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第609章 我不認你

忠叔是王老爺子的左膀右臂,貼心人。

他在王家的身份地位,甚至超過一般的子弟,連王克勤對他都禮敬有加。而像王晨晨這等小輩,見到他更得畢恭畢敬的一叫聲『叔叔』。在許多外人看來,王克勤的分量,有時都未必比得上忠叔。

普通燕京大族族長,都得賣忠叔三分面子,因為忠叔每一次出面,必然代錶王老爺子的意志。

「陳先生、大小姐,你們來時,應該提前通知我一聲。讓我早作安排,結果讓你們在這山下久等了,我心中有愧啊。」

忠叔一臉誠懇歉意道。

旁邊的人都看呆了。尤其是王晨晨捂住小嘴,大眼睛滿是不信。

忠叔在家中甚有威嚴,對小輩不苟言笑,什麼時候會這樣笑容溫和,還帶着一絲恭敬呢?

其他的少男少女,更是心中揣測不安,難道撞上什麼鐵板了?便是無比憤怒的張宇,也心中一涼,直覺有些不妙。

『忠叔叫他們陳先生、大小姐。難道他們姓陳,而且那女子,真是王晨晨的親姑姑?』

氣質淡雅的少女眉頭微皺。

事情好像和她想的不一樣。如果王曉雲是王家嫡女的話,那張宇這個仇,恐怕就不能報了。畢竟區區湖東張家小輩,竟然敢頂撞王老爺子的女兒。說不定湖東張家的族長,還要帶着張宇,親自登王家大門道歉。

『只是那青年為什麼說他們不是王家人呢?難道其中有什麼隱情?而且也確實沒聽說過,王老爺子有個女兒啊。』

少女越想越不對。

「沒事,沒事的,李哥。」

而此時,王曉雲連忙安慰。

忠叔姓李,名李忠。算是看着王曉雲長大的,在這冰冷的王家中,對她比較好。否則王家也不會派李忠來請她回家。

陳凡則背着手,在旁邊隨意站着,目光掃視這漫山秋葉。

「這是怎麼回事?」

忠叔看了看陳凡,又掃過在場眾人,以及滿臉豬頭的張宇,不由目光一沉。

眾多少男少女,立刻被嚇得大氣都不敢出。

張宇也不敢哼哼了,捂着嘴忍住疼痛,挎着普拉達的女孩,更臉色慘白,瑟瑟發抖。只有王晨晨開口道:

「張宇剛才冒犯了曉雲姑姑,所以被表哥教訓了一下。」

「什麼?」

忠叔頓時臉色大變,雙眼如狼般,恨不得把張宇給生吞活剝了。

在場眾人中,只有他知道,陳凡是何等恐怖的存在。張宇竟然敢當著陳凡面,衝撞王曉雲,簡直活的不耐煩了。

忠叔這一眼,頓時把張宇嚇得渾身顫抖。

「張宇只是一時不小心,既然已經受到教訓,這件事就算了吧。」

氣質淡雅的少女,在旁邊打圓場。

她身份特殊,便是連忠叔都得賣她三分薄面。

張宇等人立刻感激的看向少女。

「這…蕭小姐,這件事我做不了主。」

忠叔頓時遲疑了,目光看向陳凡,似在請示。

如果是普通的小事,看在蕭姓少女,和她背後的家族面前。忠叔也就答應了。但張宇惹到的可是陳凡!

儘管忠叔知道的事情,其實並不多。但從那或多或少的資料中,都可以看出陳凡是何等橫行霸道,縱橫睥睨!連一般國家都不放在眼中,動輒殺人滅族。

面對忠叔的目光,陳凡理都未理,旁若無人的和方瓊談笑。

眾人頓時驚疑望向陳凡。

大家此時才發現,似乎陳凡才是全場分量最重的人。為了他,連蕭姓少女的面子,忠叔都不敢賣了。

『這人到底是誰?連忠叔都得看他臉色行事?便是王家最頂級的大少王城,也不過如此吧。』眾人心中疑惑。

蕭姓少女,更是美眸閃過異彩,連連掃視陳凡。

「小凡,得饒人處且饒人。」

陳恪行開口了。

旁邊的王曉雲也叫道:「你外公還在上面等着,第一次見他老人家,總不好帶着麻煩去吧。」

有陳恪行和王曉雲發言,陳凡才淡淡一言道:

「罷了。」

說完,看都未看張宇等人,帶着方瓊登山而去。

眾多侍衛再不敢阻攔,忠叔更是連忙招呼王曉雲等人跟上,臨走前,還狠狠瞪了張宇一眼。

等陳凡一家身影消失不見后,普拉達女孩才誇張叫道:

「晨晨,那真是你親姑姑啊!排場好大,連李忠都看她們臉色行事,蕭姐姐開口都沒用。」

「確實是我姑姑,但具體事情,我也不太好說。我先上去了,過兩天找你們。」說著,王晨晨擺了擺手,蹭蹭跟上。

最後只剩下眾多少男少女,留在原地,面面相覷。

「這件事,就算了?」

旁邊一個燕京大族,錢家嫡子遲疑道。

張宇一言不發,似不甘心。

「不算又怎麼樣?沒看到連王老爺子都在上面等着?湖東張家,能惹得起燕京王家?」蕭姓少女冷冷的道:「小宇,你過兩天,請你爸親自登門道歉,別再想着報復的事情了。你惹不起他們!」

少女的年齡,雖然在眾人中最小,但偏偏頤指氣使,一副大姐頭的樣子,眾人也理所當然。

張宇目光閃爍不定,最終低頭道:

「我聽蕭姐的。」

蕭姓少女眸光望向陳凡等人消失的方向,眼瞳之中,滿是疑惑與不解,不由搖了搖頭:

『看來這燕京,又要來一條過江龍啊。』

….

