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657章 目瞪口呆的千夜雪(第一更)

「嗖嗖嗖!」

只見每一柄飛劍都大方光明,如同璀璨的流星般,高懸長空,一縷縷金色劍氣迫人體魄,從頭頂垂下。一眼望過去,天空中宛如繁星點點,美麗中透着殺氣。

「庚星劍陣。」

千夜雪正想開口,旁邊的謝言突然插嘴道。

千夜雪詫異的掃了一眼謝言,然後繼續道:

「不錯,正是庚星劍陣,當年九劍老人賴以橫行上古,與眾仙爭鋒的無上劍陣,下接地肺金氣,上引天星之力,當年蜀山劍宮屹立西南,據說曾以此劍陣,陷殺過天仙。」

旁邊的人聽了,無不肅然。

在世俗界人看來,地仙已經是最至高的存在,千百年來除了葉擎蒼以外,無人達到過。但接觸仙門中人,才知道地仙之上,還有天仙。

據說天仙足以存活世間上千年都不朽,移山填海,上九天攬月,下五洋捉鱉,遨遊天宇,足踏星河,是真正無敵的存在,哪怕在上古時代,天庭並立,大神輩出,天仙也是叱吒一方的霸主級人物。

這樣的霸主,都隕落在劍陣中,可見這個『庚星劍陣』的恐怖。

「此劍陣雖強,又怎放在老師眼中。」

華雲峰淡淡道。

如果在以前,不要說天仙地仙,便是神境,華雲峰也只能仰望,不敢直視。

但見識過陳凡的無敵,已經看到陳凡神識碎片中,那些捉星拿月,一擊滅國的恐怖強者后,華雲峰也知道了。所謂的天仙地仙,不過是先天、金丹級人物,在真正的修仙界,只是個小卒,剛剛起步罷了。

「不錯。」

謝言點頭。

九離劍經在陳凡眼中,只是一部九流劍訣,謝言又怎能看得上劍經的創始人九劍老人呢?

千夜雪沒有說話,只是微微皺眉。

『看來不僅陳北玄目中無人,他這些弟子,修為不行,但各個語氣都狂妄至極啊。便是青玄道主在這裡,也不敢說能無視九劍老人的劍陣!』

千夜雪心中想着。

這時,只見一道道流星,從天而降,劍氣沖宵。金色的劍芒,一時間把整個廣場都遮蓋住,宛如金色暴雨降下。

「開始了。」

千夜雪素玉般的手掌微微攥緊。

她雖然不喜歡陳凡,卻很同情陸燕雪,自然不忍見到陸燕雪的夫君,就這樣隕落在劍陣之下。更何況,千夜雪不清楚,陳凡若死了,她體內的紅蓮禁制會如何。

「噹噹當。」

陳凡就站在那,背負雙手,不閃不避,迎着這些劍芒。就見到一道道金色流星,撞擊在陳凡身上,如同擊中鋼板,發出金屬交鳴的聲音,陳凡體表被撞擊着,逐漸綻放出青金色的輝光。

「這樣是沒用的,傳說庚金劍陣,越催越強,到最後星落如雨,發揮到極致的時候,宛如萬星從天而降。水滴石穿,便是再強大的肉身,也扛不住無數柄飛劍的撞擊。」

千夜雪冷聲說著。

「你繼續看下去就好。」

阿秀不服氣,開口說道。

此時,果然,隨着陳凡一步步往前進,一道道流星撞擊的速度越快,到最後,幾乎化成一道金色的瀑布,從天而降。不仔細看,幾乎看不到裏面是一柄柄小劍組成。

「噹噹當。」

聲音越來越急,如同雨打琵琶般,撞擊越來越快,陳凡身上的青金神輝也越來越亮,幾乎化作一塊不朽的神金,被無數鐵鎚擊打着,逐漸蛻變化形般。

到了最後,金色劍瀑已經把陳凡的身體都淹沒,從外面看不到了。

「讓你們師父退回來吧,想要這樣硬扛進去,雷音山修成大金剛境的龍象禪師來了,都做不到。」千夜雪搖了搖頭道。

阿秀、雪代沙等人也心中微緊。哪怕她們對陳凡有信心,但此時也不由為陳凡擔心。

這時,忽然從廣場中傳來一聲長嘯。

那聲長嘯,一開始還比較低,到最後,響徹整個廣場,震得周圍的石壁都綻放出各種法陣光芒。緊接着,陳凡的聲音,穿越金色驟雨,清晰傳入眾人耳中。

「劍陣煉體!鑄我長生!」

嘭!

一道青金色的光芒,直衝霄漢,擊破整個劍陣,竟然一下子沖入高空。

眾人放眼望去。

就見陳凡此時竟然凌駕於劍陣之上,他通體宛如由仙金打造,無數金色的細小符文,不僅遍布骨骼內臟,而且布滿四肢百體骸,甚至連臉上都隱隱有金色神紋現出,宛如九天神靈降下。

他就立在那,給人一種永恆長生,金剛不朽的味道。

完美青帝長生體,小成,終於煉成!

