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禮物

1995年8月13日,星期日,下午3點,迅馳車友俱樂部。ΩΩ.M

林大偉站在一輛大卸八塊的桑塔納前,帶着黃大山和兩個學徒修車,忽然聽到門外傳來了熟悉的動機轟鳴聲,扭頭一見杜秋那輛雲城獨一無二的gTR停在了街邊,然後姜丹楓從駕駛室里走了出來,穿着白色的無袖T恤和綠色百褶裙,身姿婀娜,靚麗時尚,很是引人注目。

黃大山放下手中的零件,走到呼呼作響的落地風扇前,一邊偷懶納涼,一邊嬉皮笑臉的說道:“跑車美女,樣樣俱全,秋子真是過着神仙一樣的日子。”

話音剛落,他存志從副駕駛位上下來了,立刻像見了貓的老鼠一樣,跑回桑塔納前,彎腰撿起剛剛丟下的零件,用髒兮兮的抹布胡亂擦拭,表現出一副認真幹活的姿態。

旁邊兩個學徒見狀偷笑,林大偉則對此習以為常,老家村裡所有年輕人都是杜存志教過的學生,沒有不敬畏的,他扯下沾滿黑色油污的勞保手套,上前招呼道:“爸,小姜,你們來啦。”

“大偉哥,你忙你的,不用管我。”姜丹楓熟門熟路的朝隔壁汽配用品店走,笑着說道:“我先去給杜叔叔泡茶。”

“春華帶着謹言在家學鋼琴,我怕打擾他,就過來轉轉。”杜存志穿着一件有細紋的藏藍色poLo衫,比以前天天穿的白襯衫要休閑和時髦,整個人顯得年輕了不少,表情也不那麼嚴肅了,問道:“小秋等會要來你這?”

“阿秋在浦江買了輛新車,自己開車回來,打算等會先到這邊做個保養。”林大偉打量了一下他的臉色,說道:“他2點多的時候打電話說已經過了金陵長江大橋,我估計3點半左右能到。”

“家裡已經有兩輛車了,又買一輛幹什麼?”杜存志嘀咕了一句之後,走到修車間里,問道:“生意怎麼樣?”

“還可以,這裡地段好,每天來洗車的人很多。”林大偉指了指門口幾輛貼着各種標識的轎車,介紹道:“我跟市裡好幾家事業單位簽了定期保養合同,收入比以前開汽配店的時候要穩定。”

“那不錯,你是大學生,肯定比那些雜牌汽修專科學校畢業的強,憑手藝賺錢,賺的安穩,我很放心。”杜存志拿起一個螺母掂了掂,然後放回原位,搖頭說道:“小秋搞的東西我,還老是對國外跑,總覺得不踏實。”

“杜校長,秋子在外國自學過高科技,怎麼著也不會比大偉差。”黃大山不甘寂寞,湊過來搭話道:“昨天我上說秋子的公司值十幾億,比省里的大型國企還有錢,可不得了!”

“干你的活去,上班時間不要磨洋工偷懶!”杜存志一個瞪眼就把黃大山嚇了回去,然後問林大偉道:“錦玉在家裡?”

“沒有,她在隔壁聽音樂,說是給小糰子做胎教。”林大偉有些不以為然,說道:“那些古典音樂她自己都聽不懂,還沒出世的小糰子怎麼可能聽得懂,就是瞎折騰。”

“她現在大着肚子,閑着也是閑着,聽聽無妨。預產期是什麼時候?”

“前天去醫院檢查,醫生說22號左右。”

“和謹言同一個月過生日,都在暑假,這樣也好,免得我每年多跑一趟雲城。”杜存志微笑着點了點頭,說道:“你去忙吧,我去隔壁坐坐,順便把想的幾個名字給錦玉讓她做個參考。”

“爸,你選一個就行了,錦玉是學財務的,不懂文藝,沒有取名字的頭腦。”

“胡扯,做父母的給孩子取名字天經地義,要懂什麼?什麼都不用懂!”杜存志擺了擺手,說道:“錦玉是個有主見的,讓她拿主意吧,你好好乾活養家,別虧待了她們母女。”

林大偉有些訕訕然的嗯了一聲,回去繼續修車了。

修車間旁邊的汽配用品店裝修的很高檔,空調,沙,電視,音響等等應有盡有,幾個常來的閑散客人在角落裡用Vcd影碟機,梁錦玉則坐在櫃檯旁邊的沙上和姜丹楓閑聊,見杜存志進來了,就扶着肚子要站起來。

“錦玉你坐着,別起來。”杜存志很和藹的安撫了她的拘禮,然後拿出一張紙片,說道:“這是我給小糰子想的幾個名字,你要是覺得合適就選一個,不合適你們另外再考慮。”

梁錦玉比林大偉要上心的多,拿過紙片一上面用鋼筆工工整整的寫了四個名字,後面還列了註釋,一個是“林雪晴”,取材自王羲之的《快雪時晴帖》,一個是“林清歡”,取材自蘇軾《浣溪沙》中的“人間有味是清歡”,一個是“林樂知”,取材自屈原《九歌》中的“樂莫樂兮新相知”,最後一個是“林佳語”,取材自司空圖《二十四詩品》中的“沉着篇”。

這四個名字各有來歷,清新雅緻,寓意上佳,顯然費了很大的心思,梁錦玉本來面對杜存志的時候一直心懷愧疚,有些惴惴不安,此時才真正放鬆下來,覺得他確實把小糰子當自家孫女很是感動,翻來覆去的琢磨了好一會之後,說道:“這四個我都挺喜歡的,要不選最後一個吧,謹言佳語,兄妹倆的名字正好搭配。爸,你覺得呢?”

