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2章 血祖至(第二更)

「血祖真的來了?」

無數道目光,望向青城山下。.』.只見一個穿着黑色鎏金晚禮服,上面繪製着神秘血色花紋,皮膚白皙,滿頭黑,容貌俊美的年輕人,在數位身份尊貴的大使陪同下,緩步而來。

血祖!

見到那個年輕人,無數人齊齊窒息。

儘管血祖沒有神話傳說中,那青面獠牙,背生蝙蝠雙翅,動輒吞噬十數萬人的兇殘惡魔一般。但能夠讓諸大國特使陪同,除了它,還能有誰?

「這可是從地獄中爬出來的魔鬼,它在上千年中,不斷蘇醒,不知屠殺了多少萬人。血魔達蒙與他相比,純潔如天使。他的雙手,都沾滿我人類的鮮血啊。」

有人顫着手,低聲說道。

周圍的人,雖然聽見,但都裝作沒聽到。

所有人都知道血祖是一頭吸血鬼,當年更以人為食,造下滔天血孽。但如今,昆墟界大敵當頭。無論是世界各國,還是諸多組織,都得依仗血祖的力量。畢竟這可是一位老牌地仙。

「閣下,陳北玄就在山頂的雲海之中,根據我們的消息。在雲海里,有一座神秘的宮殿,用任何現代科技都無法偵測到,似乎隱藏在雲霧之中。」

英國大使微微躬身道。

黑暗仲裁部當年,就是為大英帝國效力。英國與血族的關係,最為親密。所以這一次,穿針引線,鼓動血祖前來的,正是英美兩國。

「那是蜀山劍宮,數千年前,東方的仙人流傳下來的仙宮,我們不用闖進去,僅僅在門口等待即可。」

血祖緩緩開口說道。

他的聲音很優雅,一口標準倫敦腔,尾音還翹着舌頭,彷彿在朗誦十四行詩般。

「我此來,是為了勸說陳北玄先生。儘管我是異族,但地球同樣是我的故鄉,我願意為人類與地球生靈,盡一份責任。」

血祖轉頭,對眾人行貴族禮。

很多人心中都覺得滑稽,這樣一頭披着人皮的惡魔,以人類為食,竟然口口聲聲,要為人類考慮,簡直滑天下之大稽。

「哼,說的好聽,還不是來逼迫陳北玄犧牲自己的。陳北玄只要不是傻子,絕不會聽你。」許多東方武者,都冷笑道。

陳凡威震世界,為東方武道界遮風擋雨。

在整個東方,基本上大部分武者術士,都視他為偶像級的存在。這一次北瓊派之所以能頂住壓力,也靠的是葉擎蒼,以及華國上下的支持。

但西方的修鍊者們就不同了。

「閣下,請一定說服陳北玄先生。如果他不聽從,我們就動用武力,將他制服,交給昆墟界的地仙們。」

眾多西方修鍊者,歡呼雀躍,還有人高喊道。

陳凡雖強,但迄今為止,擊敗的地仙級人物,只有葉擎蒼。而血祖作為老牌地仙,存活上千年,在眾人眼中,實力明顯要勝過陳凡一頭。

之後,血祖就立於青城山巔,靜靜等待着。

一天兩天三天…

青城山腳下,匯聚的人越來越多。甚至有從黑非洲,乃至南美趕來的巫毒教祭司,雨林武士等等。當世神境,更是齊聚於此,大家都等待着陳凡的答案。

「血祖他們已經在門外等待五天五夜了,他們這架勢,老師不出關,他們就要一直等待下去啊。」

劍宮之中。

王曉雲方瓊千夜雪等人,站在靜室門前,打量着外面的情況,臉色難過一面法器水鏡,可以青城山腳下,黑壓壓一片人,足有數千上萬之多。

只怕整個世界的黑暗強者,有一半匯聚於此了。

「他們都要求小凡出關,回答血祖的問題。現在我們的壓力越來越大了,據說海外許多國家,都開始對北瓊集團的產業,進行限制查封,逼迫我們同意。」

方瓊抿着嘴唇道。

「哼,外面那些產業,隨時都可以捨棄。只要我們把劍宮大陣一關,便是核彈都未必能轟開,我就不信,他們能在門外等個十幾年不能。想要我兒子去給他們償命,絕沒可能。」

王曉雲狠狠說道。

這個年近五十的秀美女子,此時眼中充滿着堅定的神色。哪怕整個地球乃至人類的安危,在王曉雲心中,都不如自家兒子重要。

「嗯。」

阿秀方瓊安雅等人,都齊齊點頭,下定決心。

而千夜雪立在一旁,並不言,但美眸中光芒閃爍不定,不知在想什麼。

「吱吖。」

這時,靜室石門忽然打開,只見陳凡推門而出。

「咦,你們站在門口乾什麼?」陳凡一臉詫異。

「小凡,你閉關成功了?」方瓊等人扭頭,驚喜的望過來。

「還沒有。」陳凡無奈道。「我修行的功法,計算有些失誤,那些靈石和神晶,不夠用的,還差一點。我準備去崑崙葬仙谷或秦嶺地宮轉一圈,能再搜集到一些。」

陳凡一臉晦氣。

本以為,七萬枚靈石,足夠修成吞天圖的,萬萬沒想到。這門天宮第一幅圖,要求的資源就很高,陳凡修鍊到一大半了,才察覺靈石不夠。他把身上攜帶的靈草丹藥全部吞噬掉,現還差一點,只能無奈出關。

