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3章 世紀婚禮(第二更)

前世,陳凡離開地球一兩百年後,曾回過一次。『. M當時他修成化神,元神不朽,橫渡宇宙星空,降臨地球,將小瓊葬在故鄉。

雖然陳凡心思沒在這上,只是神念大致掃了一遍。

但化神大能何等恐怖?一念之間,可以籠罩全球,可一指分海,一擊讓大地6沉。只要有先天或金丹存在,瞞不過他的掃視。

「我回歸時,地球已經形成統一聯邦政府,走出太陽系,開始向外探索了。在此之前,好像確實爆過一場滅世災難,造成許多人死亡。

「但那災難,在歷史上語焉不詳,官方稱作是第三次世界大戰,核武爆導致的。總之因為滅世災難后,地球人類才聯合起來,全力對外。現在段歷史確實疑點重重。」

陳凡眉頭微皺。

不過,無論是瑪雅族歸來,還是其他種族回歸。至少並非短期內生的事情。陳凡上一世被蒼青仙人帶離,是2o22年,三十歲左右。距今還有近十年時間。他走之前,地球風平浪靜。

「這十年,足夠我找到通往其他世界的通道,乃至修成金丹了。」

陳凡搖了搖頭,將擔憂扔去。

開始以煉神訣,吸取布魯克的精神力,壯大神識。他眼睛閉合,身上神芒璀璨,眉頭金線凝聚,神識越浩大。

而陳凡要結婚的消息,小範圍流傳。

一開始,大家以為是小道消息,但從陳家人口中,得到比較確鑿后。頓時,整個地球上層社會沸騰了。

這可是陳北玄與方瓊啊!

