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5章 斬血魔達蒙!

神元刀!

這柄陳凡入了神海境后,在識海中錘鍊了一年多,最終凝練成的斬神之刀。?凝聚了陳凡的無限神念之力,此刀一出,下斬九幽,上斬天神。乃是陳凡專門為地仙準備的。

便是以李長生人仙之威,也擋不住神元刀一擊。

血魔達蒙雖強,精通無數東西方秘法,無比狡詐,更具備血族的不死之身,但同樣也擋不住。

就在黑公爵驚怒的目光中,以及周圍眾多戰士的注視下。神元刀帶起一縷金色刀芒,猛的橫跨長空,斬向血魔達蒙。

「攔住它!」

黑公爵一掌劈出。一道如同黑霧般的神芒飛向神元刀。

眾多特種戰士們,抬起電磁步槍,一槍槍射擊而來。更遠處的許多血裔戰士,更是帶起一道風般,沖向神元刀。

但這一切在神元刀面前,都毫無作用。

神元刀就如同一抹幻影般,並不存在於世間。穿過了無數金屬子彈、**,向達蒙勁射而去。

「你真敢動手?」

達蒙嚇了一跳,沒想到陳凡在諸多致命武器的圍攻下,竟然悍然出手。

他身形一晃,體表猛的爆起滔天火焰。那赤色的火焰,宛如血液般鮮紅。乃是澎湃的血系魔力幻化而出,足以扛得住炮彈的射擊。尤其達蒙自信,自己乃是不死之身。便是扛着陳凡飛劍,都死不了。

可是在達蒙驚駭目光中。

神元刀直接無視了他的護體血焰,射入了他斬進神魂中。

「不!」

達蒙出一聲驚天動地的凄厲慘嚎聲。

周圍眾人震撼看來。只見達蒙周圍澎湃的血色火焰,竟然猛的一黯,然後竟然熄滅了。緊接着他眼中的赤芒也開始迅消失,氣息陡然降落。最後整個整個身體彷彿沒有力量支撐般,直接從天上掉落地下。

達蒙的神魂,竟然在那一剎那間,被陳凡一刀劈為了兩半。

神魂破碎,再是不死之身,也得死!

「啪嗒。」

達蒙的屍體砸在地面上,掀起一片灰塵。

全場死寂。

所有人一片目瞪口呆。連在遠處飛機的駕駛員們,都瞠目結舌。

肆虐歐洲百年,位列神榜第三的血魔達蒙,就這樣死了?

海神教派領主亞瑟,失魂落魄,嘴裏念叨着:

「這就死了?怎麼可能?這下完蛋了。」

而黑公爵站在那,面色鐵青。這位天地崩塌,都能保持優雅貴族氣度的強者,此時身上爆起一陣驚天動地的殺意。他猩紅的雙眼,宛如血瞳般,死死盯着陳凡,一字一句道:

「陳北玄,你膽敢殺死達蒙,你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嗎?」

陳凡不答,雙眼微眯。

他感受到,自己殺死達蒙之後。一股無形的枷鎖就從身上散去。那是陳凡曾經指天誓,立下的誓約。如今誓約解除了。陳凡晉級先天,再不會遇見心魔劫了。

「殺了他!」

黑公爵一揮手,怒吼道。

「砰砰砰。」

一道道高飛行,帶着灼熱電流的金屬子彈,就從四面八方向陳凡射來。這些穿着海神戰甲的特種戰士們,手中持着的『電磁步槍』,每一擊威力都足以媲美大口徑穿甲彈,便是陳凡的護體真元都扛不住。

不過陳凡也不需要扛。

「嘭。」

陳凡身形一晃,瞬間擊破音障,帶起一道道殘影,衝出了眾人的包圍圈。

沿途有鐵甲戰士想要阻攔陳凡,被陳凡隨手一巴掌,就拍成了鐵餅。他們的裝甲,也許能扛住坦克大炮的轟擊。但在陳凡面前,卻如同兒童般脆弱不堪。

彈指之間,陳凡就連殺七八個鐵甲戰士,即將衝破包圍圈的時候。

「嗖。」

一道灼熱的,足有拇指粗的紅色激光,從遠處激射而來。激光的度何等之快,每秒三十萬公里。陳凡根本沒法躲過,就被紅色激光射中。

「嘶。」

幾乎一剎那間,陳凡護體真元就被擊破。緊接着紅色激光射中了陳凡的肩膀。具有極高穿透力的激光射線,直接在陳凡肩膀上,拉出一道血痕出來。

這是陳凡到歐洲以來,第一次受傷。

「破。」

陳凡一劍劈出,橫越上千米,直接把那座激光射器給擊毀。緊接着,數十個雙眼血紅的血裔戰士,就從四面八方向陳凡湧來。

他們度極快,每一個都帶起道道殘影。純以度來說,足以媲美神境。

並且他們手中持着的深藍色光刀,嗡嗡顫動着,帶起一道道刀芒,威力彷彿可以斬金斷鐵般。顯然這些光刀,也是高科技武器,專門開出來,對付陳凡的。

「一群混血的雜種,也敢在我面前撒野。」

陳凡冷笑一聲,並指成刀,凌空一劃。

一道長達數十米的青色刀芒從陳凡手中斬出,攔腰一切,瞬間就斬殺七八個血裔戰士。但更多的血裔戰士,從四面八方衝來,貼近陳凡的近前。

這些血裔戰士們,都穿着黑色的緊身服。緊身服的材質不知道是什麼特殊材料製成,給陳凡感覺,很像俄國血狼衛穿的生物裝甲。而他們手中持着的光刀,跳動着點點光芒,在劇烈震動着,隱隱給陳凡一些威脅。

