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1章 十二天功圖(第一更)

就在外界,因血祖出世,紛紛擾擾的時候,陳凡依舊閉關在蜀山劍宮中。.『.

宮主靜室內。

陳凡盤腿而坐,身邊堆砌着如同小山一般高的靈石堆,在靜室中央,還有一口地火在熊熊燃燒。這裡連通『地煞井』,隨時可以抽取澎湃的地肺精火,威力不窮,不遜色於金丹期的丹火。

「重生地球五年,終於能奢侈一把了。」

陳凡望着那靈石堆,心中感嘆。

地球的修鍊環境,異常枯竭。外界的靈氣不足以把人推入先天,便是葉擎蒼,也靠葬仙谷中奇遇,以及陳凡最後演化『五行神雷』,為他淬鍊肉身,打開天門。

「這裡一共有五萬八千四百二十一枚靈石,加上瀛洲島所得剩下的三千枚,以及尋找到的一千枚神力水晶,相當於有七萬枚靈石。」

陳凡計算着。

他此時距離先天,只有半步之遙,大約兩三千枚,就足以突破入先天。但得到這大批靈石后,陳凡的野心瞬間膨脹了。

「以我渡劫期轉世重修的境界,若要入先天,其實根本不需要這麼簡單。甚至若願意,完全可以在世俗中,通過秘法,強行凝聚金丹。但就像金丹有九品之分,先天同樣有三六九等。」

「有些神獸後裔仙宗聖子真仙血脈等等,剛晉級先天,就可以敗金丹,斬神靈!我不能滿足於僅僅突破先天。」

陳凡目光幽幽。

最普通的先天,就是葉擎蒼血祖之流。或天生突破,或修行九流功法。完全依靠本能行事,不懂得真正的修行。

稍好點,則是昆墟界眾仙。

掌握一些小門小派仙法,擁有神通法術和法寶,屬於修仙界最底層的存在,放在宇宙各大門派中,一抓一大把,不僅金丹無望,元嬰化神之類更是不用想。

在往上,就是修仙界的中堅,各大門派種族的精英弟子。他們生下來,就服食丹藥,不染五穀,幾近道體仙胎,修行門中頂級功法。神通法術體訣都挑選最合適的。他們乃是一個門派的種子,突破金丹,元嬰可期。

但想要邁入化神期,成為大能,那就需要造化機緣。

「這三等,都屬於修仙界的普通階層,未來只要對化神返虛有野望的弟子,他們突破先天凝結金丹時,都追求力盡完美。」

陳凡微微一嘆。

他上一世,其實也只是普通先天,但陳凡道心勇猛,一往無前,被他踩着無數天驕屍骨,硬生生登上度劫之巔,但也因此留下隱患,最終在仙劫中隕落。

「我當年隕落原因,一半在心魔作祟,一半則是根基不穩。這一世,我會逐漸彌補遺憾,把心魔消去,但根基同樣重要,不鑄成無上道基,如何斬破仙劫,脫宇宙?」

陳凡長吸一口氣,下定決心。

此時論資質,陳凡鍊氣三個境界,修鍊的非常完美,又把《青帝長生體》練到小成,基本越普通修仙界,可以與五行仙宗的真傳弟子相媲美了。

「但這還不夠。五行仙宗真傳弟子,就可以練成神體,而那些神子們,更開始兼修其他四種神體,以期望練成聖體。至於各大聖子,則天生聖體,縱橫宇宙,為絕世天驕。我與他們相比,還差許多。這一步落後,未來就需要更多的精力追趕。」

想到這,陳凡開始思索。

他腦海中,前世記錄了各大宗門仙宗種族諸多功法神通,只不過以前,受限於資源問題,陳凡沒法修鍊罷了。勉強練了個青帝長生體,還是殘缺版本,到現在才補齊。

「先天之體上面,我神體小成,已經是現在能修鍊到的最巔峰。想要更進一步,只能在血脈神通神魂功法上面打主意。」

陳凡摸了摸下巴。

神通的話,他有離火金瞳和大神通『歲月』,歲月雖不能輕動,需要耗費他精元。但一旦斬出,金丹之下無敵。便是金丹也得忌憚三分。

而血脈,他則沒辦法。這個身軀只是普通的地球人類,根本沒什麼神獸血脈神靈後裔等等。

「罷了罷了,血脈這個,暫時還是不要多想。總不能去捉一頭先天生靈,把它煉化,提取出血脈吧。況且普通先天生靈的血脈,我要來有何用?」

陳凡搖了搖頭,最後目光放在神魂與功法上面:

「神魂修鍊最為艱難,可以放在最後,倒是功法…」

陳凡目光一凝。

他迄今為止,修鍊過兩門功法。築基期時的『虛空煉體訣』,通玄神海期時的『青帝長生體』。嚴格意義上來說,這兩門功法,都是『煉體之術』,並非真正的修仙法門。只不過在鍊氣期足夠用,陳凡也懶得換。

