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第618章 天下誰人不識君?

整個蕭家大堂,一片寂靜。

所有的蕭家高層,都化作石雕般,滿臉驚駭與不敢置信。

作為燕京頂級世家,蕭家怎麼可能沒聽說過陳凡的大名。這可是神榜第一,以一敵國的存在。若說蕭家最不願意招惹的人物中,必然有陳凡。

可是誰想到,打斷蕭玄四肢的,竟然就是陳凡?

蕭老坐在主位,眼中目光閃爍不定。之前叫囂,要給陳凡顏色看看的人,也卡殼了,不再說話。蕭長風臉上一陣青,一陣紫,艱難的開口道:

「父親,玄兒可是您的親孫子啊,是我們蕭家未來的支柱,這個仇,我們不能不報…」

「那可是陳北玄啊,怎麼報?」旁邊一人低聲說道。

眾人心中雖然憤怒,但卻不得不悲哀的同意。

陳凡縱橫地球,屢敗大國。想要報仇,除非能動用核武。否則就只能請葉擎蒼出山。但哪怕葉擎蒼,也未必是陳凡的對手。畢竟在神榜之上,陳凡可是比葉擎蒼更高一位。

蕭老不言,只是雙目低垂,沉默如雕。

「父親!」

蕭長風聲調高了一聲,帶着絲絲絕望。

「罷了。」蕭老緩緩睜開眼睛,眼中閃過一絲悲痛:「玄兒挑釁堂堂神榜第一,被打斷四肢,也算他自作自受。但是玄兒終究是我蕭家人,不能就這樣算了。」

說著,蕭老顫巍巍的站起身來:

「陳北玄很強大,但這裡是燕京,自有其規則所在,容不得陳北玄放肆。而且這天下,未必沒人是他的對手。」

「父親,你的意思是?」蕭長風微微一顫。

「備車,去燕山,我要見一見老友。」

蕭老抬起頭,一去不回,宛如蕭蕭易水。。

陳凡打斷了蕭玄的四肢,扔下北山。

這個消息讓整個燕京都為之轟動。從三天前,陳凡入燕京開始,先是陳凡當面拒絕婚約,然後秦老上山求婚,再到蕭玄登門被打斷四肢,簡直一波三折,讓人完全想象不到。

「這小子死定了,蕭家一怒,便是王家都護不住他!」

「不錯,蕭家可是燕京第一豪門,別的不說,單單掌控的產業,就遠遠超出明面上的所有首富,控制着半個華國的能源行業,真真的富可敵國,更不用說蕭家的其他勢力。王家與蕭家相比,還是差上一籌。」

「嘿嘿,艷福不淺,可惜沒命花啊。」

沒有人看好陳凡。

大家都認為,蕭家會雷霆震怒,直接派人把陳凡捉了,打斷四肢扔出燕京去。可是一天,兩天,三天。

陳凡依舊優哉游哉的在北山上賞玩楓葉,還帶着他那個小女友。

相比之下,蕭家一片沉默。上到蕭家高層,下到普通小輩,都一句話不發。彷彿當這件事不存在般。

「不對,這情形不對啊。蕭家怎麼縮了?」

圍觀的人中,不乏聰明者,都感覺不對勁了。

以堂堂蕭家的力量,不立刻報復回去,那就是心有顧忌!

可是陳凡只是個普通的王家小輩,區區王家根本不可能讓蕭家懼怕的啊。

「奇怪,蕭家到底在做什麼?」

張宇等的無比焦急,他迫切看到陳凡被蕭家打斷四肢的那一刻。讓陳凡也體會他曾受到的羞辱,可是蕭家彷彿當這件事不存在般。

「我們似乎搞錯了什麼。」

歐陽穹眉頭微皺:

「從一開始,我們以為姓陳小子,只是王家推出來的棋子。現在看來,似乎他才是關鍵所在。秦老見到他,寧願將孫女嫁給他,哪怕他有女友。蕭玄找上門去,還帶了蕭家供奉,但依舊被打斷四肢扔下山,現在蕭家又一片沉默。這一切的矛頭,都指向那個姓陳的小子,他絕不是普通人!」

說到這,歐陽穹斬釘截鐵道。

「可是,那姓陳的,能有什麼來頭呢?」普拉達挎包少女,奇怪問道。

「這也是我奇怪的…」歐陽穹不解的搖搖頭。

「哼,咱們華國,還有什麼能讓蕭家還忌憚的家族呢?蕭家在華國排名前五啊,除了燕山葉家外,根本沒人能讓蕭家害怕,總不能姓陳的,比燕山葉家還厲害吧。」張宇在旁邊冷哼道。

「燕山葉家,姓陳?」

歐陽穹聞言,突然身形一晃,眼中射出不可思議的光芒:

「等等,那個王家小子,真名叫什麼?」

「似乎叫什麼陳凡吧,我聽秋水閣的老童說的。」張宇摸了摸腦袋,眼中恨恨道。

「陳凡…金城陳家…陳北玄?他是陳北玄!」歐陽穹猛的一拍大腿,直起身來,雙眼放光:

