子收拾一下吧?”

“怎麼,想讓我天天加班呀?”

杜秋租的那套房子裝修很講究,傢具和電器都是上等貨,但沒有個人生活用品,他只是拿來臨時辦公用的,所以也沒有另行採購,一切保持了剛租時的樣子,見姜丹楓不怎麼上心,就說道:“那算了,反正我打算等8月底驍龍全部搬到市區之後就退租的。”

“退租幹嘛,那房子挺漂亮的,我很喜歡,鑰匙拿來。你付了多久的租金?”

“半年。”杜秋從鑰匙圈上取下鑰匙,隨口說道:“你要是喜歡,可以買下來。”

“想金屋藏嬌呀?”姜丹楓拿着鑰匙在他面前劃了划,撇嘴做了個鬼臉,說道:“等以後有錢了,我自己買套大房子,想加班就陪你加班,不想加班就找小白臉上門伺候。”

“你很有想法。”杜秋笑了,探身過去主動親了她一下,說道:“別做夢了,回去休息吧,明天早上我來接你。”

“嗯。”

等姜丹楓搖曳生姿的背影消失在大門裡之後,杜秋才動汽車,從錦桂花園南門回了家,進屋現杜春華正坐在餐桌前,一邊喝綠豆湯,一邊美國採購回來的時尚雜誌。

“姐,怎麼還沒睡?”

“這不是等你回來么。”杜春華抬頭一眼,說道:“廚房裡還有,你自己去盛。”

杜秋和妖精折騰了幾個小時,還真有點餓了,於是盛了一大碗,坐在杜春華身邊,稀里嘩啦的喝了起來,喝了大半碗之後,一抬頭,卻見親媽似笑非笑的盯着他br />

“怎麼了?”

“小弟,你和丹楓是不是……”杜春華豎起兩根食指互相碰了碰,一臉戲謔的問道:“那個了?”

杜秋壓抑着想要抬手嗅衣服的衝動,裝傻道;“那個是什麼?”

“小弟,現在天氣很熱,容易出汗,洗過澡的人和沒洗過澡的人,皮膚觸感不一樣。”杜春華用手背在杜秋的胳膊上蹭了一下,笑眯眯的說道:“我晚上送你出門的時候,皮膚有點黏,現在卻很清爽,肯定在半個小時之內洗過澡,你和丹楓出去談公事,為什麼要在回來之前洗澡?”

親媽,你的八卦能力也太逆天了……

難怪對親爹的出軌瞭若指掌……(未完待續。)

大雁塔拍**寫真 美女一絲不掛尺度全開不雅照曝光!!關注微信公眾號:meinvmo1(長按三秒複製)在線觀看!

27 Queries in 0.074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