周圍的特種戰士們,也開始反應過來,調轉槍口指向陳凡。

甚至陳凡感覺到遠處,一門門激光炮,同樣開始瞄準他。

「滾!」

陳凡在不和這些嘍啰糾纏,一拍養劍葫。

九道驚天長虹,從他腰間射出,在天地間瞬間拉出九條血路來。無論是穿着防護服的血裔戰士們,還是有海神裝甲的特種戰士,在斬金斷鐵的飛劍面前,都宛如豆腐般,瞬間被一分為二。

「嗖嗖嗖。」

九道劍芒橫天,殺的周圍數公里內,人頭滾滾,血流成河。什麼科技武器,在這九口飛劍面前,也得瞪眼睛。飛劍太小了,度又太快,根本沒法打中。

「黑公爵,你還想戰嗎?」

陳凡背着手,目光似笑非笑看向黑公爵。

黑公爵面色鐵青,手掌緊緊攥着,猩紅的眼瞳中光芒閃爍不定,過了許久,才緩緩道:

「陳北玄,你膽敢擊殺那位大人的後裔,就是我們血族之敵。我們血族窮盡一切之力,都會斬殺你。」

「只要你們敢來,就別怪我屠滅你們。」

陳凡冷笑一聲。

在陳凡看來,便是眼前的黑公爵,都不能稱作真正的血族。至於那些血裔戰士,更是抽取黑公爵的血脈,通過基因技術轉嫁給普通人,製造出來的。血脈之力更加稀薄,而且從各方面都和半血種族都差遠了。

「走。」

黑公爵一揮手,眾多級戰士們,都如同流水一般,向後撤去。

陳凡背着手站在那,也沒有追趕。他能感覺到,剛才一股奇大的危險,在遙遙指着這裡。地球之上,能夠給陳凡帶來這麼大威脅的,只有核武了。

「不過英法兩國,真有決心在自己的地旁上,投放核武嗎?」

陳凡輕蔑笑着。

核武一旦爆炸,動靜太大了。舉世皆知,便是英法兩國元,如果不是面臨生死存亡之際,也不敢冒天下之大不韙,在歐洲腹地投放核武。

畢竟歐洲和西伯利亞雪原不同,這裡人口密集,普通人眾多。

所以無論陳凡還是黑公爵,都是一觸即分,沒有真正交手。不過陳凡有種預感,黑公爵絕不會放棄的,他還會再來。下一次,黑公爵必然是準備萬全,帶着十足的殺招而來。

「你如果是真正的血族,我還忌憚三分,區區半血,再強又算什麼?」

陳凡搖搖頭。

他身影一閃,也從枯萎古堡前消失。

緊接着,一連串的消息,如同颶風般,向全世界席捲而去。世界各個大國、諸多財閥領袖、眾多勢力腦,以及黑暗世界都被震撼了。

自從陳凡萬里追殺達蒙以來。

一路行來,屠滅了諸多武裝組織,以一敵萬,殺的裏海之水為之血紅。

之後更一掌拍死歐盟特使,在黑海上空斬落了歐盟數十架戰鬥機,把黑海艦隊都給斬滅。緊接着,追入奧地利,連斬大巫師山德魯、黑暗議會會長諾蘭德以及血魔達蒙三位神境。

這些消息,一個比一個勁爆。

要知道。

歐洲可不是俄國。他們代表大半個西方世界,在當今世界的地位僅次於美國。歐美聯手,壓的世界低頭。連華國與俄國都只能勉強抵抗。英法兩國,更是當世大國,掌握核武的存在。都被陳凡這樣一劍擊破,這代表着何等可怖的事情?

「山德魯死了、諾蘭德死了、達蒙也死了。陳北玄這是要以一個人,壓下整個西方黑暗世界嗎?」

有黑暗組織的強者,倒吸一口涼氣道。

「他恐怕不僅僅是想壓下黑暗世界,而是要壓下整個西方吧。」

更多人目光思量道。

相比起山德魯等三位神境之死,黑海艦隊的覆滅,更是驚動世界。畢竟這可是一整支現代化艦隊啊。還有諸多導彈以及戰鬥機,幾乎代表着地球常規武力的最高峰了。

「連戰艦與導彈都奈何不了陳北玄,難道他真是無人可制了嗎?」

無數人哀嘆道。

ps:越寫到後面越累,但作者菌會支撐住的,小夥伴們,有月票的趕緊投,就剩最後一天了呢未完待續。)8

公告:本站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告別一切廣告。請關注微信公眾號進入下載安裝 appxsyd (按住三秒複製)

27 Queries in 0.077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