「不錯,只有這樣,才能解釋的通。秦家嫁女、蕭玄被打、蕭家沉默。除了傳說中,橫行霸道,縱橫無敵的陳北玄外,誰有這樣的霸氣?誰有這樣的威懾力?」

「什麼陳北玄?」

張宇還在眨巴着眼睛的時候。

旁邊的眾人,已經齊齊色變了。

他們雖然家世來歷,並非燕京一線。但陳凡的名頭,數年前就在北方流傳。陳凡殺上安家,劍斬西北傅家,逼得傅家家主門前下跪,這種種事迹,北方大族,誰沒聽過?也只有張宇這種年齡還小,不學無術的,才不清楚。

大家沒有說話,只是用憐憫的目光看向張宇。惹到陳北玄那個煞星,張宇能不能活過春節都不好說了。

「這個,你還是不知道的好。」

歐陽穹搖了搖頭。

就在眾多燕京上流社會,都望眼欲穿,等待蕭家動手教訓陳凡時。

一個隱秘的消息,突然在上流圈子中流傳,據說是王家一位小輩,無意中泄露。陳凡就是陳北玄,他的母親王曉雲,則是王老的親女兒,他是王仲國的親外孫!

這消息傳出,許多人一開始都不信,但等消息越來越多,秦家也默認,蕭家一直沉默后。眾人終於確定是真實的了。

於是整個燕京,炸開了鍋。

「我草,陳北玄來燕京了?」

「這可是天底下第一的殺星!據說他可是在金城,一口氣斬了十六個家族族長啊。」

「難怪難怪,也只有陳北玄能嚇住蕭家。說起來也是蕭玄找死,他怎敢去找陳北玄的麻煩?不知道這位可是一個人滅掉黑海艦隊的存在?」

不僅僅是燕京上流圈子,商界、武道界、地下世界,包括國內外的諸多勢力,齊齊沸騰起來。

陳凡大名,如今高居神榜第一。

他前不久還在歐盟,誰能想到,陳凡竟跑到燕京來了。而且還成了王仲國的外孫。

「不錯,我想起來了,王仲國確實有個女兒,叫王曉雲。似乎是錦繡集團的前任董事長。而錦繡集團,就是北瓊集團的前身啊。」

「王仲國這老不死的,他哪來這麼好運氣,竟然撿了個這麼厲害的外孫!」

「秦家和王家要起來了,秦老頭雞賊,難怪讓孫女投懷送抱呢。」

無數人酸溜溜的說道。

眾多燕京大族,嫉妒的眼睛都要噴出火來。

蕭家背靠燕山葉家,就穩居燕京第一世家寶座。而陳凡這個新晉神榜第一,卻是王老親外孫。那王家自然也要水漲船高,說不定會一舉超越蕭家。

諸多王家小輩,此時也一副與有榮焉的樣子。完全忘記了當年,他們怎麼對待陳凡一家。

…..

「很抱歉,陳哥要休息,沒有通報,不能登門拜訪。」

陳凡所住的北山小樓前,絡繹不絕有人前來拜會。都是燕京上流圈子的大人物,或者武道高手、外國財團特使等等。

而王家人直接充當了陳凡的護衛,趾高氣揚的將那些人盡數攔住。

看着平時那些名動一方的大人物,此時陪着笑臉,王家人的態度越發囂張。

王晨晨從小樓門前經過時,看到這一幕,心中對自己那個表哥的威勢,終於有了直觀印象:「原來陳凡表哥這麼厲害啊,難怪我那些小姐妹,想讓我幫她們要簽名呢。」

王晨晨這樣想着,輕輕敲門。

開門的是王曉雲,見到王晨晨,立刻把這個小侄女拉進屋來。

五號小樓內,一片安靜祥和。方瓊在樓上處理公司事務,安雅在旁邊給陳凡剝着李子,陳凡睡在躺椅上,一副懶散的大少爺模樣,飯來張口,衣來伸手。

王晨晨根本沒法想象,這個懶散的青年,就是傳說中,一人敵國的陳北玄。

「表哥,你在看什麼呢?」

王晨晨突然發現,陳凡手中拿着一個請柬。那個請柬封面紅底黑字,非常樸素,帶着一股莊重大氣,宛如一個歷經百年的老者。

「哦,這是一份戰書。」陳凡隨口道。

「戰書?」

王晨晨瞪大眼睛,不敢置信。

「不錯,一個很有意思的人,遞來的戰書。我也很想見他一面啊。」

陳凡放下戰書,臉上露出似笑非笑的神情。

王晨晨好奇看去,只見到戰書上寫着一個大大的『葉』字,後面兩個字,比較模糊,她嬌聲讀出:

「葉…擎…蒼?」

讀完之後,王晨晨霎時間色變,俏臉蒼白如雪。

…..

2012年,1月20日,春節前夕。

葉擎蒼約戰陳北玄,於京城郊外,燕山之巔。

舉世為之嘩然。

PS:第一更奉上,有些晚了,作者菌寫到今天早晨,所以睡晚了,汗O(∩_∩)O(未完待續。)

亞洲第一美女,**翹臀,火辣身材完美身材比例!!關注微信公眾號:meinvlian1(長按三秒複製)在線觀看!

27 Queries in 0.099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