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3章 戰後餘波(第二更)

歐盟雖然是當今第一大經濟體,擁有數十個成員國,但再多的財富,對陳凡都是沒有價值的。『. .他此時距離先天也只有一步之遙,怎還會把人間財富放在眼中。

「但我不需要,北瓊派和北瓊集團卻要。」

陳凡指扣扶手,目現思索之色。

北瓊派如今的勢力整合完畢后,已經走出華夏,籠罩了大半個東南亞,現在更開始染指歐洲。黑暗仲裁部留下的勢力空白,完全可以讓北瓊派來填充。

但這需要歐洲各國的同意。

畢竟英國法國都是當世大國,他們背後更有地球霸主美國。如果他們不同意,那麼北瓊派最多能在歐洲橫行一時,但終究會被這些大國暗暗排擠,不得不黯然離開。畢竟是強如現在的陳凡,也不願意與當世大國正面硬撼,把英法逼急了,他們未必不敢投放核武。

「除了北瓊派的勢力外,我還需要歐洲各國,給予北瓊集團通行證。讓他們能夠享受與歐洲公司一體待遇,不會受到任何責難。」

陳凡淡淡說著。

他每說一條,查爾斯的臉色就黑上一分。

北瓊派這個過江猛龍,想要來歐洲地下世界分上一杯羹,歐洲許多老牌勢力自然不滿。至於北瓊集團更厲害,手握『生命元液』這張王牌,一旦把它放進來,絕對輕易就能橫掃歐洲各國市場。到時候許多老牌生命公司醫藥巨頭,估計都要被擠兌破產。

「這些條件,恐怕各國元不會答應啊。」

查爾斯手摸額頭,擦拭冷汗道。

「既然這樣,那我就在歐洲多待一段時間。正好黑公爵還沒死,必須把它殺掉才是。」陳凡一本正經的道。

『我的祖宗唉!』

查爾斯幾乎要叫出來。

陳凡三次追殺黑公爵,沒殺掉黑公爵。卻一路上隨手斬殺了,不知道多少家族勢力。殺的歐洲地下世界人頭滾滾。他要是再追殺下去,恐怕整個歐洲都要被端平了。

「我這就去和諸位大人商量商量,一定給您回復。」

查爾斯火燒屁股的跳起來,匆匆而去。

「老師,您為什麼不殺掉黑公爵呢?」

阿秀奇怪道。

以她對陳凡的了解,陳凡從來不會放過任何一個敵人。卻連續幾次追殺黑公爵未果。按道理不應該啊,黑公爵幾乎擋不住陳凡一拳,怎麼能屢次從陳凡手中逃走?

「主人是想養寇自重。黑公爵在,歐洲各國就還有一線希望,不會被逼鋌而走險。但黑公爵死了,歐洲眾國為了對付我們北瓊派,肯定要去求助美國。而美國可不像歐洲諸國這樣好說話。」

雪代沙冷靜分析,眾女都贊同點頭。

「因為我太懶。」

陳凡隨口一句,頓時暈倒一大片。

真正的原因,卻是陳凡沒辦法追蹤到黑公爵。它的氣息斷斷續續,隱約存在另外一個世界般,似被什麼秘法遮蓋住。而且陳凡留着黑公爵,也想幕後的血祖,是否真的存在。若殺掉黑公爵,與血祖的線就斷掉了。

「黑公爵那裡不用擔心,我在它身上留下印記,它一旦出動,我就會知曉的。而且被我連續數次打成重傷,幾年內,黑公爵恐怕不敢冒頭了。」

陳凡伸了伸懶腰。

各種雜事處理完畢,陳凡開始清點這次戰鬥的收益了。

先不說黑暗仲裁部龐大的財富,單單這座冬宮,就價值億萬。

過了整個北瓊集團的資產,而且黑暗仲裁部搜刮地球數百年,寶庫中堆滿了各種黃金寶石翡翠鑽石奇珍等等。這些都是當年黑暗仲裁部,從世界各地運來的硬通貨,哪怕現在都能賣出大價錢。更不用說黑暗仲裁部掌控的許多財團股份世界各國的地契等等。

「不過那些股份地契,許多財團和國家未必認。而且這些只是世俗的寶物,真正對我有用的,其實是那些靈器靈藥。」

陳凡想着,從養劍葫中,取出幾件靈器。

血色哀傷。

血騎士的佩劍,據說曾是法國皇室鎮國神器,一位北歐苦修士煉製而成。上面沾染有血祖的精血,無比鋒利,可斷金剛,下品靈器。

死亡權杖。

恐怖伯爵的法寶,埃及死神阿努比斯,賜予大祭司的權杖。杖頭鑲嵌兩個詛咒寶石,可以釋放出,足以讓神境隕落的恐怖詛咒,下品靈器。

斬者巨斧。

亡靈戰神巴爾的武器,傳說古羅馬帝國執政官,請一位聖者打造的神兵。上面銘刻了七道重力神紋,一旦催動,力量倍增七十倍,下品靈器。

這三件,都是從幾位仲裁長手中得到的,有些是古神靈的神器,有些是聖者留下的武器。但論品階,都達到了靈器層次。

但真正讓陳凡動容的,是最後一件:

