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576章 以一敵四(第十一更)

雷印!

天師道的鎮宗之寶。姚道一持着它鎮壓天下群魔。這種至剛至陽的法寶,最適合鎮壓陰邪。而黑暗血族顯然是陰屬的。

「噼里啪啦。」

一道道青色電芒,在雷印上面跳動着。這枚雷印落入陳凡的手中,經過陳凡祭煉之後,不僅功能盡復,而且似乎開始發揮出真正的威力來。

「姚道一那等蠢貨,只知道催動它召喚雷電,卻不知道,雷印這種法寶,不是這樣用的。」

陳凡微微搖頭,一捏法訣。

嗖的一聲,雷印就飛射到半空之中,青銅小印受到法力激發,印身上面古樸的雷紋,與天地之間的雷電之力相交接,瞬間烏雲之中。一道道璀璨的電芒憑空劈下,落在雷印上。雷印如同貪婪的小貓咪般,將所有的雷電吞噬完畢,然後猛的一漲,化作丈許大小。

「去。」

陳凡一催動。

巨大的雷印就猛的帶着電光,凌空向四人壓去。它體積此時比一般轎車還大,又帶着九天神雷之威,宛如太古天尊祭出番天印般,無堅不摧,蓋壓天下。

「這是雷屬神器,不能硬扛!」

黑公爵臉色一變。

雷印上面帶着龐大的雷電之力,而且至剛至陽,黑公爵等人如果敢用**硬扛的話,瞬間就會化作烤乳豬。哪怕血族擁有恐怖的恢復能力,但又能經得住幾次?

「嗖。」

恐怖伯爵祭出恐怖靈氣,無數道黑芒從他背後升起,如同一道黑暗天幕般。無數的冤魂惡鬼在黑幕之中起起伏伏。他雙眼殷紅如血,彷彿滴出水來,顯然已經將恐怖靈氣催發到最大。

但絲毫沒用。

「噗嗤。」

雷印一砸在黑暗天幕上,那可以污穢人靈魂的恐怖靈氣,還沒碰觸到雷印真身,就已經被它周圍的雷電盡數化作煙氣。一道道雷光從九天而降般,帶着碾壓天地之勢,哪怕還隔着十餘米,四人都感覺到毛孔在跳動。

「哐當!」

血騎士克勞德猛的拔出長劍。

一道邪異的血紅色光芒,從劍身上蔓延開來,這層血色光芒,似乎要比東方武者的真氣更加凝聚。濃稠如血般,將整個劍身都包裹住。

血色哀傷。

傳說中,法國皇室的鎮國神劍,曾經在千年前,被教廷聖者持着,斬殺了血族的一位始祖。上面有血族始祖的魂魄與精血殘留。具有邪異的力量。連神劍本身都被那股力量污染了。

「開!」

克勞德持着血色愛上,一劍斬在了雷印之上。

「轟隆。」

劇烈的電芒與血芒糾纏在一起。

雷印與血色長劍也激烈碰撞。兩件寶物都是靈器,材質幾乎相差無比。但血騎士克勞德的力量,怎麼能與攜帶天地之力的雷印相比。頓時身體一震,一道電芒就從雷印上,沿着劍身之下,向克勞德捲來。

「破。」

死神左手也撲身而上,手中匕首黑霧繚繞,帶着重重詛咒之力,一擊劈中雷印。澎湃的詛咒之力爆發,宛如腐骨之毒般,向雷印上蔓延而去。雖然迅速被雷電擊滅,但依舊拖住了雷印。

緊接着,恐怖伯爵、黑公爵接連出手。

黑暗血族是黑暗元力的寵兒,天生就具備操縱黑暗之力的力量,彷彿地仙天人般。他們雖然是半血族,到哪經過數百年修鍊,也早就覺醒這方面天賦。

只見恐怖伯爵往空中一抓,三道黑色虹芒就當空撕裂。澎湃的黑暗元力被涌動,化作潮水一般向雷印捲去,想要把雷印吞噬掉。

最後的黑公爵,更是一拳打在雷印之上。

微型黑洞再次在他全面上形成,然後猛的一爆發,宏大的威力宛如人仙一劍般。雷印再也承受不住,瞬間被打飛了出去。

「嘶。」

見到這一幕的旁觀者,無不駭然。

既驚恐於黑公爵四人的強大,也震撼於陳凡恐怖的力量。以一敵四,竟然沒落入下風,要知道這四人可都是黑暗主宰啊,傳說中血祖的侍衛,存活了三百多歲的老怪物。

「不要耽擱,一起上,直接解決他。」

黑公爵目光緊緊盯着陳凡,眼角看都未看北瓊派那些人。

對於他來說,只要消滅掉陳凡。北瓊派眾人只是翻掌可破。

「嘭。」

黑公爵說完,就已經肉身一晃,擊破音障沖向陳凡。他身形速度極快,上百米的距離幾乎一晃而過。漆黑的雨幕里,被拉出一道真空水痕,隱約可見是一個人形。那是黑公爵速度太快,連空氣都來不及反應,還維持原狀。

