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7章 踏巨頭,入昆墟!(第三更)

撼世地仙是無上巨頭。. .

他修行過悠久的歲月,俯瞰地球,便是昆墟界,也是一方掌教。他一生征戰無數,精通秘法無數,身上跟具備諸多護身法寶。想要殺他這樣一尊巨頭,太難了。

可是此時,撼世地仙卻被陳凡殺到,窮途末路。

他一路西逃,向葬仙谷而去,顯然想逃過仙門。可是陳凡怎可能讓他逃脫,一旦撼世地仙回歸昆墟,到時候必然引得昆墟震動。等仙門真正開啟時,眾多地仙若齊入地球,便是陳凡有三頭六臂,都擋不住數十上百位地仙。

「死!」

陳凡一指點出,嘭的一聲,將一件靈器點碎。

撼世地仙不得不再次施展血遁術,一枚小拇指爆開,化作一團血霧將他包裹住,急遁去。但陳凡擊破音障,以五倍音,尾隨追殺。

東河省中州省西康省…

兩人橫越過大半個華夏,最後撼世地仙一路逃入葬仙谷,終於在仙門之外,被陳凡堵住。

葬仙谷。

波光粼粼,幻象無窮的仙門,依舊立在石台之上。撼世地仙距離它,只有百步不到,但此時,他眼中卻露出無盡遺憾。

因為仙門與他中間,橫亘一人。

陳凡!

一襲黑衣的陳凡,背着手,站在仙門前,彷彿隔絕天地般。將撼世地仙死死攔在門外,雖是百步,卻如同天塹。

「可惜啊。」

撼世地仙輕輕一嘆。

這位先天後期大修士,臉色回復平淡,雙眼靜如平湖:「若在昆墟界,我啟出宗中至寶,必然可以斬你。此次來世俗,許多法寶,都未帶來,讓你乘虛而入。」

「你便是手持靈寶,我依舊可殺你。」陳凡彈了彈手指,淡淡道。

「大言不慚。」

撼世地仙輕哼一聲,並未反駁,反而轉頭望向陳凡:「陳北玄,你確實是萬年罕見的就是奇才,若在上古時代,說不定可證得天仙,與我宗祖師,九劍老人,東府真君等比肩而立。但這天地終究限制住你,在凡塵俗世,你此時修為已到頂點,再無進步之路。」

「你說再多,也救不了你。」

陳凡背着手,踏步而來,目光冷冽。

撼世地仙打擾他新婚之夜,又妄圖用神雷滅掉東山,已經觸怒陳凡了。

「不,我的意思是,等三年之後,仙門正式開啟時。我昆墟眾仙踏入凡塵,你必死無疑!」撼世地仙哈哈大笑。

「三年時間,對我輩地仙來說,不過是閉關眨眼之事。而三年之後,百仙入世俗。青玄道主雪神宮主龍象禪師雲天帝。哪一位修為不在我之上?你能殺我,能殺的了昆墟眾仙嗎?」

「哼。」

陳凡臉色絲毫未變。

隨着一步步踏來,璀璨的青金色神芒,在他身上綻放,金焰戰甲熊熊燃燒。讓他宛如天神一般。

「轟隆。」

最終一戰爆了。

這一次,撼世地仙拚命,各種各樣的禁忌秘術被他施展開來。天雷法身在現,身穿袞龍袍的天雷真君,手持天罰劍,遙空斬來,氣息澎湃。

而陳凡不管不顧,只是一拳碾出。

璀璨的神體,血紋纏繞,萬法不侵。無論是天雷真君法相,還是各種法器秘術,一拳崩碎,陳凡連踏十步,打出十拳。粉碎了七件靈器,把一件准靈寶打飛,到最後,撼世地仙實在扛不住,直接撞飛了出去,在大地上拉出上千米的溝壑。

「禁忌秘術.混元神雷!」

撼世地仙口吐鮮血,白如狂,衝天而起。

一種又一種神雷,從他手中釋放出來。

滅墨神雷青罡神雷紫電神雷陰陽神雷…

彈指之間,撼世地仙連續施展出九種雷法。九道神雷合而為一,化作一團恐怖的雷球,七彩斑斕,最後融合在一起,隱約有一種混沌的感覺,裏面蘊藏着驚天能量。

「可以,有一分大五行滅絕神雷的影子。可惜你終究修為太低,若讓你再研究十萬年,你說不定能創出另一門媲美五行神雷的絕學。」

陳凡淡淡道。

他身為仙尊轉世,重生以來,最大的優勢,不是精通各種仙法聖訣,而是高屋建瓴的目光,曾經俯瞰過宇宙,見識過日月輪迴的變化,自然可切,無視一切。

「爆!」

撼世地仙一拍雷球。

「轟隆!」

混元神雷爆炸開來。這是天雷宗的禁忌秘法,無數天雷宗前輩,曾因施展這門秘術,遭到反噬,所以禁止後代修習,但威力確實恐怖到極點。

一團混沌雷光,轟然炸裂。

整個方圓千米,都被雷電籠罩,連石台都吞噬掉一半。葬仙谷內的靈獸們,更是躲在角落,瑟瑟抖。他們自然感受到兩股恐怖氣息,碰撞在一起。那兩股氣息,每一個,都足以掃平整個葬仙谷。