天使的十三音階。

死神左手的匕,兩河流域的古神打造的武器,用一位天使的肋骨製成,上面銘刻了十三重詛咒。曾經沾染過數位神靈地仙的血液,號稱『弒神之匕』。中品靈器。

「這個匕,雖然是中品靈器,但論品級,卻比雷印強的多,恐怕已經近乎上品靈器了。」

陳凡手中輕握着天使音階。

只有一尺三寸長的匕,此時出嗡嗡的響聲,上面黑霧繚繞,一重重奇光顯現。每一層奇光,都代表着一道詛咒。足足十三道詛咒,簡直恐怖無比,連神靈都沒法免疫。

陳凡若不晉入神海巔峰,也承受不住匕一擊。

「在一件法器上,留下五道神紋或法陣,就足以晉入靈器層次,這柄匕上卻銘刻十三道。那位煉製匕的古神,修為恐怖到極點,至少是先天巔峰,甚至可能邁入金丹之境。」

不過雖然這樣想着,陳凡卻並沒有太擔心。

這件匕極為古老,恐怕是數千年之前煉製而成。便是金丹修士,壽元也就千載罷了,神靈可能活更久,但數千年過去,早就化作塵土了。

「雪代沙阿秀小靜,你們將這幾件武器取去吧。」

陳凡說完,讓幾個弟子,上來領武器。

「啊?主人,您將它賜給我們?」

雪代沙美眸圓瞪。

阿秀等人也不敢置信。

她們是親眼見證過這些神器的威能,更聽說它們的古老傳說。每一件都能追溯上千年,在歷史中都有赫赫威名。幾位仲裁長持在手中,甚至能威脅到陳凡。但陳凡卻輕易把它們賜予下來?

「對普通人來說,這些可能是夢寐以求的神器。但你們,作為我陳北玄的弟子,目光要放長遠些。以後,這些東西只是一堆破銅爛鐵罷了。」

陳凡淡淡說道。

他有雷印,有歸元劍,都是修仙者的寶物。而這幾件,則傾向於神靈煉製的法具,陳凡雖能使用,但並沒法揮出最強威力,還不如賜下去,給弟子們增長勢力。

雪代沙等人,本就具備暗榜級的戰鬥力。若再加上幾件神器,便是神境來了,也未必是她們對手。

「是,主人。」

雪代沙美滋滋的上前,阿秀等人也只能跟着。

雪代沙是使劍的,就拿走血色哀傷。余文靜是修法真人,取走了死亡權杖。阿秀空手對敵,就接下天使十三音階。至於最後的斬者巨斧,陳凡則留給了銅山。

神器在手,這些妹子們頓時實力大增。

「嗖。」

雪代沙持着血色哀傷,一劍斬出。

足有十丈長的血色劍芒,瞬間劃過空間,在大殿的地板上,斬出一道長長的印記,威力之大,遠勝雪代沙之前。

余文靜則轉動權杖,用法力催動,頓時兩道血紅色的詛咒射線,勁射而出。這兩道詛咒射線非常恐怖,掠過虛空,帶着粉碎一切的威力,任何被擦中的雕像石柱,都憑空消失一塊。

而且通過死亡權張釋放的法術,威力都大增數倍,甚至有近似神境之能。

只有阿秀將弒神匕收下,沒有演練。但此時的阿秀,卻成為眾女中,實力最強的一位。便是神境都擋不住弒神匕的一擊。哪怕雪狼王加格爾丹在這裡,被一匕刺中的話,也會當場身亡。

此時的阿秀手握殺器,可殺神境!

「謝謝師父/主人。」

雪代沙等人如獲至寶,美滋滋的道謝。

三個小女孩一雙美眸迷離如水,凡,眼中閃耀着異彩。別人送禮物,都是什麼跑車豪宅鑽戒。陳凡卻送的是威力無窮,有數千年歷史的神器。這讓幾個小女孩怎麼能不傾心?

陳凡搖了搖頭。

這些寶物在幾個小女孩眼中,是當世至寶。但陳凡曾是縱橫宇宙的北玄仙尊,不要說區區靈器,便是宇宙大族的鎮族神器放在陳凡眼前,他都未必抬下眼皮。

「不過這也能我現在手中寶物缺乏,連手下弟子都沒什麼好武器,得從西方搜刮。把打造法器的事情,放上日程了。」

陳凡想這,目光放在另一件寶物上,眸中顯出一絲奇光。

他之所以對幾件靈器不屑一顧,歸根到底,是在黑暗仲裁部中,找到了它。

「沒想到,黑暗仲裁部竟然有這麼多寶貝,這一戰真是值了。」

陳凡嘴角露出一絲笑容。

ps:第二更奉上,作者菌繼續去寫第三更。(未完待續。)

大雁塔拍**寫真 美女一絲不掛尺度全開不雅照曝光!!關注微信公眾號:meinvmo1(長按三秒複製)在線觀看!

27 Queries in 0.099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