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嚇死人的背景

楊帆對互聯網大會很感興趣,但提了一下演唱會的選擇之後就沒有多說什麼了,在散會的時候找劉運來要了一份計劃書的複印件,然後就準備去機場了。.ㄟM

陳大猷6月份通過關係,採購了一輛免稅的豐田大霸王mpV,方便接送何力行和小吳這些沒有私家車,卻又住在不同小區里的高管上下班,杜秋本來打算將禮賢下士的姿態進行到底,親自送楊帆去機場,不過被他婉拒了,堅持自己打車走。

在電梯口告別的時候,楊帆以不經意的語氣說道:“杜總,我昨晚簽約之後打了個電話回家,正好我有個遠方堂叔也在,他對驍龍很感興趣,再三讓我問一下有沒有投資的機會。”

陳大猷不是說這傢伙家境很一般,父母都是普通工人么……

怎麼忽然冒出來個聽起來很有錢的堂叔……

杜秋有些摸不準來頭,隨口說道:“陳哥在去美國之前,說想轉讓部分股份套現,你可以問問他。”

“我這個叔叔在浦江市國資委下屬的煉合投資公司擔任總經理,他不是自己投資,而是為了開拓公司業務,所以投資額度比較大。”楊帆報出公司名稱的時候,和站在杜秋身邊的劉運來交換了一個眼神,然後才繼續說道:“煉合投資公司致力於以金融的方式促進科研成果產業化,和硅谷的那些風投基金類似,以投資為主,不干涉具體運營。”

1995年國內居然有政府背景的國營風投公司?

胃口還不小,居然陳大猷的那些股份……

杜秋在意外的同時起了戒備之心,敷衍道:“如果你叔叔有興趣的話,我們可以另外找個時間見面談談。”

楊帆應承了一聲,不再多說,拖着行李箱告辭離開了,等電梯合上之後,劉運來表情有些凝重,說道:“杜總,關於互聯網大會的事,我有些新的想法,咱們去辦公室談談?”

“好。”

其餘人等一鬨而散,各忙各的去了,姜丹楓則有些茫然,站在前台左顧右盼,不知道做什麼好,杜秋見狀說道:“丹楓,既然楊總準備讓白玉泉做行政經理,你把手上的工作向他交接一下,然後來我辦公室,我給你安排新的工作。”

“知道了。”

杜秋不是一個喜歡講究形式主義的人,平時在驍龍總部這邊上班的時候,和普通員工一樣,都在研區里的小隔間里工作,只有需要思考或者休息才去辦公室,所以他的辦公室和陳大猷的截然不同,裝修的很簡潔,沒有寬大厚實的辦公桌,只有幾個沙一個茶几和兩排堆滿書籍的書架,有點像圖書館里的休閑咖啡廳。

劉運來進了辦公室之後,關上房門,說道:“杜總,楊帆的這個堂叔,你要謹慎對待。”

“你認識?”

“我不認識,但是聽說過。”劉運來在正對着門的單人沙上坐了下來,說道:“如果我沒猜錯的話,楊帆的堂叔名叫楊正雄。”

杜秋感覺這個人名似乎在哪聽過,但一時半會又想不起來是誰,估計是穿越前偶爾聽說的某個名人,於是一邊泡茶,一邊問道:“這個人什麼背景?”

“他沒什麼背景,有背景的是那家聯禾投資公司。”劉運來用雙手捋了捋頭,又長長的吐了一口氣,然後才說道:“這家公司的董事長姓江。”

姓江怎麼了?

杜秋楞了一下,沒反應過來,正想細問,然而此時腦海中閃過了一道信息——穿越前他曾經在浦江工作過兩年,而那段時間裡,浦江市的市長就叫楊正雄。

或許只是巧合的同名吧?投資公司的總經理怎麼可能會成為直轄市的市長……

等等,難道是……

劉運來佐證了他的猜測,抬手指了指天花板,明示道:“那位的公子。”

我去!!!

杜秋沒想到事業才剛剛起步就和這種頂級大玩家產生了交集,感覺有些匪夷所思,他把兩杯綠茶放在茶几上,璃杯里起伏的茶葉了一會呆之後,問道:“劉哥,你覺着這是楊帆叔叔自己的想法,還是那位江董事長的想法?”