“你和大偉商量吧,我就是提個參考,拿主意自己。”

“錦玉姐,我就知道你要選這個,謹言佳語,一聽就是兄妹,真的很配。”姜丹楓笑嘻嘻的拿過紙片,說道:“杜叔叔取的名字不僅好聽,還特別有詩意,既然你選好了,剩下的三個就留給我吧。”

“怎麼?”梁錦玉似笑非笑的,打趣道;“你才剛畢業沒多久,就打算要小孩了?”

“什麼呀。”姜丹楓故作羞澀的輕輕打了她一下,辯解道:“我才不生小孩呢,我打算自己用,選一個當網名。”

“網名是什麼?”

“在互聯網上用的名字,就跟那些作家取筆名一樣。”姜丹楓正在解釋,忽然璃門外緩緩停過來了一輛還沒上牌的嶄新寶馬,後面還跟了一輛載有汽車的拖車,她知道這種豪華轎車雲城總共也沒幾個人買的起,於是一躍而起,說道:“好像杜秋回來了,我出去”

梁錦玉見她以近乎小跑的形式朝外走,忍不住笑了,問杜存志道:“爸,小姜是不是和阿秋在談戀愛?”

“他們沒說,我也沒問,現在時代變了,年輕人的心思我不懂,就不瞎摻和了。”杜存志很開明,笑呵呵的站起來,說道:“外面悶熱的很,你身子不便,就不要出去了。”

“沒事,我在屋裡坐久了,正好出去透透氣。”

姜丹楓推開玻璃門,秋從白色的寶馬車裡走了出來,淺藍色的T恤,卡其色的短褲,再加上一雙萬年不變的帆布鞋,和幾天前去浦江的時候沒什麼兩樣,但她卻覺得眼前一亮,連夏日午後炙熱而又燦爛的驕陽都變得柔和了。

“我靠!杜秋真有錢,已經有兩輛車了,居然又買了一輛寶馬。”

“何止啊,旁邊那個拖車上面還有一輛,寸,我估計是加長林肯或者凱迪拉克。”

“應該是,顧大胖子的那輛奔馳s6oo都沒這麼長。”

姜丹楓對身後幾個客人的議論充耳不聞,搖擺着裙子,雀躍着步伐,像小鹿一樣走了過去,等接近杜秋的時候才現楊帆也在,她本來極為厭惡這個人,現在卻覺得挺順眼的,含笑招呼道:“楊總,這麼快就辦妥了浦江那邊的離職手續?”

“還有些小事情沒解決,等過幾天再抽時間回去辦。”楊帆沒有了以前那副不近人情的高冷精英范兒,正視着姜丹楓的眼睛,很溫和的解釋道:“姜小姐,之前我的所作所為,都是對事不對人,希望你不要介意。”

要是沒有楊帆,那天晚上什麼事情都不會生,姜丹楓和杜秋仍舊停留在上班是同事,下班是朋友的階段,關係沒法更進一步,所以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這傢伙歪打正着,做了一件好事,於是很大度的說道:“沒什麼,楊總也是為公司考慮,我能理解。”

楊帆點了點頭,對杜秋說道:“杜總,我先去酒店了。”

“行,車子你先拿去用,好好休息。”

楊帆回到車裡,開着車離開了,林大偉尾獨特的藍紅色銘牌,問道:“阿秋,這好像不是普通的寶馬,改裝過?”

“這是寶馬官方售的高性能車m5,浦江唯一的一輛,我覺得不錯,就買下來了。”杜秋解釋了一下之後,指着路邊拖車上蓋着防晒罩的車,說道:“我在浦江收了一輛古董車,車況還可以,偉哥幫忙把它卸下來,做個保養。”

黃大山愛熱鬧,還沒等林大偉話,就手腳並用爬上了拖車,掀開防晒罩一刻大聲嚷嚷道:“我操,紅旗?!”

沒錯,一輛7o年代生產的紅旗ca77o三排座古董車……

杜秋這次去浦江唯一的收穫,來自蔣公子贈送的禮物……

本站推薦絲襪美腿,童顏**,豐滿肥臀圖片視頻在線看!!快速關注微信公眾號:meinvtao1(長按三秒複製)在線觀看!

27 Queries in 0.081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