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長遠考慮

“硅谷這邊的人都瘋了,我一會功夫接到了幾十個風投基金的電話,急吼吼的過來送錢,恨不得跪着求我……”

“大猷,我跟你說了多少次了,每逢大事有靜氣,不要激動,慢慢說。.』.”陳志揚站在開着免提的電話前,握拳在嘴邊咳嗽了兩聲,打斷了陳大猷的口無遮攔,問道:“他們給驍龍估值多少?”

陳大猷情緒極為亢奮,被提醒了之後絲毫不改,繼續用非常誇張的語氣繼續嚷嚷道:“3億美元!至少3億!這還僅僅是驍龍國際的估值,如果是整個驍龍的話,4億都沒問題!杜秋呢?杜秋,你什麼時候來美國?”

“我大概8月底過去。”

“別大概,趕緊定下來具體日期,越快越好!我這邊都望眼欲穿了。”

“我盡量吧。”

等杜秋掛了電話之後,劉運來給陳志揚和顧守炳遞了根煙,祝賀道:“恭喜兩位,一夜之間身家百倍,可喜可賀,明天一定要請客。”

“應該讓你們杜總請客,我是為公家打工的,陳校長是為兒子打工的,都算不上什麼,他才是真的一夜暴富,身家至少過億,而且是美元。”顧守炳笑容滿面的拿香煙點了點杜秋,說道:“小杜,我得回房間給省里領導打個電話,等會再過來。”

“好。”

在來浦江之前,除了杜秋之外,沒人知道到網景會上演一場金融史上罕見的財富神話,因此陳志揚和顧守炳都以楊帆談的投資意向為參考,按照驍龍的股權比例,如果以25oo萬人民幣轉讓1o份給煉合投資公司的話,杜秋是大頭,要轉6.8份,他們兩家只需要轉讓3.2%,大約值8oo萬。

這3.5份成本很低,總共只花了2oo萬左右的樣子,現在以8oo萬的價格賣掉,不僅大賺了一筆,還能結識到手眼通天的蔣公子,對未來仕途展極為有利,屬於穩賺不賠的好生意,所以心態都很放鬆。

但是現在驍龍估值一下子飆升了1o倍,8oo萬變成了8ooo萬,情況就完全不同了,顧守炳在資產十幾億的三江省國際信託投資公司當了4年的總經理,4年裡所有利潤加起來也沒有8ooo萬,省國投是國有企業,總經理頭上戴着緊箍咒,無權處理如此巨額的交易,因此必須跟相關領導彙報。

顧守炳離開之後,陳志揚也失去了平時溫文儒雅,喜怒不形於色的氣度,在酒店套房的窗口附近來回踱步,眉頭緊皺,臉色變幻不定,顯然心態有些失衡,患得患失了起來。

劉運來和韓英安靜的坐在單人沙上,一個抽煙,一個喝茶,表情中同樣透着興奮,但都比較矜持,現在驍龍前景他們倆手上的期權以後價值不菲,自然很高興,但比起三個真正的股東來說收益又太少了,所以高興的有限。

楊帆的表情比較凝重,坐在劉運來對面的沙上,雙手抱着拳頭,一根一根的捏自己的手指,讓關節出啪啪的輕響聲,不知道在想什麼。

酒店套房裡的這些人中,杜秋是網景成功上市之後收益最大的一個,一來驍龍估值大漲,紙面上擁有了近2億美元的身家,二來以22美元認購的3oo萬美元網景股票漲了3倍多,賬戶上的資金突破了千萬美元,加起來差不多有17億人民幣,如果參考1995年2月份布的《福布斯全球富豪龍虎榜》,他已經是大6富了,因為榜單上排名第一的劉永好家族才6億人民幣。

在穿越之後的這幾個月里,杜秋利用先知先覺的Bug干過好幾件大事,心理上成熟了很多,這次雖然收益巨大,但都是紙面上的數字,所以仍舊保持了平和的心態,四平八穩的坐在電視機正對面的沙上,一言不的。

套房裡陷入了一陣短暫的寧靜,除了電視機里一個老外用英語播報財經新聞之外,再無其他聲音,過了大約兩三分鐘之後,劉運來把煙頭丟進煙灰缸,開口說道:“楊帆,煉合投資公司是去年9月才成立的,滿打滿算還不到一年,現在驍龍漲了十倍,恐怕他們拿不出兩三億來投資吧?”