「老師,血祖出世了,正在青城山腳下,要來拜見您,商量昆墟界之事….」

阿秀彙報道。

但陳凡根本沒聽她後面的話,而是眼睛一亮,宛如電燈泡般:「你說什麼?血祖出世了,而且就在門前?」

接着,不管眾人回答,陳凡已經一陣風沖了出去,就彷彿餓了十天十夜的人,遇見肥美的大餐般。

把眾人瞪口呆,紛紛詫異。

…..

此時,青城山前,無數人已經開始怨聲載道。

「都已經等五天了,陳北玄到底出不出來?」

「他不會怕死了吧。血祖不是來找他報仇的,僅僅是商談昆墟界事宜。」

「要說我,血祖大人乾脆帶領我們,打入那狗屁蜀山劍宮中去,將陳北玄直接揪出來!」

許多西方強者冷笑道。

而東方武者們,臉色都有些微難堪。陳凡願不願意去昆墟界,那是他的事情。但血祖都已經登門拜訪,他還不出來一見,確實有些說不過去。

『不會真是怕了吧。』

一些人心中嘀咕道。

「陳天人一定是閉關在緊要關頭,有事無法脫身的。」

只有陳凡的粉絲們,還在幫他辯解。比如八極門的高天明郭小蠻等人。可是他們杯水車薪,哪能爭辯過那麼多人。

諸國大使,也咄咄逼人。

「雪代沙小姐,陳北玄先生還有多久出關?」

「雪代沙小姐,陳北玄若再不出關,我等有權力動用武力!」

「這是人類生死存亡大事,由陳北玄引,他真準備袖手旁觀嗎?」

英國法國美國的大使們,一個個言辭銳利,直指雪代沙。雪代沙作為北瓊派對外言人,這幾天一直在和眾人周旋,但哪怕以她的口才,也疲於奔命,根本爭辯不過來。

「我家主人閉關,什麼時候出關,不牢你們費心。」

雪代沙面寒如冰,冷冷言道。

「既然這樣,就別怪我們直接打入劍宮中去了。」黑公爵在一旁冷笑道。

他四位好友被陳凡所殺,數百年經營的黑暗仲裁部,也被陳凡毀掉,甚至包括眾多子孫後裔,都死於陳凡的血咒之下,黑公爵對陳凡的仇恨,真是傾盡三江之水,也難洗凈。

「你們敢…」

雪代沙美眸圓瞪,正要呵斥。

這時,突然浩瀚的雲海,從中分裂開來,當頭走出一人,穿着白色休閑服,晶瑩剔透的長散披在雙肩,臉上帶着一絲懶散之氣,彷彿剛睡醒般,正是陳凡。

「陳北玄出來了?」

眾人一驚,沒想到陳凡真會出面。

「陳北玄先生,你總算出來了。」

各國大使紛紛開口。

一直站在那,閉目養神的血祖,也猛的睜開一雙猩紅血目,盯着陳凡,眼裡閃過一絲貪婪之色,然後開口:

「尊敬的陳北玄閣下,我是血族的始祖萊因哈特.馮.卡瑪利拉。」

「我此來,是想向您致歉,為我的侍衛與子嗣招惹您,為您帶來麻煩,深表歉意。」

血祖微微躬身,舉止優雅道。

他絲毫不像一個惡魔,更似一位出生高貴的中世紀貴族般。

陳凡沒有說話,只是上下打量他,一雙眼睛提溜溜的,似在閃耀熾熱的光芒。就彷彿女人寶,饕餮食般。

血祖心中閃過一絲古怪,但他胸有成竹,繼續開口道:

「閣下,昆墟界的大敵,即將邁入地球。你我都是地球生靈,應該為人類,為人族,為地球生命作出犧牲。您如果願意主動向昆墟界地仙們賠罪,我會立誓,將永遠不找北瓊派報仇,並且永久庇護他們,把他們視為我的子侄愛護。」

「哦?如果我不願意呢?」

陳凡眼睛一眯,似笑非笑道。

「那我只能擒下您,送到昆墟界地仙面前,為了全人類和地球,我們不得不做出此犧牲。」血祖義正言辭,一臉正氣。

旁邊的諸國大使與西方世界眾人,齊齊點頭。

一時之間,殺氣瞬間漫溢在青城山顛。

亞洲第一美女,**翹臀,火辣身材完美身材比例!!關注微信公眾號:meinvlian1(長按三秒複製)在線觀看!

27 Queries in 0.075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