當今地球風頭最勁的男女主角,他們結婚,簡直是震動全球的大事。如果傳出去,恐怕全球幾十億人,都想目睹。

最終,婚禮敲定在八月三十。

無論是陳凡,還是方瓊,都沒準備大操大辦。他們現在,已經飽嘗了受全球關注的苦果。每天,東山之外,都有數百上千家媒體蹲守在那,想要採訪他們。

B法新社新華社…都是最頂級大媒體。

哪怕採訪不到陳凡或方瓊,陳家人,乃至北瓊派弟子,都是追問的對象。許多記者,甚至深入楚州乃至泗水,深度挖掘陳凡小時候的經歷。

蔣談秋最近風頭正盛,他作為陳凡同桌,已經成為楚州的明星人物。

「邀請一些朋友同學,以及陳家方家的人就可以了。咱們要是搞得很盛大,恐怕整個東山外都是。」

陳恪行一錘定音。

王曉雲想了想,最終同意。

「但婚禮的現場放在哪?東山坪又或者中海?」王曉雲提問。

「這個不用擔心,由我來解決。」陳凡笑了笑。

很快,隨着時間的推移,婚禮越來越近了。許多知道,不夠資格參加陳凡婚禮的人,都提前從全世界敢來,將禮物先奉上

八月三十那天。

從全世界匯聚而來賓客,將東山圍的水泄不通。各國政要富豪跨國財團總裁,一位位身價億萬,跺跺腳華夏乃至世界震動的大人物齊至。

豪車如雨,把整個金城都堵塞了。

甚至天上一架架飛機降臨,讓周邊幾個機場的機位填滿。

儘管陳凡沒邀請,但他們依舊來了。

「微硬公司董事長,比爾.蓋子先生。」

「谷哥集團董事長,埃里克.施密特先生。」

「西班牙皇室國王,費利佩六世…」

十公里之外,崑崙的人就設下攔截,軍警布滿東山周圍,但這些鼎鼎大名的人物要進來,也不好攔住他們。

整個東山上,名流如雨,彷彿全世界的大人物,都匯聚於此般。

「太氣派了。沒想到我們有生之年,能見到這一幕。」方明德感嘆道。

「這裡隨便拉出一個人,身價都是你的十倍百倍之上。你女兒女婿可比你強多了。」蘇素素斜睨他道。

「不能比不能比,人家是仙人嘛。小瓊能嫁給他,是我方家祖墳冒煙。」方明德拍着腦袋,嘿嘿笑道。

最近夫妻兩個,因為方瓊的原因,水漲船高。

如今走到哪,誰不巴結方總?說他找了個好女婿,為國爭光。連那些平時高高在上的市長大公司總裁之類,現在明德,也笑眯眯的。

兩人進了北瓊閣。

整個北瓊閣內,張燈結綵,紅妝素裹。今日的方瓊格外明艷,穿着一襲紅衣,鎏金秀鳳,玉釵滿頭,烈焰紅唇,俏生生立在那,風華絕代。

而陳凡,則素色衣袍,雖款式奇異,但古樸而又大氣。

「小凡,我爸他們,想來瓊。」蘇素素欲言又止。

「吳州蘇家?」

陳凡眼睛微眯。

蘇家是方瓊母族,但陳凡對他感官並不好,在陳凡失蹤時,蘇家屢次刁難方瓊。陳凡沒出手直接滅掉,已經是素素麵子上了。

「外公和筱筱姐來可以,其他的人,與我們陳家無關。」方瓊聲音清冷道。

最終,蘇家眾人被攔在東山之外,只有蘇養浩在蘇筱的攙扶下,顫巍巍的走入北瓊閣。「老朽前來,祝賀陳天人與小瓊新婚快樂。也是來給兩位賠罪。」

蘇養浩**十歲,滿頭白,一臉愧疚神色。

他心中止不住的悔恨。

若自己當時再堅持一下,這威震天下的陳北玄,就是蘇家的女婿了啊。

「既然來此,就是客人,其他的,以後再談。」陳凡淡淡道。

接下來,除了蘇家外,燕山葉家東河安家港島鄭家臨州6家等等,紛紛前來祝賀。連燕京的幾個大家族,也來了。

「小凡,秦家蕭家韓家等大家族族長,如今正在東山外候着。」王曉雲道。

「打出東山去,我陳家不歡迎他們。」

陳凡目光冷冽。

今時今日,陳家已經有這個底氣。它不僅僅再是金城第一世家,更是華夏乃至全球第一世家。如今誰還敢與陳家或北瓊爭鋒?

於是燕京幾大家族,全被攆到東山外。

秦老垂垂老矣,處燈火輝明的東山,悔恨的直跺腳。倒是秦嫣兒,目光迷離,神情複雜,不知在想什麼。

最終,婚禮開始了。

陳凡在全球賓客的見證下,三跪九拜,一步步走往整個婚禮流程。

今天的他,不是北玄仙尊,僅僅是陳懷安的孫子王曉雲的兒子方瓊的夫婿罷了。仙人然逍遙,威嚴時如九天神王,低頭時則可給眾生當牛馬。

他飲着酒杯,臉色微醺,對父母跪拜,邊容顏絕世的妻子,不由恍如隔世般。

相比之下,幾家歡喜幾家愁。

王家。

整個王家別墅無比清冷,老太太薛紅梅,因為血虹西來那天的刺激,已經氣的心臟病,住進了醫院。這些天精神模糊,整夜喊着王城的名字,說自己孫子。

而王家其他人,則沒臉再來。如今王家在整個燕京上流社會,已成笑柄,誰還把這堂堂五大世家之一放在眼中。

只有王仲國還坐在北山顛,望向金城方向。

那裡,本是他外孫結婚,王家最光輝的時刻,可惜被他一手葬送了。

「爸,醫院剛剛打來電話,媽去世了。」

王克勤推門進來。

王仲國身形一顫,沒有答話,只是長長的嘆了口氣。

楚州。

姜初然好不容易從羅馬尼亞趕回來,當時她被陳凡送到羅馬尼亞一座小城,陳凡就匆匆飛走了。還在飛機上,就震驚世界的美國之戰。

回到家后,唐姨與姜海山自然喜極而泣。

不過很快,兩人就開始旁敲側擊她與陳凡的關係,還有沒有聯繫之類。姜初然自然母的意圖,只是她心中五味雜陳。

如今的陳凡,早非之前那個登門而來,靦腆沉默的少年。他是地球第一人,大國俯的存在。他一言可滅國,一跺腳,可讓世界震動。如今不知道,有多少女子想要嫁給他,其中甚至不乏皇室公主,乃至富女兒等等。

不知為何,姜初然隱瞞了自己和陳凡在血海中的事情。

這種共歷生死,之後又朝夕相處一個月的經歷,讓姜初然感覺,自己和陳凡之間,似乎隱約有一種異樣的聯繫。

「可惜,只是我單相思,他這輩子估計都不會喜歡我的。」

姜初然搖了搖頭。

今天,婚禮舉行。

雖然北瓊派嚴防死守,但依舊有記者鑽進去,偷偷把畫面對全球轉播。數以十億記的人坐在屏幕前,場前所未有壯觀的婚禮。

姜海山喝着酒,醉醺醺的道:

「哎,我這輩子,最後悔的,就是當時小瞧了那小子。否則的話,然然嫁給他,今日站在世界之巔的,就是我們姜家了。」

「哼,那時我要把小凡介紹給然然,你還不同意,現在後悔了吧。」

唐姨吐槽。

姜海山連連悔恨不已。

那時他狗眼,認為陳凡只是一個家世普通的少年,誰能想到,陳凡一會衝天,短短五年的時間,就站在了最高峰,讓姜海山仰望都脊背。

「爸,你別說了,是我自己沒眼光。」

姜初然低頭。

她心中五味成雜,忽然閃過一個念頭:『妃妃應該去參加婚禮了吧。』

實際上,許蓉妃此時確實在東山。

ps:提前祝大家情人節快樂,還有一更o(n_n)o

公告:本站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告別一切廣告。請關注微信公眾號進入下載安裝:appxsyd (按住三秒複製)

27 Queries in 0.076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