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8章 踏天路?(第二更)

知道陳凡背着手,從廣場中走來。..

千夜雪才勉強收攝心神,不可思議的望過來道:「你..你竟然把庚星劍陣給收了。這怎麼可能?那可是九劍老人的庚星劍陣啊。」

九劍老人的劍道修為,哪怕是現在的昆墟界第一人,青玄道主,也得甘拜下風,不敢與之爭輝。那是連天仙都能斬殺的兇殘牛人。

他留下的劍陣,最多以力破開。

陳凡竟然收掉了劍陣,這簡直乎千夜雪的常識,完全沒法想象。

「一個金丹留下的劍陣,而且還沒人主持,只是無主的。收下它,對我來說,是抬手的事情。」陳凡隨意說道。

哪怕陳凡沒九離劍經》,強行用收劍訣,也能收攝劍陣。何況當年陳凡還翻遍《九離劍經》,對庚星劍陣瞭然於心呢?

這種九流劍典,哪怕只是掃過一眼,陳凡就瞭然於心,有什麼變化,用屁股猜都能想到。就像諾貝爾獎得主生數學體一般。

九劍老人在陳凡眼中,撐死就是中學生罷了。

千夜雪已經被震得說不出話來。

「繼續走吧。」

陳凡率先而行。

這道庚星劍陣,顯然是整個劍宮最大的屏障之一,接下來,雖然遇見幾個天仙禁制。但根本不用千夜雪開口,陳凡隨手就破去。

這種金丹布下的禁制,而且還是數千年之後,根本難不倒陳凡。

千夜雪一路行來,已經面無表情了。

她不知道再說什麼。

『這傢伙進蜀山劍宮,宛如逛自家後花園一樣。難道他是九劍老人的再世嫡傳?』千夜雪心中,不由冒出這個念頭來。

嚴格意義上來說,她想的也對。

藏劍上人得到了《九離劍經》,那劍經又被陳凡送給了謝言,真算傳人的話,謝言也是半個。

「老師,這個劍宮好大好漂亮啊。」

阿秀忍不住叫道。

黑水門眾多弟子,也不由自主點頭。他們只是小門小派,什麼時候見過這麼龐大絢麗的宮殿。宛如仙宮般的建築。

煉劍堂斗劍台演武場養劍閣埋劍冢…

眾人一路行來,大開眼界。

他們本以為,修仙是很簡單的事情。師父將功法傳給弟子,弟子隨便找個地方學習一下就行。哪怕世俗武道大族門派,最多也就多個校場練舞罷了。哪有那麼多花樣。

「這就是真正修仙大派的底蘊。當年蜀山劍宮鼎盛時期,曾經有三千劍修,在此修習劍道。據說單單神境劍修,就有過五百人,號稱蜀山五百劍仙。」

千夜雪略帶一絲傲然說道。

她這話,頓時鎮住了所有人。

「五百個神境啊。」

阿秀砸舌道。

便是葉南天都為之色變。

如今地球,神境有沒有二三十個,都很難說。五百個神境是什麼概念?更不用說上面的眾多地仙天仙了。

瓊崑崙等人驚詫的表情,千夜雪總算找回一絲信心。

「雪仙子,那您所在的雪神宮,和蜀山劍宮比起如何呢?」余文靜忍不住問道。

「我的師門雪神宮,自然遠不如蜀山劍宮,僅僅只有三四十位神境罷了。不過昆墟界第一大教雲天宮,號稱有七十二神境,鎮壓整個昆墟界。」

千夜雪淡淡說道。

她此言一出,眾人面面相覷。

無論雪神宮,還是雲天宗,隨便一個拉出來,都能吊打整個地球修鍊界啊。

葉南天老青龍等人,憂心忡忡。這太恐怖了,哪怕那些地仙不來,僅僅是眾多神境組成一支遠征隊伍,都不是華夏武道界能抵擋的。

『回去一定得稟告高層,制定作戰計劃。昆墟界的危險,要比美國都要高得多。』

崑崙幾人,互相對望一眼,暗暗下定決心。

「不用怕,等級位階的差距,不是人數能補回來的。一個正常先天,便是十個百個神境都未必能敵。至於到了金丹層次,更是越一切,先天之下來的再多,都是螻蟻。」

陳凡背着手,平靜說道。

論人數,人族遍布宇宙星河,可能有億億億萬人,修仙的更是不知凡幾。

但能站在宇宙之巔的,只有九大仙宗。而九大仙宗賴以鎮壓萬界的,自然是那些合道真仙們。沒有合道真仙,任你元嬰金丹再多,面對一位真仙,也是彈指可滅。

『哼。』

千夜雪心中冷笑,沒有開口反駁。

「啪嗒。」

眾人走過一道長長的劍廊,來到了最後一道靜室前。

「這裡應該就是當年九劍老人,以及歷代劍宮之主,修鍊的場所。」華雲峰道。

眾人都臉上現出一道喜色,知道重頭戲來了。

整座劍宮裏面,雖然有不少收穫,找到了許多法器殘缺的飛劍。但劍宮真正的寶貝,以及劍典秘籍之類,顯然只會藏在門主寶室之中。

「小心,這上面必然有最恐怖的禁制。」

千夜雪開口道。

眾人抬眼望去,果然見到石門上面,貼着一道黃色的符印。這道符印與眾不同,只有一個隱約的劍形,宛如一個烙印般。

「天劍符。」

千夜雪面色前所未有凝重:「傳說見到修為到極高深處,就能將自己的劍氣,存於符紙之內,一旦觸碰,就會爆驚天劍氣,相當於一位劍仙的全力一擊。這道劍符,甚至可能出自九劍老人之手…」

