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第666章 神丹驚世

血祖。

是純血的黑暗血族。

這種生命,生下來就是先天之軀,媲美道體仙胎。成年之後,自動晉陞先天。一身血脈、神魂、肉身,無比純凈,靈氣澎湃。

像這種先天種族、靈獸等等,全身上下,從頭到腳,都是寶貝。

若用它們煉藥,就能煉製出地球上,前所未有的大葯。說不定能超脫上品靈丹,晉陞寶丹級別。那可是一枚,就可以造就先天的存在。

「你敢!」

轟!

金色光球劇烈震動,裏面傳來血祖瘋狂的嚎叫聲,恐怖的黑暗氣息與血能,把金球似乎要撐爆,上下跳動。

「去!」

陳凡隨手翻出一張黃紙符籙,貼在金球上面。頓時金球似被泰山壓中般,紋絲不動了。

那黃紙符籙,上面繪製劍形,正是貼在宮主靜室門上的『天劍符』。這枚符籙,出自天仙巔峰的九劍老人之手,裏面封存着一位天仙的全力一擊,足以媲美核武的力量,鎮壓區區血祖,自是簡單。

見掙脫不開,血祖開始告饒道:

「陳北玄,我可以與你簽訂冥河契約,對祖神發誓,永遠再不與你和北瓊派為敵。你在哪裡,我都會遠離一千里,怎麼樣?」

陳凡毫不理會,而是取出一尊三米多高的銅爐。

這座銅爐,是存放在劍宮寶庫中,最好的煉丹爐。<>論品質,乃是上品靈器,名叫『九龍爐』。練一尊血祖綽綽有餘,陳凡將銅爐放置在地火之上,然後打出法訣。

「咚咚咚。」

銅爐開始震動着,整個爐神都外放寶光。

一道道火龍,宛如游蛇般,從銅爐的九個孔竅鑽出,把整個室內燃燒的一片熾熱。這火龍有九條,每一條都足有十米長,無比真實,連鬚髮都由火焰凝聚,宛如火中精靈般,張口噴出不同的火焰,灼燒丹爐。

九龍煉丹,難怪叫『九龍爐』。

這種低檔次丹爐,陳凡幾乎一上手,就全部掌握。

只見他打出一道道法訣,開始控制九條火龍,有序釋放火焰,祭煉丹爐。

「…要不,我們可以簽訂主僕契約,我為你服務一百年。」

血祖顯然能感受到外界情況,見丹爐一出,頓時慌了,連忙告饒:

「陳北玄,你要知道,你一旦把我煉化了,什麼都得不到,我會在爐中自爆的。但若簽訂契約,你將會得到一個忠心的奴僕,還有眾多的血族秘寶。我們兩聯手,完全可以踏滅教廷,稱霸整個地球…」

「不用你,我也能橫行地球。」

陳凡一邊淡淡說著,一邊溝通地火。

「嘭!」

只見地面的出火口處,猛的噴出一道黑色的火柱。

這道黑色的火柱,純粹由地肺真火凝聚而成,外面看起來毫無溫度,其實內里,足以把人瞬間燒成灰燼,乃是煉丹的上品火焰。<>

地肺真火一出,九龍爐頓時開始運轉起來。

銅爐在空中徐徐旋轉着,一股清新異香在室內繚繞。這是丹爐中,練過無數靈丹,所具備的丹氣。普通人若吸食一口,足以百病不生。

「但昆墟界地仙馬上就要來了,你雖修成神靈之軀,可他們人數眾多,不是你能對付的…我知道怎麼對付他們的法門…」

血祖高叫道。

「哦?」

陳凡本已準備,將金球投入丹爐中,聞言一頓,問道:

「你知道什麼?」

「….呼。」

血祖總算輕舒一口氣,開口道:

「當年仙隕之戰,我雖然沒參加,但曾經聽父輩說起過。」

「東西方几乎所有的神靈與仙人都參戰了。整個大地都被打沉,殺的流血漂櫓。無數國度和文明,都被碾碎,甚至連亞特蘭蒂斯,都被打沉進大洋中。」

「那場戰鬥的原因,到底是什麼,我也不清楚,只知道後來,不僅僅是地球神靈自己混戰,還有外域敵人插手。最後,我們總算打退了外域敵人,但地球已經滿目生瘡,不適合神明生存了。於是各族的始祖、神明、仙人,要麼開闢世界,躲入其中,要麼冒險離開了地球…」

血祖說到這,陳凡眼睛一眯。

天路是陳凡最關注的消息。

陳凡窮搜地球,好不容易才聚齊了突破先天的資源。<>

但晉陞金丹,實在太困難了。恐怕把整個地球搜刮乾淨,都不夠用。畢竟金丹有三六九品之分,陳凡的野望,遠非普通金丹能滿足的。

「昆墟界就是東方仙人留下的一個小世界,它的仙門,有着限制。如果地仙級穿越過多,就會不穩定,非常危險。而且我血族之中,有一件秘寶,可以干涉空間。你只要放了我,我就取出那件秘寶,可以擾亂仙門,讓他們過不來。」