劉運來有自立門戶的心思,和杜秋有約在先,只打算在驍龍工作兩年,因此地位然,兩人平時不以上下級相處,而是亦師亦友的顧問關係,他遲疑了片刻之後說道:“我沒在浦江工作過,對那邊的情況不怎麼了解,等會就去找人幫你打聽,盡量做到知己知彼,然後見招拆招。”

“謝謝劉哥了。”

“甭跟我客氣。”劉運來點了支煙,抽了兩口之後安慰道:“你也不用太擔心,既然是國資委下屬的投資公司,一切肯定會按規矩來,不會強買強賣的,而且大樹底下好乘涼,有了這樣的股東,在國內可以橫着走了。”

按規矩來是沒錯,問題是按誰定的規矩來……

強買強賣倒沒什麼,反正穿越黨有的是其他途徑賺錢,杜秋擔心的是官僚不懂裝懂,仗着權勢強行塞人進來指手畫腳,干擾和破壞驍龍的運營,苦笑道:“這次真是引狼入室了,楊帆野心勃勃,以後恐怕不好控制。”

“那倒不至於。”劉運來旁觀者清,開解道:“杜秋,你不要妄自菲薄,老毛說槍杆子裡面出政權,是至理名言,在驍龍,技術就是槍杆子,你只要握着技術,別說狼來了,就是猛虎來了,照樣得乖乖聽話,翻不了天。”

類似的話杜秋曾經對姜丹楓說過,然而當時面對的是大學副校長級別的土財主,現在面對的是不可言說的級巨無霸,實力天差地別,完全不可同日而語,心態有些失衡,被劉運來這麼一提醒,也覺得自己有點杞人憂天了,畢竟對方到底什麼意思還沒摸清楚,胡思亂想只會自亂陣腳。

算了,走一步吧……

杜秋端起茶杯抿了一口,換了個輕鬆的話題,問道:“劉哥,演唱會你打算怎麼安排?”

“其實我本來也是打算請搖滾樂隊來表演的,港台明星身家太高了,幾十萬甚至上百萬的出場費,唱幾歌就走人,性價比太低,而且三江大劇院地處市中心,總共才多個座位,場內場外都很擁擠,要是請港台的明星過來,光安保就夠頭疼的了,所以不如請國內的搖滾樂隊來表演,他們雖然沒什麼知名度,但真要論音樂水平,甩港台明星一大截。”

“劉哥很喜歡搖滾樂?”

“是啊,搖滾樂比較有勁,比港台那些談情說愛的靡靡之音要好聽。”劉運來笑呵呵的點了點胸口,自誇道:“京城大多數地下搖滾樂隊我都能聯繫的到,請他們來演出就一句話的事,價格也便宜,幾萬塊錢就能打。”

杜秋在音樂方面是個雜食動物,只要順耳,什麼都聽,沒有明顯的偏好,聞言說道:“既然這樣,那就多請幾支樂隊吧,每個樂隊唱幾拿手的歌,熱鬧一點,反正網友聚會就是圖個樂子。”

“行啊。”劉運來端起煙灰缸,彈了彈煙灰,說道:“楊帆剛才說請交響樂團,我覺得是個不錯的想法,8月18日那天晚上沒有安排,可以請專家和教授去聽聽交響樂,提升一下公司在知識分子圈裡的形象。”

“搞計算機的專家,喜歡聽交響樂的可能不過個,聽得懂的就更少了。”杜秋哈哈一笑,說道:“我估計聽到一半,很多人都要睡著了。”

“附庸風雅是人之常情,即使聽不懂,也沒人說不好。”劉運來把煙頭丟進煙灰缸,說道:“主要是用來彰顯公司在文化上的品味,驍龍的工資雖然不能和美國比,但在國內絕對屬於中產階級水平了,人一旦滿足了物質需求,就會追求精神需求,把品味弄高一點,能增加公司對大學生的吸引力。”

“劉哥不愧是搞傳媒的行家,思想覺悟夠高,就這麼辦吧。”

這時姜丹楓敲門進來了,劉運來順勢站了起來,說道:“楊帆主動提出要請交響樂團,估計有這方面的門路,我明天打電話問問他。”

杜秋心領神會,起身說道:“麻煩劉哥了。”(未完待續。)

公告:筆趣閣APP上線了,支持安卓,蘋果。請關注微信公眾號進入下載安裝:appxsyd (按住三秒複製)

27 Queries in 0.066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