眾人一陣窒息。

九劍老人這個名頭,大家自進劍宮以來,已經屢次聽見。

他傳下一部劍典,就足以造就藏劍上人。他開闢蜀山劍宮,曾傲立上古修仙界。他麾下曾有三千劍修,五百劍仙。他曾斬殺過天仙他的劍陣無敵…

這樣一位上古大劍修的全力一擊,威力會何等恐怖,便是地仙也擋不住吧。

「那怎麼辦?能不觸碰劍符,直接推開門嗎?」

老青龍皺眉道。

「沒可能的,這種門主修鍊室,往往是一個宗門最核心的禁地。想要進去,必須有特殊秘法或令咒才行。便是一般的蜀山劍宮弟子都不可能,估計只有當年蜀山劍宮的掌門或少掌門,才可以自由進出….」

千夜雪正在說著。

就見陳凡伸出手,隨手一揭,將黃紙劍符揭下來,然後收入養劍葫中。

「這…這….」

千夜雪只覺自己所有的世界觀都被顛覆,一張俏臉彷彿被連續抽了十幾個巴掌般,一瞬間漲的通紅,憋得幾乎說不出話來。

「老師,你就這樣揭下來了?」

阿秀在旁邊砸舌道。

「一張小符紙罷了,沒你們想的那麼誇張。」

陳凡隨意說道。

這種劍符,對地球修鍊界,乃至昆墟界的人來說,可能都是無解的。除非修為能過當年九劍老人,又或者是九劍老人嫡系傳人,否則任何人碰觸,都會瞬間受到劍符攻擊。

但陳凡是何等人物?渡劫仙尊轉世,想要破解區區金丹設下的禁制,太容易了。

說完,陳凡推門而入。

千夜雪被憋得,一句話都說不出來,只能木獃獃的跟在陳凡身後。她能感受到,阿秀小舞等人在背後偷笑。但千夜雪想破腦袋,都想不出,陳凡到底是怎麼揭下劍符的。

『難道這人,不僅僅是蜀山劍宮傳人,更是九劍老人嫡系血脈?』

千夜雪腦海中冒出一個驚人念頭。

推開石門后,裏面只是一座方圓十丈的石室罷了。顯然無論九劍老人,還是歷代劍宮之主,都非常樸素。

「哇,好多寶物啊。」

阿秀瞪大眼,驚嘆道。

就見石室台上,擺着九個玉盒,玉盒裏面,都盛放着一柄柄小劍。那些小劍,材質都非常特殊,遠勝外面的眾多飛劍,至少也是上品靈器。

「只是一些半成品的劍胚罷了,想要真正煉成上品靈器,又或者衝上靈寶,至少需要幾十年的蘊養。」陳凡隨手,就淡淡說道。

到了他這等境界,能用得上的,至少也是上品靈器,又或者靈寶一級的寶物。這些劍胚根本入不得眼。

「謝言,雪代沙,你們兩既然是修鍊劍道的,就上來各取一柄。要知道,劍修之道,惟精惟一。想要修成上品劍術,許多化神甚至返虛的劍仙,都是他們先天時期,就選定的本命飛劍,一直未變過。」

陳凡背着手說道。

「是,主人。」

謝言,雪代沙上前微微躬身,然後開始挑選。

千夜雪在旁邊,聽着心中一凜。

惟精惟一四個字,簡直道破了劍修之道的真諦。相比之下,青玄道雖然號稱昆墟界第一劍派,但他們除了祭煉飛劍外,還兼修各種功法劍氣之術,頗為繁雜,顯然本末倒置了。

『難怪玄羅駕馭赤璃仙劍,都被他空手扳斷,這人雖然脾氣高傲,但確實有些真材實料,在修行上面頗有見地。』

千夜雪不由高一眼。

而此時,眾人的目光轉向室中,就見最裏面石台上面,擺放兩本玉冊。

左邊那本,上書《九離劍經》,正是昆墟界眾人,夢寐以求的天仙之法。但陳凡走過去,理都未理九離劍經,隨手取過旁邊另外一本《蜀山紀事》,翻。

「…自仙隕之戰開啟,外域神靈入侵,迄今一百三十年,蜀山一脈,戰至一人一劍,自我之手,今絕矣…唯有踏入天路,另覓星辰,再開道統…」

開篇數十字,字字驚心動魄。

公告:筆趣閣APP上線了,支持安卓,蘋果。請關注微信公眾號進入下載安裝:appxsyd (按住三秒複製)

27 Queries in 0.070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