此前雖然花費兩個月,一口氣修補完畢,但根基不穩,至少還要幾個月才能漸漸穩定,但這一次,藉助劍陣的淬鍊,終究一口氣穩固下來。

「這是…」

千夜雪瞳孔一縮。

上一次她見到這種氣勢威嚴,還是在雷音山的龍象禪師身上。但龍象禪師是昆墟界煉體第一人,大金剛境的菩薩,陳凡僅僅神境,怎能與龍象禪師相比?

這只是開始,緊接着,讓她震撼的一幕發生。

就見一道道流星飛劍,似乎被激怒般,宛如游魚舞空,化作一道金色劍群,當空一繞,劃出一道金色弧線,殺氣森森向陳凡衝來。

每一柄飛劍,都至少是准靈器境界,足以媲美神境巔峰一擊。九十九道聯手之威,便是地仙也要色變。

但陳凡只是哈哈一笑,凌空一拳打出。

「咚!」

這一拳,純粹依靠肉身,沒動用絲毫法力。但陳凡體表的青金光芒,盡數匯聚到右拳之中,最後化作一道純粹的青金光柱,足有十丈長,猛的硬撼整個劍陣之威。

「轟隆。」

整個廣場都為之震動。

無數道劍氣碎芒,如同雨點般,向四面八方濺射而去。

只見眾多法陣開啟,無數符文在劍宮牆壁上顯現。這些都是整個劍宮大陣的組成。便是地仙強者在劍宮內交手,都能保護住。但地板上的漢白玉,卻沒有這麼幸運,被一道道劍氣,拉出長長的劍痕,最後宛如萬千刀車犁過般。

「嘭。」

金色游龍劍陣,竟然支撐不住陳凡一拳,一柄柄流星飛劍,竟直接從空中炸開,如同雨落般,自天而降,插在了地板上,嗡嗡的不甘作響。

陳凡竟然一拳,擊潰了整個庚星劍陣!

「這怎麼可能?」

千夜雪小嘴微張,不敢相信。

這可是九劍老人斬殺天仙的庚星大陣,哪怕沒人主持,但也足以讓地仙喪命。陳凡竟然以力破之,這也太恐怖了吧。

「我說了吧,老師的實力,不是你能想象的。」

阿秀小腦袋一揚,下巴微抬,傲嬌道。

千夜雪眉頭微皺,不過她畢竟是堂堂雪神宮神女,懶得和小丫頭計較,只是淡淡說道:「庚星劍陣乃是天仙殺陣,絕非你們想象那麼簡單。」

果然,就見一柄柄飛劍,劇烈震動,發出嗡嗡嗡的響聲,似被激怒般。

「嗖,嗖!」

一柄接着一柄,直射長空,化作一道道金色流光,竟然齊齊匯聚到一起,逐漸凝成了一柄足有丈許長的璀璨金色劍芒。

這道劍芒橫亘長天,彷彿能將天宇都劈開。

整個廣場,自這道劍芒為中心,一分為二,那銳利的劍氣,哪怕離眾人數百米,都只覺刺人體魄,心中發寒。

「雷劫一劍!傳說便是天仙,也沒法跨越這一劍,宛如遭遇雷劫般。這才是庚星劍陣,真正的殺招。」

千夜雪目光前所未有凝重,一字一句道。

便是北瓊派眾人,也不由提起心來,緊張望去。

這一劍的威勢實在太恐怖,哪怕那劍芒只有丈許長,但在眾人眼中,卻比林漱溟燃燒生命的地仙一劍還恐怖。

這也很正常。

林漱溟那一劍,只是地仙一擊。而這雷劫一劍,卻可以殺地仙!

「斬!」

虛空之中,似有人握住劍柄,發出一個蒼老的聲音。

緊接着,就見那丈許長的金色劍虹,嗖的一聲,凌空刺來。幾乎無法看到這一劍的飛行軌跡,它上一秒還在百米開外,下一秒已經到了陳凡身前。中間彷彿根本沒移動般,完全跨越了空間,超脫了時間。

也只有不可思議的一劍,才能真正斬滅仙人。

『你拿什麼擋這劍?』

千夜雪望去。

眾人也緊張看來,就見到不可思議一幕。陳凡白衣飛舞,長發飄散,眼中無喜無悲,毫無緊張之色。就見他輕輕一拍養劍葫,道了聲:

「劍歸!」

就見黃皮小葫蘆凌空飛起,葫蘆口正對金色劍虹,猛的一收。

那金色劍虹竟然憑空止住,然後似乎承受不住吸引般,一道寸許長的流光猛的被吸走,化作一柄小劍飛入養劍葫中。緊接着一柄柄流星飛劍,如同燕投懷般,都從金色劍虹上面脫離,盡數吸入養劍葫中。

到了最後。

九十九柄飛劍,整個庚星劍陣,竟然都被小葫蘆吸取,空中再無一物。

眾人驚的目瞪口呆,瞠目結舌。尤其是千夜雪,更是一雙美眸瞪得大大的,不可思議。

「怎麼樣,我說了吧,區區劍陣,哪能奈何主人?」

謝言負手側看千夜雪。

千夜雪一言不發,已經化作了石雕。

公告:筆趣閣APP安卓,蘋果專用版,告別一切廣告,請關注微信公眾號進入下載安裝:appxsyd (按住三秒複製)

27 Queries in 0.071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