血祖說道。

它相信,與昆墟界的大敵相比,把它煉藥就不算什麼了。

「那件秘寶,封在我血族禁地之中,沒有我的帶領,你絕對找不到的。」血祖警告。它怕陳凡妄起歹念,殺了它自己去搜尋秘寶。

「空間秘寶?」

陳凡眼睛一眯。

任何涉及到空間的寶物,都只有金丹才能煉製。如果有這樣一件秘寶,陳凡出手,甚至能把整個仙門都摧毀掉。

但他眼中哪有昆墟界眾仙?陳凡所追求的,是透過昆墟界,找到上古修仙者們離去的『天路』,從而離開地球。

「呼!」

血祖忽然驚恐的發現,金球再次移動了,速度飛快的向丹爐飛去。

「陳北玄,你要做什麼?你不要秘寶了?你不怕昆墟界眾仙踏入凡塵,把你和你的宗派撕成粉碎!」血祖驚慌喊叫道。

「煉化了你,便是昆墟界來再多地仙,我又有何懼。」

陳凡目光幽深,手中法訣堅定不移。

「陳北玄,我詛咒你。你的宗派與你的所有親人、朋友,一定都會墜入地獄…」似乎感受到陳凡意志,血祖瘋狂嚎叫着,發出最惡毒的詛咒。

最後嘭的一聲,丹爐關閉,將金球封入其中。

「現在,終於開始了。」

陳凡雙目如炬,臉上露出一絲興奮神情。

以先天生靈,煉製大葯,對煉丹師的考驗無比艱巨。畢竟血祖是活的,它在丹爐里逼急了,甚至會自爆,如何能夠把它順利煉成丹藥,並非每個煉丹師都能做到。

「地火演法,九龍封鎮,禁!」

陳凡手上飛快捏動,打出一道道法訣。

只見九條火龍,猛的化作九條鎖鏈般,將丹爐纏繞緊緊的,一股股無形的封鎮之力,滲透入丹爐內部。而地肺真火,也衝天而起,化作火柱,把九龍爐燒的赤紅。

「爆爆爆!」

丹爐內傳來血祖瘋狂的咆哮聲,它寧願自爆,也不願被陳凡煉化。但很快,血祖驚恐發現:「怎麼可能,我怎麼沒法動用力量了….不!」

這是九龍爐附帶的禁制,可以在丹爐內,凝成一片小的法界,禁絕一切力量。不過這種煉丹手法,及其高明,非頂尖丹師無法操縱。

接下來,陳凡不管血祖如何哀求,如何詛咒。有條不紊的開始煉丹之事,不斷打入一枚枚靈藥。眾多上品靈藥,宛如流水般飛入丹爐。

靈丹之上,是為寶丹,意思為『瑰寶』。

陳凡曾煉製的『赤炎靈丹』,只是上品靈丹,就足以造就神境。一旦把血祖煉成寶丹,一枚吞下去,可以讓人直升先天。但對陳凡來說,更大的意義,是補全吞天圖最後一塊拼圖。

「嗖嗖嗖!」

地火如柱,洶湧不息。

這種澎湃的地肺真火,溫度極高,便是陳凡在其中待太久,也會承受不住。至於血祖更是不堪,幾乎才半天,就沒多少聲息了。

一天、兩天、三天過去。

大約七天之後,陳凡終於收了法訣,熄滅地火,放下銅爐。

「嘭。」

只見爐蓋打開,一股撲鼻的清香,充盈整座石室。

一團赤色光團從銅爐中飛出,光團中,是一枚拳頭大小,通體赤紅,宛如驚心動魄的極品血琥珀般,紅的幾欲滴出血來的血丹。在血丹內,還有一個半透明魂魄,被封在其中,隱約可以看見血祖的模樣。

「這枚生命大葯,終於煉成了。」

陳凡臉上,露出一絲笑意。

他傾盡所有家底,把從瀛洲島和蜀山劍宮搜刮的所有靈藥,全部貼入其中,終煉成寶丹。

「這樣一枚寶丹,若是給普通神境服用,可以直接造就一位先天。可惜,只有一枚,否則就能給父母和小瓊了。」

陳凡心中微嘆,臉上卻沒有絲毫猶豫。

面對昆墟界眾敵,他需要最強的力量,才能保護自己的親人。至於寶丹,等他修為盡復后,不要說區區寶丹,便是神丹、聖丹,都唾手可得。

「呼!」

陳凡運轉玄功。整個身體,無數道光點,發出璀璨的不可思議的神輝。這片神輝,隱約連成一片,似是一頭似魚非魚,似鳥非鳥,無比奇異的神獸。

神獸的光圖,浮現在陳凡背後,已經點亮了百分之九十,只差最後一步,也最最重要的『口』的部位。

「吞!」

陳凡一張口,將血丹吞入口中。

轟隆!

一股澎湃的力量,在他體內爆發,讓陳凡的氣息,永無止境的向上升去!

本站推薦絲襪美腿,童顏**,豐滿肥臀圖片視頻在線看!!快速關注微信公眾號:meinvtao1(長按三秒複製)在線觀看!

27 Queries in 0.070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