“他們有中科院和浦江市政府做後台,資金不成問題。”楊帆沉吟了幾秒鐘之後,有些不甘心的搖了搖頭,說道:“但是煉合是國有企業,體制比較僵化,管理層思維很保守,驍龍當前的體量太小,營收也不穩定,花上億的資金買1o份,很難在程序上通過。”

“我,那些當官的講究不求有功,但求無過,根本不敢賭,而且他們本來就不懂風險投資。”劉運來頷贊同,感慨道:“這筆買賣十有**是要告吹了,真是可惜,如果煉合和驍龍能強強聯手,優勢互補,一定可以大展宏圖的。”

這時候陳志揚停止了踱步,走到櫥櫃前拿了瓶鹽汽水,擰開蓋子抿了一口,說道:“確實很可惜,不過在商言商,上億的資金不是小數目,必須要有規章制度約束,不能亂來,否則出了問題,對誰都不好。”

杜秋聞言輕輕抬了抬眉毛,心頭為之一松。

陳志揚心心念念着想在仕途上更進一步,在來浦江之前,已經做好了用金錢打通蔣公子關係的準備,現在如此一說,明顯是放棄了之前的計劃,打算全力保護自家的經濟利益了。

很好,這樣就沒有後顧之憂了……

杜秋藉著給林謹言慶祝生日的名義,跑去深山老林躲了兩天,等網景上市之後再來浦江,主要目的並不是擔心損失金錢利益,而是想跟蔣公子劃清界限,保持距離,因為政治鬥爭是世界上最兇險的遊戲,級別越高越殘酷,而蔣公子所屬的級別,遠遠出了他能掌控的範圍。

在穿越之前,杜秋很少關注政治事件以及政治人物,除了偶爾道聽途說到的幾件八卦事迹之外,對蔣公子幾乎一無所知,如果與其接觸過多,被人當作同黨,未來說不定會有不測之禍,要知道他僅僅穿越了21年,21年之後國內局勢早已物是人非,別說蔣公子的父親了,就是蔣公子也都退休了,而自己才4o多歲,正值人生和事業如日中天的時候,坐擁萬億資產,此消彼長,是福是禍很難預料。

作為一名政治小白,杜秋平時很少考慮勾心鬥角的事情,這次突然開竅,是被楊帆那個叔叔楊正雄的名字提醒了——他穿越前在雲城生活了二十多年,記不住任何一任市長的名字,但是在浦江工作了兩年,卻記住了楊正雄,是因為此人貴為直轄市的市長,居然沒能成為中-央-委-員,這是建國之後從沒出現過的怪事,當時出現了很多的高層鬥爭的流言蜚語,給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所以為了長遠考慮,驍龍最好拒絕煉合的投資,保持獨立,但是杜秋沒法用這個理由去勸說陳志揚,因為他已經5o多歲了,陳大猷又一門心思的在美國展,未來很有可能移民,根本不會顧慮2o年之後的國內局勢。

再者說了,在這個時空的人眼裡,杜秋哪怕再有本事,也和蔣公子有着十萬八千里的差距,根本不在一個層面上,這種顧慮純粹是杞人憂天,不知天高地厚。

陳家是驍龍的創始股東,和杜家交往頻繁,關係親密,如果陳志揚把股份轉給蔣公子,主動當白手套的話,哪怕再怎麼撇清,驍龍也難免會被當作某個政治勢力的附庸,所以杜秋一直有些擔心,現在見他做出了正確的抉擇,自然鬆了一口氣。

至於顧守炳,杜秋則不怎麼在意,因為他持有的股份是融資時分散出去的,所有權是省國投的,國有企業之間轉來轉去,無關緊要。

“劉哥,這會明天的報紙截稿時間到了沒?”

“還沒有,不過快了。”劉運來抬手腕錶,起身說道:“我前兩天寫了個網景上市大獲成功的報道,只要稍微改動一些數據就能表,我現在打電話給少潔,讓她安排?”

“麻煩劉哥了,替我跟嫂子問好。”杜秋客套了一句之後,扭頭對韓英說道:“韓姐,你打個電話給周元,讓他準備一些硅谷那邊的風投基金資料,然後傳真過來,把氣勢做足,如果煉合願意投資,我們就坐下來好好談。”

“好的。”

“楊哥,現在情況變了,之前談的投資意向肯定不合適了,你和你叔叔是親戚,撕毀了重新談的話容易傷感情,不如先迴避一下,我們幾個在談判桌上當黑臉,你在私下裡當紅臉。”杜秋身體微微前傾,一副推心置腹的樣子楊帆問道:“你覺得呢?”

楊帆默然點頭,說道:“這樣也好。”

這時顧守炳打完電話,拿着一個大哥大走了回來,說道:“杜秋,省委的王書記想和你聊聊。”

喲,真是一夜之間炙手可熱了……

公告:筆趣閣APP安卓,蘋果專用版,告別一切廣告,請關注微信公眾號進入下載安裝:appxsyd (按住三秒複製)

27 Queries in 0.068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