張宇之事,只是小插曲。

陳凡等人,一路向上,最後到山頂的地方,才看到一座老舊的別墅。別墅非常古舊,是以前西式小洋樓,只有三層高,位居北山之巔,俯瞰整個城市。

燕京王家,終於到了!

一位滿身肅然的中年男子,正站在門前,等待眾人。他臉龐與王曉雲有三分相似,陳凡認識,正是陳凡的大舅王克勤,現在王家第二代頂樑柱。

「曉雲、恪行,你們來了。」

王克勤點了點頭,臉上擠出一絲笑容。

「大哥。」

王曉雲眼圈微紅叫道。

這一聲大哥叫出,王克勤頓時面色一軟,似想到了曾經與小妹一起成長的時光,不由嘆口氣道:「你們快進去吧,老爺子在裏面等你呢。」

說著,目光從陳恪行身上一掃而過,似對他還是很不待見,只有落在陳凡身上,才帶着三分忌憚。

王曉雲已經剋制不住心中的感情,推門而入,她畢竟有十多年,沒見到王家人了。

只見大廳中,老式沙發上,坐着一個不怒自威的白髮老者。老者已經年近八旬,卻依舊威嚴深重,宛如古代大族的家長。在他旁邊,則是一個滿頭銀絲的老太太。

「爸媽,我回來了。」

王曉雲紅着眼睛,情不自禁叫道。

「回來就好。」

老者點點頭,古井無波的目光,微微有一絲波動。

而旁邊的銀絲老太太,則略帶不滿的咕噥道:「回來就回來,還把姓陳的兩個也帶上,來我們王家示威嗎?」

老太太聲音雖小,但陳凡等人,都是修仙者,怎麼可能聽不見。

陳凡頓時目光一冷。

如果說王家之中,誰對他最有偏見,毫無疑問就是這個老太太,王曉雲的母親,陳凡的外婆,薛紅梅!

薛紅梅出身自民國時的大族,從小就是大家小姐,最重長幼嫡系,把家風看的比什麼都重。

陳凡小時候隨父母登門時,老爺子沒說什麼,但薛紅梅卻打心眼看不起陳恪行,從來沒給過陳凡父子一點好臉色看。其他兒孫、媳婦受她影響,自然對陳凡一家也沒好臉色。

「我記得,當年我小的時候,被幾個王家小輩辱罵,說我是雜種。我氣不過和他們打了一架。結果我這外婆卻不分青紅皂白,偏向自己幾個親孫子,直接說是我的責任,逼我道歉,氣的母親再也不登王家大門了。」

陳凡不由回想。

雖然時隔數百年,但陳凡還記得當年場景。

自己四五歲時,滿身青紫傷痕,一臉灰塵,孤獨的站在大堂之中。被眾多嬸嬸冷嘲熱諷,說鄉下人果然沒素質。老太太更是滿臉不屑,望都未往陳凡一眼,只顧着安慰自己的大孫子。

自己的父母,則在旁邊憂心的看着,卻不能發出一言。

最後自己被硬生生逼着低頭,看着幾個王家小輩得意的目光,陳凡當時心中發誓。他遲早有一天,要光明正大登王家大門,讓他們仰望自己。

只是前世,陳凡三十歲碌碌無為,累得母親身死,父親日漸衰老,小瓊被迫離去。而等陳凡重回地球時,王家早就化作塵土,找都找不到了。

「小凡,你想什麼呢?快叫外公外婆。」

王曉雲的話,把陳凡從回憶中喚醒。

看着沙發上,不怒自威的王仲國,與面帶不屑又隱含一絲忌憚的老太太。

陳凡不咸不淡的,衝著王仲國點了點頭:

「見過王老。」

至於老太太薛紅梅,陳凡掃都未掃一眼,視如空氣。

他此言一出,頓時大廳內的人,都臉色一變。

大舅王克勤,更是眼中閃過一絲不滿。老太太氣的渾身發抖,手中把玩的玉鐲,都掉在地上,摔得粉碎。從外面衝進來的王晨晨,見到這一幕,更是滿眼瞪大,不敢相信。

王曉雲臉上,不由閃過一絲無奈與好笑。

大廳之中,只有陳凡卓然而立,目光睥睨。

善我者,為善!

惡我着,為惡!

任憑你與我有千種關係,萬般血緣,我不認你!

PS:第一更奉上,作者菌去寫第二更。坐了一天車,終於到家了,開始努力碼字,今天恢復更新O(∩_∩)O(未完待續。)

大雁塔拍**寫真 美女一絲不掛尺度全開不雅照曝光!!關注微信公眾號:meinvmo1(長按三秒複製)在線觀看!

27 Queries in 0.076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