「呼呼。」

當雷光收斂后,撼世地仙喘着氣,縮在石台一角。在神雷爆炸時,他就以捨身秘法,悄悄潛行到一邊,躲過了雷暴的核心。但陳凡距離神雷不過五十步,必然要被神雷之威席捲進去。

「便是天仙,也扛不住我天雷宗的混元神雷,陳北玄,你終究插上一籌…」

撼世地仙笑着,儘管他肉身寸寸炸裂,到處都是傷痕,體內經脈更是斷掉大半,但能以此,換的一個大敵隕落,撼世地仙終究不虧。

「是嗎?」

一個清朗的聲音,從混沌雷芒中傳來。

撼世地仙的笑聲戛然而止,驚駭望去。

就見一團青金神芒浮現,陳凡籠罩在神芒中,一步步踏出。九種神雷擊打在他身上,就彷彿海潮劈在礁石上面,不得不散去。

「你沒死?」

撼世地仙瞪大眼,一字一句的道。他眼瞳中,第一次露出驚恐之情:「我的混元神雷,任何地仙都扛不住。除非你具備天仙之體…但這怎麼可能?你若有天仙之軀,豈不代表着,已經離天仙只有半步?可你才地仙初境啊。」

天仙!

哪怕在上古時代,都是跺跺腳地球震動的大人物。在西方謂之真神,是不朽的存在。便是地球大變,山河崩塌。天仙也能脫離這顆星辰,飛升而去。

昆墟界已經數千年,未有天仙現世。

昆墟第一人青玄道主,也僅僅號稱接近天仙罷了。

「金丹之軀嗎?我還不是,但已經接近了。」陳凡一邊答着,一腳踏出,將撼世地仙踩在地上。便是地仙之軀,也擋不住他的一腳。

咔嚓!

頓時只聽一連串清脆聲音,撼世地仙的骨頭,盡數碎裂開來,胸膛更是深深凹進去,連心臟都被踩爆。地仙受此重傷,恐怕也得隕落了。

「陳北玄,你殺了我,但終有一天,你會和我一樣。昆墟界的其他人,會為我報仇的。我等着他們踏入世俗,把這大地化作煉獄的一刻。」

撼世地仙哈哈大笑。

「是嗎?你等不到那天的。」

陳凡再一腳,把撼世地仙的頭顱踩爆,然後轉身,一步步向著仙門而去。撼世地仙肉身毀滅,神魂開始崩散,不解的望向陳凡。

他只陳凡走到數十米高的仙門前,整個人化作一團數丈大小的光團。光團中,隱約可以只似魚非魚,似鳥非鳥的奇獸。

「那好像是神話傳說中的神獸鯤鵬。」

「他要幹什麼?」

撼世地仙意識模糊。

他最後見到一幕,是鯤鵬猛的展開翅膀,轟然撞在仙門上。整個仙門震蕩,波光粼粼的空間顫抖,陳凡在不可思議中,竟然一節節的,堅定不移的深入仙門中。

「他要進昆墟界?」

撼世地仙一驚。

「不可能啊,沒有天仙修為,沒有空間秘寶,任何人都沒法強行穿越仙門的,他這是在找死…」

可惜撼世地仙,沒凡死去那一幕,整個人的神魂猛的炸裂開來,無窮金焰從他神魂中湧出,將他燒成一團灰燼。

葉擎蒼與陳懷安等人,匆匆趕來,只見到陳凡最後的背影。

「守護好北瓊,等我回來…」

眾人影生滅,波光粼粼,已經沒了陳凡蹤跡的仙門,無不面面相覷。

「他竟然一個人進了昆墟界?」

千夜雪目瞪口呆。

那可是傳說中的仙界,地仙雲集,甚至可能有天仙隱遁的世界。只有出身昆墟的千夜雪,才知道昆墟界的底蘊有多可怕,隱藏着多少縱橫無敵的強者。

「陳前輩主動深入虎穴,鎮壓昆墟,此乃是人類和世界的大英雄,我們要永久銘記,從今天起,傳我命令。任何膽敢與北瓊派為敵者,就是我崑崙和華國的敵人。」

葉擎蒼環視左右道。

所有人都鄭重點頭。

昆墟界,天雷宗祖堂。

一處仙雲環繞,雷電如柱的山峰內。

諸多天雷宗長老們,正盤腿坐在大殿中,靜靜吐納。忽然,供奉在最高位的一塊神牌,轟然炸裂開來。

所有長老同時睜開眼,面現駭然。

這些神牌,每一塊都留存一絲分神,來自天雷宗的諸多弟子,他們一旦在外隕落,神牌也會破碎。而最高處的這塊神牌,則來自天雷宗宗主…

「宗主隕落在世俗界了。」

一位長老顫抖着說道。

瞬間,消息宛如風暴般,席捲了整個昆墟界。

昆墟為之震動。

公告:筆趣閣APP上線了,支持安卓,蘋果。請關注微信公眾號進入下載安裝:appxsyd (按住三秒複製)

27 Queries in 0.071 Seconds.