「有這麼多資源,我可以嘗試修鍊一門真正的功法了。」陳凡開始回憶。

修仙界的功法,雖有三六九等之別,但大致相差不多,比如《九離劍經》,雖在陳凡眼中,屬於九流功法,但和大宗派的一流功法相比,沒有什麼本質區別。

「真正劃分出層次的,是各大神宗聖地仙宗的鎮派神法聖法乃至仙法!它們凌駕於普通修仙功法之上,是諸多大教種族能夠屹立宇宙的核心。」

想到這,陳凡眼中透露出熾熱的光芒。

他上一世,修行真武仙宗無上仙功:

《斗戰仙訣》

這是真武仙宗,賴以橫壓宇宙的至強功法,傳說是真武仙宗初代祖師創下,縱橫無敵。陳凡依仗它,萬戰不敗,才鑄造出北玄仙尊的神話。哪怕在宇宙仙功榜上,斗戰仙訣也是排名前十乃至前五的存在。

「斗戰仙訣,起步就要求化神期修為,並且要煉成真武聖體才行。我距離它還有十萬八千里,不止是它,恐怕真武仙宗另外幾門仙功,我都沒法練成,要求太苛刻。」

陳凡皺眉。

仙法不能練,就降一檔次,追求聖法。但聖法同樣要求極高,憑陳凡這幾萬枚靈石,被吹車薪。

「難道我去練神法?可是青帝長生體,已經是頂級神體了,它附帶的功法,並不比普通神法差多少,再練一門,沒多大意義…」

陳凡微微搖頭,忽然從記憶中想到了一門古怪的功法。

他上一世,修成渡劫時,曾經遨遊宇宙,在一處古老殿堂的牆壁上面,十二幅圖像。那個殿堂懸浮於宇宙邊際的荒蕪虛空中,存在只怕有億億萬年,始終不朽。便是以陳凡之力,都很難撼動。陳凡一直懷疑,那是不是上個紀元留下的遺迹。

石圖無名,陳凡當時命名為:

『十二天功圖』。

「那十二幅石圖,我那時揣摩,認為是一門不遜色於斗戰仙法,甚至越的絕世天功。可惜那時我已經是渡劫期,根本不可能再轉修,現在正好修行。」陳凡想着:

「而且這十二幅石圖,沒有任何門欄,誰都可以修鍊,但對資源的要求,如山如海。修成第一幅,可能只需要數萬靈石。但越往後,數量越大,以成千上百倍的翻越,到了第十二幅,可能整個真武仙宗的資源,都不夠用。」

「可一旦修成,威力也是恐怖至極,足以橫推萬族!」

不過這一世陳凡重生回來,有絕對信心登臨決定,區區資源算什麼?況且到了中途,他還可以轉修《斗戰仙訣》的。

「就這樣決定了,修行第一幅圖。」

陳凡閉上眼。

他腦海中,現出一副古老蒼茫的石圖。石圖彷彿來自無盡歲月之前,帶着太古之前的虛無與粗狂。石圖上面,只有一張巨口,彷彿吞噬天地般。

「十二天功圖,第一幅,吞天圖!」

陳凡運轉功法,嘴巴微微張開。

只聽『噼里啪啦』的聲音。

靈石堆上,一塊塊靈石炸裂開來,化作一股墨綠色精純靈氣,瞬間被陳凡吸入口中。他如同長鯨飲水一般,瘋狂的吞噬着靈氣。度之快,是之前的十倍百倍。

而隨着陳凡逐漸修鍊,吞噬的靈氣越來越多。他體內,浮現出一個個光點。那些光點,都是潛藏在身體中的神藏,人體宛如宇宙,有億萬奧秘。這些神藏本來沒有被開啟,但隨着吞天圖的修鍊,諸多神藏被打開,陳凡開始了一種神秘的進化。

陳凡的青帝長生真元,也逐漸向一種奇異真元轉化。那股奇異真元,宛如大海般澎湃遼闊,又似深淵般,無比幽深,似乎將天地灌入進去,也無法填滿。

密室之中,一層層神輝閃耀,一位絕世強者在蛻變。

…..

而此時,經過一個多月的醞釀,外界的壓力越來越大,便是北瓊派,也有些支撐不住了。畢竟對面可是血祖,以及整個黑暗世界啊。

2o12年6月7日。

血祖在英國法國俄國美國四國大使陪同之下,進入華夏,駕臨青城後山,叩問劍宮大門,請求拜見陳凡,以商討人類存完之大事。

消息傳出,無數強者,如螢火蟲般,向青城山匯聚。

一時間,青城山成為了整個世界焦點。

公告:本站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告別一切廣告。請關注微信公眾號進入下載安裝:appxsyd (按住三秒複製)

27 Queries in 0.073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