「轟隆。」

黑公爵繼續施展出寂滅魔拳。

這門可以稱得上別出心裁,綜合了東西方武術,血族魔力乃至現代科學的武道。威力大到不可思議,尤其經過黑公爵修鍊上百年,已經達到收發於心,出神入化的地步。

一個足有半米大小的巨大黑洞,在黑公爵拳面上現出。裏面帶着一股寂滅之意,彷彿世界終結,天地崩塌般。

「好!」

陳凡見到這一拳,眼中神芒猛的暴漲,長發飄揚,心中戰意涌動。

來到地球這些年,終於有人能施展出修仙界的手段了。之前無論是奧列格還是洪門老祖等人。他們的拳術只是人間武道。只有林漱溟才面前觸摸到仙家劍道層次。

但這寂滅魔拳,充滿寂滅破敗之意。已經是意高於拳,這是真正的仙家武學。

「吟。」

陳凡筆走龍蛇,身如蛟龍之上九天般,化作一道青色光影,帶着長長的拳芒,猛的與黑公爵撞擊在一起。

寂滅黑洞瞬間崩塌,向裏面收縮。無數的黑芒閃耀,想要把陳凡的拳勁吞噬掉。可是陳凡這一拳何等強大,澎湃的拳勁竟然直接擊破了寂寞魔拳,打在了黑公爵的手掌上。

「咔嚓。」

黑公爵的拳骨直接被碾斷。

但黑公爵眼中一片冰冷,臉上絲毫未動,彷彿毀掉的不是他的手一樣。他另外一個拳頭,已經帶着寂滅拳意再次打來。

「嘭嘭嘭。」

兩人就這樣一拳對拳,瞬間打出十三拳。

每一拳打出,虛空都一片震動。兩人的身形實在太快,都擊破了音障。

每接一拳,黑公爵的身體就微微一震,到了最後,整條手臂都化作了碎骨。陳凡的肉身乃青帝長生體,威力無匹,再加上仙家拳勁。黑公爵怎能承受得住?

「我來!」

血騎士狂吼着,持着血色哀傷,同樣衝破音障而來。

陳凡絲毫不懼,反而眼中戰意更勝,隨手一掌拍在了劍鋒之上。青色的真元瘋狂涌動,竟然壓住了血色哀傷上的始祖精血。

「咚咚咚。」

陳凡以一敵二,竟然還佔了上分。

他一拳一腳都帶着驚天巨力。血騎士與黑公爵雖然是半血血族,但終究不是純血,肉身與力量比起陳凡差了一籌。

但哪怕這樣,已經足以讓陳凡驚訝了。要知道他修成青帝長生體小成以來,便是血狼王奧列格都擋不住幾拳。沒想到這兩人能支撐這麼久。

「轟隆。」

三人宛如一團風暴般,瞬間撞破別墅,帶起一道鳳卷長龍,一路激戰,向莊園外而去。幾乎彈指之間,就繞着莊園轉了一圈,最後又殺了回來。

他們的速度太快了,幾乎無法用肉眼捕捉到。完全是超音速的戰鬥,只能看到兩團血光在與一道青色神芒互相糾纏。

眾多觀戰者眼都看直了。

這哪是人類的戰鬥啊,完全是超自然生命的戰鬥。速度太快了,而且力量強大的不可思議。每一拳一腳的碰撞,都造成雷鳴般的響聲。任何人或物體,捲入到他們的戰鬥中,都會被摧毀掉。

「你怎麼會有這麼強大的肉身?竟然超越我們的血族之體?」

血騎士不敢相信。

血騎士最為自豪的,就是自己的肉身。黑暗血族乃是宇宙種族。肉身無比強大,遠非人類可以。成年血族的身體,更是遠超地仙。但血騎士沒想到,陳凡的**比他們更強一籌。便是地仙之軀,似乎也不如。

「你不會懂得。」

陳凡冷笑一聲,一掌拍飛血色哀傷。

他的手掌宛如清玉琉璃般,晶瑩剔透。哪怕正面硬撼靈器長劍,似乎也沒受傷。雖然這是陳凡用真元包裹肉身的關係,但也可見他**的恐怖。

青帝長生體為至強神體!

哪怕僅僅小成,也比地仙之體要強半籌。畢竟地球這些地仙,不懂修鍊法門,不知靈體如何祭煉。肉身強度上自然遠不如陳凡。

「轟隆轟隆。」

三人戰鬥的越發激烈。

黑公爵的雙拳,已經連續恢復六次,但又被陳凡打散六次。到了最後,幾乎還未恢復,就被一拳崩毀。血騎士揮舞長劍的速度,也在下降。

「老大和老三,有些支撐不住了。」

死神左手在旁邊冷眼旁觀道。

「陳北玄確實很強,說不定能在這世間修成地仙。可惜不應該殺掉主人的子嗣,更不應該招惹我們黑暗仲裁部。」

恐怖伯爵籠罩在黑暗中,澎湃的元力在他背後咆哮,他宛如黑暗的王者般,雙瞳血芒暴漲:

「今天,就用陳北玄的血,來宣告我們的回歸吧!」

說完,兩位黑暗主宰同時加入戰局。

「轟!」

陳凡以一敵四,瞬間落入危局。

19歲女子直播平台直播自慰曝光!關注微信公眾號:meinvpai1(長按三秒複製)在線觀看!

27 Queries in 0.101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